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豪宅大火烧向消防

@大脸撑在小胸

【一个细节:消失的报警电话】
先综合王志安发布的几段视频信息,时间线如下:
5点04分38秒,孩子妈妈打110,通话65秒。
5点05分55秒,孩子妈妈打119,通话29秒。
5点11分,120打给孩子妈妈,应该是110或者119跟120联系的,又通话56秒。
5点23分,消防员到达林家门口,没带破拆工具。
5点40分,消防员(另一队)进入火场灭火。
5点53分,消防员明确对物业的保安队长说“里面没人”。
6点后,孩子舅舅到楼下,现场说火场里没人。
6点40分,孩子舅舅混入救火队伍,冒险进入失火大楼。
6点43分,孩子舅舅到达林家门口,问有没有人,消防人员依然说没有人。又问破门(卧室的门)没有?消防回答没有。舅舅要求破门。
几分钟后,门破了。舅舅问消防员看到人没?消防第一次回答“三个小朋友”,让他节哀。舅舅说不对还有我妹呢?消防又进去,第二次出来说“都在”。
7点左右,三个孩子和母亲被抬出,已经没有希望了。
——————
然后,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

6月22日杭州的官方通报中说,【5点07分接到报警电话】。这个是后来物业的报警电话,给人感觉孩子妈妈自己都没有及时报警。

可现在看来,孩子妈妈在此之前就打了110(5点04分),紧接着还打了119(5点05分)。

这两个报警记录为什么在官方通报中消失了?

这恐怕不仅仅是延迟了3分钟这么简单。

最关键的区别在于,如果只是物业报警的话,那不确定里面是否有人,就显得情有可原。

但受困者亲自报警(且前后两个电话共通话65+29秒),难道还没说清楚被困位置和人数?这种前提下,消防来了居然没带破拆工具、一个多小时后还声称没人、在家属要求下才破卧室的门找到4名死者,是不是很难解释?

6edf4ea4ly1fhksreunjsj20ku0ssq7g

消防队知道火场里有避难者吗?

按照官方公布的通报,杭州市上城区消防大队第一次接到火灾报警的时间是5点07分,但并没有披露报警人的信息。此前绿城物业曾经披露过,他们在5点07分首次拨打了报警电话,因此,许多人都误以为,绿城物业才是整个火灾中的第一个报警人。

但是,警方于5点07分首次接警的这个时间,与死者家属林生斌提供的材料却并不吻合。死者朱小贞的电话通联记录显示,朱小贞在清晨5点04分38秒拨打了110,通话时间是1分5秒,其后,在5点05分55秒,又再次拨打了119报警,通话时间是29秒。5点08分56秒,朱小贞又再次拨打119,通话时间是27秒。

按照法律规定,所有火警报警电话,都有同步录音,时间都会精确到秒,而且无法修改。统计这些报警记录非常容易,但是,官方通报的首次接警时间,比朱小贞电话记录上显示的首次报警时间,却晚了3分钟。

上述电话通联记录证明,在这起纵火案中,最早报警的既不是绿城物业,也不是邻居,而是朱小贞。朱小贞拨打的第一个报警电话长达1分5秒。这65秒内朱小贞是否按照常规报警信息所需的,通报了起火地点、可能原因,以及最重要的人员被困信息,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通联记录显示: 5点11分48秒,朱小贞接到一个0571-85046629的电话,通话时间是56秒。据死者家属事后查证,这是120急救中心的电话。由于朱小贞本人并未直接给120打过电话,合理的推断是,接警部门将报警人朱小贞提供的火场信息转给120,告知其中涉及人员安全,所以才需要急救。120和朱小贞的56秒通话,应该是和朱小贞核实人员是否受伤,是否需要紧急救助等情况。

若是如此,出警的消防队是否从一开始就知道火场有人被困?你们说呢?

img-50c315420ab88d0d1e18b3009d433be6

img-157180ee75c4ff43845362b68836e806

img-5cc6a5ef548b7decd7c93e852c60381f

img-ad9f663fb079ea4050b61389983c0205

img-de402abaf8f4e9dc9cca1b0a7ec6da2f

@公元1874

昨天王志安放出了采访保安、小区物业、林生斌及其家属的视频。除了因故无法采访到的保姆和消防队之外,基本已经给我们展现了接近90%的真相版图。

时间轴:
5点04分朱小贞报警,连续三次,5点11分120回拨电话确认
5点23分消防队员赶到1802入户门口,未能进入房间;
5点40分,另一路消防队在进入1802入户门未果后,下到一层饶路到另一部保姆电梯,进入1802保姆门,正式进入火场灭火;
5点53分,1802主入户门被房间里灭火的消防队员从里面打开,消防队员对门口的保安说,里面没人;
6点48分,官方公布大火熄灭;
6点50左右,女死者的哥哥朱庆丰冒险闯到保姆房门口;
6点53分拍到火场画面,火依然在烧,朱庆丰要求消防队员破门;
7点左右,四名死者在北部女儿房间被发现,没有被烧伤,是被熏倒。朱庆丰要求消防员立刻背到楼下救助,但消防员说需要担架;
7点40,最后一名死者被抬到楼下。

