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发改委要求食用油企业再限价两月 补贴难掩亏损

杨颢

  继方便面、日化产品、白酒等消费品企业后,食用油企业也传出被“招呼”暂缓提价的消息。

  日前,丰益国际发言人Au Kah Soon在接受外电采访时称,中国政府已经要求其位于中国的子公司益海嘉里推迟涨价。益海嘉里在中国主要销售“金龙鱼”品牌食用油等产品。

  “这位发言人所说情况属实,政府有关部门要求我们延迟两个月考虑(调价)。”4月11日,益海嘉里方面回复记者称。

  这已经是益海嘉里第二次被要求不得涨价。2010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就曾约谈了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集团四家大型食用油生产企业,要求企业在4个月内不得上调小包装食用油价格。

  在4个月大限之后,第二道限价令再度发出。

  作为当时被约谈的另一家企业中粮,对此消息也不否认。“我们目前还没有得到(政府关于限价)正式的通知,但已经听说了。”中粮食品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宋含聪对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记者也从多方证实,近期内,政府还将启动第二轮针对这几家被限价企业的定向补贴,以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企业成本倒挂的压力。

  二度限价与二度补贴

  据一家被约谈的企业人士介绍,2010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约谈四家食用油企业的时候,要求是企业在4个月内、即2011年3月份“两会”之后,不得再上调小包装食用油价格。

  如今,“两会”已经结束了半月有余。

  根据商务部4月6日晚间发表的最新商务预报称,在3月28日至4月3日一周内,全国36个大中城市食用油零售价格上涨0.1%,其中花生油、豆油、菜籽油零售价格均上涨0.1%。而在此前的3月份,商务部监测数据显示、食用油类与肉类、禽类等五个分类价格指数都出现了环比持续上升的态势。

  不过,包括中粮、益海嘉里在内的企业均表示,自去年11月底以来,其生产的食用油价格一直没有上涨。

  “事实上,‘两会’结束后发改委就又约谈了这些企业,希望价格能继续维稳。”上述企业人士同时表示,政府已经在考虑向企业定向投放一定的补贴。

  宋含聪也告诉记者,目前企业压力很大,但相信政府会有相关补贴考虑,让企业能基本维持正常经营。

  按照益海嘉里的说法,政府此次对企业暂缓提价的时间要求是两个月。

  据《中华油脂网》主编郭清保介绍,目前小包装食用油的成本与终端产品的价格倒挂现象极为明显。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小包装豆油的出厂价约为每吨9400元-9500元,但目前进口散装豆油到港价格均在每吨1万元以上,豆油经过精炼、包装成为小包装食用油,价格倒挂每吨超过千元。

  今年1月中旬,国家粮食局就已经召集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九三油脂、汇福五家粮油企业开会,宣布将对上述企业定向销售共计约50万吨食用油,以缓解食用油加工企业困难局面。其中,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两家粮油企业获得定向销售食用油的比例最大,均为22万吨。

  “被增长”与被淘汰

  而在此次约谈限价之后,新一轮的定向补贴也将随之而来。此次补贴也是采取前一次定向销售的方式,但销售时间、数量以及品种等目前还未最后敲定。

  一位行业内资深人士透露,第二轮定向销售目前没有明确消息的主要原因,是“争吵很厉害”。一方面,未获得补贴的企业怨声很大,另一方面,被补贴企业也有不满之声。

  一家上海当地粮油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处于价格倒挂的困境之中,每加工一吨大豆,就面临300多元的亏损。但企业不敢涨价。原因在于,发改委对四家主要食用油企业进行了限价的要求后,类似他这种企业如果涨价,就更没有竞争力了。

  有数据称,仅中粮和益海嘉里两家企业,就合计占据了中国小包装食用油领域超过50%的市场份额。

  在该负责人看来,政府在今年1月给予五家大企业定向销售的食用油价格低于市场价,就更让中小企业难以抵抗他们的竞争。据悉,定向销售的菜籽油每吨8900元,比市场价每吨低1000元左右;定向销售的大豆油每吨3500元,比市场价每吨低200-300元。

  “我们只能是赔钱!”他无奈地说。

  一家获得补贴的企业的内部人士却告诉记者,尽管此前企业被“分配”到了低于市场价格的食用油,但数量很少,不够企业半个月的生产量。

  2010年12月中旬,曾有媒体报道“食用油企业大面积停产已现先兆”,对此,发改委紧急澄清表示“中粮、益海等小包装食用油企业正在开足马力,全力组织生产”。当时即有消息称,为了保证调控要求的稳定物价、保证供应,四大粮油企业集团不仅不能擅自提价,还必须开足马力生产。因此,有说法形容大型食用油加工企业在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份额是“被增长”。

  “我们的确是被动地增长。”这位企业内部人士笑称。而加工越多,面临亏损也就越多。

  郭清保告诉记者,目前以小包装油价格来计算,食用油肯定是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原因除了政府的限价,还与目前供大于求的市场状况有关。仅以豆油为例,目前全国大豆压榨产能为1亿吨,而实际市场需求为5000万吨左右,过剩产能超过一半。

  在此之前黑龙江国储大豆几次流拍,也有市场需求不旺的缘故在其中。

  “这段时间的限价,会对产能过剩的现状产生一些影响,一些产能,一些中小企业会被淘汰。”郭说。而这样的结果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宋含聪就告诉记者,央企中粮作为稳定市场供应的一个主体,最近几个月“反而增加了市场供应的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而前述上海粮油企业的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因为亏损,自己企业的产量则减少了30%。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