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喝茶记——广州,说声爱你不容易

今天下午三点多,我和女友思敏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天气热得很,我正准备在家里休息下。敲门声响起,我以为送快递的来了,看门一看,见到熟悉的海珠区国宝沈sir站在门口,后面还跟了四个人,有两个穿警服的,我连忙把门半关上,对他们说:我换下衣服,你们等下。沈sir说:我就知道你们在家,我说:门口的摄像头不是一直对着我家么?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房间,换上长裤,再出来把门开了。他们陆续进来,三个国宝都认识,一个是市里的,陈sir,两个是区里的,老少配,沈sir年长,另一个是年轻帅哥,前次喝茶也见过。后面穿着制服,很严肃。市、区、派出所三级到来,第二次集体上门,阵势不小。

 

国宝们和我坐到沙发上,派出所的警察到里屋瞅来瞅去。市局的陈sir指着穿制服的一个警察说:他是派出所的所长。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柳丝临近,马上也要七一了,而且广州今年要开全球财富论坛,你们必须离开半年。我很惊讶:什么财富论坛,真没听说。我一个文人,财富论坛关我啥事?!沈sir说:财富论坛相当于杭州的G20,许多人都要离开的。我说:据我说知,杭州开G20时,许多人也就是开会那阵被离开,为什么要我们离开半年?沈sir说:那是原住民啦,像你们这样的非居民,是要离开的。我心想:维稳对象也是有等级的,有户口的和没户口的就是不一样啊。嘴上不满道:你们春节前把我工作搞掉了,前段又不要我写《赵家村演义》赚稿费,还逼迁要我们离开海珠区,现在又要逼我们离开广州,你们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陈sir说:这是上级的意思。我心里有些火,原以为是柳丝快到了,要我们暂时离开几天,没想到居然要离开半年!我把双手往前一摊,对着派出所所长努下嘴,说:喏,反正今天所长也来了,你们就直接把我抓走好了!这时候,女友煮的咖啡好了,女友礼貌给他们也倒上咖啡。我很生气,拍着桌子说:他们都要赶我们出广州,你还给他们咖啡喝?他们不生气,居然都笑了。

 

我接着说:你们前段说要我们搬离海珠区,房东也受压不过来电话要我们搬家了,现在居然升级到要我们离开广州,是不是过阵子要逼我们离开中国?沈sir说:你也知道现在不是张*德*江时代,广州不一样了。今年七一,还有财富论坛要开,你们俩都榜上有名,上面有指示。我说:我们有在广州居住生活的权利。沈sir说:道理你说得没错。可你俩为什么偏偏要来广州呢?你以前在北京不是很好么?陈sir附和说:是啊,广州有什么好啊。你们可以去苏杭啊,那里比广州好多了。我说:我们就喜欢广州,平民化、包容性强,我是陪女友过来的,我很喜欢广州。沈sir说:如果我不是干这个的,对你来广州我是欢迎的。我说:你们这样逼我们,不担心把我逼上梁山吗?很多人不就是这样被你们逼上梁山的吗?陈sir说:你有你的道理,但话说回来,因为你们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们还来跟你们谈,换了那些人,就直接撵上车赶走了!离开体制后,我还是头一回被人称作高级知识分子,我都忘了我居然还是一个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了。我说:你们如此重视我,真让我受宠若惊啊。可你们这样逼迫,我实在不可能接受!思敏很不高兴的说:你们那样撵别人走,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手续,有什么值得说的。他们沉默着,不接律师的话茬了。而后沈sir说:我们开始没有盯着你,你女朋友黄律师不是跟709有关吗?因为她,才认识你啊。思敏在旁对我说:看来我比你重要啊。我笑着说:原来你们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那你们为啥不找她老要找我啊?沈sir说:现在你也重要了。我说:难怪我每天在家洗碗做饭啊,原来我女朋友比我重要,可她没干什么啊?陈sir说:她不是老接敏感案子,炒作热点案子么?黄思敏说:我炒作什么啊,我一直很低调,案子有人关注又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人家给李婷玉颁奖我又不可能不让他们颁!陈sir说:反正被上面关注了。沈sir说:黄律师好像跟那个王*宇有联系。黄思敏说:就是她来武汉出差我请她吃了顿饭。我说:难道接待下朋友都有问题?谁没有个朋友啊。沈sir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们被惦记上了,不是说不怕贼偷就怕被贼惦记么?你们是被惦记上了。

