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筹的前奏?空账合法化缓解财政负担,养老金个人账户或不再做实

自从28年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开始尝试引入个人账户以后,关于个人账户的争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这些年来,个人账户“存”还是“废”、“做大”还是“做小”、“做实”还是“做空”的争议并未因中央文件的屡次拍板定案而消弭。相反,种种分歧仍或明或暗地存在于理论和实践层面中。

2013年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做实个人账户试点”改为“完善个人账户”后,业内在完善个人账户的路径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争议的核心是个人账户是否要转为名义账户以及是否需要扩大个人账户。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经过两年多的激烈争议之后,个人账户的改革路径逐步明朗:个人账户不再做实,将8%的个人账户作为个人权益记录的方向正在赢得更多共识。但业内人士预计,完善个人账户的方案要待十九大之后才能确定。

专家认为,与社会统筹不同,个人账户上的负债是硬约束的,未来不可能通过计算公式的调整减少养老金的支出,这意味着届时在职一代的负担会更重

个人账户命运多舛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自上世纪80年代起长期直接参与我国社会保障制度设计和改革进程。他在近日举行的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专题研讨会上说,从1989年深圳市和海南省试点在基本养老保险中引入个人账户开始,关于个人账户的争议已经进行了四轮。

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之前的第一轮争议核心是是否引入个人账户。第二轮争议高潮发生在1996~1997年,核心是关于个人账户的大小之争。虽然国务院决定实行统账结合的制度,但同时推荐了两套方案,一套是体改委的大账户小统筹,一套是劳动部的大统筹小账户。

统账结合的方案在实施中出现了多样化,个人账户的规模不统一,从最低4%到最高17%,给养老金制度改革带来了很多矛盾。宋晓梧说,当时湖北省的职工反映,同在武汉市,但要从省属企业向武汉市属企业调动都没办法,因为个人账户规模不一样。

2000年是个人账户争议的第三次高潮。从当年研讨会的情况来看,反对个人账户的观点明显不占上风,大部分机构和学者都赞成继续坚持“统账结合”的制度模式。

国务院最后决定维持统账结合的制度,但个人账户要做小、做实。2001年开始,辽宁、吉林、黑龙江相继启动做实试点,但在做实个人账户的过程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到2008年做实个人账户的试点已经扩大到了13个省份,其中一些省份还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了委托运营协议,但此后再也没有省份愿意加入。

据了解,到2010年,中央财政对最早做实账户的辽宁省的做实试点补贴处于暂时中止状态,并特批辽宁省向已经做实的个人账户基金借支发放养老金,这意味着辽宁做实个人账户的试点几近失败。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表示,2010年颁布的《社会保险法》只明确了统账结合的制度模式,但回避个人账户做实问题,至此,做实个人账户在政策上开始动摇。

个人账户不扩大

“做实”个人账户试点在现实中遇到的困境是,由于地区发展严重失衡,欠发达地区的个人账户很难做实,并且由于投资效率低下,沿海发达地区虽然可以做实,但是不愿意做实。

做实个人账户试点难以为继,将个人账户的改革再一次推向了十字路口,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中,完善个人账户取代了以往的做实个人账户。个人账户的争议也迎来了第四次高潮。此次争议的焦点是,是否实行名义账户、是否扩大个人账户比例。

这场争论从2014年末开始,时任财政部部长的楼继伟认为,做实个人账户已经无法持续,名义个人账户(NDC)是下一步完善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可选择的模式,他支持扩大个人账户的改革方案。

知情人士表示,财政部曾对于28%、16%、8%的名义个人账户均做过测算,扩大个人账户的目的是提高养老保险制度激励机制,增加制度的可持续性。

包括宋晓梧在内的一批社保界学者、官员则反对扩大个人账户,尤其是反对没有任何社会共济性的零统筹“全账户”。

宋晓梧认为,在我国一次分配差距已经过大的情况下,完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坚持公平、共济性的原则不能偏离,坚持缩小而非扩大初次分配差距的方向不能偏离。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在上述研讨会上表示,在多层次制度体系中,公共养老金必须由政府参与并扮演信用担保人角色,切实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让人民始终对其充满信赖;所谓多缴多得激励机制,因与公共养老金制度追求的社会公平存在价值冲突,应当淡化。

