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育儿嫂作家”范雨素的新文,立刻掀起了争论。她在最新文章中提到了自己对毛泽东的崇敬,这让很多人感到失望,进而对她身后的皮村,也痛加批评。

但是,应该看到,范没有多少别的思想资源,毛泽东是范面对不公平的社会时,进行思考的唯一资源。这个思想资源是经过美化的、过滤的,仅仅保留了毛时代的所谓平等。这当然是假象。但无论如何,简单地说范是“毛粉”,说那些农民工是“毛粉”,不如说他们代表了农民工人阶层自发的权利意识的觉醒,不如说他们开始思考自身遭遇的社会现象。

基于范的文化,基于中国社会的官方教育,范的思想资源是毛泽东,这本是大概率、理所当然的事情,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一个没有太多文化,缺乏相关方面阅读的中国人,当他面对当下社会中的不平等的时候,其思想资源,常常是毛泽东。在这一点上,被人拿来和她比的余秀华未必好多少。

实际上,几十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也是如此。在文革后的伤痕文学小说中,那些忧国忧民、整天思考中国何处去的青年知识分子、中年知识分子常常会说:“我最近很苦闷,又把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读了一遍,想从中寻找中国未来的方向。”在那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也没有其他的思想资源,经历过文革,在允许反思的情况下,即便抛弃毛泽东思想,他们可以寻找到的思想资源,也只有向着更经典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回溯。这不丢脸,更谈不上恶。

有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范雨素和韩寒有什么不同?韩寒没有达到自己宣称的大众预期中的水平、能力与意识形态,然后,在自由的思想市场中的竞争中败了下来,淡出了公众视野,而范不是。即使承认范雨素没有太出色的文字能力,也没有系统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这也并不重要。

范雨素是什么?她的出现的本质是什么?她是中国受到不平等对待的农民工的代表。范雨素不是黄金,也不是刘瑜,她只是一块在中国当下社会中淬炼地发红的铁,只是一个农民工。从这个角度看,她的成色没有瑕疵。从这个角度,她维持她的影响力没有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一点,体制远比自由派知识分子清醒。官方并没有因为范是“毛粉”,皮村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放过她,放过这块炙热的铁,而是强力打压,让她从舆论中消失了。

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在意的却是,范的文章有谈到富豪雇主,这一次又提到自己对毛泽东的崇敬。很多人据此夸大范对现实的破坏性,仿佛范要带着皮村的工人,立马杀进北京城,分掉中产的房子似的。

这是夸大,夸大范有毛思想的现实破坏性,而对其争取平权的建设性视而不见。实际上,在现实情况中,革命的土壤已经逐渐消失了。不妨假设范成为一个意见领袖,500万微博粉丝,她会呼吁什么?会呼吁分中产的房子吗?不会,革命的土壤即便没有完全消失,但是,权利意识,私有财产的意识,已经成长起来了,这种言论不可能被当下的大多数中国人接受,粉丝会减少。如果有公共呼吁,她首先会呼吁解决北京外地农民工子弟的上学问题。这是所有的自由派知识分子都应该支持的事情。毛泽东思想可不可以用来争取一个平等入学的权利?如果农民工为了争取平等入学,举起了毛语录的相关句子,达成平等入学呢?这种行为应该怎么看。我觉得如果可以以某种方式,把毛泽东当作这样的资源的话,当然是没问题的。

某种角度,这正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任务,一个范雨素呈现出来的任务。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农民工、底层中国人,十有六七都把毛泽东时代视为一个更“正确”的时代。如果把这一部分视为中国进步的绝对阻碍,把这一部分排除掉,那么,中国是不可能进步的。为什么今天的中国舆论,中国知识分子,不能作出一点条件反射之外的理论建构呢?为什么不能放下自己的身段,把农民、工人的现有思想体系,构建进一个争取更平等的社会发展中呢?哪怕仅仅因为现实的需要,我们能不能从毛的言论中,找到有和自由主义兼容的内容呢?肯定有这样的句子——再退一步 ,肯定有可以被这样解释的句子。

起码,古人是这么做的,这也是为什么一部《论语》会被反复解释的原因。而中国的变化,恐怕也绕不过重新解释毛与邓。起码,邓做过这个事情,撇开毛泽东思想,只保留“毛泽东思想中正确的一部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改造毛泽东思想,然后才有改革开放。

在某种程度上,很多中国知识分子拒绝做这样的事情,而对本来很容易理解的范是“毛粉”一事大惊小怪,这正好反映了中国舆论与一部分中国知识精英的现状,其犬儒表现得淋漓尽致,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害怕自己的现状被破坏,那怕这种现状是建立在不公平的权利的基础上。比如,中产要自己的权利,却不愿意损失自己的学区房。上海市民要权利,但一定不能废除户籍制度。所以,在他们的中国社会发展蓝图中,不能有、也从未有范这样的人。他们理想中的中国舆论,也不能有范这样的人成为意见领袖,成为一个特定阶层的代言人。

