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n:启示录(1-7)

两会的时候胡内蒙,温吉林,李山西。袁纯清不用说了,忍了好多年,眼看有些跟自己差不多资历,甚至资历不如自己的人都比自己升得快,心里只怕不是滋 味。袁纯清到了去年才勉强入了一把手书记,说起来,这一步如果迟迟不来,过了明年这个坎,就彻底没戏了,所以老同事要挺他,算是正常。

孙政才是超级火箭的速度上升的,比胡春华要夸张得多得多,按照中国的体制惯例,没有超级大佬力挺是绝不可能的。以前的帖子里提到某海外媒体传他搭上的是“国务院某常委的家属”这条线,结合时间点,除了当时已经病危的黄菊就只有张培莉了。

一般说来,中国的体制下都是人走茶凉,所以某人在退下来之前,都会照顾一个人往上尽量推一推。这样一来,被照顾的人对自己感恩戴德,自己退休以后,还能有不 少的好处。自己的孩子将来能被关照到不说,自己退休后想干点事也有人帮忙,比较方便,而且不用担心有人找自己的麻烦。如果自己的势力不是很广,这样的动作 就尤其迫切。

选择退休前推那一个人也有讲究,首先这个人学历要有优势,能有向上走的可能。如果这个人学历太低,其他人不服气,就算自己努力 把他推上去他也未必坐得稳。其次这个人最好年龄有优势,这样可以用好多年。而且年龄优势必然向上的空间也大,对自己也是利好。还有一点,这个人要让自己费 很大力才推上去最好,这样人家才真正感恩戴德。所谓投桃报李,你不费力,人家将来也当然不会把你放在心上。

孙政才能当上区长,不一定要有超 级大佬力挺,在那一时期也不是很罕见,也有相似的例子。但市委秘书长,就需要贾点头认可,最起码不反对才行了。而农业部部长才是最关键的一步,别看级别上 只是一步,绝大多少人熬一辈子,也过不了这个坎的,看一看袁纯清花了多少年?所以这一步没有超级大佬推是不可想象的,多半是通过温家宝这一条线,“国务院 某常委的家属”还是张培莉可能性最大。这次两会也算是一个力证。

胡春华能上去,倒是很正常。有不少人可能不服气,觉得胡春华并没有表现出多 少能力。可要知道,中国的体制,向来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就说下一任的习,李,李,王。。。,仔细研究起来,又有哪一个在以前真的表现出过人的 能力了?还不都是“四平八稳”而已?相比起来,胡春华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在西藏十几年,至少这一点上,要比绝大多数人强。

虽然从85年之后,中国的社会道德水平江河日下,不过在这之前,理想主义的气氛还是很浓厚的。前两天温家宝提到“年轻时曾两次写血书要求赴西藏”,我是倾向于相信这是真 心的,就是因为那个时代普遍如此。更何况不但是那个时代,就算是现在,年少的时候哪个不是理想主义,充满了为国的抱负?不过人的理想也是在变的,年龄大了以后,逐渐现实起来,对个人功利更加热心,甚至如果受到社会的侵蚀,同流合污也不是不可能。

就以温家宝为例,现在要从他身上找到当年“写血书要求赴西藏”的影子可不是件容易事,不过这不代表他年轻的时候就没有热血。如果说中国社会道德的沉沦,85年是一个分水岭,90年代以后又是一个分水岭。当周围的人都在肆无忌惮的向前看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独善其身呢?

所 以胡春华20岁大学毕业就能实实在在的去西藏,一去就是十几年,单这一点,就比绝大多数人强得多了。习近平李克强年轻的时候多办也有理想主义,不过习近平去正定,这是老习替他把路子已经铺好的理想主义,以后不用做事,闭着眼睛就能上去;李克强到团中央,这是口头上的理想主义,以后只要坚持口头上有优势,也 能上去;而胡春华去西藏,这是实实在在的。如果那个人对胡春华不服气,有本事北大毕业后心甘情愿到西藏坚持十几年,那你也要比大多数人得到更多的尊重。 80年代大学没扩招,大学毕业生比现在值钱得多,而且胡春华愿意二次进藏,更没有几个人做得到。

胡锦涛要推胡春华,有可能就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以后逐渐消逝的理想主义。从这一点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过,中国的体制都是有特色的,要推胡春华不难,推到最高点,还是要下功夫的。

06 年底的时候我看到胡春华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就知道他肯定不会长期担任,过了17大就一定会接任省长。从他的简历就能看出,这个团中央第一书记,纯粹为了保 证胡春华中央委员不被差额掉才不得已让他回锅团中央的。胡春华06年的时候是西藏的三把手,而中央委员只有省委书记还有省长才能保证,你想一个地方代表团 要保证自己团的省委书记省长还是容易得多的吧?而三把手就算是作为中央委员的候选人,一不留神可能就给差额掉了。这一步之差,可能就是天上地下。所以为了 保证胡春华的中央委员,没有办法安排省长的位子,就干脆让他回锅团中央,甚至硬生生的压下都开始主持工作的杨岳。

