wxmang:读《易经》心得 – 需卦:等待或待机而行

一、原文简介(主要参看黄寿祺《周易译注》)

需,有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

大意
需在古文中原来的意思就是等待。需卦的象征是万物初生,蒙昧稚嫩,需要等待修养才能有成果。而在等待时,我们如果能够心怀诚信,光明磊落,守正不阿,不
急,不贪,不忿,则可获得亨通和吉祥。所以不急功近利,不急不躁就能够涉险行难,获得成功。(有孚,心怀诚信。 光,光明磊落,广大。
大川,比喻艰难险阻)

传统解释

从卦象看,需卦下卦是乾,上卦是坎。而乾的象是刚健上进,到上卦遇坎,坎的象是险阻,被阻不能前进,所以就有等待,或待机而行的象。

从象来看,九五阳爻居君位,有刚健中正之德,所以诚信充实于中,为需卦主爻,(所谓俗话说:中实有孚)。

有孚就是心怀诚信,不急不躁,气定神闲。这样做事情就会光明磊落,不做苟且阴暗之事,不做欺世盗名或坑蒙拐骗之事,这样就不会自设陷阱,自己制造原罪,就不用用一万个谎来掩盖一个谎,所以就会比较顺利,所以预后就会大吉。

所以这种等待虽然遇险,但是会成功。所以卦辞说:利涉大川—-也就是说一定能够克服困难。

彖曰:需,须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需,有孚,光亨,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大意:彖传曰:需就是等待的意思。需卦的下卦乾刚健上进,上卦坎险阻困难,卦象是有坎险在前,所以不可跨越,所以不得不等待机会克服困难,避开穷途和困境,避免陷入绝境。

卦辞所谓“需,有孚,光亨,贞吉”是指九五爻居卦中天子之位,居位得正而且持中。而卦辞“利涉大川”是因为下卦乾刚健上进,诚信中正,所以能够克服险阻,大吉大利。卦辞的“光亨贞吉”主要体现在九五爻,需卦的基本精神也是通过九五爻来表现的,它是本卦的主爻。

彖词所谓“位乎天位,以正中也”也是指九五爻。九五居于天位,又以阳爻居阳位为得正,处于上体之中为得中,其德其位都极好,所以能以诚信之心待机而行。一旦时机到来,则一定能够刚健上进,锐意进取,必然客户险阻,成功大事。(须,等待。义,宜)

传统解释


需卦卦乾下坎上的卦形看,乾象征刚健勇进,一意向前;坎为险阻,象征艰难险陷,在前面拦住去路,于是只能等待时机。而从需卦象来看,需卦九五居于天位,处
于正中,是以阳德遇险,而有阳德的人一般不急功近利,从容、和平、退让、敬慎,诚信,所以天下事无不可为,所以能够耐心等待,准备,待机而行,寻找成功的
机会。所谓君子审时度势,顺势而为就是这个道理。也是所谓仗忠信以涉彼波涛的意思,所以利于涉越大河,向前去能够建立功业。

从卦象看,等待是迫不得已的。尽管下卦乾刚健上进,但是前面有艰险,而且并无克服艰难的天时地利人和,不能不等待。这时的等待就是为了在没有把握时,不要轻举妄动,不要陷入困境。所谓知险才能待时,而不妄进。而往往是无知者无谓。


卦是刚健上进的,总是要前进的;但是九五要中正诚信,不自欺不欺人,所以能够审时度势,能够遇险而止,所以不会自寻死路,自找陷阱,而是该行则行,该止则
止,既不会走进穷途,也不会落入困境。这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光明正大,诚信待人,不急,不贪,不忿之人,不会碰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而我们在现实
中,见到很多自以为聪明的人,自己给自己脖子上套绞索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可以说90%失败的人都不是对手造成的,都是自己把自己搞死的,其原因不过就是:
急,贪,忿而已,投机取巧而已,以为能够玩弄大家于股掌之中而已。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

大意:大象传曰:需卦下卦为乾,其象为天、上卦为坎,其象为水、为云,卦象是有云气聚集于天上,正在等待机会下雨,所以说云上于天,有等待的意思。(这是一种典型的中国思维方式:借象喻理)

君子通过观察云在天上,等待机会下雨的象,感悟到凡事应当顺其理而行,待机而行,不必在天时地利人和条件不具备时急于有所作为。就像身体需要饮食来养,精神需要娱乐来养一样,成功的机会和充分必要条件也需要时间来养。

传统解释

需本义是等待,是面对困难和险阻的自信和安稳,同时需卦也揭示任何事情成功都有其基本规律,都必须顺势而为,顺理而成,既不可妄有作为,也不可逆势而行。既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自作聪明。万事都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大意:初九位于下卦乾之始,远离上卦坎的险阻,就像在城邑之外的郊区。因为初九是阳刚得位,所以虽然地位卑微,但是体格刚健上进位,这时切记只要耐心等待机会,不要轻举妄动,就不会有什么咎害。(郊是指人居住的城邑之外的旷远之地)