在这一点上,中产、知识精英事实上与体制是有共谋性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在意见领袖中,在微博“大V”中,有医生,有警察,有教授,但是没有农民、没有工人。有也仅仅是身份,一旦成为意见领袖,就迅速地,或者说,不得不立即割断之前的身份,放弃政治代言的身份。

这个事情反映出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知识精英主导的那部分社会舆论,还远未表现出某种自觉,远没有达到社会动员的阶段。所以,才在小议题上不断争吵。左派和右派吵,左派之间吵,右派之间吵,很多时候不是正常辩论,而是充满敌对情绪的攻击。当然,这也是典型的犬儒。

或者说,一种可能性是,中国社会的现状还不需要他们这么做,这种共谋、这种犬儒,有其现实合理性,如果是这样,那么,作为硬币的另一面,作为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代价,“范雨素们”还得继续付出。这或许是中国社会所需,但无论如何,同情、善良、人道主义,从来都是一个更完善的社会的基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0:23 | #1

    把周边同类分敌我,所谓崇敬腊肉不过是它们以为在腊肉时期可以欺压地右反而已。敌我就不可能出现平等,只有相互毁灭。

  2.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0:25 | #2

    杨建利发起了白宫请愿,呼吁美国保护郭文贵安全,让此事件成为美国公众关注焦点,请大家签字支持。备注:一个邮箱每日可以签五个人名,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收到白宫回函后,点击确认,联署签名才能有效。

  3.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1:08 | #3

    底层神圣论在我朝风行,那些傻逼知识粪纸儿也一直以此为据给所谓神圣纯朴的底层辩护和辩解

    其实我朝最馊烂的就是底层,底层都是傻逼毛粉,还是死忠那种毛粉,底层都粗鄙得无可救药,都毫无道德可言,都有奶便是娘,都下作低贱到比婊子不如的地步,都为了钱可以做任何昧良心的事,底层几乎没几个好人

    其实欧美之所以文明,是因为一直以来有推崇贵族的习惯,当然欧美也有赞誉穷人的习惯,但推崇贵族和贵族精神无疑是欧美文明的一贯习俗,要不都是穷棒子神圣,都是读书无用论,都是阶级斗争,谁富裕谁就有罪,只有贫穷无知粗鄙无礼的底层才神圣无比,匪党土包子统治包办一切,工人阶级老大粗领导一切,知识阶级要下乡去接受粗鲁又颟顸的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再改造,那社会何时才能进步啊。社会的文明进步向来都不是什么底层人民推动的,任何国家的底层人民都是堕落和低贱的,只有知书达理阶级的人们才有可能推动历史进步,为社会文明创造新契机。如果中国仍然是毛那套打倒知识贵族的做法,知识越多越反动,那就不会有改革开放后的进步,仓颉造字无论是否传说,都说明汉字绝对不会是大老粗底层人民创造的,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都说明百家绝对不会是贫穷得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底层人民,五四火烧赵家楼,那是有墨水的大学生,六四天安门“绝食”和“闹事”,那也是读过书懂道理也有理性有礼貌的大学生,至于混球,就像习大大这样以曾做过知青为毕生荣耀,以年轻时扛过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为荣为傲,没读过几本书却喜欢报书名,念稿子就宽衣现眼,这样的货色,底层货色其实个个都还不如习大大呢,连报书名都报不过习大大。秋瑾,那是知识人,不是底层,林昭,也是女大学生。底层会出什么?黄帅,张铁生这类。茜茜公主,人家是贵族出身;我朝一百个郭美美也顶不过人家一个贵族出身的贵人。毛和毛的走狗们之所以建政以来要一直把贵族都打到社会的最底层另册,把地富反坏右都杀的杀打的打,全在精神上打残,逼的贵族出身的中学生遇罗克写出出身论抨击,结果把他枪毙,就是要打断我朝的民族脊梁,而民族脊梁绝对不会是王宝强那样的底层农民工出身戏子或者江青那样戏子,而应该是胡适、顾准那样的知识人,是林昭、遇罗克、刘文辉、张志新那样“反动”的精神贵族。底层在毛时代都跟着毛在作恶呢,都坏事做绝;改开后,底层都拜金忙着发财呢,毫不顾及任何社会公义,什么苏丹红、三聚氰胺、有毒的油条和馒头都是底层人民干出的“好事”,有点良知的知识人绝对不会,底层人民互害,你看拆迁,那不是领导亲自动手,都是雇佣了底层人民去强拆的,维稳主力冲在最前线的都是底层人民,五毛的主体都是底层人民,底层人民从来都无道义感和责任心,从来都是有奶便是娘,谁强就跟谁,毛强就紧跟毛,如果林彪当年真把毛炸死政变成功了,他们也会紧跟林的,就是这样。