另外,当时可能有不少人没 有注意到,大约06年底07年初的时候胡锦涛提出,不能让干部当中在老少边穷地区埋头干事的老实人吃亏(大意如此),其实就是为胡春华量身打造的干部任用 新思路。这一思路只有在胡春华这一段时间才管用,以后可能就是其他思路了。量身打造,跟定向反腐,精准问责一样,都是中国体制的特色。

当 然,胡春华还存在变数,最主要的是习近平的态度。不过要注意的一点是,胡春华07年曾经同重要人物俞正声一起参加过会议,未必与另一派就完全没有沟通的渠 道,而习近平也未必一定强烈反对。还有一点,就算胡锦涛退,有李克强在,至少可以保证胡春华排名前三。无论如何,胡春华长时间在西藏,说明他的理想主义还 是很强烈的,这对中国的未来是好事,总是值得期待的。

这里讨论一下体制内向上走的条件,以及在这样的体制下的特点。从人事方面来说,虽然有能力资历问责等多方面的影响因素,然而最重要的条件其实只有只有一个,就是得有人能赏识你,或者说有人力挺你。只要满足了这个条件,其他方面都不是太大的影响因素。

要得到领导赏识,听起来很简单,却也不是那么简单。领导当中有素质高的也有素质低的;有清廉的也有贪腐的;有以貌取人的也有注重内在的。也正因为这样,被赏识的原因也五花八门。有的人相貌堂堂,领导看到了就印象深刻,要提拔的时候最先想到。有的人担任领导秘书,准备的发言稿总是让领导满意,等到合适的时候就会提拔。有的人做事有能力,领导布置的任务总是能完成的井井有条,在下面单位也干得很好,有位子就会推上去。有的人八面玲珑对下属也好,上级也好,同事也好关系都不错,在下面单位从来没因为矛盾而出什么乱子,领导提拔就比较放心。有的人能溜须拍马,领导每次喝酒都忘不了,要提拔当然也忘不了。有的人胆子大敢送钱,领导收了钱,所谓拿钱办事没法不提拔。还有的是开国大佬出身,这样的身份,领导就不敢不提拔了。

虽然原因是多种多样,却也要注意必须对上领导的路子。把钱送给一个比较清廉的领导,就要悲剧;自己刚直不阿而领导贪腐,也要悲剧;担任秘书却连发言稿都写不好没戏;在下面单位当头结果天天有下属背后告状也没戏;或者自己滴酒不沾却碰到一个酒量大的领导,每次在酒席上就看不顺眼,更是没戏。这就是为什么见到一些碌碌无为之辈被提上去,而有些有能力的却一直不受到重用的原因。当然总体来讲,领导中愿意提拔有能力的还是不少的。所以如果运气好碰到这样的领导,那么好好干总还是有机会的。

至于对能力问责等方面的因素,要这么看才成。首先,除了年龄卡的比较死是个硬性的因素,其他方面的评价标准,越是在下层的直接经手人,对能力的评价也越直接,对问责越没法推托。反过来,越是在上层,既然不是直接的经手人,干得好不好就就看怎么解读,出了事也很容易推托到别人身上。就是说一旦被赏识以后,很容易在其身上“被找到”有能力的体现,出了问题也容易“被发现”没有责任。比如说,一个城市的市长被领导力挺,那么如果这个城市本身是在经济发达的地区,就可以说发展经济有功,而城市本身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就可以说处理困难局面勤勤恳恳。而出了事情的话,没领导力挺责任跑不掉,有领导力挺担责任的就是下面的主管副市长了。再比如说对外投资方面,有大领导支持,那么赶上好时光赚钱了,就是能力出类拔萃;赶上差时光亏钱了,那就是运气不好而不是能力问题。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不少被问责以后还能复出的原因。绝大多数被问责的都不是直接经手人。比如出了矿难以后迫于舆论压力你被免职,然而从上级的角度来看,说不定认为你本身是很有能力的,运气不好碰上了事故而已,甚至很有可能还因为你是背了黑锅而对你颇为同情。这样的心理下,过一段时间处于安抚的考虑而让你复出,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了。当然,如果是直接引起的灾难比如说央视大火,那就怪不得别人。但是另一方面,都直接引起灾难了,只怕都不是问责的问题,而是法律的问题了。