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教授朱青认为,建立个人账户制度的初衷有两个,一个是引入个人缴费,另一个是积累养老保险基金,提高储蓄率推动经济增长。

他表示,扩大个人账户的倡议者参考住房公积金是不合适的,因为住房公积金是短期可以受益的制度项目,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长期的制度,参保者至少要在35年后才能享受待遇,住房公积金和基本养老保险两者是具有不同属性的,不能简单借鉴,所以不建议扩大个人账户的缴费规模。

知情人士表示,中央高层采纳了坚持养老保险公平共济性的建议,“多缴多得”最近这一两年间也淡出了中央文件。

虽然扩大个人账户不是未来的改革方向,但名义账户却成为解决当前个人账户空账的一剂良药。

名义账户制度的学名为“名义缴费确定型”,其本质有两点:在融资方式上实行现收现付制,在给付方式上采取缴费确定型。简而言之,就是以后个人账户中没有真实资金,而是对个人缴费进行记账,把缴费和收益都计入账户,作为未来发放的依据。

宋晓梧表示,目前优选方案仍是保持现有统账结合制度不变,但基于做实个人账户现实困难,把现在职工缴纳的8%个人账户改为名义账户将达到平稳过渡的效果,并保证制度的社会共济性。

名义账户意味着,未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将不再做实而只是作为个人参保缴费的权益记录,养老保险基金名副其实地回归现收现付制。

个人账户走向名义账户是一个向现实妥协的结果。名义账户虽然可以将空账合法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财政负担,但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个人账户私有性质与社会统筹共济性之间的矛盾。

宋晓梧表示,他一直反对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引入个人账户,多年来在个人账户改革实践中坚持做实做小的原则,此次建议对8%个人账户实行名义账户制度,是考虑到维护制度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所做的妥协。他说,如果个人账户能够缩小到5%,那么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共济性的效果会更好。

养老保险回归现收现付制?

1966年,美国著名学者亨利·艾伦在《社会保险悖论》这篇论文中提出著名的“艾伦条件”(Aaron Condition)。他说,如果人均工资增长率和人口增长率之和超过利率,那么引入现收现付的社会养老保险基金就可改善每个人的福利现状。

朱青认为,我国的实际国情是满足艾伦条件的,即我国的实际工资增长率和人口增长率之和是远高于实际收益率的,所以我国建立现收现付制度是更有效率的做法,没有必要建立基金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新梅长期紧盯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她在研究了智利、新加坡以及许多发达国家的积累制养老金发展历程后提出,世界银行推行的公共养老金的私有化改革是基于错误的假设之上的。

王新梅说,在过去20多年的全球性养老金改革中,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提出的积累制可以应对人口结构老龄化的观点,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全面地被所有发达国家所拒绝。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教授杨俊认为,从1981年启动的智利个人账户改革养老金待遇水平较低,已经引起参保者的强烈反对;个人账户制度的激励功能实际非常有限,很多人都是只维持最低需要的缴费年限,还有许多人逃离了这一制度。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周弘则认为,目前有些关于个人账户的讨论混淆了国家和市场。通常情况下,公共养老金也分为两层,一是体现公平的基础养老金,二是体现收入差别的补充养老金,有点像我国的个人账户,两者都是现收现付的,投资部分很少。真正的个人账户是市场行为。

从统账结合走向统账分离

郑功成表示,20多年的时间证明,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一大失误是在缺乏理性论证的条件下,简单地将完全私有化的个人账户引入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仅损害了养老保险制度应有的公共性与稳定性,也造成了一系列的不良后遗症。

李珍从制度建立伊始就反对在基本养老保险中引入个人账户。她认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混入社会保险在理论上的困境是个人账户是私有财产,不具保险性质,将它嵌入社会保险之中在学理上不通。

李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正是因为在“统账结合”制度中共有私有产权混合,所以实践中没有人是由于个人账户制度的设计而愿意努力工作且积极参保多缴费,个人账户的激励假想理论并没有实现。

