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空间:砸向核电“砖家”的几块砖头

有专家在这个敏感时刻公然炮打中央,挑战国务院关于核电安全的重要举措。我知道你老人家是在担心那上千亿元的大饼啊,快吃到口了被喊停滋味不好受啊。虽然我周末事情也比较多,但还是决定腾出手熬夜向你老人家砸几块砖头,不指望你能被砸醒,但求广大读者能得到一点理性的启示。
首先,需要申明一点,我不是核动力专业的,所以有些分析不能触及到专业知识内核。
但是我是工科出身的科研人员,绝对不是无知的科学盲,更不是反对高科技的邪教份子。其次,文中引用资料全部有据可查。如果你有疑问,欢迎向我发邮件质询。下面我简单的从技术、人才、立法和决策几个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1. 技术:不成熟
柴“砖家”认为,此次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主要是地震及海啸超过了预期,并且通过数据分析指出,对核电站造成致命打击的不是地震,而是海啸。柴“砖家”进一步分析,我国核电站的设计抗震能力高于福岛核电站,由于设计的保守性,实际的抗震能力更高。
但是,这就说明我们的核电站安全性从技术上得到了保障吗?答案是否定的!
第一,天灾不是核电站事故的首要因素。1979年3月28日美国的三里岛(Three Mile Island)核电站泄漏时,没有发生地震;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现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Chernobyl) 核电站爆炸时,也没有发生地震。“砖家”采取的是转移命题的策略,是障眼法。
第二,我们采用的技术是不成熟的。笔者查资料发现,中国内地的在建和规划的核电站,包括湖北咸宁大畈,湖北浠水,湖南桃花江,江西彭泽等地,都决定或者考虑采用美国西屋公司(Westinghouse)的AP1000压水堆机组(见各电厂官方网站)。有人一再鼓吹,这是第三代国际最先进的核电技术。带着学习的心态,我查阅了一些资料。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啊!这个机组的设计还没有得到美国NRC(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的最后批准!也不断有反应堆专家对最新的设计提出质疑。由于测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例如容器压力承受能力,水泵的缺陷等等,西屋公司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修改设计。西屋最近目标是希望今年能够通过最终的批准。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2011年3月8日(日本地震之前三天。笔者注)在题为“Reactor Design Edges Toward Approval, but Not Without Complaints”的报导中说:“Taxpayer dollars should not be spent on reactors that could be at risk of suffering a catastrophic core meltdown in the event of an aircraft strike or a major earthquake,’’ Mr. Markey wrote。 ([国会议员] Markey先生[在写给NRC领导的信中] 指出,纳税人的钱不应该花在飞机撞击或者大地震后有灾难性核心熔毁风险的核反应器上)。并且建议在设计缺陷没有彻底解决之前,NRC不应该给予许可证。而江西核电2009年在其官方网站指出“2004年9月23日,西屋公司获得了NRC关于AP1000的“最终设计批准书”。这有误导群众的嫌疑。我查证了一下,他们指的应该是2004年9月13日(不是23日)NRC关于AP1000的批准 (On September 13, 2004, the U.S. NRC granted a Final Design Approval (FDA) to Westinghouse for the AP1000 advanced reactor design. The approval is good for five years.)但是,这个五年有效的FDA只是AP1000走向市场的众多关口的第一步,跟最后的certificate不是一个概念。后面还有好几个关键的审批步骤。2009年10月,NRC驳回了佐治亚州用AP1000设计建设反应堆的申请,理由是AP1000的设计方案在防震、防飓风和飞机撞击方面都存在安全隐患。其实,西屋在这些年的审批过程中多次被驳回,截至2010年12月10日,西屋已经18次修改设计方案了。更可怕的是,中国将是第一个用AP1000机组的国家,而且目标是到2020年达到100台(这西屋公司还不把俺们当成财神爷啊)。但是,回过头来想一想,自三里岛事件以来的三十多年,美国并没有新建一座核电站,自己都不自信能够独立兴建新的核电站了啊。你就能相信一个30年没有实战经验的主?我们就这么有勇气拿着中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去做人家新技术的试金石?
第三,我们的核废料处理能力跟不上。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顾忠茂说:“我们的核废料处理技术比印度还落后20年”。严格意义上说,目前大家都没有一个理想的处理核废料的办法。所能做到的是深层掩埋。我们的核电站大跃进的时候,核废料处理场却还是甘肃和广东那两处,总容量有限,据估计会在2020 年前后达到饱和。

2. 人才:储备不足
实践证明,核电站事故的发生,更多的是由于人为的因素造成的。切尔诺贝利爆炸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倒班工人试验时候的失误;三里岛事件是因为工人检修后未将事故冷却系统的阀门打开。
我们的核动力人才非常有限。去国内高校网页上逛逛,那些国际贸易之类的专业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但是开设核工程专业的大学还真的很少。笔者看了一圈,发现大家比较熟悉的名牌大学中,只有清华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中国科大,哈尔滨工程大学有这样的专业(华南理工大学2009年也增设了核工程和核技术专业)。其他的应该也还有些。但是根据笔者的估计和经历,这样的专业不会太多也不会太热门,每年能否培养足够的人才,还真不好说。
人才的缺口,将是比技术更大的问题。而在上述几家内陆核电站发布的可行性报告里,没有一家涉及到人才培养和引进的配套方案。
放眼世界,当今的科技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英特尔(Intel)独领风骚,靠的就是美国在半导体行业非常厚实的人才储备。你去美国各个高校去看看电子工程专业的课程设置和科研项目就知道了。
而我们在核电领域,如果没有足够的优秀的科班出身的核动力人才,而是靠几个“砖家”领衔,是永远保证不了核电安全的。