象曰:需于郊,不犯难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大意:象传曰:初九的象是在城邑之外的郊区待机而行的人,他不盲目的冒险犯难而往前行。只要能恒心等待,不肆意妄动,就可以无咎害。这个卦象说明初九的行为并未失常。

传统解释

古人所居之地称为邑,邑外称为郊。“需于郊”,说明初九刚刚离开所居之地,走到郊外,知道前面有坎水之险,就停下来等待了,所以《象传》解释说:“不犯难行也。”


过初九既是阳爻,就有阳刚之性,很容易冲动。它虽然懂得待时而动的道理,但是能不能持之以恒地等待下去,还是个问题。因此,不仅要能等待,更要紧的是要有
“用恒”的耐心。“需”而“用恒”,才是善于等待。刚健之人,或为才能所使,或为意气所动,或为形势所激,或为利益所诱,很容易失去理智的控制,常常在时
机不成熟时就犯难而不顾,把事情弄糟。这就是虽能“需”而不善于“用恒”,所以卦辞中特别地提出告诫。(这是《易经》的典型风格:警戒或警告)

《中庸》说:素位而行,不愿乎外。素位而行,就是指“用恒”、“未失常”;不愿乎外就是指“不犯难行”。

这种象形的解释方式, 黄寿祺先生总结说:需之下三爻,以去险之远近为吉凶。初九最远于险,因其位卑体刚,所以又戒其用恒以需待,才能无咎。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

大意
九二以阳爻居阴位,上爻又没有应与和帮助(上爻也是阳爻,按照异性相应,同性相斥原则),而九二离上卦的坎险又尚隔着九三,这时只要不过于激进,安之如
素,就犹如在靠近水旁的沙滩上等待时机,回旋余地大,调整空间自如。但是九二毕竟是阳爻据阴位,居位不正,而也且渐近于坎险,所以肯定有一些谗谤之言阻碍
进一步,但是从象上来看,九二阳爻居中,有刚中之德,光明磊落,将无畏于别人的毁誉谗言,只要耐心等待,安命顺时,必然有机会成就大事,终获吉祥。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虽有小言,以终吉也。

大意
象传曰:九二得中,与九五无应,所以不能进取,只好立于水旁平衍之地等待机会。(衍,宽广开阔,所以九二虽然慢慢离险阻近了,但是因为地方开阔,转换周旋
余地大,所以不会有大问题)。但是九二失正(阳爻占阴位),所以“小有言”,但因为有刚中之德,心中能宽衍平和而不急躁,所以能坚持待机而行而不轻举妄
动,虽然受到别人言语的中伤,一时困阻,但是终究没有大碍。

传统解释

坎卦象为水,而近水有沙,所以用需于沙比喻九二离险渐近。九二爻离坎水之险近一些了,所以爻辞中比喻为在近水的沙滩上等待。从卦象上来看,九二离坎险渐渐接近,已近于险, 但尚未至于险,但是已经受到一些言语伤害。

同时九二以阳爻处阴位,是柔而居中,刚中能需,宽裕自处,有静待不躁之象,所以虽已近险,仍能保持内心的宽舒,镇定以待,所以一点言语伤害无关大局,最终还是顺利成功。


里我们发现初九比九二还要远于坎险,只能争取无咎;九二反而能够得以终吉。这实际是《易经》的一个重要思想:认为人的主观能动性是第一位的,初九以刚爻处
刚位,恐怕它过于躁急,所以虽然它离坎险很远,仍然加以告诫它不要躁动,要安命顺时,待机而行,目标只确定在争取无咎上。因为无数次教训都都教导我们:无
知者无谓; 九二以刚爻居阴位,性宽而得中,不急不躁,心平气和,所以虽然它离坎险较近,甚至有言语之伤,仍然可以得到终吉的结果。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大意:九三居位已近于坎险,犹如在沼泽地待机而行。但是九三过于刚建激进,而又不守中位,是急躁以进之象,结果必然是将深陷于泥沼,不能自拔,招致灾祸之忧。 所以警戒不要急躁冒进(泥,指傍水泥溺之地。 寇,喻危险灾祸)

象曰:需于泥,灾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

大意:象传曰:九三在沼泽地待机而行,是指其身还在坎险之外。而警告如果此时九三急于求进,将自投罗网,自入陷阱。所以这时正确的策略是:相机而动,待机而行,敬谨审慎,这样才可能避免失败。

