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共青团这条道啊,彻底断绝了平民子弟的希望

我国官职分布,颇像奔驰汽车的标志,是个极尖锐的金字塔,塔顶那一段(副厅以上)基本没有竞争,按部就班混年限就行了,而塔底那一段(正处以下)则是人山人海,争得你死我活。

由于干部提拔有严格的年龄限制,超过一定年龄就不能再提拔到某一级别,所以,如果想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段进入决策层(政治局),那么,必须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实现从塔底段到塔尖段的跨越。

按照年限计算,一个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如果想进入政治局,那么,他必须大致在35岁之前完成从科员到副厅的跨越。这也就意味着,他(她)必须在科员—副科—副处—正处这四个台阶上,到了提拔年限立刻提拔,一分钟都不能耽误,而且必须有至少一次破格提拔。

要知道,政府机关的位置有限,干部提拔从来都是分批进行的,一般要等凑齐一大批符合条件的人,才能按照空出来的位置综合权衡之后集体调整岗位,怎么可能专门为你进行考察提拔?所以,提拔时间上的耽误是无法避免的。因此,机关干部逐级爬到最高层,理论上可行,但在实际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现在太子党们的发家之道是进国企,国企干部是不受干部提拔年限限制的,你可以大学毕业直接任企业团委书记,从副处甚至正处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然后,靠老子的关系转战政府系统,在35岁之前占据一个副厅岗位。

完成了以上跨越,你就算进入了“接班人”阶层——全国的副厅级官员人数就那么多,重要岗位的数量反而多得是,轮也会轮到你的头上。而如果35岁前完不成以上跨越,你将注定与决策层无缘,注定了这辈子就是个皂吏,也许有一线机会成为大吏,但绝对无法进入最高层。

所以,不要奇怪继80年代的59岁现象之后,90年代又先后出现49、39现象,到2000年代则出现了越来越多的29现象。这些现象的出现,是跟“干部年轻化”制度的推广进程相关联的。按照现在的年龄限制,你丫要是到29岁还提拔不到正处,这辈子基本就没戏了,剩下的30年不过是混吃等死,还费那个劲干嘛?
————
真像宋朝的官吏之分野,泾渭分明

当了官儿,优渥无限,做了吏,则永远别想出头。

影响就是吏这个阶层破罐子破摔,吏治败坏而不可救药。

————
嘻~之前说到团派的前景,雪兄也不看好

我可以看到的是:蟹帝之后,团派难过。

我想对团派出来的人的能力,经过这么多事,各人心里有本帐啦。理论上“团的路线作为在高校选拔没有背景优秀青年的通道”,问题你看看现在高校的学生会混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些人是做事,还是混关系?一直这样混上去,能出什么苗子?

站在“选拔没有背景优秀青年的通道”,恐怕应该更应该支持太子的基层选拔路线,特别多放些注意力在大学生村官身上,那可不也是“没有背景的优秀青年”?能把一条村搞好,能把一间公司管理好和在团里混关系混得好,哪个更有实事能力?

我觉得我现在也很有酱油党心态哟~或者称为看戏党更贴近?

————
本来指望,但我看到的大学生村官都扶不上墙

去年环保部《绿叶》上一篇文章提到


如大学生村官项目,试图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力资源投入农村,立意很好,但在具体执行中问题很多。首先,我们现在的大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十几年的教育基本上
是和农村脱节的,然后又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村庄挂职,学以致用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甚至先不说学以致用,他们在任职期间能够沉下心来试图为农村做点实事的
可能性多大?我今年国庆期间到河南某县某村,了解到该村的大学生村官任职以来只在村里住过一个晚上,平时住在乡里,每星期到村里来一次。更让人无语的是村
支书告诉我,“XX是我们这里的优秀村官。不少大学生村官一个月才到村里一次呢。”政府有很多措施希望鼓励这些大学生村官驻村,包括直接发被褥及其他生活
用品,但至少在这个县效果不大。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长期下去只怕不但大学生村官起不到应该的作用,还会引起基层干部人心不稳:比起他们来,大学生村官工
资不少,头上光环也很多,却不做或少做实事,这似乎很不公平。

