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峰:药家鑫案,惊忆8平方前的另一起车祸–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23日中午一审结束,法官宣布本案在经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看到这则新闻报道,心目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突然想起8平方前,也有一起当时看来影响很坏的车祸。

8平方的时候,俺正在北京上中学。我从2年纪开始看报纸,小学毕业前看完了全套的水浒、三国以及金庸的神雕系列4套全部。大家就不用怀疑我的理解能力了。

8平方有2件事情,我感觉很不可思议。

一是官倒两民愤最大的公子,赵公子和邓公子,等到群众真的上街散步的时候,赵公子的父亲,居然摇身一变,居然成为了带领中国人民奔向免煮湿疣光明未来的英明领袖。我不知道其他经历过这件事情的人的感想,是否也有人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可思议呢?

第2件事情,是一起车祸。具体日期忘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戒烟 令已下,但尚未采取正式行动。事情发生在下午6:00多钟,正是下班高峰时间,地点,印象中是在西长安街上。有一辆军队的面包车,司机也是军人,酒后驾车,冲向公交车站等车的人群,撞死4人,撞伤多人。

这之后谣言四起,说什么镇压开始了。然后又有谣言,有市民见到军装的就攻击。总之,如果之前事态还有好转的可能,这件事之后,事态终于恶化到没有任何回转的机会了。

不可思议之处,在于戒烟令之后,部队难道不应该采取点什么措施管一下?居然还可以让司机在上班的时候喝得醉熏熏的,然后开着单位的车子,在一个敏感的时期,在中国政治最敏感的大街上,发生了一起民愤极大的车祸。

即使是偶然的车祸,结果还是毫无疑问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些快速传播的谣言,恶化了任何好转的机会。

回到药家鑫一案。

药家鑫家里应该不是特别有钱的人家。否则不会因为担心赔偿问题而杀人。我坐过富二代开的车,开得非常的猛。我提醒他要小心点别撞人了,人家满不在乎的说,以前撞死过人,赔了120多万。说这话的,不过是东南沿海非常普通的乡下财主。药家的财力,应该远远不如。并且根据新闻报道,药家仅仅赔偿死者家属5万元,根本就没有打算救儿子的样子。

从头到尾,都是CCAV主动在那里上窜下跳,又是大牌主持人白岩松和董倩,又是国家二级警督李玫瑾。对药家鑫的辩护之词,都是建立在胡编乱造的猜测之上。罔顾社会公正和正义,在案件判决之前,施加无形的压力。

作为CCAV,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分量?这样的节目不是不可以做,但不可以在判决之前做。CCAV在一审判决之前,匆忙播出这样一个明显偏袒药家鑫的节目,公安大学教授,国家二级警督,在节目上赤裸裸指导法院如何编造减刑的依据。如此明目张胆的操弄,CCAV难道不知道会严重干扰正常的案件审判?

一审判决4月23日结束。已经过去2个星期了,判决结果还是难产。而且CCAV面对全国一致的批评声,死不改正。

我猜测,西安的法官理解了CCAV的意图,但承担不起激怒民意的后果,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西安的法官没有人敢接手。

又到了一个通货膨胀日趋严重的时代,在维稳任务严峻,沫利花都是敏感 词的今天,某些比CCAV更高的势力,利用药家鑫一案,制造民愤,故意恶化形势,激民众上街散步,制造颜色革命,这个可能性,我们不能不提防。

写这个贴,肯定会被投草,肯定会被骂成妄想狂的五毛。我也很希望我是错的。这个帖子的目的,只不过是提醒一下某些不可不防的可能性而已。

有些事情要發生的話,你怎樣都阻止不了….

這個世界有些事情不是很簡單的黑與白問題,有些人想要製造事端,會用盡任何手法,這個世界有許多的可能性。

那時候的車禍有可能是真,但被人放大,又或編了人數及過程,也有可能根本是假…

自己傳媒也有可能被人侵入或影響,他們接收的消息應該也很亂,又或是有人故意讓他們接收到錯誤的消息,又或者CCAV的人也被侵入或收買。八平方當日,那位女報導員穿了黑衣,講話又超慢,我想應該會被會罵。不過這個世界,她穿得華麗,應該也會被人講吧?…

當你看香港傳媒的報導,當你知道明明學生們自己同意撤,一個個都離開了,結果都可以在某些人及港台西方傳媒的渲染下變成我們所知道的版本,就知道這個世界有甚麼是不可能的了?

