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特朗普的催眠师”班农在香港闭门演讲说了些什么?

写在前面:史蒂夫·班农,爱尔兰裔天主教徒,另类右翼媒体掌旗手,特朗普竞选班子的宣传总长,总统身后伟大的操纵者,以及,白宫内斗的最新出局者。这位在权力过山车上的风云人物,在向外界传达这样一个印象:虽离开白宫,但他仍直接了解并影响着特朗普政府的内外决策。用他的话来说,特朗普需要一个在“外面”帮助他的人。

班农首个发声的海外地点是香港。班农在美国国内时不忌讳谈中国威胁论,但这次在一屋子对冲基金经理和投资者面前,他改口盛赞中国的发展模式和经济政策,适合中国国情且运转良好。

下面是世界说(ID:globusnews)现场专员对班农12日在中信里昂证券(CLSA)年度投资人大会上演讲的整理内容,供读者参照。

世 界 说

周 一

发自 中国 香港

民粹主义的反抗

在班农眼里,民粹主义揭竿而起是从2008金融危机开始的。

他在CLSA的演讲以他眼中的民粹主义起源开始,开场与2011年10月25日他在“光复自由基金会”讲话中一样:2008年9月18日,雷曼倒闭后,亨利·保尔森(注:时任美国财长)和美联储发现雷曼是商业票据市场极其重要的参与者,雷曼的倒闭使得市场流动性干涸。他们告诉总统,在24小时内,需要一万亿现金来稳定市场,否则美国金融市场将在72小时崩溃,而世界金融市场也将在未来一周崩溃,如果不救助,美国就是在对金融市场犯下希特勒、墨索里尼、日本军国政府和苏联政府一样的罪行。


△ 来源:作者现场摄

但布什总统说,这不是我的问题,去找国会山。

10月3日,救助达成。这就是民粹主义揭竿而起的时刻。此时的香港,投资者因为投资贝尔斯登债券(实为雷曼迷你债)而倾家荡产,史上最让人恶心的救助发生之后,社会主义者在救助中安然无恙,却在接下来的2009年拿到大笔奖金,他们的下行风险由美国纳税人买单,而上行收益归银行家们所有。

民粹主义的兴起伴随着后面的竞选,作为最初民粹主义的代表,茶党拥护者、工人阶级的不满没有得到发泄,我们在英国脱欧中观察到民粹主义的抬头,从全球的观察中,我们认为特朗普能赢。在英国脱欧的投票现场,我们的记者观察完投票后和我们打了个电话,坚信工人阶级的愤怒将改变选举。

特朗普的三大主张,阻止非法移民、为美国工人阶级带来工作、停止昂贵的海外战争,这些政策赢得了民粹选票,也为特朗普赢得了竞选。


△ 班农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大操纵者”

美国国家主义的兴起

在班农眼里,美国的基础与本质,是由汉密尔顿、亨利·克莱(前国务卿)、林肯和罗斯福开始奠定的,基于保护本土工业生产、资本大量投入基建、拥有关注实体经济和小企业的金融机构这三大教条。

特朗普的经济计划是对美国国家主义的回归,是一个关注就业的经济计划,它强调将生产企业和岗位带回美国、重新进行双向的贸易谈判来获得公平有利于美国的贸易协定,保护美国的工业,对创造就业的企业减税,缩减臃肿的政府机关。

班农列举了“特朗普经济学”的初期成效:3%的GDP增长,17年新低的失业率,16年新低的黑人失业率,11年新低的拉美裔失业率,20年新高的商业信心指数,境外投向美国本土的资本在增加。而移民政策也在生效,非法移民在“自愿”离开美国回到自己的国家。随着工作岗位的增加、工资也将随之增加、通胀也将回归。


△ 班农在进行主题演讲(来源:作者现场摄)

但这些长期的经济好转恰好体现在一个无所事事的特朗普政府任期,并成为特朗普攻击奥巴马的工具,我想奥巴马应该有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悲伤吧。

未来还会有减税,不过班农不认为未来三个月减税法案能够通过,但即使没有,经济也将发展得很好,如果减税法案通过了,将对经济形成进一步刺激。边境税等政策虽然没机会通过,但是如果能通过,这些政策能把高附加值的工作带回美国。

21世纪的亚洲

21世纪将是太平洋的世界,班农参加海军的经历使得他很早年来过香港,而香港、韩国、日本、中国的活力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他说,美国第一并不是孤立主义,而是仍然作为太平洋的重要力量存在。