在这样的体制中混得久了,自然而然的想法就是尽量不出大事,然后把本分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怎么样让领导赏识的问题上。当然总有例外,如果有的领导喜欢大刀阔斧的风格,那么在这样的领导下要往上走自然也要做事雷厉风行;如果有的领导有远见,下面也是会考虑一些长远的策略,就是大棋也不是不可能。但一般情况下,稳健的策略一般不是坏事,毕竟一动不如一静。至于对外关系,计划生育,民族政策等大问题,动的话功劳未必落在自己头上,还可能因为有人闹事要冒出大乱子的风险;而不动的话,其实未必妨碍自己向上走。只有在实在糊弄不过去,或是最高领导下了决心的情况下,这些政策才有改变的可能。

所以说,危机有时候未必是坏事,至少危机可以让官员们糊弄不过去,不得不想办法解决。而且最高领导有了紧迫感,也容易下定决心要求下面的官员必须解决。说起来可能有些冷血,然而疆独爆炸案多了,老江就决定改收买为镇压;新疆出了七五,胡核也知道要加快“双语”教学;美国炸大使馆,老江发展军工就加速;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寸步不让不给面子,胡核也只能对日强硬起来。

再回到问责上,那么多出事的省份,只有小孟同志两次被问责,就知道原因决不是问责,联系一下那一时间前后的新闻,就明了关键所在了。

要提到的是,前面讲的体制内官员的心理,到了最高层未必适用。因为能够到最高层,本身就说明有大佬力挺的,很多因素是不需要考虑的。也因此,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就是所谓平衡的问题,就是尽量让各方都可以接受。

这些是题外话,就讨论一下俞书记的问题。俞书记似乎没有什么优势,一是年龄太大,二是他兄弟的问题,此外还有上海的群众不太满意的问题,前一段的大火,还有财经披露的李薇案。然而这些因素当中,要说硬伤只有年龄这一条,其他的因素都不是问题。如果最后决定他入常,那么就可以说他兄弟毕竟不是他不能搞连坐;而至于其他的问题也是很容易化解的。

不过从平衡的角度讲,俞书记还是有很多优势的。一来他的年龄让他只能干一届,这让各方的势力更容易接受。
二来习似乎一直有挺他的意思,记得习刚上调中央,就在那一年随后的人代会在上海团说过一些话,大意是俞书记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到的关于经济政策方面的建议,看法很正确。而今年人代会习又是去上海团,算比较明显了。第三,俞书记入常的话,相比起来他算是更稳健一些,容易让人放心。最后还有一点,去年的年初俞书记讲话提到“群众路线”,这个“群众路线”同唱红比偏中一些,算是中左。在接下来的一年内“群众路线”经常在党内甚至包括汪书记提到,说明这一提法被党内各方甚至中右在内接受。从这一点来说,俞书记入常至少合乎情理。因此年龄之外,俞书记入常可能性非常大,甚至有可能排名略靠前一些的。

三少的问题比较复杂。与其他人还不太一样,支持三少的对他的支持力度非常大,但反对的只怕反对的力度也不小。三少做事有些另类,对某些大佬来讲容易有不放心的感觉。从习的态度来看,现在似乎还是支持的。如果在接下来的一年没有大的意外,应该还是可以入常。不过重庆现在仍然有不少新闻,看起来只怕三少心理上的压力还是不小,否则的话他大可以安心等到明年就是了。毕竟,由于年龄的关系他只能做一届,上不去的话会是非常大的打击。

从我心里讲,中国的最高层太子党过多,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走下坡路日本的内阁中动辄政客世家的情形,让人很是不安。不过也要承认,在中国的体制下,三少能入常应该是一件好事。
主要在于三少做事另类,对习惯了四平八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体制内的官员来讲,会是极大的冲击,对照下也是很大的压力。他如果入常以后经常出一些风头,其他长老可能由于被比较的压力就会少打一些酱油,多做一些实事。中国面临的诸多大问题,如民族等问题,在最高层作出决定后,也必然更容易得到解决。

当然,入常主要还是有党内大佬决定的,就是省部级的中央委员们也未必有多少说话的分量。而小人物们茶余饭后不着边际的八卦,也就是无聊之余消磨时间而已,当不得真。

小人物们是比不得党内大佬的,党内大佬茶余饭后就可以把将来中国的最高层定下来。而小人物们甚至是一般的中央委员们在这些事情上也就是打酱油娱乐而已。

要判断将来中国的走向,十八大的常委名单以及排名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从这里可以看出那一方势力上升,那一方势力下降。常委之外,胡以及孙这两位都安排到什么样的位子上去也是比较重要的标志。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两位人物,就是书记处的令主任跟王主任,他们位子的安排,也会在很大程度上体现政治势力的此消彼长。

令主任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与以前的主任本质上还是有不小差别的。以前主任们的走向,并不说明令主任也会走同样路子。而以后的主任,反而可能都会按照令主任的模式萧规曹随。