“当年想要通过统账结合来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既要有公平性又要有激励性的美好愿望,在实践中证明是难以完成的,最后的结果是统账结合变成了一笔‘混账’。”宋晓梧说。

郑功成认为,简单地将完全私有化的个人账户引入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仅弱化了公共养老金的互助共济功能,也直接损害了这个制度的可靠性、可持续性,还造成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地区分割,并使完全个人账户化的企业年金、商业养老保险没法得到健康发展。

李珍认为,实行名义账户意味着对个人账户进行“做空”,空账迈不过的一个坎是如何计息。

名义账户和银行账户的根本不同在于,储户是真金白银拿给银行,银行实现投资收益之后给储蓄利息,而名义账户中是没有钱的,个人交的钱已经拿出给退休人员发养老金了。

“计息低则账户持有人受损,计息高则下一代受损。”李珍说,改革之后,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按一年期银行利率计息的话,参保人是受损的,并且个人账户养老金水平低下;而如果计入较高利息,那么很快会积累大量的负债。

李珍认为,与社会统筹不同,个人账户上的负债是硬约束的,未来不可能通过计算公式的调整减少养老金的支出,这意味着届时在职一代的负担会更重,会拖累中国经济的发展。

因此,李珍建议职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从社会养老保险中分离出来,让参保人建立自愿性储蓄养老制度,会减少因政府干预产生的扭曲。同时,个人账户的分离还需要其他参量改革来配合,否则制度的收支平衡就会出问题。

“如果改革之初只是将国家和企业包办的养老保障改为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没有引入个人账户,再在这个制度基础上推进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的发展,那么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将会顺利得多。”郑功成说。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个人账户之后,学界提出了多种完善个人账户的方案,诸多方案中,从统账结合走向统账分离被认为是一条根本解决之道,即将第一支柱中的个人账户与社会统筹分离,转向第二或第三支柱,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然而,统账分离需要对现行制度动“大手术”,尚难以成为完善个人账户的现实选项,养老保险改革仍然任重道远。

@理性的白痴

目前中国人口年龄中位数大概在38岁左右,而且以每年增长0.4岁的速度上升,我们说老龄化严重的日本人口中位数也就是45岁。按照现在的速度,中国在15年以后就会接近目前日本老龄化的水平,这时现收现付制度必然完全破产,某人是看的见的

现收现付制度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现在收多少马上就用来支付,而不考虑现下的收入未来是用来要支付的,这个制度呢如果是人口结构趋向于年轻化或者是后面的人的工资收入大幅增长,也就是后面的人交的多,那是可以维持下去的,但是如果碰上老龄化或者未来工作者收入下降的话,现收现付制度就会造成未来巨大的收支黑洞,压根就维持不下去。现在把个人账户不做实而变成记账,用意无非是未来可以更换计算公式按比例打折来养老金,也就是准备出现交的多而拿的少的情况,而统筹部分本来和个人关系就不大。某人65岁,我想他是能看到社保在现收现付制度下破产的那一天的,我只能说这前后5年很多事是要上史书的。停止无意义的军备扩张吧,踏踏实实把社保黑洞想办法填补掉吧,人不是一直生活在自己虚无缥缈的幻想里的,即使你会,其他人也不会的。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姚澜: 意思是现在交的不是你的钱,只是一个记录,你的钱被挪去给现在用养老金的人,未来你可以凭这个记录去领取养老金,但你的养老金是下一代交的,下一代如果人少交钱不足,你的养老金就少发或者没了,不关zf的事,可以这么这么理解吗?疯了吧?遮羞布都不挡一下了?