我看到的情况也是类似。 政府很好的出发点,却变成了作秀。

希望薄在重庆搞的干部同吃同住同劳动,实际情况要好一点吧。

————
也和地方的整体环境有关

以下是一位沿海省份公务员朋友的评论:

“这是特例了,监管不力,在我们这不会有这种
事,有没有能力替村民干好事,那是一回事,但起码面子上这两年是一定要住村的。同吃同住。上面层层挂钩的啊,县里五套领导班子成员,加两院院长,都各自要
挂勾一个村的,乡里也都要挂勾的,时不时会去。这种说从来只住乡里的,在我们这干不下去的。

会发生这样的事,只能说是那边的县乡两级也有问题,很少下基层。否则不止是来的时候要见着,而且来的时候总要去几家看看吧。大学生村官本来在村里就属于没太多人脉,农民很现实的,可不会为尊者讳,不爽就会说,主人翁意识很强烈的。。。”

————
恐怕不尽然吧

基层单位职位上升更强调关系和世袭,几个选调生同学都说没有关系升不上去,没有劲头。但也有一个认真干的,他是真的喜欢政治,因为他工作的地方养殖业比较发达,还专门问我国外是怎么处理排泄物污染的,让我最好去这里的农村调查一下情况回复给他。

————
万事开头难

大学生村官其实一个是解决就业,一个是解决基层政权空心化,实际效果怕还是要反复总结经验教训。


实你指望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人在复杂的乡村能干出什么事情也不现实吧,那些进了村子有些吃住都解决不了的地方,又怎么能扎下心来做事情,没有什么社会经验,
方方面面支持的人,面临着人生事业,感情,生活的压力,想进入体制之内也不太可能,签几年合同,几年之后谁还认账,反复煎熬下长期呆下去也没有几个。曾经
有一个异地女大学生村官在村主任家吃了一顿米饭就掉下眼泪,说是好久都没吃过这么像家乡的饭菜了,凤凰卫视也放过一个7年之久的村官的事情,最后什么都没
有。其实这些所谓的待遇当然比起在本村的干部们好些,但是对不在本地的人来说还是少的可怜,那些自然条件好,实力强的村子恐怕不是普通的村官能去的。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个思路还得坚持,向好的方向走

————
薄的能力这么强,为啥结局这么惨呢

薄在大连的时候毁誉参半,那是用当时的观点看,现在看薄的那些思路经营城市,那些做法发展三产旅游业,真是中国今后发展的方向,毁誉参半要看什么人毁,什么人誉,商业部长的时候那么卖力气,把吴部长时代的窟窿也添个7788,结果最后还给发到重庆去了。

就是在重庆也没气馁,一样的积极折腾,向上发展。就拿薄和汪做对比,一个是全国最富裕的广东,一个是最贫穷的直辖市,同样是折腾,看看薄大势抓得多好,折腾得多好?

作为重庆书记,一个前任一个后任,同样在一个地方施政,这个差距也太大了。贺国强和周永康都是在重庆当过领导的,不约而同的说,重庆是既熟悉又陌生,因为重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薄的一生几起几落,国企下岗的时候战斗在最前线最艰苦的辽宁,贸易摩擦最高潮的时候奔波在最艰苦的谈判前线,几天不休不眠,好容易混上了委员,被踢到最边缘的地方,即使这样也是成绩显著,这样的人,不当总理太可惜了。

————
这个算是官僚体制

这个算是官僚体制比较常见的,官僚体制是靠上级提拔的。上级提拔的标准绝大多数不是看能力,而是看合不合心意。除了极少数领导可能有特例之外,比较听话的容易被领导喜欢,个性太强的就不受领导欢迎。另外,性格圆滑的同僚愿意共事,个性太强的同事也不愿意替他说好话。

久而久之,上去的就是“不沾锅”的多,有棱角的少。反过来,上面的领导不沾锅多了,就更倾向于提拔同样圆滑的夏季。

比如说王兆国个性强,早早就被定性不能重用。而胡锦涛对人对事容易变通,就能被各方接受,至少保证了没有太多的人跟他过不去。到后来王兆国还是靠老部下胡锦涛帮他升到副委员长的位子。

