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中央日报:与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时截然相反的日本的双重态度

朴素莹 驻东京记者 | 2011.04.07 08:14

在1986年5月初的某下雨天,随父亲工作调动去日本、正在当地上高中的笔者与往常一样,撑着雨伞去上学。但是同一个小区里去上学的小学生们就像事先约定好了似的,都穿着雨靴和有帽子的雨衣,有几个孩子甚至戴上了口罩。经过了解得知,这是因为4月26日发生的苏联切尔诺贝利(Chernoby)核电站爆炸事故。家有年幼子女的家长们在几天前就说“马上就要下携带放射性物质的雨了”,准备好了雨具。记得当时笔者心里还在想“看世界地图,从离得那么远的苏联飞来的放射物质会对日本产生什么影响呢?”,但是看到落在手上的雨水还是有些不放心,用校服裙擦了擦手。

营造这种舆论的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和媒体。日本媒体连日报道与切尔诺贝利事故相关的消息,对有可能对日本列岛产生的影响表示了忧虑。《日本经济新闻》5月1日的社论题目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核电事故和苏联的责任》。社论中提到了对周边国家的影响,谴责称“在距离核电事故现场1000公里远的瑞典也检测出了含量为平时100倍的放射性物质。苏联违背了应该维持核电站安全性的重大义务”。

《朝日新闻》也在同月5日第1版报道称,“经确认,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造成的放射能污染已广泛波及到日本各地”,“从8000公里之外飞来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开始污染整个日本列岛”。气象厅不断接到不安市民们的咨询电话,报纸上也接连报道了摄取水、牛奶、蔬菜时应该注意的要点以及管理洗涤衣物的要领。

日本政府指责苏联政府没有公开信息,试图隐瞒真相。同时为了掌握事故状况,日本还迅速向苏联和东欧派遣了2名放射线医疗专家。国会也出面了。众议院全票通过了要求苏联政府迅速公开核电事故信息的决议案,参议院也在科学技术特别委员会上通过了决议案,呼吁“日本政府应该要求苏联迅速提供事故原因和信息”。

在同年5月4日开始在东京举行的为期三天的G8(七国集团+苏联)首脑会议上,通过了《核电事故声明》。声明敦促“所有拥有核电站的国家应履行确保核电安全的国际责任。对于切尔诺贝利事故,没有很好履行责任的苏联政府要即刻提供包括7国集团在内的其他国家要求提供的所有信息”。

26年之后发生了日本东部大地震和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美国ISIS等早就得出了福岛核电事故与切尔诺贝利事故极其相似的分析。在核电站发生了好几次氢爆炸之后,日本政府也一直称“尚未发现放射性物质泄漏”,即使对本国国民都没有公开准确的信息。日本首相菅直人直到萨科齐法国总统访问日本之后,才对两国间的核电合作做出承诺。

为了防止更大的损失,日本在没有通报邻国的情况下,从本月4日开始把被放射性物质污水大量排放到海中。事实上,从核电事故爆发至今,到底有多少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水被排放至大海根本无法得知。笔者很想知道,其间,对于与日本距离最近、因而在最坏的情况下会遭受最严重的放射性污染的韩国,日本政府究竟有多迅速地提供了多少准确的信息。就像切尔诺贝利事故当时八国集团(G8)峰会声明中指出的那样,“无论是哪个国家,考虑到自然灾害在内的所有环境,确保100%的安全”是启用核电站的大前提。虽然切尔诺贝利和日本间的距离约有8000公里,但是韩国和日本之间隔海仅相距1000多公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