 

我接着问:怎么七一现在也是敏感日了?沈sir说:这不是香港回归么,怕你们和那边搞什么联合。黄思敏说:我都被限制出境快两年了,香港都不能去!我说:你们真是想多了,我们跟香港没有任何联系。怎么现在敏感日这么多?陈sir说:就是敏感日多啊,所以与其我们每天来逼你们搬家,你们烦,我们也烦,不如你们离开广州,大家都好。我说:你们也知道敏感日都是被制造出来的,维稳这样高压,是持久不下去的,中国不会永远这样的,以后民主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累。沈sir说:将来的事谁知道呢,现在只管现在呢。我转向一直盯着我看默默不语的帅哥国宝,说:将来天下都是你们85后的天下呢。帅哥国宝笑笑,依然不作声。

 

接着说到昨天晚上吃饭的事情,他们责怪我不该不听他们的话,去了饭局。我说:外地来了一个老朋友,吃个饭怎么不行,再说接到你们的阻拦电话我都到了吃饭地点,不去也太让朋友觉得不靠谱了。沈sir说:你们吃饭那么多人,昨天可是准备抓你们的,叫各区的到场领人呢。我说:王爱忠不是饭后被你们约谈到11点多么?沈sir说:王爱忠现在是广州头号了,他资助举牌,总是买单,生意也做得很大。我说:昨天吃饭是AA制,广州吃饭都是AA制的。他们摇头不信。我问:你们说王爱忠是头号,我在你们那里排多少名啊?陈sir说:你猜猜。我开玩笑说:怕是前五十名吧?陈sir说:你说的是全国吧,广州你至少前十。我表示惊讶:你们太抬举我了,我来广州才一年多,天天宅在家里,看书写东西,怎么就前十了?沈sir说:反正领导看报上来的名单,这个局那个局上都有你的名字,昨天吃饭又有你的名字,领导就生气了嘛。我问:就因为我昨天去吃个饭你们就要赶我离开广州?沈sir说:那也不是,就是你成了我们的对立面。沈sir无论说什么脸上永远带着笑,作为一个怀念张*德*江时代的广东的国宝,我跟他打交道多少还融洽点。我问他:我来广州,本来和出版社谈好去上班,你们偏偏搅黄了,写点文章赚个打赏,你们也不让写,你们也太过分了吧。他们都不作声。

 

派出所的两个警察一直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我们,一个带着笑脸,一个面无表情,这时候电话响了,所长接了电话后站起来对市局的陈sir说:副政委来了,要去趟。你们接着谈。又对我说:黎老师,我是派出所的所长,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们无冤无仇,很多事情,慢慢折中下。我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惹麻烦,大家也是不打不相识,你跟小区的人说下,别把我们盯得那么紧,那个据说花了几千块的摄像头,都对准我家门口好几个月了。所长说:哪里有,没那么回事啊。说完,两个警察开门就走了。

 

接下来继续谈,思敏和我都感觉如果敏感日不离开广州,怕是难办,最后在僵持半天后,和他们商量出一个办法:我暂时答应五月底先回武汉,黄思敏工作忙完后,柳丝前再回武汉,然后我们六月中下旬再回广州。我们谈得很累,国宝也很累,陈sir不时抬腕看表,说:今天就这样了。我说:我也知道你们执行命令也有难处,我们更是有难处,互相理解呗。然后就开门让他们走了。

 

国宝走后,思敏童鞋开始拆收到的快递,原来她买了几件鲜艳的内衣,看着她兴高采烈的试着内衣,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前日广州下了一场豪雨,今天天气非常好,太阳照着院子里的棕榈树,把绿光都折射进屋子来,分外好看。

 

广州是一个多么好的城市啊,真舍不得离开。我心里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7年5月19日09:34 | #1

    “但话说回来,因为你们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们还来跟你们谈,换了那些人,就直接撵上车赶走了”这句笑趴了,哈哈~不过,《人民的名义》里那赵德汉说了一句“我就是一小老百姓”也让人觉得好笑,嘻嘻。