三少个性太强,同僚愿意与他共事的就少,领导看他也容易觉得他“不稳”。体制总是希望上来的人“中规中矩”的。三少这样的性格居然还能升到省部级,纯粹是因为老薄在后面站着,如果他是平民子弟出身,县一级只怕就到头了。

你再看习以前从来都是默默无闻“不声不响”,结果就是人家“不声不响”的升上去,转眼间“不声不响”就到浙江书记了。

三少到重庆放手一搏,虽然让高层压力增大,倾向于让他入常,但同时只怕三少在高层的心目中更留下了“不稳”,做事“不可测”的印象。一旦下层给高层的压力消失,三少入常的希望可能又要小了。所以三少现在只能不断的出新闻。

————
老薄升到大连市长,纯粹是老薄的功劳

老薄升到大连市长,纯粹是老薄的功劳。专门把大连的市长魏福海调走了,为这事情,魏福海可不乐意了。薄在大连的时候争议多,但是事实证明,薄以后的领导和薄的差距太大,还是薄最好。


能当上省部级辽宁省长,纯粹是慕马大案的结果,当时沈阳出身的干部全都灰头土脸,传闻书记闻世镇有牵连,这个时候只有薄了,人大投票的时候,人大代表高喊
要富士(薄熙来),不要国光(张国光),薄当选代省长的时候,人大代表全体起立,很多代表热泪盈眶,一起鼓掌祝贺薄的当选。这不是文学笔下的小说,是活生
生的现实。(现在薄如果是重庆人大选举,估计也是这个情况)

可以说薄的上升,也是机会使然。现在国内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各种矛盾爆发,胡
温威信大损,束手无策,不得不打了酱油。人心思定也思变,中下层渴望明主的出现,这就是薄的机会。只要形式恶化下去,薄的机会就越来越大。看看赵,朱,温
都是翻盘起来的。薄如果翻盘上了总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

我倒没有寄望于TZD……等着太子的好戏也不是等他扶TZD

上位。

而是“上山下乡”,“基层提拔”。从胡乱邦到胡蟹帝,很可能未来的小胡帝,我已经受够了这些团派出身混关系上位,而不是干实事出来的。

“亡秦者,胡也”。

蟹帝如果不是文革期间并下放,他能有什么基层经验?小胡帝抱着“理想主义”在西藏这么多年,干出什么成绩来?“三鹿”一出就灰溜溜去内蒙混政绩去了。

这不是什么TZD,或者团派问题,实质上,这就是从“理工治国”转向“文人治国”,误国误民。江代表也算个TZD,可他是怎么干上来的?

我从来没有把TZD看成一块铁板,TZD有混帐的,也有清流的,也有干实事的。对于有能力的TZD当然不能一棍子打死。但纵观团派代表人物的培养经历及其性格,尤其七五之后给我的感觉,我只能说:实事能力欠缺,不堪大用。

太子虽然也得父荫,毕竟当年也“上山下乡”过,也走了回基层,这也成为他有意改变目前TG选拔制度的初衷。

我上一个贴子就说,蟹帝受惠前人不少,他给后人留下什么?就顾着团派的千秋大业了吧。只怕日后,远不及太子的历史评价。

———

太子党不是铁板一块

太子党不是铁板一块,团派又怎么是铁板一块了。七五之后团派给你的印象不好,那么习太子历史上又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功绩?习太子在浙江的时候连浙江的官员都觉得他能力不行,结果现在就可以考虑“太子的历史评价”了。

至于习太子下乡,那是受了牵连,不过,到了75年就能去清华,没有因为老习的背景帮他,好像推荐也不容易吧。另外,习太子下乡那么多年,应该干出不少成绩,不过在媒体上好像只记得“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了。

胡春华到西藏不过是一个下级官员,他要干什么样的事情才算成绩呢。习太子如果愿意在西藏的恶劣环境待上二十年,哪怕他年纪轻轻就当西藏书记二十年,没说的,但凭这一点就值得期待。

要说起三鹿,那不是在福建还有远华案么,大概可以说“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从来没有听到一点远华的风声,所以没有一点责任?说来到真有点“厚此薄彼”。

不过这也是正常,不靠父辈关系“厚此薄彼”,太子党上的去么?没有文革的大背景,却指望太子党能主动上山下乡,这不是做梦么?没有他们父辈把路铺好,太子党还能从“基层”脱颖而出,这不是扯淡么?

