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特首梁振英涉嫌干预立会调查引哗然

香港立法会调查行政长官梁振英UGL事件专责委员会,昨日15日(周一)爆出特首梁振英涉嫌干预调查风波。身为专责委员会副主席、民建联议员被发现向委员会提交的调查修订文件中,部份修改由特首办作出。事件引起社会一片哗然。

立法会调查特首梁振英UGL事件的专责委员会周一(15日)早上召开闭门会议。会上揭露身兼调查UGL事件专责委员会副主席的民建联议员周浩鼎向委员会提交的修订文件中,计算机版显示修改者名字竟显示为“CEO_CE”(Chief Executive’s Office,即特首办),引起特首办干涉立会调查及利益之嫌。事件迅速发醇,引起社会热烈讨论。

民主议员谴责干预调查

民主派22 名议员下午随即招开记者会,谴责梁振英透过周浩鼎干预立法会UGL专责委员会的调查,指这样的做法是破坏委员会及立法会的公信力,亦损害行政立法关系,而周与梁振英更有“打龙通”(串谋)之嫌,要求周马上辞去委员会的职务。

特首梁振英周二早上承认接触过周浩鼎,向他提供委员会研究范围修订文本。梁强调自己是被调查对象,完全有向立法会表述、提供事实的权利。梁表示,他个人认为调查工作应该尽快完成,而自己也会全力配合;二是调查范围要全面,以免日后被认为调查有遗漏,“放生(放过)了梁振英”,他不希望出现以这个情况,因此向周浩鼎表达意见,建议扩大调查范围,并协助他修订文件。

澳洲传媒揭露涉嫌收取澳洲企业款项

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取澳洲企业款项事件,又称梁振英UGL事件,源于2014年10期间,澳洲传媒《Fairfax Media》报导梁振英于2011年宣布参选特首后,仍以戴德梁行董事身份与一澳洲企业签订秘密协议,透过提供顾问服务、协助挽留员工、不作竞争等安排,换取5000万港元报酬,全部款项均在上任特首后收取。然而梁上任后却没有申报。

报导一出,舆论哗然。特首办驳称,该份合约是离职协议,是一项不公开的商业安排,纯粹是确保梁振英离职后不会与UGL 竞争,并非由于日后会提供任何服务。双方交易时,梁振英已辞去行政会议职务,又未获选为特首,因此在现行制度下毋须申报。

然而,社会及立法会民主派议员质议梁振英已严重违反多项法例和行政规定,包括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违反行政会议的利益申报规定。最后,立法会于2016年11月通过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UGL 事件。

逾40个修改一目了然

根据传媒报导,是次干预风波之所以“意外曝光”,源于周浩鼎提交从特首辨收到WORD (文字存盘)文件后,未有作任何修改就交予秘书处,令特首办在文件中的修改记录全部一目了然。周的疏忽更被大批网民一致嘲笑为“猪”(愚蠢)。而经梁振英修改之处更逾40个。经修改后的修订建议将调查研究范围由原本梁振英与UGL签订协议,改为只研究澳洲传媒公开的合约内容等。

记者会上,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批评,任何私底下的“交流”皆不是一贯正规的做法。他又以警方调查案件为例,质疑若与受调查者私下商讨调查范围,可能已涉及妨碍司法公正或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而民主党许智峯、邝俊宇,以及独立议员毛孟静等,今日(周二)分别到廉署举报事件。许智峯批评,梁振英的做法“偷偷摸摸”(鬼祟),他要是对委员会的调查内容及范围有意见,应过透过公开的方式去表达,质议事件有利益输送。邝俊宇则比喻事件为周浩鼎“同疑犯夹口供”(串谋作供),形容事件荒谬。

另一议员毛孟静议员则批评周、梁的行径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明显属“行政干预立法”,事态严重。对于梁振英指需要调查是次何人违反调查委员会之保密协议而披露会议内容,毛孟静则批批梁的讲法是要转移视线。

政治敏感度不足向公众致歉

周浩鼎周二下午会晤传媒,表示自己政治敏感度不足,因为是第一次参与调查委员会,经验不足,令公众产生不好观感,他为此致歉。周强调,从没有隐暪,亦没有触犯任何规则或法律,也不涉及利益冲突。周重申对于四名泛民议员“打龙通”(串谋)的指控,认为是严重的抹黑,他必须作出澄清及响应。对有人泄露闭门会议内容,周表示遗憾。

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梁振英不向调查委员会表达意见,私下联络周浩鼎去修改调查范围,因为委员会应不会采纳他的意见。而周浩鼎今次则扮演着一个卧底的角色,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周泄露调查范围,和疑犯一起“夹(串谋)口供”,配合被调查者梁振英,做一些对他有利的东西,是完全违返了议员及调查委员的职责。另一方面,马岳认为,事件反映梁振英緃使特首任期还有一个多月便界满,仍然借着民建联议员私下修改调查范围,显示他没打算结束自己的影响力。与此同时,也反映梁对UGL事件仍然相当紧张。马又指出,每当任何人触及此案件,梁振英的表现都很强硬,如发律师信给批评的议员等,反映他其实是内心“心虚”的表现。

政治生命生死线

资深新闻工作者兼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也表示,梁振英没有透过正式途径向委员会主席或秘书处表达意见,而是私下向一个建制派的议员串谋,做法极为不当,“完全把周浩鼎当成自己的家臣或卧底,鬼崇的行为是梁不光明磊落的内心反映。”程又指出,UGL事件可说是梁振英政治生命生死线,由于梁已当选政协副主席,若UGL事件被裁定罪成,相信难保政协副主席之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不民主不統一
    2017年5月17日11:45 | #1

    梁書記只是按照共匪慣例行事,以後一國一制了,就不用大驚小怪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