体制内的惯例,不是按照职务来说事的,是按照潜在的经历来说事的。令主任虽然同以前的温主任,曾主任,王主任一样,都在中办,可经历差别太大,自然以前的主任们走向也说明不了什么。

西西河经常有人因为温主任当年在广场而把他看作是紫阳的嫡系,其实这是误解。80年代的时候,中办可不是总书记个人的办公室,老邓那一竿子开国大佬还在,那可能会允许紫阳在这个重要位子上指手画脚?温主任跟兆国一样,都得是开过大佬点头认可的,也就是说温主任不是紫阳的个人秘书,而是组织任命配合紫阳的工作,同时作为有潜力的干部培养的。至于温主任那一年去广场,那也是他的工作职责而已,否则的话,老邓又不糊涂,怎么可能在广场之后让他继续干下去?至于温主任去年的“政改”,虽然温主任当年不是紫阳的嫡系,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在去年开始主动向那一派靠拢啊。既然不少人因为当年广场的事情而误认为他是紫阳旧人,那么干脆将错就错,不是更容易被那一派接受么?政客都是多变的,改旗易帜不过是家常便饭,不用太过认真。

温主任之后的曾主任可以进入中办,最直接原因就是因为老江在大事件之后进京,需要他在中办充当幕僚长,把握好中办这一重要单位的角色。然而说曾主任如同由喜贵一样仅仅是老江的个人秘书,却又压低了曾主任的身份。曾主任在进京之前就已经是上海的副书记了,资历非同小可,更不要说曾主任本身在太子党圈子中的影响。可以说就算曾主任当年不进京,以后也是有很大可能跻身最高层的。曾主任能跻身副主席,当年为老江立了大功是一方面,他本身在进中办之前的资历可是另一方面,这一点同令主任的区别要分清。

曾主任之后的王刚同志又是另外一种情况。那时候老邓已经归去,老江上面再没有压力,已然掌控全局。再用曾主任把好中办的关就有些大材小用了。曾主任接手更重要的中组部,中办总是要人来接手的,在这种情况下的王刚,属于正常的过渡角色,自然上位接班。与过渡的张全景在中组部多少有些相像。

至于令主任就不用多说,他比较年轻,是胡找来的幕僚长,多少有个人秘书的味道。可以说他同曾主任的最大区别就是,令主任没有胡的幕僚长身份,以他的资历向上走是非常难的,绝不可能进书记处;而曾主任即使没有老江的幕僚长身份,也有很大的可能向上走。

令主任能够进书记处,还为将来的习开了一条路子。萧规曹随,习也可以将他看好的,年龄有优势的个人秘书作为幕僚长,以后一样可以进书记处。将来令主任到那里,习下面的某位主任一样可以到那里。

从以前的例子来看,组织培养的温主任一步一个脚印,最后升到总理;比较有资历的曾主任以老江幕僚长身份进中央,最后升副主席;按部就班升上去的王刚,最后给了政协副主席养老;那么以胡的个人秘书身份成为幕僚长、进书记处的令主任,以后怎么安排?将来以习的个人秘书身份成为幕僚长、进书记处的某位主任,又该怎么安排?

令主任最大的问题,一是在以胡的个人秘书进中办之前没资历,二是现在太过年轻。如果仅仅依靠总书记的个人秘书就能最后升任总理或者副主席,那么将来近平同志的个人秘书,还有将来春华或者政才同志的个人秘书怎么安排?体制内的其他人又会怎么看?这可是比较重要的问题。但是另一方面,令主任明年才56岁,难道这么年轻就去人大或者政协养老?而如果不去人大或者政协养老,就得找一个能让胡也好,习也好,还有令也好大家可以妥协的位子。另外还有政研室的王主任也是这个问题。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习如果愿意忍受令继续在中办当主任,而自己的人先担副主任,五年之后可以让令到人大政
协养老平稳过渡;否则的话,以令现在的书记处身份,只怕不管到那里都有可能继续向上走,他的年龄优势让他有很大可能将来进常委;而如果现在就打发他去人大或者政协,好像又有些不近人情。总之,放在什么位子可以让各方面大佬们还有令主任王主任都能基本满意,将会是很需要大佬们费脑子的问题,也是很能体现出几方势力的妥协后,谁占上风,谁占下风的问题。而小人物们则只管看戏就是。

