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Facebook为“误禁”香港纪念六四头像特效框道歉 还有谁曾中招?

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脸书)承认“错误地”禁止发布一套纪念1989年天安门学运的个人头像相框。

香港媒体透露,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总干事冯家强制作了这个相框——Facebook称为特效框——上面以中、英文写上“平反六四,结束专政”、“六四廿八”字样,以示纪念六四事件28周年。

冯家强按照程序提交特效框接受Facebook审核,但被发回,理由是“特效框带有贬低、威胁、或攻击特定对象、法人、民族或团体的内容”。Facebook发言人对BBC表示已就此道歉,并核准发布该特效框。

Facebook自2009年起被中国网络审查机关屏蔽,其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近年频繁与中国互动,被认为是希望争取早日重返中国市场。

六四特效框是怎样“死而复生”的?

Facebook自去年12月开始允许用户自行设计这些头像特效框,用以在头像照片上加贴装饰图标等。自此功能推出后,不少活动人士喜欢利用来宣传其倡议,也有人在大规模暴力袭击或严重自然灾害发生后用来展示支持与团结。

所有新的特效框范本都得先提交Facebook审查,核准后才可在站上发布予其他用户使用。

冯家强在其Facebook帐号上表示,他是在上星期五(5月26日)将头像提交Facebook审查,到星期六被告知不获批准。

事件在香港媒体上曝光后,Facebook本周收回成命,允许冯家强发布该特效框。

一名Facebook发言人星期二(31日)对BBC表示:“该特效框被错误地驳回。我们为此错误道歉,并已告知有关用户我们批准了他所提交的图框。”

冯家强对BBC表示,他的图框目前已有约2600人使用。他形容Facebook的决定“很是奇怪”。

他说:“要是这个决定的背后是有政治动机,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我怀疑要不是媒体报道开来,他们是不会核准我的特效框的。”

这位冯家强是谁?

教协是亲民主派的教师工会,其已故创会会长司徒华在1989年学运爆发后不久牵头创立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即惯称的“支联会”或“港支联”——两个组织向来关系密切。

港支联创立时,由香港各高校学生会组成的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也是创会成员,学联直到2016年才退出支联会。

冯家强于2015年1月获聘为教协总干事,同时也是港支联志愿者。他在2000年担任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同时出任学联秘书长,也开始参与学生运动。

2002年5月,冯家强作为学联秘书长被警方逮捕,指控他在同年2月参与组织非法集会,被香港媒体称为1997年政权移交以来首批被港府以《公安条例》起诉的活动人士。亲民主派舆论质疑这是政治打压。

冯家强最终被判有罪,判处“守行为”,也因此留有案底。他其后加入国际环保活动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工作,直到转职教协为止。

这是香港活动人士第一次投诉Facebook吗?

这已不是Facebook首次与活动人士发生矛盾。

就在去年六四周年当天,一些网民反映,他们在Facebook上张贴当年王维林在北京长安大街拦阻解放军坦克,并辅以英文留言“坦克人,你认得这张照片吗”,结果被系统认为是垃圾信息,并禁止张贴。

香港《明报》当时报道说,Facebook其后承认这是技术故障,并向用户致歉。

与香港活动人士更贴身的“冲突”发生在去年1月,当时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博客叶一知与博客林忌的账户在不足两周内先后被禁言甚至删除账户。当时正值台湾周子瑜道歉事件舆论沸腾,两岸网民骂战四起之际。

其中,专门评论中国事务的潘小涛转载了中国大陆时事评论员陈破空一段批评国人“以大一统的巨轮逼近台湾”反倒催生“港独”、“台独”思想的评论,账号继而被禁言三天。潘小涛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质疑是网络水军故意拉黑举报所致。

博客叶一知先后在账户发表声援周子瑜和台湾,以及当时正在罢课抗议校务管治问题的香港大学学生。他继而被Facebook系统告知,系统怀疑他未满使用Facebook的“法定年龄”13岁,封禁其账户,并要求他提供身份证明文件。

当时报道指出,叶一知向代表资讯科技界别的泛民主派立法会间选议员莫乃光求助,莫乃光向Facebook香港办事处反映后,叶一知的账号突然恢复。

博客林忌被封禁账户前则曾发帖批评中国大陆网民攻击香港歌手何韵诗的Facebook,结果他开设的Facebook Page全体网管被禁言,他本人的账户被禁言期间达30天。

何韵诗因积极参与2014年“占领中环”堵路抗议,被中国大陆官方舆论定性为“港独”分子。

《壹周刊》当时引述莫乃光说,香港和台湾的Facebook用户因检举而造成账户暂时甚至永久封禁的情况较严重,而遇上大陆网军拉黑举报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的情况,Facebook显得无力应付。

报道说,Facebook回应该杂志查询时强调,他们有保护措施提防欺诈举报,举报次数愈多也不代表账户被移除的机会愈大,Facebook每次均以同样程序检查被举报的账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 ,
  1. 中国是赵老爷的
    2017年6月1日09:09 | #1

    香港是中国的!凡是抹黑中国的香港人,都应被枪决!

