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外企热情消退,继续留在中国变成一种磨练和战斗

北京——去年,当亚马逊(Amazon)宣布进入中国云计算市场时,中国国有媒体将之誉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只要符合当地法规,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就有极大的扩张空间”。

如今,云计算成了日益沮丧的全球公司与中国发生争执的又一个领域。

3月底,50多位美国议员致信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直接抨击中国对云计算领域的限制。他们写道,现行条例和条例草案将会强制把有价值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中国企业,并在实质上禁止外国云服务提供商“在中国经营或公平竞争”。

“在我们看来,”《纽约时报》查阅的这封信中写道,“这些限制从根本上是保护主义和反竞争的。”许多写信的议员都来自亚马逊和微软这两个主要云计算公司开展业务的州。

大型全球性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努力避免在中国惹是生非,如今已经可以容忍掀起一些风浪。代表他们的企业团体对中国的产业政策与野心提出愈来愈多的批评。企业也日渐向那些友好的议员们抱怨,而议员们也愈来愈愿意为他们发声。

勇敢的人物依然难以找到,因为企业如果直接抱怨或是抱怨的声音太大,就会担心中国人的报复。就拿那些可能从中国云计算规则转变中获益最大的公司来说,微软通过发言人拒绝置评,亚马逊并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会越来越开放的承诺在渐渐褪色,这一转变也开始渐渐发生。在中国的商界人士表示,对中国业务前景的失望之感还在增长。

“热情已经消失了,”咨询公司安可公关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的大中华区董事长麦健陆(James McGregor)说。“这里的外国企业过去对中国感到兴奋,他们相当热心。现在,这里成了一种磨练和战斗。”

对于外国品牌汽车、iPhone、高价值工程设备和其他昂贵物品来说,中国市场仍然利润丰厚。然而,越来越多的挫折,令企业对特朗普总统的强硬反华言辞的看法复杂起来。

“在华盛顿,有些公司前几年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坚定支持者,现在他们变得更加安静,甚至在观望更强硬的做法是否能够在中国取得更多成果,”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说。

周二,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发表批评,他担忧特朗普总统提出贸易让步,以换取中国在迫使朝鲜放弃核野心方面给予更多支持。

“如果美国在贸易领域做出让步,令我们不能在各种领域内努力推进,争取平等的竞争环境,”周二,蔡瑞德在北京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我认为这令人遗憾。”

企业在公开场合要强颜欢笑。去年十一月,在中国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根据中国国有媒体的中文发言记录,亚马逊全球企业事务高级副总裁、前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Jay Carney)完全没有提到公司面临的挑战。

这样的三缄其口令一些美国官员感到沮丧。2015年,一个名为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的商业集团对中国有不少怨言,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对他们说,“不要总是悄悄跟我们说,‘我们有这个问题,你需要关注一下,不过——不要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卷进来。’”

然而,公司高管们仍然说投诉可能会产生影响。同年早些时候,奥巴马公开批评中国在规定提案中要求技术公司将加密密钥交给中国当局。他的行政部门也对中国的条例草案表示担忧,其中要求中国金融部门只能从“安全可控”的供应商那里采购,而贸易团体认为“安全可控”其实意味着中国企业。在这两个案例里,中国都让步了,暂时取消了相关银行法,并在反恐怖主义法中缓和了措辞。

一些企业与中国之间的中介机构正在推动政府做更多的工作。

“国家需要被说服,言辞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说,美国需要使用“正中要害”的影响力。

“我不认为美国在这方面做得太多了,”鲍卡斯说。“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更具战略性的经济手段。”

他说,奥巴马曾一再向北京提出过美国公司不能平等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但这些恳切的要求“还不够”。

在中国重点监管的所有行业中,科技行业面临最大的压力。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服务一直遭到封锁。去年11月,中国通过了一项网络安全法,对金融和通信等行业的公司进行安全检查,强制规定数据在国内存储。2015年,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Qualcomm)表示,公司将因违反中国的反垄断法而支付9.75亿美元。2016年,苹果的iBooks Store和iTunes电影在中国的业务仅仅开始了六个月就遭关闭。同年,中国方面表示,将就微软在该国开展业务中出现的新问题向其提出质询。

在云计算方面,中国要求外国公司必须与当地伙伴合作,外国公司将受到股权限制,以阻止他们拥有这家云公司的控股权。新的条例草案将使得他们更难获得运营许可证,阻止他们在推广自己的服务时使用自己的品牌和标识,要求他们“终止传输”并举报用户上传或传输的任何“违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的信息。

据咨询组织贝恩公司(Bain)称,2013年,中国的云计算市场价值15亿美元,到2020年估计将达到20亿美元。亚马逊和微软都通过与当地公司的合作在中国经营。相比之下,中国网络巨头阿里巴巴的云服务部门阿里云在美国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

几十年来,西方公司即使在中美关系充满动荡的时期也站在中国一边。1990年代,当国会因为对人权的担忧而威胁要撤销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时,美国商会曾前往华盛顿捍卫北京。

最近,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加之“中国制造”2025计划推动若干行业内实现更大的自给自足,西方公司对北京未能履行其对外国公司开放市场的承诺感到日益不安。西方公司的怨言也越来越多。中国美国商会2016年的成员调查显示,其中81%的公司感到在中国不如以前受欢迎,这一数字高于2015年的77%。调查还显示,31%的成员表示投资环境正在恶化——这是美国商会自2011年开始提出这个问题以来收到的最悲观的反馈。

“中国对通过产业政策打造全球事业的重视,让人进一步担心中国能否信守互惠关系的承诺,”美国商会大中华地区高级主任王杰(Jeremie Waterman)说。

美国商会的蔡瑞德说,来自“各领域”的许多公司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并不满意,还说“他们害怕一旦实现这一目标,原有的秩序会被彻底打乱。”

二月,蔡瑞德率领一个由八名前中国美国商会主席组成的代表团与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官员会晤,他表示,华盛顿产生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不对称的商业关系需要以某种方式来解决。”

麦健陆也参与了那次会晤,他说代表团会见了负责贸易和产业政策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他是一位强硬的中国批评者,此外还有特朗普政府的亚洲政策负责人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会面时,代表团强调了互惠的概念,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公司受到中国的限制,中国同行在美国也应该受到同样的限制。

麦健陆说,这个想法得到了“不少认同”,他补充说:“我们的态度是应该平等地对待中国,平等的关系是需要互惠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4月21日09:02 | #1

    中共养着十几亿猪,需要巨量各种各样饲料和材料,这个大市场可以消化大量西方企业的产能过剩。在此前题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实际上成了中共作恶的合伙人。

  2. 匿名
    2017年4月21日09:18 | #2

    所谓磨练不过是丢开契约不要脸的流氓行为

  3. 匿名
    2017年4月21日13:55 | #3

    匿名 :
    所谓磨练不过是丢开契约不要脸的流氓行为

    经典。

  4. 匿名
    2017年4月21日22:25 | #4

    匿名 :
    中共养着十几亿猪,需要巨量各种各样饲料和材料,这个大市场可以消化大量西方企业的产能过剩。在此前题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实际上成了中共作恶的合伙人。

    弱势的人总是悲哀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