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高校团委书记,特别是北京两所高校的团委书记就已经是炙手可热的位子了。很多人都看出了这个位子在官场上的巨大潜力。不过除了共青团之外,当时还有一条路子,就是领导秘书,也被很多人看好。很多人预测共青团与领导秘书出身将是以后中国在官场上的主力。最后的结果,共青团如愿所偿,然而领导秘书出身的人数上却与当年的前景相差甚远。这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虽然领导秘书每天都有直接同领导接触的机会,可以说有先天巨大的优势,只要能力能被领导肯定,凭着强大的私人关系,可以说以后就一定会被力挺。然而领导秘书也有很大的劣势,一是文章要写得好领导才会赏识,然而文章写得好了,领导如果找不到别人替代,可能又不轻易把秘书下放到地方。就比较难尽早走到上升通道。二是虽然同领导有强大的私人关系,可人脉都是单线的,不要说别的领导不买账,同阶层的交流也有限制。最后就是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自己的领导退了或是完蛋了,如果自己还没有上升到一定地步,就基本上算是停了。三是领导通常年纪要比秘书大好多,而现在官场上年龄卡得也很死,等领导把秘书下放,可能领导离退休也差不几年了。虽然在退之前会大力推,也很有可能过了几年领导退休,自己的仕途也基本到顶。最后还有一点,对同阶层的干部,秘书出身一方面让人羡慕,因为一旦领导放你下去,多半会对你力挺照顾,上升容易;可同时又容易让同阶层的干部看轻,认为你走了“捷径”,甚至有反感抵触心理。一旦秘书背后的领导退休,同阶层甚至上层态度就可能一下子转为压制,这样出身反倒成了包袱。这也是为什么秘书出身的干部,中层多,高层少的原因。

从领导秘书的上升途径也是想强调一下,体制内上升,当然要有人力挺,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影响因素。没有人力挺是不行的,但光有人力挺还是不够的,还要面面俱到,缺一不可,不一定需要各方都赞成,但至少要让大多数人不强烈反对。

看十八大的动向首先有个前提,就是现在到明年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有足够的可能出现各种变故。就以三少本身来说,06年的时候三少在商务部还是风光无限,报纸电视上还是常常见到。按照当时的势头,就算在十七大的时候不能定位为候任的主席或是候任的总理,至少还是可以接吴仪的班,这样到十八大的时候轻轻松松入常,一不留神还会跻身四巨头(主席总理委员长政协主席),断然不会出现到现在为了一张入常的船票拼死卖力的问题。然而等到07年一月份的时候老薄一入土,就马上变天了。当时的媒体报道明显冷了下来,到了十七大更是连吴仪的班都被抢了,还被发配到重庆“接”了“高升”广东的汪书记的班,结果不得不在这几年花大力气扭转局势。可以说,不到揭晓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不出什么问题,这是前提。

十八大现在已经定下来的,就是太子还有小强是前两名,另外人大委员长还有政协主席排名三四。除此之外不要说名单,就算第五至第九名常委的排名都定不下来。纪委政法委可能排名第五,国家副主席也可能排名第九。甚至到底是不是九常委也未必有百分之百的保证(当然只有极端情况才不会是九常委)。总之活动的余地还是很大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官场上谁跟谁关系好,谁跟谁关系不好,谁谁是某人的铁杆,谁谁是某人的死对头,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不能老是把体制想象成大棋,以为体制内的高层都是一心为公,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这都是很扯淡的。但是另一方面,也不能听风就是雨,把不相干的人胡乱扯在一起。在体制内大家都是有很多顾虑的,哪有那么容易守望相助?出于各种考虑,有时候就算是硬贴上去,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跟你靠近乎。当年赵本山拎着十瓶茅台去中央台,最后一瓶也没送出去,就像他自己说的,感情没到那个份上,你送礼人家也不收啊!

就以网上提到最多的团派为例子,要说小强不是胡的铁杆肯定是扯淡,且不说两人在80年代团中央的交情,93年胡进常委后小强也升上了团中央第一书记,没有胡点头决不可能;胡当上副主席,小强在这之后正式下放。可另一方面,其他好多例子就不一定靠潽了。比如说团中央与各省的团委书记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平时见面的机会都不是很多,也没有交流过几次谈话,怎么可能突然就是一派的了?像小孟同志明显以前跟胡交流不多,这才需要一上台就在公开场合表态拥护,希望抱住大腿。不过时间早了点,被人枪打出头鸟了。这其实正说明以前小孟与胡的关系没那么深。如果小孟本来就是胡的铁杆,其实不需要这样动作的。小强平时就深得胡信任,所以很少见小强在公开场合表态。当然,小孟同志因为表态受到打压,胡自然也必须维护,否则的话,谁还愿意跟这样的老大?

