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隆则:独家揭秘东京电力肮脏交易内幕

在日本每一个大学都会为有名的公司开一个讲座而钱由这家公司出。在中国这个行为是被称为冠名,而在日本是称为寄付,但是这个所谓的寄付里有很大的文章,我今天就要向大家讲讲东京电力如何出钱收买著名大学与研究机构的内幕。本来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内幕资料,正好在跟踪东京电力的隐瞒事故的事情,一位与我熟悉的老前辈知道以后就告诉了我这内幕素材,经过跟踪调查基本上水落石出了。


电力公司总是与媒体在一起

一般的在日本大学开讲座的话如果是客座教授一次最多2-5万日元,就算高级教授一次最多10万日元(约合7000人民币)这样一年40次讲座做多就是400万日元,而一般企业的捐赠最多也就是1000万日元,因为不是所有的讲座都是请的高级教授,有时讲座都不是同一位教授,所以实际费用并不高。但是东京电力却向一个不是东京地区的大学捐赠了1亿元作为讲座的费用。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这所大学就是著名的长崎大学医学部,在日本根据学校,根据学科可以评为名校或有名学科,如经济学部的话就是大阪大学,庆应大学等大学,这些大学都是这方面的头块牌子,而长崎大学医学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国立6所医科大学之一。突然有一天东京电力向长崎大学发函,要求向长崎大学医学部捐赠9000多万日元(约710万人民币),要求就是开一个讲座题目是–低线量放射线对人体的影响。在理由书中就是通过这个讲座对原子能发电事业的进行推进。当时的长崎大学校长池田高良(是放射性损伤科教授)想稍稍改动理由书就把这笔钱收下来,这个举动遭到了学校内的师生一致反对,这在当年夏季的校长选举中成为一个引人注意的话题。正好同时东京电力隐瞒福岛核电站3号机组的反应堆的炉壁有裂缝的事实,在1997年强行更换反应炉后造成了2000多位员工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严重核辐射。之后还是继续隐瞒事实,直到最近才被发现,这也是当初为何东京电力要向长崎大学捐赠金钱开设讲座的原因了。长崎大学在当年夏天的校长选举中,斋藤宽(公害学教授)被选为校长,马上他就召开临时教授会议,决定退还东京电力已经转来的钱,不再接受东京电力的捐赠。

其实在日本企业收买大学或者研究机构来欺骗民众的事屡屡发生,早在1956年熊本县当地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病,后来知道是水俣病。当地的熊本大学立刻调查知道了这是水银排放造成的,即刻通知这家公司停止排放污水。但是之后日本化学工业协会马上就拉着东京大学的专家们一起开了水俣病的座谈会,也就是后来所讲的田宫委员会。这些专家大概吃过了腐烂的鱼原因,他们都闭着眼睛瞎说在熊本海岸的怪味是鱼腐烂的怪味。当时的舆论都被这些专家的权威所忽悠,之后水俣病的危害进一步扩大,贻害无穷。


福岛核电站

现在还是同样的错误在继续,据东京电力内部员工透露经过几次大的爆炸,2号,3号机组内的核燃料棒差不多70%受到损伤。但是东京电力还在说是燃料棒的70%,既204根上有很小的伤痕。这个诡辩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相信,只有小的损伤为何福岛电站周围的放射量一直增加不减少,离开福岛核电站40公里处的核放射量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安全标准2倍。据我调查东京电力在最近1年向东京大学捐赠了5亿日元的资金,同时还向东京工业大学等都捐有重金。这在这些大学的社会捐赠名单中也是名列前茅,天下没有白食可以吃,捐赠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些大学培养为东京电力讲话的所谓的专家。俗话讲吃人家嘴软,拿人家寿手短。看到日本电视台上那些讲解核危机的专家我想讲:如果要我相信你,你把吃进去的全部吐出来。媒体的使命就是公正,中立,客观地报道事件,那些参与在媒体的专家也应该持有相同理念,如果不能保证,只有请双方专家才可以保证这个公平的要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