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层社会更有道德?

李苦舟

富者的贪欲与野心,贫者厌恶劳动贪图眼前安乐的性情,都在足以激发侵害他人财产的情绪。

——亚当·斯密

《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热播以来,火了“达康书记”,又火了“丁义珍窗口”。而现在呢,观众们又把“火”引到了剧中贪腐的公安厅长祁同伟的身上。

有一些网民非但没有憎恶祁同伟这个反面角色,反而在了解了他是如何一步步变坏的经历后,对他极为的同情。甚至,还有网民打抱不平地喊出了“人民欠祁同伟一个副省长”的荒唐言论。

祁同伟这个反面角色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是个腐败分子的。他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还因为在抓捕毒贩的战斗中中枪负伤,立下了功勋。但仅仅因为他不会讨好,在官场上没有后台,于是就被掌权者任性无情的打压。所以,与其说观众们同情祁同伟,不如说是同是弱势群体的观众们看到祁同伟的遭遇,物伤其类罢了。

但人是复杂的,曾经身为弱势群体一员的祁同伟在遭到权力的打压后,很快地学会了如何适应权力的肆无忌惮、如何和权力打交道,以及如何获取权力,并利用手中的权力从弱势群体身上吸血。

简而言之,祁同伟变坏了,曾经属于弱势群体的他,已经自觉、主动地站在了弱势群体的对立面。从被压迫者,变为压迫者。这时候的祁同伟,他的形象是吃人的,是一点都不值得同情的。

我本以为,我们只会针对“一个人过去悲惨的经历,能不能为他后来的恶进行辩护”的话题来进行讨论。但没想到的是,有的人根据祁同伟的出身,扯到了穷人的道德上来。

有位在电视台工作的王志安先生把祁同伟当靶子拉出来一顿猛批后,又根据祁同伟穷人的出身,大谈穷人是如何缺乏诚信,没有契约精神、自私短视。而且还拿借了农村信用社的钱不还等例子举例证明。

我并不想用谎言和神话为穷人洗地,把穷人夸成白莲花一样纯洁无瑕,因为那不符合事实。但对这位王先生所持的“贫寒阶层缺乏信用,自私短视,没有契约精神。中产之上的群体,信用就普遍好的多了”的观点,我是不能完全赞同的。

请注意,我并不是在证明穷人是白莲花,而是在证明富人(社会上层)未必比穷人更有道德。

拿“借了农村信用社的钱不还”这个例子来说,肯定有穷人不遵守契约,借了钱不还,拖欠银行贷款的。但是,我们能不能根据有穷人拖欠银行贷款,因此就得出拖欠银行贷款的都是穷人或者农民的结论呢?

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除了常识,我提供一个证据。这个证据很容易取得,用“农村信用社不良贷款清收”当关键词搜一下,找到了一篇名为“山东开展农信社不良贷款专项清收活动”的报道,里面有两段是这样的:

对【公职人员】拖欠的贷款,有还款能力的,督促其限期归还;不具备全额还款能力的,定期还息;还息有困难的,签订详细的还款协议;对恶意拖欠贷款的,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

对历史上形成的涉及【县级行政事业单位、乡镇政府和相关部门】的不良贷款,以及村集体拖欠信用社的贷款,责成相关部门组织清欠。地方财政有偿还能力的,应该先行归还;偿还能力不足的,允许以优质资产置换,并协助处置变现;对企业和个人拖欠农信社贷款的,司法部门依法保护农信社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务和骗取贷款、贷款诈骗等行为。

公职人员、行政事业单位、乡政府、村集体、企业,这些借了农村信用社的钱不还,缺乏契约精神,没有诚信的老赖,可不都是农民吧?

再来看这个报道:

方建波强调,清收工作一要选准突破口。把国家公职人员、农信社内部职工和金融系统人员这“三类人”欠款作为清收重点(《河南省淅川县召开清收农信社不良贷款工作推进会》)

国家公职人员、农信社职工、金融系统人员,这些被当成清收重点的“三类人”,难道是“信用程度最低,最没有契约精神”的农民?