另外就是汪书记的例子,前两年网上包括西西和在内有看法认为汪书记是胡的爱将,要说汪书记是胡的人可能性当然不小,有传言是胡在党校的时候看上的。但两年前还有传闻汪书记高调是因为有可能将来替换小强成为总理,这就是瞎扯了。汪书记再是胡的“爱将”,这“爱”也不可能超过小强。反过来,汪书记十七大刚过的时候,其实入常形势跟三少差不多,都排在最后,否则的话,汪书记大可低调,不用着急高出那么大的动静。

不过到了现在,汪书记明显放松了好多,甚至在今年初开始调侃三少的“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恰恰有可能是汪书记想通了,他跟三少不同,有年龄优势,明年不入常,到十九大的时候也可以入常,明年入常算赚的,而三少明年不入,就没机会了。相比起汪书记,三少仍然是比较焦虑,还在不断出新闻,最大的可能是三少入常可能性大,所以患得患失,怕出差错;而汪书记入常可能性小,期望值低一些,反而放得开。

尽管现在看来三少入常可能性要比汪书记大,三少还是最危险的。这跟体制内支持三少的力量,还有反对三少的力量相关。派系是关系三少入常最重要的因素。

所谓的团派中有靠谱的,有关系未必特别紧密的,也有不靠谱的,其实太子党也一样。虽然笼统的都称作太子党,其实背景不同,想法也不同,站队就未必就相同。所以要先对太子党划分一下,区别开来。

毛家邓家虽然虽然背后的理论影响力大,可他们的孩子本身职位并不高,权力也不见得有多大。而且正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放大,反而很难公开表态,只能私下表态,他们在十八大的时候更多的是由别人决定两家中到底那家受益,那家受损。云松云来乐飞这些新贵太子党们忙着赚钱,虽然可能关心政治,可是自己的身份使不上力,无处下手。绵恒海峰现在离漩涡比较远,是太上今上爱惜羽毛,为后代的平安着想。这些太子党们,基本上不会有影响。

岐山虽然是女婿,可是主要靠的是80是年代的农村政策研究室经历,以后靠的是老朱,建行一直是老朱的重地。援朝延东是副部级中上层出身,与开国大老出身的太子党们还是有区别的,而且有团中央经历,同锦涛只怕联系更多,与三少走不到一块。这一批太子党的心思五花八门,背景同三少扯不到一块去,也不会有太多共同语言,就算是拥护向左转,也绝对不会支持三少的。更不要说像援朝那样的,只怕不给三少添乱就不错了。

开国大老出身的太子党现在在台面的,三少之外就是太子与正声。太子与正声都在体制内,正声与邓家当年交情还不错,他们有可能支持体制向左转让他们有更大的利益,比如说回到55年之前那样的对干部友好的中左。三少搞的那一套对体制可能有破坏作用,是不一定对他们的胃口的。不过,三少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相当于出头鸟,对他们本身的利益可能反而是好处。一来三少面对的那一方也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那一方,二来三少可以吸引别人的火力,反而更加衬托出他们的中庸平和,更容易为人所接受。所以他们应该支持三少出头搞新闻,至于是不是支持三少本人入常,只怕是在两可之间看情况而定。

其他的太子党们,特别是那些开国大老后代,现在却不是政治权力中心,有一定职位但闲职又多些的那一批人,其实应当是支持三少的主力了。这一批人,比如说陈家的陈元,陈家的昊苏,何家的光伟,还有将军后代合唱团的绝大多数,同三少最容易有共同语言。三少要入常,靠的是他们的力量。他们活动能量不小,却又不见得有直接的能量,更多的是靠间接的背后的及群体的能量,毕竟在最高层那里还是少的。

为什么这一批与三少容易有共同语言呢?看一看三少为什么会在十七大以后才唱红就知道了。三少对十七大最大的不满就是被发配重庆带来的失落感,本来觉得自己在商务部干得很卖力(他也确实干得很卖力),无论如何都要比别人更有上去,结果体制反而要打压他,他对体制自然是失望的。而可能支持三少的陈家的陈元,陈家的昊苏,何家的光伟,还有不少当年也都是政治上很有前途的,结果到了90年代纷纷因为众多原因止步。如果说他们上不去是因为太子党的出身,而且上去的都是比较优秀的平民子弟的话,可能他们还能勉强接受这个现实。结果回过头一看,原来只是开国大老的后代不容易上去,副部级厅级的后代一样可以上去;而且上去的也不全是优秀的平民子弟,不少人一样是没能力靠关系。而那些副部级厅级们本来是不入他们法眼的,现在反而靠关系上去了。而有的比他们还要嚣张,你说他们这批人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么,能甘心么?

所以这一类势力现在的心态估计就是这样的:要么一视同仁,只准平民后代子弟上去;要么干脆靠出身,按开国的贡献论资排辈。凭什么便宜都让当年不入流的部下的后代占了过去?