传统解释

九三更加逼近于水(上卦坎的象),已经进入沼泽地了,瀕临于险了,所以爻辞中比喻为已经深陷泥沼。

九三处于乾之上,过刚而不居中,有进动之象,又逼近坎险,当然很可能招致寇至,造成危害。

但从需卦的上下二体看,乾在下为内卦,坎在上为外卦。九三虽然位在乾之上,逼近坎险,毕竟没有直接陷入坎险中,灾祸危险仍然在外面,只要不去招引它就不会自己来。

所以这时正确策略就是注意不要自找致寇,如果自我去招致,那是咎由自取。即使在逼近危险的情况下,灾祸的形成也是自己招致的,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所谓祸由自招,咎由自取就是这个道理。而招祸往往都是急功近利,急躁冒险导致的。所以如果自己倒霉,也不必怨天尤人。

[**],需于血,岀自穴。

大意:[**]居上卦坎险的下位,是遇险而遭遇伤害的象,所以是在血泊之中待机而行,以求脱离险境之象。

[**]爻以阴爻居阴位,所以阴柔得正,是在危难中能冷静自处之象,所以只要等待有方,不知乱方寸,一定能够化险为夷,从血泊深穴中脱险而岀。(血是指阴阳相伤—-阴阳相近而不相得,阳欲进而阴塞之,则就出现出血的相害。穴,比喻坎陷之地)

象曰:需于血,顺以听也。

大意
象传曰:[**]在血泊之中等待机会解困,而之所以能脱险而岀,是因为[**]阴爻居阴位,性情柔顺,能冷静等待,同时又上承九五,而阴从于阳,[**]
阴顺所以听于九五,所以[**]能通下情以达上,岀地之气以致天,所以出于穴。而穴是云岀的地方。云岀穴而升于天,喜雨将降,必将成功,而不受险害。

传统解释

[**]
已经进入坎险中,已经受伤,只有在血泊中等待时机了(我们在生活中见过太多这样的生死存亡边缘挣扎的企业了,一直还能坚持不倒的唯一原因就是相信还有一个
脱困的机会或理由)。从象来看,[**]虽已在坎险之中受伤,极其危殆,终于因它本身阴柔而得正(以阴爻居阴位),即使在血泊中仍能冷静地等待脱险的时
机。顺应形势,听从变化。能够如此行事,终究会化险为夷,从险陷中脱出。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大意:九五阳刚中正,高居君位,所以能够行王道于天下。施行王道就像以丰盛酒食施惠于民,久而恩泽广被,万民受惠。若能长期固守正道,不偏激急躁,必获吉祥。

象曰:酒食贞吉,以中正也。

大意:象传曰:九五能够施恩泽于民,又能谨守正道而获吉祥的原因是因其居位中正,所以施政居中履正,措施适宜,而且能够坚持不解,恒久不变。

传统解释:

从卦象看,九五已入坎险的中间,本来是最难自拔、最堪忧虑的。但九五阳刚中正,居尊位而待机而行。当治世昌明之时,休养生息,涵煦天下;而在修身时,就像酒食养生一样,用中正平和来涵养道德。所以能够自尊自信,能够处变不惊,履险如夷,不改常态。

需卦辞“有孚、光亨、贞吉”,是指人君待天下之道:诚信,光明磊落,中正不阿。九五这是这样,居中履正,不贪,不急,不忿。

(这段关于酒食解释,历史上没有什么人说得清楚,都是牵强附会)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大意:上六虽阴柔得正,但是因为位居卦终,有物极必反的象,所以等待的心态会转为急躁,有不能心平气和等待之象,所以就有陷入坎陷之中而不能自拔之忧的象。


是与下卦乾的九三有应(异性相吸),所以有在困难时,九三偕同初九和九二三阳爻前来应援,犹如有不速之客三人来助,所以上六虽然有陷于坎穴之地的象,但是
上六有柔顺的象,所以上六必能以柔顺之道敬待下卦三阳爻,这样就可脱离险难而终获吉祥。 (穴指坎陷之地。速是召唤。 三人,指下卦三阳爻)

象曰: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虽不当位,未大失也。( 朱熹说:上六以阴居上,是为当位,言“不当位”,未详。 王弼说:上六处无位(虚位)之地,此即所谓不当位者也。)

大意:象传曰:有不速之客下卦三阳爻来助,上六能以柔顺之道敬待,所以必然终获吉祥。说明上六虽处于不稳当之境地,但并未遭受重大之损失。

传统解释

上六已经到了坎险的极端,终于掉进陷穴中,无法自脱,只有等待外援。上六是阴柔之性,看来还是有耐心等待的。这时正好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上六有正应关系的是九三。九三阳刚,又是阳居阳位,勇于进取,会主动地来援救上六。同时带动九二和初九,三阳连类并进,同来增援。这就是三个不速之客。