    我一个在柬埔寨发了财的朋友,出身不算底层阶级,而大约算是中层吧,他说尽管洪森这个独裁者统治下的柬埔寨现在华商很好发财,但是发了财的华商还是很少娶当地的柬埔寨女子做老婆,他在饭局上感慨地对我们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嚒?就因为柬埔寨被同样仿效我朝毛主席崇尚底层,推崇底层神圣论的那些血腥底层在民柬红高统治期间狂杀了自己四分之一的同胞,杀人者谁,当然下令的是波尔布特,但执行的都是底层那些毫无道义的紧跟底层人民,都是奉平庸之恶在杀戮啊,把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主要是贵族都杀尽杀绝 了,波尔布特当年对此非常得意,去晋见毛主席和张春桥,毛和张都赞赏和支持他的做法,话说那现在为啥不能娶柬埔寨女做妻呢,就因为现存的柬埔寨人民都是当年杀人者刽子手的后代,当年刽子手也很多现在还活着,他们生出的女儿至少还在柬埔寨全国未全面反思的情形下,教育仍是受的非常粗鄙也粗暴的那种教育,所以很不让人放心,当年他们的长辈既然可以滥杀本国无辜,他们的思想精神基因在尚未全面反思的情形下也会反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跟我朝育儿嫂一样,个个都是混种,无法治愈和根除,所以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能贸然跟柬埔寨人结婚。只有那些贫穷山区的我朝人民,娶不上本国媳妇,才会去娶柬埔寨女做妻,结果是恶性循环,走不出贱种的怪圈。所以,东南亚富裕华商有句话,宁娶泰国人妖,也不娶柬埔寨女,就因为柬埔寨全国都是没文化受教育程度非常低的当年红色高棉杀人者的后代,民主柬埔寨这些存活下来的贱人曾把全国四分之一的贵族都杀光了,他们嘴上的血手上的血可能早已擦干净了,但心地仍然是当年那个混样,所以不能贸然娶之做妻。宁可到泰国去娶一个变了性的假女,也不娶刽子手的低程度柬埔寨血腥国的女做妻。这就是柬埔寨的贱样,其实我朝也一样,我朝为啥现在这么粗鄙呢,你看五毛统治着从海内到海外的网路世界,他们五毛的父辈祖辈当年都是紧跟毛主席去杀伐贵族的那群打打杀杀的人,都是无脑的誓死捍卫毛主席谁反对毛主席就灭谁的混种,那还能好了么?你看周小平的婚姻,他们生下的孩子估计会一直受他们的混账教育,一辈子都走不出他们粗鄙教育的阴影。所以,我朝想要出贵族,难啊,贵族和贵族精神,早都被我朝太祖率领的穷棒子们给打断了,所谓打断民族脊梁主要就是指的打断了贵族阶级的脊梁,世无贵族,遂使得底层粗鄙者如王宝强范雨素之流得志,他们都是一遇到毛腊肉就竞相折腰的怪胎啊,王宝强秀过天安门拜毛,如今粗鄙下贱的范雨素也秀出拜毛,毫无意外,底层一向都是毫无廉耻可言,也毫无任何理性觉醒和操守。郭文贵其实算是贵族了,所以才有觉醒呢,换做是王宝强和范雨素,一辈子都无法觉醒滴。

    底层神圣论可以休矣。
    那些惯于为所谓神圣底层的人民唱赞歌的知识文人也歇歇嘴吧,你们的口臭熏倒了一大片人,你们数十年来不停在喷,人们,有点理性的人们,现在一闻到你们赞唱人民神圣的口臭就会躲得远远的咯。

  4.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1:23 | #4

    我朝太祖曾说过一句其谬无比也误人无数的混话,也可算是最混账的一句名言吧: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而历史的真实,其实是:
    “贵族,只有贵族,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5.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1:34 | #5

    匿名 :
    我朝太祖曾说过一句其谬无比也误人无数的混话,也可算是最混账的一句名言吧: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而历史的真实,其实是:
    “贵族,只有贵族,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呵呵,倒是符合满遗和回共的胃口。

    事实上,毛的罪名,很多是他死后才加上去的,是周的势力反扑的结果,而周恩来是个色目回回后裔。
    政客从来没几个是好东西,但能坏到毛这种程度的也罕见,说到底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肆意加工的结果。

  6. 匿名
    2017年5月19日11:46 | #6

    匿名 :匿名 :我朝太祖曾说过一句其谬无比也误人无数的混话,也可算是最混账的一句名言吧:“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而历史的真实,其实是:“贵族,只有贵族,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呵呵,倒是符合满遗和回共的胃口。事实上,毛的罪名,很多是他死后才加上去的,是周的势力反扑的结果,而周恩来是个色目回回后裔。政客从来没几个是好东西,但能坏到毛这种程度的也罕见,说到底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肆意加工的结果。

    五毛站长又上来搅混水了。一眼就认出你马甲了,不用技术手段都认得你贱样。知道为嘛么?因为你是狗改不掉吃屎的,你一上来就毛共那套扣大帽子的习惯——“呵呵,倒是符合满遗和回共的胃口。”
    傻呵呵的你,改不掉你一贯的低贱、粗鄙的混样,上面第三楼说的正是你呢,你跟柬埔寨贱女一个德性啊,还欺负死人不会说话呢,毛共和你们五毛不一直是如此么?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来搅混水者便是混账种,——还真没看错你呀,对你这条贱狗从来不会看走眼滴!

  7. 汤润芝
    2017年5月21日09:27 | #7

    作者放屁,韩寒是被官方威胁闭嘴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