而且他们以前可能对文革反感,没有对“改旗易帜”警觉,甚至未必对毛家友好,现在回过味来了,等真的改旗了,他们的先人甚么都不是了,他们也什么都不是了。这样反过来,他们自然就对邓家颇为怨恨。

这样的心理,同三少十七大以后的失落感是很有共同之处的。对三少的唱红自然大力支持,另外只怕还有力保三少入常的想法。不过到底这一批影响力有多大,也不好说。还要看都有那一批反对三少。

体制内总是有得益者与失意人的。同是开国大佬的太子党,陈家的陈元,陈家的昊苏,何家的光伟这些人属于体制的失意人,同病相怜,自然对十七大以后岌岌可危,游走在失意边缘的三少要支持,属于基本盘。然而太子属于十七大权力斗争的意外的受益者,虽然可能也坚定的反对改旗易帜,对三少的态度就未必像失意人那样全力支持。三少的不少举动,对整个体制而言是有一定的破坏作用的。对陈家,陈家,何家等那些人来说,反正在体制内不得意,那么破坏破坏也不见得是坏事;然而对体制内的太子而言,就不一定任何时候情愿体制被破坏了。

在这些势力之外,对三少的态度也很有意思。要说真正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反对三少的势力,其实也不多,也就是立场非常偏右的哪一些势力,特别是拥护耀邦的改革元老们的那个小圈子。他们对三少的反对是从来不会掩饰的。其他的小圈子包括老江的也好,胡的也好,未必就是坚定的三少的反对派,至少他们对三少的唱红打黑的态度,也不是完全不可转变的。至于原因,其实与中国社会思潮的转变有关。仅仅在几年之前,中国社会的主导想法还是继续朝美国模式前进。然而这几年,社会越来越开始反思,特别是对这些年社会的理想丧失与道德沦丧开始反思。

当时我的理想就是希望能到边远的地方去,因此,在与同一所大学学生座谈的时候,学生问我你年轻时有过冲动吗?我说我有过,我在毕业的时候曾经写过两份血书,要志愿到西藏去。但是后来学校留我做研究生。

家宝是个善于做秀的人,不过当他提到写血书到西藏的时候,我还是相信当年的家宝同绝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都曾经有过理想主义。此一时彼一时,也许家宝心中的理想主义在90年代后直到今天也同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一样都抛弃得一干二净了,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不会在某一天重新回想起来。

怀念过去其实也同常意味着对现实的否定,有的人怀念50年代初的斗志昂扬,有的人怀念80年代初的朝气蓬勃,而当据说“身上流着道德的血液”的家宝同志也开始回忆自己年轻时候的血书时,恰恰说明了多数最高层可能也在迷惘于今天的同时而回忆过去的理想。这样的思潮下,远离只重结果的摸着石头过河,大步迈向资本主义的理论,寻找社会新的方向已经是大势所趋,那么三少唱红对很多人包括江胡习来说,可能都会时不时的唤醒自己过去的理想的年代。

不过,部分赞同三少的唱红可不一定就赞同三少入常。一来唱红也有三少唱的是哪一出红的问题,谁又保证三少心中的红与自己的红是一致的?二来三少做事的方式是另类,对体制有破坏力。就像在开头所说的,体制中的受益者还是不希望这个体制被过度破坏的。除了失意的那些开国太子党对三少的大力支持,以及拥护改革的少量元老对三少的大力反对之外,胡也好,江也好,习也好,他们可能赞同三少的做事方式对体制的冲击,却不一定希望自己与三少一起共事。而这就是三少最大的困境。

或者太子在重庆时的新闻标题可以做个注解:“习近平赴重庆调研肯定唱红歌,高度评价打黑”,这细微差别的对比也多少道出了体制中高层的心态,对唱红可以说是“既赞成又保留”。

三少现在需要不断的新闻,其实就是竭力冲破所谓困境的努力。除了极力赞成与极力反对的少量势力外,体制内对三少多属于有保留的赞成唱红,可能也有的大力支持唱红,但多数却未必情愿与三少共事。所以三少就只能依靠中下层的民意给上层施加压力来让自己入常,而不断的新闻就是最好的施加压力的方式,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三少虽然基本入常,却仍然有风险的原因。体制内的机制,仍然是少数高层大佬说了算的,如果三少长时间没有新闻,高层的压力当然就会减小很多。

现在有一种很有意思的看法,就是有不少人一再强调太子党的“根正苗红”,然后由于太子党们的“根正苗红”而得出一个扯蛋得不能再扯蛋的结论,就是说太子党是中国的中坚,由他们掌握中国的方向,才能保证中国永不变色。这样的结论真实荒谬之极。

前面已经提到过,太子党本身是一个笼统的称呼。所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要指望众多的所谓太子党在一个英明领袖比如太子的指引下整齐的大步前进,头脑中还是需要构造出一个宏伟精密的大棋才行的。