3. 立法:竟然是真空
笔者异常惊诧的发现,中国在原子能方面竟然是立法真空!我在Google里面输入“原子能法”,找到的一部法律是1971年12月24日公布施行的台湾的《原子能法》,台湾核电一厂随后开始动工。世界上第一部原子能法,应该是1946年8月1日美国杜鲁门总统签署的Atomic Energy Act of 1946,因为是参议员麦克马洪提出的,所以又称麦克马洪法(McMahon Act)。而美国第一座商用核电站是1957年运作的,是在麦克马洪法生效的11年之后。现在世界上有30余个核电国家,没有原子能立法的国家少之又少,而我们泱泱大国,就是其中一个。也就是说,我们的核电站建设,运营等,是无法可依的。我们的核电事业,从秦山核电站建设开始,就一直是在裸奔,而且,二十多年以来,越奔越欢,一如野马奔腾,不可收拾。
据说,1984年是有意向立法的,但是牵扯到各方利益,最后竟然不了了之! 作为一个核大国,一部相关的法律都没有,这不得不令人深思,更加深了我们对核电安全的忧虑。即使我们不缺技术,不缺人才,无法可依的管理,将让我们的核电站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定时炸弹,时时刻刻威胁着人民的生命、健康和财产。
翻看《浠水核电厂环评报告简本》,第三页提到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编制依据:(1)国家相关法规、标准和导则;(2)相关管理和技术文件。我很想知道,这些个“相关”都是什么,因为我们并没有核电法。
这让我联想到,很多朋友告诉我,目前世界经济不景气,要发财还是要到中国。原因之一,就是法律体制的不完善。只有钻法律的空子才可以发大财。在中国官场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们,当然深愔此道。我想这是我们立法真空的真正原因。

4. 决策:利益强奸民意
正是因为无法可依,核电建设的决策过程完全变成了少数政客的政绩和核电厂商的利益分配之间的博弈。
首先,来看看这个决策是不是合理的。内地几所规划中的核电站,基本在湖北,湖南,江西等水资源充足的地方。你可以理解为,这样的决策很合理,因为核电厂需要大量的水。但是,换个角度想呢?问题就来了。就拿湖北作为例子来说,河流湖泊纵横交错,一向是一个水电发达的省份。水电是一个清洁低耗安全的能源,为什么还要在这样一个省份发展核电呢?原因很简单,水电都给别的地方了。社会主义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把两亿个立方的水顶在人民的头上,把威胁和潜在的威胁放在相对落后的地区,然后把利益源源不断输送到发达地区,实现“共同发展”。在然后呢,发现这里依然相对落后,我们接着忽悠他们建核电吧。
第二,来看看这个决策的背后的驱动力。《浠水核电厂环评报告简本》第三页提到了建设核电站的5个目的:(1)建设浠水核电厂符合发展低碳经济时代的要求;(2)符合国家“积极推进核电建设”的能源战略;(3)满足湖北电力负荷增长的需要;(4)优化湖北省的电源结构和电网结构;(5)满足环境保护的需要;(6)是拉动地方经济快速发展及提高发电企业效益的重要举措。根据我上述讨论,这前面5条全是冠冕堂皇的胡扯,只有最后一条才暴露了真正的目的。GDP啊,那是硬指标,达不到是要掉乌纱帽的。请看湖北省政府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李春明以前关于咸宁核电的发言,将力争“使湖北成为内陆第一个建设核电的省份”。湖南桃江也声称朝着“建造内陆第一座核电站”的目标迈进。第一个啊,这是多么大伟大的政绩啊。人民群众的担心算什么,要是这个工程搞好了,我到时候说不定还能跑步走进中南海呢,即使出事了我也不在当地待了啊。
第三,来看看决策过程是否规范。据我所知,我们的老百姓是没有决定权的。往往是等到建设工期全都定下来了,再来征求群众意见,走个形式。而且,在宣传的时候,媒体配合当地政府,只讲利益不讲危害。你要是引用个国外研究报告,说居住在核电站附近的幼儿患白血病或其他癌症的几率更大,你有可能被河蟹,甚至被邻居嘲笑。为了这个国家,我们的老百姓配合政府已经做得很好,作出很大的牺牲了。从当初的战争年代,到后来的国家建设和城市化发展,他们的贡献和牺牲精神是无可挑剔的。现在倒好了,老百姓的善良被利用,在涉及到生命健康潜在威胁的时候,也不再征求意见了。

5. 结语:专家要做社会的良心
回应开篇关于专家的话题。掌握了专业知识的专家,要用自己的知识全面透彻的分析一项新技术的利与弊。尤其是关系到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的问题,你有义务去帮助大多数的人们,而不是昧着良心做少数集团的利益代言人和吹鼓手。这样的人,助纣为虐,愧对人民的培养,不是专家,是“砖家”;不是人才,是饼才。
我们说中国是在跨越式发展,可以避开别人发展过程中的失误。但是,美国过去的30多年没有新建一座核电站,其他发达国家也纷纷停建或者关闭核电站,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我们要跨越式发展,更要可持续发展,不能图眼前的利益,去损害子孙万代。不能一边在台上听着胡哥的“科学发展观”,一边在台下跟奸商勾勾搭搭。
最后,我想引用一个无名网友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专家说日本核电站不会爆炸,结果爆炸了。专家马上说其他两所核电站不会爆炸,结果其他两所都爆炸了。专家接着说,即使核电站爆炸了,外壳能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结果壳被炸飞了。专家改口说, 即使泄露了也不会污染日本,结果东京的核辐射超标了。专家最新预言:中国是安全的!我的泪都流出来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