@理性的白痴:现收现付制是只顾当下不顾未来的做法,几年以后必然巨额入不敷出,后面情况会越来越严重,一天到晚想着拿个人账户上的钱来现收现付,而不是想着国家财政对于社保的投入!预期造多少艘航母,充实社保空账不是来的更现实吗?此条欢迎小粉红和国际战略论者来对喷。

@李静睿的伊萨卡岛:十几年前我采访全国人大代表,其中有个代表是某省劳保厅厅长(那时还不叫人保部),他私下里跟我说:“中国养老保险的个人账户基本都是空账运行,缺口只会越来越大,你们现在交的就不要想以后能拿回来了。”现在很多地方的社保都要求医保捆绑养老保险,所以我辞职后一直只买商业医保。

@该昵称已经被抢注: 国家用社保制度逃避了目前已经退休这些老人理应由国家财政养老的责任,现在入不敷出,还是不想弥补这个漏洞而是继续寅吃卯粮,再过十年也许这个社保制度就要崩塌。也不知道到时候要怎样向缴纳了几十年社保的人交代。

@今日知訊:這記帳帳戶改天會不會成為歷史文件、不具現實意義?

@顾扯淡:老实说我有点不明白,我们国家经济这么好,GDP每年都在增长,老百姓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个人企业纳税比芝麻开花,全世界到处搞基建,别的国家都羡慕我们的形势,那钱到哪里去了?

@时光不觉1999:个人养老金分两部分缴纳,其中单位给一部分,自己交一部分。过去个人缴纳得那部分钱就在你的个人账户里,改变后个人账户里的钱就被挪走了,只有一个数字,视同你个人账户里有这么多钱。

@蛋糕饭:我们交的不是养老金,其实是养老税,因为根本拿不到。。。

@taiyifei100:空账合法化,我今年不到三十,为了填平空账,政府预计会让我七十退休吧。

@烤鸡蛋烤:我自己交的8%凭什么就一句谢谢都没有就被变相吃掉了?不能接受

@Molian_DFR: 不,就,很庞氏啊,记得人口红利吗?

@SUPADUPAFLY-:牛逼,zf带头做空账,然后90后这一代延迟到80岁退休,惊喜不惊喜

@凤林松山:动我们的钱,经过我们同意了吗?

@Super废柴纳是只熊:[黑线]國家:沒錢了,你們借點給我,你退休了還給你,喔對,你得幹到60多哦要有奉獻精神,爭取在崗位上光榮犧牲,我就可以不用還錢了[摊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7月4日23:45 | #1

    大陆的银行快要破产了,养老金更是没法兑现,因为已经被王岐山盗国贼们掏空了,到银行取现金换美元是保财保命最佳方法!

  2. 匿名
    2017年7月5日06:36 | #2

    郭文贵:我要引爆王岐山,我有一卡车的核弹,我命都不要了。
    王岐山:敢爆我?我要引爆全党,我有一飞机的核弹,我全中国都不要了。
    郭文贵:那 。。。算你狠 。。。

  3. yitian
    2017年7月5日11:03 | #3

    猪只要有猪食就不会反抗。

  4. 匿名
    2017年7月5日14:06 | #4

    这就是中国,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搞得这么复杂。原因就是权贵的利益动不得,主要考虑老百姓剥削多少能持续产羊毛而不死。养老金既然社会统筹,简单处理就该以收入为主,1:如果抚养比低,工资水平高,那么征收的养老金就多,这种发放养老金还是要克制,既然多了就可以降低缴费金额。2:如果抚养比高,工资水平低,那么也不能提高缴费,老人就得承受社会经济落后的负担。
    现在明显是走了错误的2条路,1是8千万党员退休养老金要超过在职工资,不够就增加缴费。2是赶在人口红利期,缴费的是人数最多的一代人,缴纳的多就多发养老金。现在就该小城市发放2000一月,大城市3000一月就可以了。

  5. mego
    2017年7月5日14:56 | #5

    国有资产大着呢,只不过现在还是红二代官二代的资产,到时候就不是了。

  6. Mobile Guest
    2017年7月5日07:24 | #6

    上世界六七十年代的至八九十年代的工作及其他地方工作的工资待遇很低o工厂上交利用多这每个地方都有历史记录o工厂的改制及工厂变卖这笔钱是否合理o地方的中行企业都是四五十年的财产合理吗?

