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和日本远没有你想的那么严谨

我跟很多日本人一起工作过,我得到的感受是,日本人和日本远没有你想的那么严谨。

你所经历的写软件,只是一个方面。事实上,日本人也没有写出什么好软件嘛。

日本人的特点就是

1.优柔寡断,缺少判断力和决断力

这次菅直人,和东京电力的表现,已经一览无余了。这个毛病不是现在才有的,也不是一部人才有。而是,整个日本民族都有,整个日本历史都有。

2.死要面子,无能,还自我感觉良好

日本人是非常死要面子的,如果能力很强,那么要面子就罢了。恰恰日本人又很无能。所以,就形成了死要面子。这次很多国家都提出了要援助他们,尤其是美国,中国,俄罗斯,法国等原子能大国和强国。但是,日本死要面子,拒不接受援助。到现在实在不行了,才灰溜溜的叫法国人来。

3.小气,贪婪,自私,目光短浅

日本人是非常的小气贪婪的。用物欲横行来形容日本是最好不过了。发生地震后,石原说是天谴。我觉得石原说的很对。如果不是小气,贪婪,这次核电站的事故不会搞的这么大,损失也不会这么大。这样因小失大的事,在日本历史和现实中每天都在上演。正是这种为了蝇头小利,而缺少长远打算,使得日本没有战略。

4.怕承担责任,和糊弄

日本人非常怕承担责任。做任何事都怕承担责任。表现出来的就是怕出头。遇到问题就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要不就是为了死要面子,开始跨海口,结果无能,实现不了后,就开始糊弄。日语就是说誤魔化す.

中国人跟日本人打交道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这个糊弄。不要被日本人严谨的表象所迷惑。实际上,一出了问题,日本人就会糊弄。这次,日本人一拖再拖,就是想把这次的核电站问题糊弄过去。可惜,你糊弄,核材料不糊弄,他要放辐射,他就放辐射,一点也不糊弄。

5.就是僵化,不灵活,思路极其狭窄

个别日本人就不说了,你们跟日本人接触接触就知道了。

日本整个社会都是非常僵化,非常死的。日本人都被管的死死的。这次的地震,我们看到日本人都不去救灾。西西河拿08年四川的地震,中国人踊跃救灾和日本的冷血一比较,就把日本人骂得狗血喷头。这里,铁手,却说这是日本的优点,日本人注重规范。我要说,这是日本非常僵化的体制问题。日本人,都被工作给捆死了。现在发生地震,你敢私自去救灾吗?公司立马开除你,而日本人离开了公司就不知道怎么活。公司也不敢说,公司歇业一个月,大家都跟我去救灾,工资照发。这样公司支撑不了,必然倒闭,在日本公司倒闭,老板基本上就要自杀。所以,日本人就这样见死不救,各玩各的。而在地震灾区的公司,公司不说后撤,员工也不敢动,怕开除嘛,只能强作镇定上班。于是就出现了铁手所说的,日本人守规则,日本人守规范。事实上是日本社会管得太严。

日本的失败,是注定的。

也在日企干过不少时间。。。

原来只以为中层和基层是废物。。。

原来都。。

原来只以为是因为废物都到中国来了。。

现在看来,没有最废,只有更废。。。

写的很好,我原以为普通日本人是这样的,这次一看高层也一样

接触过一些日本人,真的如你所说。管得严,压抑的紧。有时候觉得他们挺可怜的。

以前一直以为这是日本精英阶层奴化日本普通人的结果,这次一看,从上到下没有敢于担当的。以前觉得一群敢于担当聪明的日本精英领导着一群听话肯干的日本人,这个民族还是可以的。

现在。。。真的很看不起他们,尤其是尸位素餐的领导层。日本人民真的好可怜。

这个问题朱可夫早就发现了。

朱可夫在自传了说,日本中下级军官很出色,上级军官狗屁不如。
—————-

我所在的鬼子公司总部,是通过合资参股,并最终全资收购了中国原来国有的一家企业,然后又独资投资了一家新企业组建的,在日本本土的企业则是一个百
年老企业。派到中国工厂里来的鬼子都拿高薪,享受着优厚的待遇,公司所有的高级主管和实权部门全由鬼子当正头儿,中国人当副头儿。在这个公司里中国人头顶
有着玻璃天花板,中国人是永远升不上去的,而鬼子的骄横和不负责任,从负责质量管理的鬼子头的态度可见一斑。

一批货销售到我负责的河南地区,出了质量问题,我陪同总部派来的品质管理和技术部的同事一起去处理,我就问起总部的人,这日本企业向来是以控制质量闻名于世,咋会出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品管的中国人告诉我说,他们部门的鬼子头儿,把产品的标准规定为取两种极端不合格的产品做样板,一种极端靠左是不合格,另一种极端靠右也不合格,在再者中间的便全算合格。

我说产品合格与否不是有国标吗?为什么不按国标执行来检验合格与否?

他回答说:鬼子说用不着,只要是我们日本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你们中国人就都能用,就都是合格品,你们中国人还抢着买。

我K,这就是日本企业的规范和严谨!

在我给鬼子打工的三年里,发现鬼子的管理其实不是规范而是“规避”,也就是说他们制定的规章制度,主要目的不是规定大家该怎么做,而是让大家如何规
避责任,不必做事。举个例子:当时我上海的一个客户向我要求提供一款我所在日本公司的产品,我查来查去发现这款产品在中国是不生产的,而是在日本本土的公
司生产的,但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我就找上级要求提供样品,上级就推给他的上级,这样一级一级推上去,推了快一年也没拿来样品,后来过年前我到总部参加公
司销售会议,就在会上提了此事,某个人因此自觉面上无光,就要我直接给另外某个人发电邮协商解决。我开完全回到上海就给这个某人发了封电邮,这个某人就把
我这封电邮又转发给了某个他直接从属的在新加坡的鬼子,这个鬼子又把这封电邮转发给了在日本本土的某个鬼子,其后这封电邮被转发了五六个地方,而且每次转
发都是全部转发,所以我也就每次都能够看到我的电邮被转发到了哪里,给了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鬼子。最后,公司国内总部的一个鬼子在来上海出差时,专门跑来找
我了解情况,并说由于这份邮件的关系他受到日本总部上级的指示,要他确认这个要求样品的要求是否是确实可以获得订单的,如果可以获得订单就发样品,如果不
能保证必然获得订单,从日本发样品成本太高了,公司对此是有规定的。我说客户还没见到样品呢,他能对着空气说决定要还是不要啊?

于是,此事就如此不了了之了。在此事中电邮满天飞,所有人都严格按照公司规定做事,但最后什么事也没做。而且除了我的客户丢了以外,上面的所有人都没有丝毫损失,也没有丝毫责任。

这就是鬼子的严谨规范!我K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