王志安先生说,“越是收入高的人,越会认同陌生人之间的协同信任。相反,越是贫穷的群体,越难以尊重陌生人之间的契约,越没有信用。”

在全世界,学历和收入是正相关的。也就是说,学历高的人,往往收入也高。比如,在中国,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劳动者的平均收入是高中文化劳动者的2.5倍多。

那么,根据王先生的收入高的人比收入低的人信用高的观点,我们是否可以得出高学历=高信用的结论呢?

很巧,2016年,芝麻信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老赖)数据,基于近300万样本,给老赖画了个像。

老赖长什么样呢?

报告显示,老赖里有四分之三是男性,40至49岁的中年人最容易成为老赖。

“另外,高学历也并不等于高信用。数据显示,拥有大专学历的老赖占总数的37.24%,其次是本科生,占比33.36%,第三是中专占25.15%。硕士老赖占3.68%,博士虽然整体基数小,不过也有0.34%。”

我在一开始就已经说了,我不是要证明穷人是洁白无瑕的白莲花,而是为了反驳王志安先生的越有钱的人(社会上层)越有道德的谬论。

王志安先生说,收入越高的人,越有契约精神。而在全世界,高学历和高收入是可以划等号的。但芝麻信用的报告却告诉我们,高学历(高收入)不等于高信用。高学历的老赖也是有很多的。

犯罪学有一个分支叫作犯罪分层学,讲的是什么呢?就是说犯罪也是分社会阶层的。

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是文盲,那他无论如何也是没有办法当黑客的;如果一个人是乞丐,那么,贪污受贿这种犯罪和他是一辈子都没有关系的;身无分文,裤兜比脸都干净的穷光蛋,怎么可能买机器,制造假冒伪劣商品?给人打工的“月光族”无论如何也不会拖欠工人工资的。

所以,社会下层的人更容易犯下抢劫、杀人、盗窃、绑架、卖淫这类罪行。而社会上层的人是不是就是白莲花呢?不,社会上层的人往往和贪污腐败、偷税漏税、滥用职权、内幕交易等等罪行有关。这就是犯罪分层学。

比如,《人民的名义》里有一个片段是丁义珍为了刁难信访群众,故意把窗口设计的很矮,让信访的群众站不直腰。李达康批评了区长孙连城。结果,孙连城想出来放凳子的办法应付。最搞笑的是,孙连城一边让信访局局长在窗口放糖,一边还嫌信访群众吃多了,吩咐少放几颗。

孙连城又交代:当然了,小糖果也不能多摆,每个窗口每天摆上几颗,是个意思就行了。摆多了就可能诱发上访,也可能被哪个贼人一把捞走。咱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京州老百姓,劣根性,没救!(《人民的名义》二十四章)

有没有贪小便宜,把糖果一把捞走的群众呢?肯定会有。别的不说,北京不就是因为贪小便宜的游客偷公厕里的免费厕纸,结果被逼的想出了让如厕的游客刷脸取纸的办法嘛。

贪小便宜,这当然是劣根性。我是完全没有否认这一点的想法的。

但是,我们很多人,包括只知道骂穷人道德低下的王志安先生,和只知道骂老百姓劣根性的孙连城,他们有一个问题就是,只看到摆在眼前的恶,却看不到需要用脑子想一想的恶。

比如孙连城,老百姓多拿几颗糖果,他知道那是劣根性。可是,他自己不作为,他就看不到那也是劣根性,而且还是比老百姓多拿几块糖果更恶劣的劣根性了。

南京市机关单位工作人员的年收入超过10万元,孙连城这个区长的工资,只会比10万多吧?

老百姓贪小便宜多拿糖果他心疼,那么请问,10万元能买多少颗糖果呢?

“老陈,你打个报告上来,要求市财政拨款七八十万做整改费,算了,凑个整数一百万吧!我上报李书记,财政给钱咱就改窗口,不给就想别的办法!”(《人民的名义》二十四章)

七八十万、一百万的整改费又能买多少颗糖果呢?

