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迪詩:逃,逃到哪裏去

有自稱東京銀座的夜店小姐更在網上爆料,指東電副社長藤本孝是「很下流」的客人。《明報》這樣說: 「她稱某位姓藤本的東電高階主管天天都光顧夜店,而且酒品很差,經常藉機對夜店小姐做一些很下流的事,例如用腳去碰夜店小姐的胸部等,是最糟糕的客人。」有網民要求藤本孝「切腹謝罪」,但就算他死十次,那些死於「人禍」的人,已經永遠無法回來了。

外國傳媒連日都有報道,沒有人願意在輻射洩漏下冒險送食物給福島災民,日本政府任由災民自生自滅,只一味要他們留在家裏,但食物早吃光了。災民被迫到水溝拾東西吃,懇求記者不要拍照,因為太丟臉了。一個災民說: 「我不是日本人,這裏已不是日本了。」《華爾街日報》又踢爆東京電力公司為了保住核電廠的資產,遲遲不肯注入海水降溫,因為沾過海水的機械日後不能再用。死了這麼多人,累及整個北半球的國家,居然還盤算如何保住這堆廢鐵,實在難以置信。何止這座核電廠,整個東京電力公司都應該一併關閉吧。

香港人因為忙搶鹽,一時忘了曾俊華。我倒是很替曾司長不值,早知香港人會因為搶鹽來「抵抗」日本的核輻射,特區政府大可以省掉6000 元「掩口費」,改為每人派五包鹽,夠食過世。曾司長,三姑六婆一定好感激你。

回想起來,政府曾企圖把香港包裝成「盛事之都」,但除了每年的七一遊行,搞來搞去都搞不出什麼「盛事」來,what a pity。香港的「羊牯」倒是很多,不如乾脆定位為「羊牯之都」吧,這個gimmick 肯定能吸引遊客,反正香港人「急性盲搶鹽」登上了《華爾街日報》,我們的「羊牯」已蜚聲國際,非常巴閉。

有時候,你真的不得不佩服騙子的創意,居然有藥房想得出「抗輻射喉糖」,有燒臘店甚至貼出告示,出售可「擴輻射」的鹽焗雞(我推斷店主的意思是「抗輻射」)。如果「蠢」和「無知」是有分別的話,那香港人其實並不「蠢」。那為什麼會搶鹽?為什麼要搶馬會派發的鴨嘴帽?為什麼對「搶」這個行為情有獨鍾?因為「唔執輸」是香港精神,搶不到鹽,都唔執輸搶隻鹽焗雞。人有我有,就算搶到以後丟進垃圾桶,都好過益人。可能我見得人少,我去過三十幾個國家旅行,從未見過一個地方的人像香港人這麼貪小便宜,任何光怪陸離的騙案在香港都行得通:祈福黨、跌錢黨、補藥黨、「性交可以轉運」、「猜猜我是誰」電話騙案、食鹽可以抗輻射……你講得出,就有人信。

連特區政府都當市民是羊牯。若不是日本福島出了核事故,被核電廠重重包圍的香港人還以為自己好安全!傳媒報道,現正興建或計劃興建的核電站,有五座位於香港二百公里範圍之內。大亞灣核電站距離尖沙咀只有五十公里,而上次做演習居然是十年前,而且只是無聲無息地進行,市民沒有參與的份兒,因為保安局認為「無需要」。

政府拍心口說核電廠非常安全,應變措施非常足夠,但早前跑馬地不過爆水管而已,政府都可以搞出一鑊粥,憑什麼要我信你核電廠「非常安全」?最近黃泥涌道一條食水管爆裂,灣仔、銅鑼灣和跑馬地四十萬居民和四千間食肆「斷水」十五小時,水車安排又混亂不堪,最離奇的是水務署居然花了六小時才能關掉水掣。假如爆的不是水喉,而是煤氣喉, 你花六小時才能關掉煤氣掣, 請問會死多少人? Touchwood 講句,如果爆的是核電廠喉管,請問政府所謂的「應變」又是什麼?

電視新聞為這個問題提供了答案:保安局有一套針對大亞灣核電站的應變計劃,但只針對方圓二十公里的地區,這個範圍包括大鵬灣和平常只有兩個居民的平洲,當局認為二十公里外的市民毋須疏散,亦毋須留在室內。今次日本福島事故,當局不但疏散了二十公里內的居民,還要求二十至三十公里內的居民留在室內,以香港來說,就等於西貢和馬鞍山一帶,目前住了二十七萬人。若跟美國的建議撤退到八十公里外,即香港人需全體疏散。

那請問「散」去邊呢?要是大家還記得香港是一個島,向東南西逃的話只能跳海,難道坐挪亞方舟?以港人愛「搶」的性格,必定會搶機票逃到外地。逃不出去的只能留在家裏,關緊門窗,但請別忘記大亞灣核電站正為香港提供23%的電力,要是它出了事故,只能指望其他供電設施能馬上補充失去的23%電力,否則許多留在家裏的市民將失去電力供應,又不能上街,就算沒有餓死,人都癲。

如此關乎人命的重大事情,為何十年才演習一次?我只能為公務員想到兩個解釋:第一、懶。第二、自以為是,覺得沒有需要。至於明年的演習,我從報章得知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稱沒有計劃安排市民參與,因為「不想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但如今距離香港三千公里的日本洩漏輻射,香港尚且有人會無知到搶購食鹽,假如距離香港僅五十公里的核電站有什麼三長兩短,請問你憑什麼認為市民有應變的常識?為了保住條命,我非但不介意演習影響我一天的日常生活,我甚至會非常感激特區政府,下次接到民調電話時會給特首高分,以示獎勵。

高官講到天下無敵,怎樣安全,怎樣應變。若真的那麼安全,為何去年大亞灣核電廠會在一年之內出事三次? 10 月那次反應爐滲漏輻射,更是八年來最嚴重的事故,而核電廠在十天後才知會中電和港府。Well, 「十天」可能已經算快,如果十年後才說,或永遠不說,其實市民吸入輻射死埋都未知發生什麼事,難道我們每人帶一部測輻射機?

大亞灣核電廠一年之內壞三次(未計我們不知道的,如有的話),香港政府非但沒有檢討,反而為了符合數字上的減碳目標,建議增加現時核能在燃料組合的比例至 2020 年的40%。核能雖然比較清潔,但它必須有一套冷卻系統,而世上並不存在永遠不會壞的冷卻系統。廣東不在地震帶,但日本福島今次的核事故其實並非地震造成的,地震不過損壞了電力系統,令冷卻系統失效而已。就算沒有地震,冷卻系統都可以壞。大亞灣核電廠聲稱擁有三個後備發電系統,福島核電廠都有後備電,不過失靈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