  7. 2017年7月5日08:15 | #7

    贪官污吏不爱脸欠钱的事不会干的o你再贪再有权我不干就不干没有能力干不了什么事计算不会出错的一些东西都来龙去脉的例如二十几万亿这个神秘的说话不可相信o也就与我们被整的这么利害的人又整我们这么多年手段无所不能能有制业的钱的能力吗?贪官污吏把我们做他的的敌人看o贪官污吏是中共制造敌人的特别大的抢劫犯o

  8. 匿名
    2017年7月5日16:30 | #8

    妈的, 连钱都懒的印了.

  9. 2017年7月5日08:50 | #9

    打倒官商勾结的贪官污拆迁不爱脸吃了一遍又来吃二遍官员不是我们百姓先的不为百姓专为利链的贪污腐败集团拆迁二千多一平米只给七百六十四元一平米湘潭杨家菜园二十五号o到O六年拆迁补偿六千多元一平米有关系或有当官的亲戚就更高o我们O六年条件还可以现在就炸干了房屋未装修家里东西都很差o钱老人了只有几万块钱o还有无收入的一场拆迁就把我家搞穷了打倒中共的贪官污i打倒贪官污i打倒贪官污吏i打倒贪官污的黄刘匪帮i

  10. 2017年7月5日09:42 | #10

    你中国人有钱当官各级政府官员有钱从社会街道区市领导有钱或房屋多只要是合法来源那中国是合法的文明进步的政府老百姓无话可讲o但是你也不能无法无天不爱脸暗相操作骚扰老百姓还无理取闹的逼迫老百姓要老百姓成应自己有钱o有钱都银行里我买得东西起就卖卖不起就不卖关你兽生什么事o贪污贪得分不清东西兰白了o贪官污吏和黄伟平刘警匪我袁凤初绝对不会怕你们继续强肝的o真是丑不可闻太不要脸了o你们把中共丑得这样也是劣迹斑斑o丑不可闻了还不够恐怖的o你们太地才了!

  11. 2017年7月5日09:54 | #11

    别人有钱关我屁事他她有能力有技能有本事能赚到钱当然正当劳动赚钱也不容易o包括我和所有的人他她们搞劳动技能的真本领赚钱制业大家都佩服尊重o

  12. 匿名
    2017年7月5日20:14 | #12

    没钱养老,上北京中南海找王岐山和习近平姐夫!

  13. 2017年7月5日14:16 | #13

    事业单位政府各级政府部门及各级机构就是铁金饭碗全国人民买单o那为何要求不严格把他们自身的工作干好o一伙一伙的搞贪污集团o而且开大大小小的销售公司还经营大大小小的的工或经营公司逼迫百姓上当受骗o因此O八年后有官员背景的发烂财o吃国家财政饭的是否考虑百姓要生活o这样以来尤其是我们老城镇人口条件越来越差o下岗这么多年或儿或女大多数人都无固定收入o老爷们你们搞错了!实际现在郊区农村比倒闭的工厂退休或下岗职工条件好些o二O O七年卖掉工厂为什么不考试我们工厂的工人后来的生存权呢?我们响应你党的号召对社会主义的无私奉献给社会发展创造财富o当时的地方财政或地方建设都是工人获得的比如修路新办工厂都是单位上交的利润发展的o有些个别人不了解建国的历史乱讲o工人当初对社会是有贡献的o反正工厂卖掉是你国政府政策的需要那都是你国家的大事o工人过去和将来也是国家的大事o法能功讲六十年代阶段的人生一个孩子不止四六年一四九年出生的人同样也是一个孩子o那时上班是六天休息一天o工资又低多了孩子养不了o再多生孩子无人带不也是为了工作o

  14. 匿名
    2017年7月6日09:25 | #14

    有什么好惊讶?

    我从十年前开始就不再缴了。

    从二〇〇四年就可以看得出,这一天迟早要来。

    何清涟女士说现在四十五左右的人届时全部白交钱,其实漏掉了四十以下的人,他们到时也是一样的结果,只不过白交的年份会比现在四十五的少,呵呵。

  15. 匿名
    2017年7月6日10:02 | #15

    @yitian
    都快到猪食都不能保证的时候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