整个事件里最关键也是之前被忽略的一点,已经逐渐清晰了——消防员的责任。在一线救助的消防员缺乏经验、判断失误、机械引用书本教条(例如人必须由担架抬下去),构成了这起悲剧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我国,消防员是一个不能被质疑的职业。无数次同类事件里,被尽情渲染的,都是如何的悲壮、最美逆行、用生命捍卫大家的安全……
诚然,消防员的每次救灾行动,都处于危难之间,这当然是一门值得尊敬的职业。但职业受尊敬,和我们总结职业里不规范、出错的地方,并不冲突。
我们发现事件的错误,并将其纠正,才能避免同样的悲剧重复发生。

除了受害者的悲剧,还有消防员自身的悲剧。

两年前天津爆炸发生时,大象公会就特地总结过《中国消防员为什么容易牺牲》。翻查这十多年来的城市救灾,牺牲的消防员年龄普遍偏低,很少超过25岁,最小的只有18岁,只有伤亡20人的衡阳特大火灾中,有30岁以上的消防员牺牲。

为什么死亡的都是年轻人?因为基层的消防员几乎都很年轻。

目前,中国大陆的消防武警更多是在救灾实践中积累经验,但人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高危行业,所以,消防经验的积累常常要以生命为代价。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培训消防队员。

海峡对岸的台湾地区,消防队员有着严格的准入制度——想报考消防警察,须高中毕业后,报考2年制警察专业学校,或者4年制警察大学的消防科系。毕业之后,也要再参加警察特考中的消防警察类考试,通过才可进入消防队。

而且,不同学校背景,入职等级都有差别——警专毕业生只能报考四等消防警察,警大毕业生才能报考三等消防警察。

也就是说,在台湾,当消防员是最难的职业之一。

至于美国,则尝试将消防员职业化。他们有消防员170万人——其中职业消防员70万人,志愿消防员100万人。

美国的消防投入经费非常庞大,全国50个州,合计每年投入的正常消防经费约1500亿美元,全体消防员人均年收入1.3万美元,职业消防员的人均收入则可达5万美元左右。

而中国,这些消防战士的工资,通常一个月只有2000多元。

从这些比较来看,中国的消防队员培训普遍不足,而且年龄层单一,退伍制导致经验丰富的一线人才大量流失。

天津爆炸的时候,牺牲了许多无辜的消防员。当时以为这起事件可以促使国内的消防行业进行改革。

但我想多了。

这次能吗?我也不乐观。

但希望能有一些变化。

因为,消防员的生命,和受害者的生命都是同样宝贵的。消防体制能进行改革,对消防战士,对你,对我,对这个社会,都是好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1. 匿名
    2017年7月16日12:58 | #1

    消防不是刀把子的一部分?长久以来不是核心已立,最高统帅已出,这是—

  2. 匿名
    2017年7月16日13:58 | #2

    管你再有钱,也不过是头被圈养的猪

  3. 匿名
    2017年7月16日14:11 | #3

    “海峡对岸的台湾地区”—“地区”两个字多余了

  4. 匿名
    2017年7月16日14:16 | #4

    匿名 :“海峡对岸的台湾地区”—“地区”两个字多余了

    猪民们应该知道,人家是一个独立国家!
    多去关心你们的命吧,少关心什么国家统一大业的高大上宏大主旨,那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
    除非真打起仗来共匪要动员你去做炮灰去入侵人家国家时,那才跟你身家性命有关了

  5. 核平宗教
    2017年7月16日21:44 | #5

    well,我是消防员我也不管你,我为什么要管,你又不是领导干部,即使是,我死了,你能给我妻儿寡母奖励什么呢?
    自己的命要紧,大家活在这样的人间地狱,谁也别装逼。

  6. 匿名
    2017年7月17日00:11 | #6

    怎么说呢?天朝军队、武警大概都是这样,用底层士兵的牺牲,极度渲染整体的伟大,然后呢最终获利的是领导阶层。

  7. 专宰五毛狗
    2017年7月17日12:20 | #7

    旁边那楼还有只五毛狗叫猪国人对猪国人最好呢,这楼怎么收声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