附录:15届中央候补委员的票最少的六位同志:

。。。。。。王岐山、由喜贵、刘延东(女)、袁伟民、邓朴方、习近平

—————–

你都说了~在TG目前这个官僚体制下,要往上爬就得上面有人

TZD上去靠父荫,团派上去靠团关系,作为旁观者的我,就是看他们交出来的成绩单。团派从其出身、历练、实绩,就是个适合左右逢源的花瓶料。

乱邦是乱了邦,蟹帝是搞出一团浆糊,至于他给后任留下什么,目前看到的主要是他对团派的体贴关照安排,江代表还有个禁止军队经商,发展高科技,开发大西北呢。蟹帝有什么高瞻远瞩呢?

说是产业升级,换鸟兄在广东搞了个灰头土脸,远不如三少在重庆唱红打黑的火,连个榜样都拿不出手。土地流转哑了火,七五更是被人左右接连抽脸。在位十年,表现就是“平庸”,整体来说就是“混日子”,思路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我对太子也没太多寄望,就那么一条。那条干好了,我认为他就有资格超过蟹帝了。当然,前提是不要出七五那样的事,出了七五的事,也不要是蟹帝那种表现。

有人可能觉得像我这样,这么快就给人,特别是小胡帝这样盖棺论断很不好。人民群众的经验值是会涨的,而且涨得很快。没看融基同志当年的“棺材说”蒙了多少人,可到宝宝任上没多久就得了一个“影帝”美名,小强都没正式接班,很多人已经忧心忡忡他导师对他的负面影响了。

这年头啊~像影帝这样动不动就“泪流满面”的行不通了,像蟹帝这样“高深莫测”的也不好混啊。

—————

宣传上总是趋炎附势的

宣传上总是趋炎附势的。十七大之前如果你关注一下网络,当时根本没有人想到习能上位,因为所有人都认
为他能力不行。在刚揭晓的时候,还有人愤愤不平习这样的没能力的太子党成为太子。不过一两天之内风向就变了,唱赞歌的人就多了。还有人拥护习的理由居然是
“习是太子党,已经捞够了,以后不会捞了,而穷棒子越穷越要捞”这样滑稽可笑的理由。总之,只要想替人说好话,总还是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


些舆论,其实就是趋炎附势的体现。很多人不敢批评有势力的,但落井下石是毫不留情。就比如任志强可以嘲笑温家宝“道德的血液”,但他可不傻,现在他是绝对
不会嘲笑习近平的。很简单,温家宝现在已然没人听了,而习近平还要掌权十年,对任志强来说,也就是落井下石他敢罢了。任志强也算太子党了。然而有的自己是
平民出身,却为权贵的任人唯亲大声喝彩,真是让人发笑。

所以如果只看现在这些宣传,反倒以为习近平当年上位是众望所谓,但如果回想一下十七大之前,可能就有不同的看法了。

——————

对小强的舆论负面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说起来小强跟太子在体制里其实以前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都是没有多少作为“不声不响”上去的,犯不着从瘸
子里跳出一个将军来。不过现在这舆论上可就“厚此薄彼”多了。你看单是在西西河,就有多少人不分青红皂白,把太子当成未来中国的大救星,把红朝权贵当作中
国的守护神?而这些人反而毫不知耻?真是让人作呕。

说起来这些人一边对太子极尽阿谀奉承,一边对小强讽刺毫不留情,其实也是趋炎附势的人性
罢了。那些人都不傻,骂小强有太子照着,当然不怕。反过来,如果十七大的排位是小强在前,你看这些人现在又会跳出来对太子党落井下石,极尽阿谀奉承与小强
了。这样的市井心态,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羞与为伍!