三阳虽然地位低下,但是刚健上进,上六地位虽高,但无力脱险,上六阴爻居阴位,性格柔顺,必然敬重越险而上来救援的三阳爻,终于获得救援。

上六得以脱险,虽说是得力于三阳救援,也多亏它采取诚敬待援的态度。这就是需卦始终强调的基本思想—-卦辞就已指出,遇到险陷在前,要心怀诚敬,守正待时,切忌躁进,则可亨可吉,可涉大川。

卦中六爻,不论刚柔,无不耐心守静,敬慎待时,所以或吉,或无咎,或不败,或未大失,都没有凶象。在险外,不轻进;在险中,静守待援。内怀诚敬,外行中正,所以遇险而都能等待,能够待机而行,脱出险境。

所以我们总结就是:面对困难和危险,我们必须沉着谨慎,守正待时,不能急躁冒进,自乱阵脚。


外对需还有一个解释:易一卦多义,未可执一而求。需有待义、有敬意、有养义、有求义,皆于爻象中括之。初与二不冒险轻进,是待而需也;三致寇不败,是敬而
需也:四顺以听,是自养而需也;五酒食贞吉,是养贤以应天下之需求也。是皆得需道之善者,若上则不需而亦无大失,终不外乎敬矣。需之正义,以敬为主。

二、牵强附会—-判断机会和抓住机会:审时度势,顺势而为

需卦让我直接联系的单词就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拔苗助长,急功近利等等。

什么事情最难?等待最难。因为你完全不知道结果,也不能做任何努力。而且等待并不一定成功,相反绝大多数等待都是无疾而终,除了浪费时间,什么也没有等来。

因为你需要等待,就是你做事情或者无天时,或者无地理,或者无人和,或者没有人财物储备,或者你什么都没有,需要等待偶然的机会获得。

机会需要等待,但是等待不一定有机会。甚至很大概率没有机会。这也就是社会上能够成功抓住机会的人很少的原因。90年代中期搞互联网的人风起云涌,成千上万,真正算得上有点成果的人不过五、六人而已。

我认识三位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国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哥们,三人合作成立了一家当时在中国几乎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公司,一个做董事长,一个做总经理,一个做副董事长。


取得最初的成功后,这三个家伙就昏头了,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上帝了,开始在全国大面积扩张,结果由于严重缺乏训练有素的管理队伍和过于冒险,缺乏理性,
结果几乎是开一家公司就亏损一家,不得不靠高超的盖瓶子把戏维持现金流量,保证企业继续扩张,一直到90年代中期,碰上严厉的宏观调控,企业开始按多米诺
骨牌模式倒闭,在不到2年内倒闭了20来家企业,昔日的商业帝国成为一枕黄粱,债主盈门。

这时首先是总经理撑不住了,一走了之,到美国一个小城市盘了一个小超市苟延残喘,彻底告别江湖。估计现在也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回想当年在商场上的呼风唤雨,睥睨天下的豪雄气概了。

董事长由于是法人代表,承担法律责任,也撑不中了,一走了之,长期在美加流窜,浪迹天涯,还得经常担心债务追击者的跨境追击,惶惶不可终日。当年的江湖大佬终于被彻底从江湖上抹掉了。


对数十亿银行贷款和往来账款,上万员工的欲哭无泪,这时本来平时不介入公司经营管理的副董事长站出来了,他首先承认所有债务的合法性,然后承诺逐步返还,
第三是先逐步处理积欠的员工工资等等债务。其实这些运营失误与他关系不大,他的主业是另外一个行业。为了偿还债务,不但把他的主业公司的利润全部拿出来,
资产全部抵押给银行,还把自己的住房和老婆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并且每一年都在从主业中挤出钱来清偿债务,一直持续10年,偿还了20多亿现金,10多亿
资产。

作为破产清算组的成员,我和他有一次深谈,我问:当时你为什么不一走了之?答:首先是太坑人了,这得让多少银行的人进去?其次是一走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现在我在帮银行的人过关,以后他们升上去后,有大权了,一定也会帮我。

他为了这个人家可能能够帮他的机会等待了几乎10年,一直到2005年,他在上海找到几个好的房地产项目,而当年他帮助过关的人有的已经大权在握,顺理成章给了方便,他也很快在2年内名列上海曾经的房地产商前10名之列。。。。。。

这就是是眼光+耐力换来成功的故事。(请大家切勿人肉)

其实我们在一生中,实际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能够看清楚方向,并且做好人财物等必要条件准备后,就必须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同时在事物的发展进程中遇到艰险时,也要审时度势,待机而行。人成熟的一个基本标志是:能进则进,不能前进时,要善于等待。

柏拉图说过:“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人确实往往是没有耐心等待,也往往坏事。实际上我的经验是:大多数事情都坏于操切,坏于急功近利,坏于缺乏从容不迫的心态。古人说:渡水之道,当安静以俟时;济难之方,贵从容而不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