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菜篮子”告急

东京的小学生的课间餐,以前每天必喝的牛奶现在改成了红茶。超市里原本挑挑拣拣还嫌形状不够笔直的黄瓜,如今不管是弯成了圆钩,都有人抢。

如果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问题让日本人担忧自己今后的健康问题的话,那么核污染所造成的结果,使得日本超市和便利店的货架空空如也,让每一个住在首都圈内的人,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开始担忧今日的晚饭吃什么?这事,离自己实在太近。

被大地震和核泄漏问题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日本首相菅直人,昨天下午又不得不召集相关的阁僚开会,讨论一大新问题:如何调集矿泉水和果蔬,救济首都圈的食品消费市场。

“菜篮子”被砸

日本文部科学省在21日公布了一项调查分析结果,在临近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枥木县、茨城县、群马县,当然首当其冲是福岛县,11种蔬菜中检测出了超过国家限定标准的放射性碘和放射性铯,其中受害最大的要数福岛县饭馆村,那里没有饭馆,却有大量供饭馆采购的蔬菜。

日本厚生劳动省24日发布的消息说,该省的一个专家小组对在饭馆村采集到的西兰花做了检测,结果显示,1公斤西兰花中,放射性碘的含量为1.7万贝可勒尔,放射性铯的含量为1.39万贝可勒尔。而日本文部科学省在这个村的杂草中,更是检测出惊人的核污染。检测结果显示,1公斤杂草中的放射性碘的含量高达254万贝可勒尔,放射性铯的含量也达到265万贝可勒尔。这是迄今为止,日本政府机构检测出的最高含量的放射性物质。看了这一数据,谁还敢吃福岛县的蔬菜?

福岛县和枥木县、茨城县、群马县,以及目前情况还算良好的千叶县,是日本首都圈的“菜篮子”,首都圈4000多万人口,就靠这个“菜篮子”提供生活保证。如今,这个“菜篮子”被砸了,上述四个县的蔬菜和水果,包括吃了受污染的草的牛挤出的受污染的奶,以及相关的乳制品都已经被禁止销售。

矿泉水脱销

东京缺少的不仅仅是蔬菜,还有矿泉水。

东京都政府23日下午发表消息说,东京水道局所属金町净水场的自来水中,检测出了超过婴儿饮用水限定标准2倍的放射性核物质。根据净水厂的取样分析,1公斤自来水中的放射性碘的含量为210贝可勒尔,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婴儿饮用水安全数值的2倍。日本厚生劳动省规定的婴儿饮用水的安全标准中,放射性碘的含量不能超过100贝可勒尔。

这一消息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紧缺的矿泉水,一下子没了踪影。家庭主妇要、保育院要、妇产科医院也要。消息发布3个小时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跑了东京好多家超市和24小时便利店,就是没能买到一瓶矿泉水。

日本人没有趁火打劫的习惯,不会闹出“水比油贵”的事来,但是,“水比油少”却已经是日本首都圈的现实。

菅直人24日召集经济产业大臣和农林水产大臣等开会,要求他们向矿泉水公司下死命令,必须24小时生产,解决首都圈的“水荒”问题。同时,要求农林水产省紧急向日本其他地区和海外调集新鲜蔬菜。

菅直人首相开会还不忘把东京电力公司的副社长叫来,叫他们准备买菜钱。“都是你们东京电力公司惹的祸。”这是菅直人对东京电力公司社长的训斥,因为福岛核电站是他们建设管理的。

农牧渔民生计堪忧

其实,对于日本政府来说,解决首都圈缺水缺菜的事情,还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还有两个:一是美国人带头不买灾区四县的果蔬和乳制品了。二是菜农牧民们吵着要赔钱。

到24日为止,美国和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中国香港特区均已经宣布禁止进口日本灾区四县的果蔬食品,包括肉制品。美国人一带头,国际社会就会跟进,对于日本农业的打击显然是重大的。日本的菜农和牧民虽然不会把首相官邸围了,但是,不早一点解决他们的赔偿问题,实在也是有违人性。灾区人民失去了亲人,再让他们断了生计,那真的会把他们逼上绝路。

这还不仅仅是眼前的问题,如果土地污染严重的话,福岛等四个县至少有600万人的就业与生活安置需要政府埋单,而且一埋得好几年,直到土壤中放射物含量低得让人彻底放心为止。

日本原子能安全与保安院在24日中午举行的记者会上又报了一条消息,说该机构已经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南放水口附近,检测出了高浓度的放射性碘131,数值相当于国家限制基准的146.9倍。随后,文部科学省宣布,在核电站周围30公里的海域,检测出了超标的核放射物。这一条消息告诉人们,海水已经遭到污染,而且会不断地扩散。

一场大海啸,让灾区沿海的渔船飞上了屋,渔港码头和水产加工厂大多被摧毁。这一带可是日本最大的水产品生产基地和养殖基地,渔业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大地震,毁掉的不仅仅是日本首都圈的菜篮子,还有鱼仓。日本政府初步测算说,这一场灾难,将给日本经济造成至少25万亿日元的直接经济损失,这还不包括核电站和核泄漏所造成的其他损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