“中科院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说,在90年代后半期,主要类型的腐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消费者福利损失平均每年在9875亿—12570亿元之间,占全国GDP总量的13·2%—16·8%。”(《腐败每年给中国造成1万亿元损失》)

社会上层由于官商勾结、贪污腐败给国家造成的1万亿元的损失又能买多少颗糖果呢?

我反复说了,我一点都不否认贪小便宜是劣根性。但有些人只看到几颗糖果被穷人捞走了,于是就嚷嚷穷人的劣根性。问题是,嚷嚷就罢了,一边嚷嚷,一边还拍有权有钱者的马屁,大吹特吹什么上层的人更有道德。这就让人受不了。

德国人乌尔里希·维克特写了一本书,叫《贪婪:世界经济危局的罪魁祸首》,里面驳斥了“越有钱的人越有道德”这个天真的观点。书中说,相反的是,富人很不讲道德,偷税、走私、行贿、诈骗、洗钱,这些可都是富人干出来的。

遗憾的是,“富人不讲道德”这个结论并不是维克特“仇富”的偏激观点,心理学家的实验为这个结论提供了支持。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及多伦多大学心理学家联合研究发现,年收入较高的上流社会人士,普遍比较贪心,他们为了取得蝇头小利,可以做出一些恶劣的行为。”

和人们以为的,上层人更有道德相反的是,“心理学博士生Paul Piff指出,越贫困的人说谎的可能性越低,因为他们所依赖自己所属的社会规范度日,自然不会违反;反之,上流社会人士比较关心自己,会想尽办法追求自身利益,而当财富越多、地位越高时,就会有更大欲望,产生越多不道德行为。”

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里,把小商人、教师、律师、手工业者这些出卖体力或脑力,收入还算不错的群体划入了小资产阶级的行列。他说,“(小资产阶级的右翼)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

这虽然是近一百年前的分析,但用来分析今天一些小资产阶级的心理,也还是很合适的。

小资产阶级有不错的工作,收入较高。对脱离了社会下层的他们来说,最恐惧的,就是跌落到社会下层。所以,努力向上爬,爬到社会上层,就是他们的人生目标。虽然他们爬的很困难,但总爬不上去。因为恐惧,所以他们贬低社会下层的道德;因为艳羡,所以他们吹捧社会上层的素质。这就是他们的典型特征。

只希望这些小资产阶级往下看到“穷凶极恶”的时候,别忘了,上面还有个“欲壑难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4月21日10:41 | #1

    “穷凶极恶”有时尽,“欲壑难填”无绝期。

    因为恐惧,所以他们 贬低社会下层的道德;——没有风险!
    因为艳羡,所以他们 吹捧社会上层的素质。——或有骨头 ——所谓“媚上欺下”是也。宁可得罪君子 不敢得罪小人,,看吧,下层才是君子!

  2. 自由 民
    2017年4月21日10:51 | #2

    中国人生下来就是为了习核心服务,谁敢不忠于习核心,立刻枪决!!!!

  3. 匿名
    2017年4月21日13:05 | #3

    众所周知,兲朝道德最败坏的部门是公共部门,呵呵

  4. 匿名
    2017年4月21日15:19 | #4

    上层社会更加没有道德感,古往今来昏君谗臣都是上层社会,有优越感更容易自大,所有歧视都是高的歧视低的

  5. 匿名
    2017年4月21日17:01 | #5

    49年以后那还有什么上层社会. 原来的被消灭了, 新的都是土匪披上个马甲变成的.

  6. 幽默了
    2017年4月22日09:16 | #6

    契约只是基于利益的判断,我守约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于是我就遵守,古今中外莫不如是。耕者有其田,不就是最大的谎言,先富带后富,紧跟其后,至于梦就纯粹是个梦了。

  7. 匿名
    2017年4月24日20:02 | #7

    就是让观众永远思考这些问题,永远跳不出改良的圈子,才能成功阉割你们的大脑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