  2. 匿名
    2017年6月1日11:43 | #2

    中国是赵老爷的 :
    香港是中国的!凡是抹黑中国的香港人,都应被枪决!

    那抹黑中共国的香港人应该没事吧,嗯!

  3. 匿名
    2017年6月1日11:50 | #3

    匿名 :

    中国是赵老爷的 :
    香港是中国的!凡是抹黑中国的香港人,都应被枪决!

    那抹黑中共国的香港人应该没事吧,嗯!

    香港的冇毛黨

    看到了朋友的一件瑣事,有感而發。話說金庸館並不禁止攝影,友人影相時卻聽見旁人悶棍一聲:「乜唔係唔俾影相嘅咩?」

    大陸僱用網民在網路上留言擁護國家、排斥反對聲音,每篇帖子能賺五毛錢,是謂五毛(黨)。香港近年網路留言評論也轉趨激烈和兩極。但從表面看來,很多時候「為拗而拗」,往往沒有金錢利益去利誘留言。在此戲謔謂「冇毛黨」。外國有Social Justice Warrior、香港有道德撚,三撚成群圍攻別人的,很多時候就成了冇毛黨。

    冇毛黨最新的動態,便是指責到珠穆朗瑪峰峰頂的曾燕紅,在登山路途中遇到一個瀕死的人卻見死不救。有關曾燕紅,可以說很多。四年來估計花上近百萬三度攻頂,其所謂「毅然辭職」、「春風化雨」的主流媒體論調,我也(非常主觀地)嚥不下肚。但坐在鍵盤前便自以為運籌帷幄,可以斷定珠穆朗瑪峰上的狀況,卻是有點可笑。花了一整晚在辯論救與不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花同樣的時間去捐血救人(又恐怕另一班冇毛走出來推說紅十子會把血運上內地)。

    我不認同冇毛黨,但我理解他們的出現。

    香港人容忍度越來越低、也越來越不近人情。關愛座、行李喼,動輒便「上Facebook/YouTube見」。從前比較好,帶點英國人留下來的passive-aggressive文化——翻一翻白眼,最多弱弱的加一聲「jip」,便能讓不守規則者知所進退。但近年文化衝突加劇,要是排隊時被(某些有文化差異的)內地人打尖的話,「jip」一百聲一千聲也沒有用。文化衝突的結果,一是同化、一是排斥。排斥看來是眼下的趨勢。但當排斥升溫時,便容易變成了香港人自身文化的一部份。

    真人真事四篇:

    關愛座上的,一定是老婆婆嗎?如果是一個剛做完了大手術的年輕人,可以坐在關愛座方便上落嗎?其他乘客可以憑外表去決定誰適合坐上關愛座嗎?
    旅行回港,由機場坐機場快綫到香港站,再途經中環站、九龍塘站,回到沙田站再步行回家中,可以不被當成內地遊客嗎?
    台灣朋友來港卻受香港人的氣,原來是被當是了內地人看待。「香港人連台灣人的中文都聽不出來,還有臉耍狠?」這是他的評語。
    最後這個夠經典。來港定居差不多六年的內地朋友,由金鐘坐的士到蘭桂坊。的士司機一邊揸一邊鬧:「係你哋呢死大陸佬先咁短程都坐的士。」(完整引述司機,非筆者觀點)

    原來的士司機要揀長途客,也可以被解讀成為內地人的錯。

    展覽館裡能否攝影,理應是小事一樁。連羅浮宮、奧賽美術館的規矩也輾轉了數次。入場時多留意一眼、多問場內職員一句,其實不難。但香港人太執著去高調指點別人的過失,於自己無益,便成了「冇毛」;而跟車太貼、轉軚不來,更有點貽笑大方。

    PS。 最少别人有批判自己的精神,还是做好你的五毛党吧。

  4. 2017年6月1日15:53 | #4

    集合,马上开会!

  5. 2017年6月2日04:44 | #5

    钱拿了,脸要了 —— 这日子过得滋润……

  6. 2017年6月2日04:47 | #6

    匿名 :
    集合,马上开会!

    开刀,马上取瘤!

  7. 2017年6月2日17:07 | #7

    比“雅虎”好那么一丢丢……

  8. 2017年6月2日17:11 | #8

    BoBo :
    比“雅虎”好那么一丢丢……

    强权之下难道除了“道歉”,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和出路啦?

  9. 2017年6月2日17:18 | #9

    苕货 :

    BoBo :
    比“雅虎”好那么一丢丢……

    强权之下难道除了“道歉”,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和出路啦?

    唉,“生意人”———情人和小三儿哪个不想都打啵?

  10. 三毛毛
    2017年6月3日00:19 | #10

    扪心自问!?

  11. 匿名
    2017年6月3日00:21 | #11

    掩耳盗铃,贼喊捉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