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以为:发改委约谈企业扭曲CPI指标

国家发改委约谈了10多个协会,被约谈的全国工商联下属4家商会负责人又约谈20家商会。商会们于4月13日以全国工商联的名义发出联合倡议,要求各协会会员企业理性对待成本上升,不跟风搭车涨价;不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囤积居奇,不哄抬物价。“不以协议、决议或者协调等方式串通涨价,不滥用行业优势地位操纵价格,不以限制产量或者供应量等方式人为抬高价格。”

近期引起社会关注的日化企业涨价一事,终于在国家发改委对部分企业的“约谈”之下消停下来。以发改委之尊,屈身与企业商议价格,企业当然不得不给面子。如此大范围“约谈”,颇有“串谋”定价的嫌疑。“约谈”与“串谋”形式相似,要说不同大概是对价格影响的方向不同吧。但“串谋”一样可能是压价,比如粮食收购企业联合商议降低收购价格,应标开发商集体商议投标价格诸如此类。涨价未必等于贪婪,不涨价或者降价未必就慷慨。发改委要对“约谈”和“串谋”之间的界限表述清楚,免得今后被人拿来说事。

“约谈”的目的之一是试图减轻短时间内的涨价预期,从不涨价期限为两个月的约定可以看得出来。那么两个月之后怎么办?涨价因素两个月之后积聚更多,或许涨价势头更猛了。“约谈”本身确切无疑的告诉消费者,价格上行压力巨大势,只是被发给委暂时遏制住了,那么消费者还等什么呢?企业再听话也不可能亏损坚持到破产,以石油为代表的原材料迅猛涨价,假如下游厂商不能涨价,那么只能缩减产量。趁商场货架还没有空,赶紧去抢购吧。

通过“约谈”减轻涨价预期很难收效,即使短期有效,长期也是有害的,相信发改委能估计到这些。我认为发改委“约谈”的真正目的是影响CPI指标。目前利率等货币政策走向都要看CPI指数行事。CPI高企的话,利率不得不提高,货币政策不得不从紧。有些部门大概不愿看到利率走高,比如从银行借贷较多的国企和房企,银行也担心利率走高之后坏账率上升,发改委得服从他们的利益。

以发改委的力量影响CPI指标小事一桩,但这个影响只是短期的。如果CPI长期听命于发改委的话,那么CPI本身也就失去了存在意义。经济学家设计CPI这个指标旨在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人在车船上会犯晕,因为脚底不稳,缺乏稳定的参照物,大脑失去了判断力。政府决策需要可靠的参数,不管这个参数是否讨人喜欢。

CPI越是不受政府干预,则参考作用越大,但是世界上没有纯客观的参数。量子力学有个不可能定律,通俗地说,我们能够观察客观世界,光是主要媒介。对于中观世界的事物,光照通常来说不会影响客体的状态,但是微观世界,观察用的光线表现为光子,光子撞击会影响微粒子的运动状态,于是产生失真。结论是,人们不可能精确观察到微粒子原本的运动状态,只能无限接近真相。

不可能定律给人类认识微观世界造成了困扰,但是对人们认识中观世界影响不大,只要有意识地避免因为观察带来的干扰。CPI太容易受政治干扰,调整样本来源,调整行业权重,调整容差……样样都会改变CPI的结果。尊重一个可以影响的数据而不去影响,并听从其指引,不仅需要深厚的精神方面的修为,也需要科学方法论方面的基本常识。

直接对数据弄虚作假还不是最坏的选择,最坏的选择是为了造出讨人喜欢的数据,而对真实世界大动干戈,比如大拆大建拉提GDP,它伤害的是国民的权利和财富。对财富短期的掠夺还是不是最坏的后果,具体到这次的方便面、日化生产企业,只是赢利受到影响。而经济数据不可靠,政府决策趋于盲目,等于醉酒开车。

人能够脚蹬地面向上跳跃,是因为坚实的大地任何人无法撼动。武侠小说里面的神功:“右脚轻点左脚脚面,身体借此竟然又拔高数丈。”明知是违反自然法则的事情,却时常诱惑着人们的想象力。幻想一下无妨,若真以为右脚轻点左脚脚面能飞起来,那迟早得粉身碎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