—————————————————–

—————————————————–

事情过了头就不好了,团派真的全没了,到时候只怕控诉的焦点就成了高干子弟太子党们把持政坛走向日本式的政治世家了。像现在日本政坛太子党们那样动辄甩手不干难道就是中国人民所希望的?谁能向中国人民保证保证中国的太子党们天生就比日本的太子党们强?

现在中国社会严格意义上讲其实是官僚社会。官僚社会就只能是这样的选拔制度,就是要上去就得上面有人力挺。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年轻的时候就能被高层“看好”,以后自然就一步步上去了。团派也好太子党也好,最根本的都是因为上面“有人”,单凭自己的本事都不会有几个能上去。


派上升的过程中未必能做什么实事,可太子党也不需要做什么实事啊。习一上来就是军委办公厅的秘书,没有老习在后面站着哪有可能?以后习从县委书记做起,一
步步上去,问题是他在每个地方也都待不长,每隔两到三年就能提一级,比小说还要夸张,他的上级也没这个胆子慢一些提拔他。要没有老习在后面?做梦去吧。

而且他在地方这么多年,一样是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功绩。据说他不懂的事从就不干涉,可反过来理解不就是事事当甩手掌柜不沾锅?小强当年在团中央,树一两个青年人物宣传一下就能被提上去,习干脆当甩手掌柜就能被上去,这下一任的两位还真是半斤八两。


前大家对团派寄予厚望,因为政坛都是些老家伙们把持,希望有新形象。现在因为胡的能力,让团派形象不好,不少人对太子党寄予厚望,其实这同当年对团派寄予
厚望又有什么区别?共青团这条渠道,多少还是给平民出身的多了一些走到高层的希望。而且团中央本身也是太子党的一条途径啊。就算不提源潮延东这样的非开国
大佬太子党们,陈昊苏何光伟不就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么?

习本身就是靠了现在的选拔制度才可以在没有多少成绩的情况下上位的,他要改革现在的选拔制度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对他自己可都是莫大的讽刺了。


说起来,太子党能干事的名声,到有一多半是三少留下的。不过三少在大连评价也只能说是两极分化,主要名声还是在以后到商务部,又到了重庆后。太子党也是千
差万别,三少的功绩可是扯不到习的身上。更何况十七大的时候三少受到打压,只怕还不一定是胡压他,有很大可能是另一方压他。

太子党中的失意人们跟三少有共同语言,可未必跟习有共同语言,对习多半是“心情复杂”罢了。

有的人因为觉得习是所谓“根正苗红”而认为他一定向左走,这就是一厢情愿了。谁也没规定太子党就只能向左走,改旗易帜的力量中太子党一样不少。习仲勋还跟万里一样是元老中的改革派主力呢!不过是十七大以后的局势,基本堵死了习向右的通道罢了。

—————–
习也许是改革的力量,后来养老也放在了广东,只是广东对习

实在是一般。有一个轶闻是,习晚年痴呆,只认识广东经常去看他的某一个官员。习死去后,其妻很快就被请出了习的住所,尽管小习申请过要让其母稍微延迟一段再搬出。由此,我有一个推测,即习不是所谓的改革派的中坚,甚至不是这个派系的大佬,否则,广东的举动非常费解。

——————

习去广东也是代表叶吧

习肯定不是这个派系的,但是十年的国务院秘书长同周叶关系不同一般吧,如是这样,也只能说粤地无人耶,生意人眼光怎这么浅。

太子当年流放到富平老家,呆了几天就被送走,老家人怕惹麻烦,迫不得已去了陕北,适应当地生活后蛰伏待变,终于一飞冲天,从此奉了延安正朔。

话说太子某年偕吏部尚书等人回龙兴之地调研,梁家河村支书经许可后带昔日故旧四五人来访,百忙之中抽出2小时话当年峥嵘岁月畴,亲自奉茶倒水,延安布政使尚不得入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