一個兩個無法代表整體。我們無法要求每個案件都解決得很好,每篇報導都沒有問題,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所有的人都是正直及有能力。其實大家都在各種環境中去學習及尸適應….. 我們自己都不是完美,甚至有做錯的時候….

我知道樓主擔心些甚麼。在我覺得,不用擔心,如果這個問題都無法解決,我們的政府,以及我們日後還要面對一次又一次,又或更多的考驗呢。隨著美元、美國經濟衰落,那些民主基會的費用將會越來越多,放在中國的焦點也會加強。

正如石首,拉薩事件,又或烏事件,這次也把他當成一次考驗吧。

那時候的考驗都通過了,我覺得現在是小兒科。

不知道你講的那宗是否這里提及的419車禍

無論是與否,一切事實已證明了當初到處是謠言及假象,有人刻意制造這樣的亂局,以便中國走向蘇聯、南斯拉夫、今日的利比亞… 的局面。

最受不了ccav那些评论节目的主持人了。

一个个特拿自己当回事,屁股往哪一座,知道不知道的什么都敢喷,好像自己就是上帝先知一样,自己的话就代表着伟大,光荣,正确。俨然一副自己就是公正代言人的嘴脸,看着就恶心。用一个成语形容他们就是“沐猴而冠”。

这不就是八平方导火索的那起车祸么

二日午夜近十一时,在木墀地发生一辆武警部队的三菱吉普车行车途中,突然冲上人行道的重大车祸,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据说是CCTV借用的武警车辆,用来拍摄建国40周年宣传片的。

CCAV领导是宣传部,CCAV的所为肯定受其指使。

CCAV现在缺少有正义感的主持人,也许稍微有的都走了。

现在是权力交替的敏感时期,任何热点问题都有可能被发酵,成为斗争的话题。难道高层不了解这个事件吗,就没有啥批示吗,不是让你去干涉什么司法公正,而是该采取点措施去避免司法不公正。我不相信CCAV敢自己主张给药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偏袒。我也一直觉得中宣部的领导都是吃闲饭的,总给国家添乱,总给国家增加维稳的费用。以前看到一个江总接受华莱士采访的版本,江总说我们的宣传人员都是很Stupid,“刚才我的助理抗议你拿出这张照片,我很遣憾。他很蠢。我们宣传部门的那些人也很蠢。他们看不出这张照片的真实含意,他们花了很多钱却净做蠢事。我们的对外宣传部门挤满了没有脑子的翻译机器,但我毫无办法。” 其实何止对外宣传,主要是对内宣传,随便捏造点东西觉得国内的P民就会被糊弄了,于是乎也觉得老外也容易那么被愚弄了。不过既然江总都没办法管,你还能指望谁来管呢,你还能指望CCAV能做啥呢。

同感!CCAV在判决前扰乱视听,自李刚案就开始了,有干预

司法公正的嫌疑。

作为CCAV,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分量?这样的节目不是不可以做,但不可以在判决之前做。CCAV在一审判决之前,匆忙播出这样一个明显偏袒药家鑫的节目,公安大学教授,国家二级警督,在节目上赤裸裸指导法院如何编造减刑的依据。如此明目张胆的操弄,CCAV难道不知道会严重干扰正常的案件审判?

我觉得这个案件内幕肯定有的。

CCTV请的专家提出:激情杀人。难道不知道中国人真正的普世价值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吗?这是中国人几千年信仰的普世价值核心。如果连这个核心都保不住了会有什么后果?何况药家鑫是毫无疑问的故意恶性杀人。

还有法院为什么请了较多西安音乐学院的人旁听,而较少请受害者的同村?为什么还要搞当庭搞所谓的调查问卷,参考旁听者意见?中国什么时候开始搞陪审团制度了?还有为什么村长会说法院让他做工作叫村民别去旁听?

说真的。从李刚案到药家鑫的事件,CCTV一味偏袒所谓的体制内,丝毫没有给受害人(弱势群体)一点发言权。如果TG已经堕落到无法控制自己的喉舌的地步。任由喉舌发出各种胡言乱语。政权危矣。

作为一个一直坚定要海归的人。看这个案件我很心痛。希望结果千万不要让我失望。药家鑫必须要判死刑立即执行。我不希望国内动乱。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社会还能河蟹多久很难说。

一审反正已经结束,慢慢看结果吧。判决结果虽然一时难产,但不可能永远不公布。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是否简单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