太子党是分各种不同的层次的。开国大佬的后代是一类,部级副部级等中上层的后代是一类,大佬的女婿们是另一类,云来云松这些所谓新贵的后代又是一类。在此之外,地方上的高干子弟,大概称为衙内更合适一些,就不考虑了。不同的层次之间交流,就算表面上待人有礼,骨子里难免颐气指使,同样的层次则显然更平等些。
就算是同一层次的太子党,思想上也是五花八门,左中右都有,而他们之间的冲突一样不少。或是由于前三十年父辈的恩怨,或是由于后三十年直接的碰撞。在前期由于文革中老干部的遭遇,太子党对毛家还是不太友好的多。

八十年代的时候是太子党们展露头角的时期。那一时期,不论在政坛上努力还是在商场上官倒,太子党们都是佼佼者。在商场上的官倒就不说,这已经是名声在外的事情了。而在政坛上,由于胡耀邦在提到所谓“第三梯队”的时候公开表示“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让大佬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提拔自己的子女,结果就是同商场上一样,政坛上的年轻人也是太子党占了最大的风头。

有一段时期团中央就有延东援朝昊苏光伟这样的太子党,而京内的陈元熙成也是风头人物,当然还有外边的刘原近平熙来。延东援朝的父辈毕竟不是开国大佬,与其他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而开国的那一批虽相互有竞争关系,倒是也有互相拉拢的小圈子的。

在当时的改革大环境下,年轻人普遍向往自由化与民主,其实那一批太子党们也不例外。这初看起来似乎不可思议,民主以后没了父辈的呵护,他们又如何能爬上权力巅峰呢?然而仔细想一想倒也可以理解。这些人同他们的父辈不同,那时候都还是年轻人,而年轻人多半是抱着不切实际的理想的。毕竟已经是现代了,社会也不再是对民主一无所知。依靠自己的实力在一场选举中获胜然后接受选民的欢呼,或是仅仅靠父辈的力量站在顶端而忍受着民众冷冷的目光,想必起来,哪一种情景更能让一个年轻人热血沸腾?当然,这些多数也只是他们年轻时的天真想法,过了一定年记,碰壁之后自然还是会现实起来。

年轻人不排斥自由化与民主,到了选举的时候却又普遍极力躲避,特别是当预见到自己在选举中普遍不能获胜的时候。作为例外的陈元曾经在选举前自信于自己可以依靠能力获得胜利,然而当结果出来后,却失望于选举是“不公平的”。这种矛盾的心理,或许是当时尚且年轻尚有幻想的太子党们的写照。

89年的那件事或许是一个分水岭,在那件事中,就像元老们之间的分化一样,太子党们的观点也是分化的,有的主张应当稳定,也有的观点激进一些。然而与他们的父辈多少不同,作为年轻人毕竟还是与年轻人的思维接近一些,不管是稳定还是激进,不赞成流血的还是比较多。

89年之后由于反对老邓流血的决定,一些元老如张爱萍基本抛弃社会主义的念头,思想上急剧右转,创办《炎黄春秋》。太子党中的年轻人也是一样,有右转反对社会主义的,有因为接受不了流血的现实而选择躲避的,也有的虽然不赞成流血但坚持社会要稳定的,坚持必须流血的倒也有。

在仕途上由于各种原因,90年代开国大佬的后代们如陈元昊苏熙成等基本不再政治的前台露面,更有的被打发到了闲职养老。原因一来太子党名声不佳,遇到选举容易面对敌意,二来有的太子党本身有自由化倾向同情学生被认为不可靠,三来他们的父辈逐渐去世,没了依托。那时候坚持下来的有在大连比较高调作了一些事情的三少,在青岛比较低调作了一些事情的正声,以及在福建一直比较低调的近平。选举时太子党面对的敌意从近平选票倒数第一就可以看出来。

当时社会上普遍舆论观点是开国大佬的太子党在政治上不会有作为。而非开国大佬的太子党们如部级以及女婿们由于名头不那么响,受到的阻力与敌意也小得多,通常是等
他们上到了最高层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也是有太子党背景的。而开国大佬的太子党当中就仅有前面提到的太子三少等几位。

90年代末以后,老朱大力倡导卖国企,这又给了一部分太子党机会,依托手中的权力,不少太子党们通过各种手段肆意的侵吞国有资产,将其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由于90年代党内多数高层已经不相信这个党还能坚持下去,侵吞国有资产发家的太子党当中,一部分移民海外,另一部分则成为“改旗易帜”的坚定的拥护者。原因很简单,只有彻
底的“改旗易帜”,这些太子党手中的财产才可以彻底的合法化。

没有侵吞国有资产的太子党当中,军队的居多,身处闲职的居多。毕竟要侵吞国有资产也要有这样的机会才成。

这些大概就是现在政治格局的来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