  2.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0:41 | #2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 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郭文贵是人生赢家,狠角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一个国家机器 VS 一个个人的争斗中,第一次这么怂。可见这个国家已经到了多么虚弱的的地步,郭文贵现象,应该是开了一个头,一个亡国之头。一切真的才是刚刚开始。人心乱了。】
    今天(5月17日)郭文贵视频中哭了两三回。第一回是报告他的妻子和女儿昨天下午两点多到达纽约,家庭团聚。2015年令计划马健几个落马后郭文贵没有再回国,他的儿子在傅政华大抓捕前得到消息逃走,而他的两个大哥和妻女等十几个家人被抓,员工两百多人被抓并关押至今。前两周中共当局放出他的两个大哥,而前两天郭文贵爆料让网络轰动的黄艳,结果他的妻女被两年多来首次允许出国与郭文贵团聚。这是中共有史以来第一次。
    前两个月中共动用国家机器黑郭文贵,让在押国安副部长上视频,郭文贵在视频中声色俱厉的斥责并威胁不停止的话要暴猛料。果然中共停止了抹黑,并陆续放出他的家人。不少网友说“如果郭文贵爆料不是真的话中共怎么会服软?”如今他的哥哥放出,妻女团结,他把目标放在释放他的员工上面,在今天视频中他大骂特骂傅振华,并扬言要和傅政华单挑。看郭文贵在推特上挥舞两个25公斤哑铃健身的视频推测,傅振华肉搏的话肯定不是郭文贵的对手。郭宣称,绝对不会闭嘴,爆料大会肯定要召开。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看看中共是否会再一次服软把的员工放出来。
    郭文贵15岁带着他的女朋友(现任老婆,未更换)走江湖。他人很聪明,加上社会大学的教育磨练,full of street smart,他是社会上少有的狠角色。毫无疑问他的历史证明了他的能力,而眼下无论他有无后台能叫板中共,更证明他的杰出的能力。海外民运人士近三十年来几乎可以说他们所成就的还不如郭文贵几个月的活动。民运人士互咬太多,以至于很少团结一致咬中共。比如郭文贵提议的揭露北大高考招生腐败的事情,两个知名民运人士什么还没干就开始互咬了。民运人士中北大毕业的一大把,二十多年没有一个搞过这件事情,还要靠一个初中学历的郭文贵来发动揭露北大腐败的运动。也真是让人摇头叹气。
    他自称48(网上资料显示50岁,生日也非在五月,不知孰是孰非)但满面油亮毫无皱纹气色极好,远比海外的民运人士们要看上去健康年轻。不像是个声色犬马过渡的人。这也增加了他的口才可信度。
    他宣称不参加任何组织政党。但事实上他发起了一场“推墙运动”。这个墙,首先是言论自由和互联网自由的墙,网上长城;其次是作为统治阶级的共产党和人民老百姓之间的墙。这两堵墙都是中共在六四后建的,现在人民老百姓要推墙的热情高涨。在技术方面,谷歌和不少公司在研发互联网技术让网络更加自由,比如卫星上网技术,郭文贵也投资技术公司开发新技术扩大网络自由;在政治方面,他的爆料就是掀起推倒统治阶级和人民老百姓之间的墙的运动。让广大善良的老百姓认识到,中共反腐黑吃黑的本质。在无官不贪的情况下,中共反腐是个想要提着自己头发把自己拎起来的笑话。民主法制和公开透明才是反腐的良药。看现在郭文贵的网红效应可知老百姓是希望改变中国目前的政治状况的,老百姓是有热情的。
    近几十年政治体制升级有几种方式。中共暴力革命成功是一种方式;苏联解体和东欧颜色革命是一种方式;蒋经国的台湾方式也是一种。中国以后会用那种方式做政治体制升级要看中国的运气了。我认为这次自六四以来最大的一场在海外发起的推墙运动是一次中国人民推动政治体制向良好方向发展的好兆头,如果中共顺从历史潮流,能够不流血将政治体制升级到一个更加稳定更加有效率的层次,无疑是人民老百姓的福气。
    来源:万维博客

  3. Mobile Guest
    2017年5月19日08:24 | #3

    这叫神马事呃

  4. mego
    2017年5月20日00:30 | #4

    没有合法性的政权自然没有自信可言,稍有风吹草动就怕得要死,这么担惊受怕的,不如早死早超生,还不致于遗臭万年。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7年5月20日12:07 | #5

    可以不經法律手續,把人失聯,可以驅逐,兲朝的法治社會。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