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街参考:去你大爷的人傻钱多

1

“大家得行动起来,保住善心汇”,群里有人@了彭菲,她迅速退出了群聊。这年头的临阵脱逃,不是脚底抹油,而是指尖一滑。

晚上,她看电视,发现这帮人还真的做了点儿什么。依然是聚众抗议,就像6月在湖南的那次,狂风暴雨里,他们安排老弱病残站在队伍的最前面。

不过这次,众是在北京聚的。很快,警察蜀黍就来了。

“入戏太深,真尼玛要钱不要命啊”,彭菲迅速换了个频道,她已经不想跟这帮人扯上任何关系,尽管一个月前,他们还有着共同的使命、共同的愿景、共同的大师,以及共同的生财之道。

彭菲退的那个群,叫善心汇。是一个招募了500万成员的组织,一个传说中为了扶贫、大爱(反正比母爱还伟大)而存在的传销组织。

善心汇的资金模式大致是这样的,通过上线介绍,交300块钱买一颗善种子,你就可以入场玩了。

玩法特别正能量,你一边扶贫,一边就能哗啦啦地赚钱。比如当你向丧失行为能力或有残疾证明人群的特困社区捐款,收益率是50%。向不那么困难的贫穷社区投资3000元,半个月也能收益900元。

这还都是静态收益,都不是核心业务。如果你推荐朋友加入善心汇,就可以拿到推荐奖励。第一代拿6%的推荐奖,第三代拿4%的推荐奖,反正就是激励你找更多朋友一起来献爱心啊。

当你找了十个人一起来献爱心,你就被列为善心汇的“功德主”了,向公司交5万元后,购买“善种子”和“善心币”可以打七折。

总之,只要大家叫朋友来,就没有人亏钱。

去年夏天,彭菲入了这个会。从加入的第一天,她就知道这是个传销组织。

不过那时,善心汇的摊子刚刚铺开,彭菲看了他们的宣传资料,感觉他们要搞一件大事,自己能跟着分一杯羹。

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先买了一个疗程的——投了3000块钱,半个月后,收到了1600块收益。

彭菲又投了3万块钱,两个多月后,有了2万多块的收入。她把本金撤了出来,用那2万多块的获利在平台里继续利滚利、钱生钱。

彭菲把这件事讲给她妈听,她妈说她太冒失了,但彭菲觉得自己是保守了,善心汇里有一个叫老李的哥们儿,跟她加入时间差不多。

老李之前做过传销,一眼就看明白了核心套路。

老李也投了3万块钱,然后开始特别努力地发展下线。彭菲还运作着她那2万多块钱受益时,老李银行卡上的余额变成了1200万。

2017年春节后,善心汇的成员以每日5万人的增速在蔓延。在湖南那场聚众抗议前,这个平台的募资额已经超过了百亿元。

“我感觉70%的参与者都知道自己在干嘛,都在赌平台可以拉到更多的好朋友入伙,都在赌自己不是最后的接盘侠,包括今天许多跟媒体说自己是受害者的人”,彭菲说。

我问她,如果有下一个这样的组织出现,你还参加吗?

彭菲说,“需要我叫上你一起吗”?

2

没有一丝丝间隔,在IGOFX崩盘后,王丽娜的第二次创业就全面铺开了。

一周前,她还是IGO三女神之一。一周后她已经开始全力投入“环球捕手”美食软件的项目推广。

IGO三女神中,除了跑路的张雪娇,另一位女神凉凉也在跟她一起推广环球捕手。


IGO三女神,从左至右依次为王丽娜、张雪娇、凉凉

如果你还不知道啥是IGO三女神,表慌,不要到希腊神话中去寻找,因为找也找不到。

IGOFX是这样介绍自己的:IGOFX外汇平台可以让贫民重现曙光,摇身变成富翁或富婆;可以让曾经的成功者获得更大更持久的成功;可以让四零、五零、六零人员大器晚成,七零、八零、九零人员实现人生目标,赢得财富梦想。

总之,是大V帮你炒外汇赚钱的,听起来是不是比献爱心靠谱一些?

那么,你从这个高大上的外汇平台上,是肿么赚钱的?

收入依然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每月静态利润为10%—40%;另一个是动态四代利润分配,也就是从你发展的下线的利润中抽成。IGOFX投资者可分成5个级别,从普通的交易员到高级外汇经纪人,投资额和直推人数越多,代系越多,佣金越多。

是不是熟悉的味道,有没有想起善心汇里的“功德主”?

