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彧:心中的那一份理想引发的争议

近日,因李庄漏罪案,重庆打黑唱红运动再次以高姿态低智商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引发法律界的热烈讨论和维稳水军的激烈辟谣。作为中国法治精神领袖之一的贺卫方老师,对于重庆打黑唱红的发表公开信《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公开信直指重庆打黑严重践踏中国法制框架,背离法律法制法治的根本原则,领导式拍脑袋的审判和执法强势抬头。此信在贺老的博客发表后,引起各方关注和讨论,民间叫好声阵阵。当然也有批评的文章,如刘仰先生的《致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文中指出贺老和南方报系对重庆打黑持续的冷嘲热讽和围攻,其实很失败;而后咬文嚼字对贺老文中的一些观点和表述进行质疑和反驳。刘先生的公开信如沙滩丘壑一般瞬间被网络上愤怒的公民的波涛巨浪所淹没,之后再有一篇《精英话语权与民主》可算做对反驳的反驳,论点更为缓和和理性。

刘先生在后文中指出“崇尚专家话语权其实是反民主的”,也理性地表达“专家不过是片面性比其他人更强一些而已,因为,他们的目光常常只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其文章中大部分文字也是用来支持上述看法的,抛开前文不谈,或者刘先生也隐约感觉前文中几些文字有失偏颇。我对于其后文观点表示非常赞同,“专家”这个名词在国内逐渐演化成老鼠过街人人应该喊打的困境,甚至被诙谐地称为“砖家”、“叫兽”。究其深层次原因,任何明眼人都很明白,这些专家或者所谓的专家常常站在人民大众的对立面,为了领导利益和阴谋来哄骗大众,来辟谣来安抚来露脸。人民被骗过一次,心中的隔阂和戒心将越来越重,狼来了的故事只能表演一次。

从前年开始重庆严打黑社会开始,笔者一直关注重庆事件和重庆现象的发展,看到愤怒的惊慌的律师们不断奔走呼喊,看到泰然的小心的重庆学者不停造势辟谣,看到手无寸金手无寸铁的网络民众时而愤怒时而哀怨的留言。李庄案审判前,不少学者和律师就将此案认定是中国六十年法治进程的试金石,真的是试金石么?随着李庄案影响的扩大化,重庆打黑打黑律师运行已经上升到国家维稳和政府尊严的问题,当然更包括某些领导的政绩和仕途。在此期间,民间争议和讨论不断,为了防止造成比必要的麻烦,一些新闻网站对于重庆打黑的新闻都关闭评论,网络无毛党似乎也迎来发财的机会,软文和檄文不断。政府不懂事,学者不应该跟着乱来。其中重庆的法律学者表现实在令人失望,也许迫于压力,也许迫于生计,那也不应该僭越道德底线、违背多年的法律良知,成为了真正的“砖家”。

这两年国内社会上热点新闻不断,爹是刚,毒猪肉,假轮胎,钢琴杀等,不管挑战者国人的神经和底线,也冲淡了大众对于重庆打黑的心急如焚欲罢不能的心情。本月李庄漏罪案从天而降,突如其来让法律界和学术界感到意外和不理解,有网友评论“重庆打黑第一季是丢人没丢够,第二季继续丢么”。从政府公关的角度来讲,这样高调处理一个民反调很高的案子,确实不是那么睿智,重庆法律工作者将再次不情愿地被推到荧幕前和闪光灯下,被同仁所不齿,写在历史的墓志铭上。而幕后的大佬,宛若高中政治书讲的资本主义政权幕后的一群资本家,望着深邃星空,不知你们会想到什么。

对于李庄漏案,曾经激进的保守的漠视的无视的公众和法律工作者,仿佛刑场上即将被执行的囚犯,再也不能淡定坦然面对死亡,挣扎着咆哮着与这现实做出挣扎和抗争。纵然现实不会发生改变,但他们至少发出过声音给出过异见,若干年后再想起此事,不至于太过于后悔和伤感。贺老坐不住了,写了一些文字;笔者也坐不住了,出去跑了几步。观法律精神和司法现状,贺老的文章娓娓道来,醍醐灌顶,激励着我们青年公民和青年法律工作者。“人都不免一死,由国家公权力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毕竟是很重大的事情”,中国传统文化往往不接受个人利益至上的价值观,被媒体报道的杀人、抢劫、醉驾致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只要触动大众的敏感神经,大众整体态度就是杀,然后此犯罪嫌疑人如果没有深厚的背景,就只能成为不杀不解民愤的牺牲品。刘先生作为大众的一员,表达了对于黑社会势力的痛恨和对于人民渴望安定和平诉求的关切,这表现了作为文化学者应该关注和关心的社会责任,但是,大众仅仅凭媒体报道和主观臆断就可以用舆论来杀死一个公民,是不是很可悲,因为我们不是在原始社会,现代社会应当充分表现出来对误入歧途之人的救赎和公正的辩解权利,否则任何一个光明磊落的孩子都可以被送上断头台,任何一个别有用心之人都可以借民众杀死他的敌人。请原谅我使用“别有用心”这四个官方汉字。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法律学者,一直歇斯底里地渴望和追逐法治理想、法治社会的原因,有些已因此失去了自由或者失去了生命,留下了可怜的妻子和孩子。请尊重他们为自身理想和理想社会做出的努力。

“即便同在“专家”的领域,不同意见的争论,也不完全是“学术比武”的输赢关系”,刘先生如是说。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理想,都会极力维护自己心中的理想,不许任何践踏。维护自己理想的同时也可以尊重别人的理想,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谈论和争辩,这是这个社会所稀缺的,也是社会维持进步的一个重要渠道。文化或者文明的进步从不是一厢情愿的,而是在你争我进的温和竞争环境下悄然展开的,而不是你诛我伐。

法治,何时梦想变成现实,需要你我的呐喊。“西红市”是否在考验大众的承受底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