但目前中日韩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太大了。因为美国市场很开放,所以这些国家能够对美国大量出口,但美国企业进入这些市场太难了。与这些国家尤其是中国的逆差是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美国将退出TPP,美国将关注未来双边协定的“互惠性”,对于知识产权问题,以及中国在开放市场时强制技术转让问题将更加强势。

谈及中美关系,班农表示特朗普政府不是要引起贸易战,而是终结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战。其中,强制技术转让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同时他也谈到了未来可能引起中美关系紧张的三个区域:东北亚局势类似1914年巴尔干半岛局势,中国南海的潜在冲突,以及“一带一路”。

班农演讲的最后说道:21世纪的亚洲有着最大的增长机会,也潜藏最多的冲突可能。


△ 班农展示的PPT内容,中美关系紧张加剧的三个区域(来源:作者现场摄)

Q & A

主持人施立宏(Jonathan Slone,里昂证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问班农教会了特朗普什么。

班农讲了在CBS 《60分钟》采访里说过的故事,当特朗普侮辱女性的录音被媒体泄露后,特朗普将幕僚们召集在一起开会,三分之二的人觉得没希望了,班农反倒告诉他,希拉里代表的是腐败的系统,你百分之百能赢,只要你坚持三点(移民、工作、对外战争),他们不会在乎这种小事——他们就没指望你是个完人。

主持人又问到他怎么看最近特朗普签署法案支持了民主党关于将债务上限和权益性政府开支措施延长至12月8日的提议。

班农说,特朗普是这种愿意交易的类型(He is the transaction guy),而自己是那种如果竞选里承诺了就要达成的类型。如果特朗普问自己,班农会建议他不要这样做,但是他更聪明,他决定与民主党做这个交易。


△ 来源:芝加哥论坛报

主持人讲到他在香港,感觉亚洲人很重视教育。

班农也说到亚洲世纪基于亚洲人民的自我驱动力强、重视教育,而很多其他地区的人民并没有那么愿意投入教育,班农说到美国的优势——自然资源丰富、景色美好、美国有体制优势,而真正的优势是美国的劳动人民。他认为应该缩减H1B签证数量,以保护美国人民在IT行业、工程业与印度人和中国人的竞争优势。现在执政者中有过军队经验、亚洲经历的人太少了,所以我们在与他们做交易的时候容易处于劣势。

主持人说,美国金融业很发达,班农曾经工作的高盛也不会投入到税后收益7%以下的东西。

班农说,在民粹主义的运动里,经济只是公民社会的一部分,我们首先是一种文化、一种公民社会。19世纪美国飞速发展的时候,没人那么在意内部报酬率(IRR)、净现值(NPV),以后我们要保护一些产业。当然一些人对于资本不能自由流通可能感到恐慌,但是长期来看,他们会理解这是为了国家安全和整体回报。


△ 班农(图左)与主持人施立宏(图右)

主持人说到自己刚刚到香港的时候,是研究进出口额度制度的分析师,那么配额制度是要回归吗?

班农说这个系统不是最好的,但把高附加值的工作带回美国,带给我们的主心骨,即我们的人民,我们要开始照顾他们了。可能这些企业一开始不愿意投资回美国,但是考虑到投资的安全性,他们或许会意识到这是更好的投资。

主持人对中日韩政府略作点评,班农接过话题表扬中日韩经济干得挺好,中国汲取了教训,而我们的系统要改。

主持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班农怎么看你自己。

班农说,自己离开白宫,是因为特朗普需要一个在外面帮助他的人,建制派想推翻2016的结果,用各种调查来阻扰特朗普。而班农观察到世界各地如印度、埃及等地的民粹主义的兴起,他计划将把自己网站“布莱特巴特”办得更全球化,他的重心是将民粹主义、国家主义、保守主义、中右翼与共和党结合起来,让共和党未来赢50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9月13日20:30 | #1

    既然是閉門演說,那麼這些內容班農隨時可以否認,回美國後繼續宣傳中國威脅論

  2. 匿名
    2017年9月13日20:40 | #2

    加了世界说牌胡椒粉炒了炒?

  3. 匿名
    2017年9月13日22:37 | #3

    搬弄就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小丑,不过美国需要这样的小丑,让他和川普一起让美国再次伟大。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