不过这年头,套路太熟悉,不拿出一点儿真诚是圈不到人的。

于是IGOFX在今年3月搞出过一次大面积爆仓,然后平台出面说“大家不要慌昂,我们全额赔付”。

在这次英雄主义的全额赔付后,大把人加仓进入IGOFX。

加仓进入也不表示相信了这是个客观公正的平台,而是相信了游戏是要玩大一点的。

因为在平台上做交易的,有许多是炒过外汇的,也信了这样的赚钱逻辑。因为稍微查一查,就知道自己打过去炒外汇的钱,根本没进入外汇交易,而是进入了跑路的张雪娇女神控制的皮包公司。

但他们不想查,大家想将信将疑地一起玩这个游戏,拥抱这个财富自由的梦想。

直到今年6月,平台上又一次出现大面积爆仓,平台说,我不赔付了昂。有人推算出,40万投资者的总损失为50亿美金。

不过,当平台上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一心求个难得糊涂的投资人还在对媒体投诉时,IGO女神们已经又出发了。

她们推广的“环球捕手”分享推广、获利模式,与IGO的推广都是同一个套路。多个曾经的IGOFX高级代理群直接换了群名,叫“环球捕手招商共勉群”。

3

我在后台收到过一个要来发广告的要求,说的是一个“开发西部、建设一批与外资竞争的新时代商人”的项目,还一个劲儿劝说我去云南曲靖考察。

我跟党九说,“他们当我傻么,要是到了云南,他们控制了我,逼我发展下线怎么办。要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死活不肯给我打钱怎么办”。

党九说,你歇菜吧,人家传销早就进化了。现在都是带你去远方考察,阔绰温柔地跟贺涵似的。把你哄得挺高兴了,再带你在各个以家为单位的传销份子中走访,把你的欲望都点燃了,你就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了。

党九的一个朋友,就是这么上套的。加入了一个什么电商平台的项目,发展了自己的全部亲友为下线。她非常知道自己去做什么,但她已经懒得再去做其他行业了。每个月收收钱,感觉挺好。

毕竟,躺着赚钱,卖的还是别人。

党九苦口婆心地劝过这位朋友,“你想过有一天崩盘的时候怎么办吗”?

“当然是装受害者了,不然劝了那么多人进来,怎么办”。

几年前,河北有一个庞氏性质的理财项目崩盘了,我一个朋友的妈妈买了,出事之后,她跟着许多老头老太太一起,去当地政府门口讨个说法。但那位朋友跟我说,她妈一直明白这个理财的局是怎么回事儿,老太太不是信了骗局,而是信了自己不会是最后接盘的人。

游戏玩了这么多年,哪有那么多人傻钱多呢。只不过是都想让别人傻,然后让自家的钱多。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8月1日21:12 | #1

    无良的社会人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精神文明建设可以说是最大的笑话了,想想从曲啸张海迪到两手都要硬,几十年的文明倒退过程中,又是谁在主席台上高瞻远瞩指点迷津,又有多少代表认真学习以提高了?代表们莫非也是揣了明白装迷糊,假话连篇混日子?

  2. 匿名
    2017年8月1日22:15 | #2

    全民缺德,全国失德,全党无德,全军丧德,全社会寡德

    毫无任何道德可言,越没道德者活得越滋润,稍有道德良心者横遭欺压侮辱受气遭罪活得痛苦

    人间活地狱

  3. 匿名
    2017年8月1日22:44 | #3

    卧槽还能这样玩,心甘情愿入坑一起骗,颇符合天朝思维模式。

  4. 匿名
    2017年8月2日08:42 | #4

    猪国的圈猪就是相互抢食

  5. 匿名
    2017年8月2日08:54 | #5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6. 匿名
    2017年8月2日09:23 | #6

    这样的国家多的都是自作聪明的人

  7. 匿名
    2017年8月2日09:32 | #7

    毒地上长不出花草树,只能长变异地衣。

  8. 匿名
    2017年8月2日09:41 | #8

    没有底线的聪明人,最可怕

  9. 匿名
    2017年8月2日10:56 | #9

    这年头,是个女的都能叫女神了,说明中国男的多么贱,一辈子没见过几个女的

  10. mego
    2017年8月2日14:04 | #10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有得救吗?

  11. 匿名
    2017年8月2日15:04 | #12

    @mego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有得救吗?

    这个国,只是共产恐怖分子夺得政权后,为了伪装欺骗正常人类而设的门面伪装。

    这个民族,只是一个梦中虚像,元清帝国治下,为了方便管理成堆的垃圾而作的简单分类,由低劣人口贫下中农建起的明朝和共匪政权,智商只够照抄前一任主子,连分清彼此不同之处的能力都没有。

    所以干任何事只能要么靠谎言骗,要么靠刀把子搞一刀切。

    问有没有救,是个与疯狂等同的问题,等于在做这种事:用一副十几个世纪以前的人类的白骨,撒上猪狗血,用蛆堆成脑,用猪内脏代人内脏,猪狗肉代人肌肉,外用狗皮羊皮一裹,再缝起来,然后问,“这个人还有没有救?”

  12. 匿名1
    2017年8月2日22:08 | #13

    写得好。

    更新了我对传销者的认识。

  13. 匿名
    2017年8月3日13:37 | #14

    充斥着傻瓜和恶棍的国度,只能洁身自好了

  14. 核平宗教
    2017年8月5日19:56 | #15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这这些金融诈骗一定要把排场做足,这样第一批第二批接盘的人才会相信,公司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撑到别人来接自己的盘子。

  15. 小小
    2017年8月11日12:52 | #16

    就是普通女生,最多5分吧。
    真是好骗,从相信主席就是个错误。没有好的制度,呵呵。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