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解析习派

上篇

说习派,首先要说习总,说习总,则要从他的父亲习仲勋讲起。

习仲勋15岁入党,21岁当上陕甘边区苏维埃主席,32岁任西北局书记,1950年担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代主席,成为一方诸侯,年仅37岁。习仲勋少年得志,原因就在于他站对了队,跟对了人,但是后来被打倒也因为原来站对的队又变成错的了。

一般讲西北革命历史,大家都泛泛知道陕北红军和陕北根据地是由刘志丹、谢子长领导建立的,两人好像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事实上,陕北有两块根据地,两支红军,陕甘边苏区是刘志丹领导的,陕北苏区是谢子长领导的。党内地位,谢高于刘,刘长期受到谢的打压和不信任。刘志丹这支队伍中,他的主要助手则是高岗和习仲勋。1934年,谢子长病逝,但是他生前向中央写的告状信发挥了作用。1935年,中央代表朱理治、聂洪钧到达陕北,他们和谢子长的老部下郭洪涛等人结合起来,依靠刚刚到达陕北的徐海东红25军,开展了陕北肃反,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人都被指为“反革命”被捕,他们的部下红26军营以上干部和地方县以上干部几乎全部被捕,200多人被杀,刘、高、习也几乎被杀,这时中央红军到达陕北(这个中央是毛、周、洛、博的正牌中央,不是朱理治、聂洪钧代表的那个山寨中央),肃反才停止,刘、高、习等人被释放,但是依旧留着犯有严重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尾巴。1936年,刘志丹战死,高、习成为这个山头的代表人物。1942年,延安整风中,召开了西北局高干会议,专门讨论西北革命历史问题,刘志丹、高岗被树立为正确路线代表。高、习的西北山头政治地位显著提高,1945年七大,高岗当选政治局委员,习仲勋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建国后,高岗任东北局第一书记,习仲勋任西北局第二书记,五个大区诸侯中,西北山头占了两个。

1952年,五马进京,高岗任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习仲勋任中宣部部长。这时高岗的政治地位显著上升,得到毛泽东的特别器重,中央书记处会议,除了书记以外,他每次都被通知到会,进入核心领导层。1953年底,高饶事件发生,高岗成为反党集团首领,1954年8月自杀身亡。高岗死后,他的遗孀和孩子都得到了习仲勋的照顾。高岗事件,习仲勋虽然没有被卷入,但从此不再受到重用,转任国务院秘书长,八大也未能进入政治局。1962年,又发生了小说《刘志丹》反党事件,这次习仲勋终于被打倒。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写了一本小说《刘志丹》歌颂刘领导的陕北革命,引起了当年谢子长的老部下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闫红彦的不满,认为是在歪曲历史,他一状告到了康生那里,康生为小说定下了为高岗翻案的罪名,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读了康生递上的字条: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于是就成了钦定的铁案。习仲勋被指为李建彤的后台、小说《刘志丹》的第一作者,被撤销职务,下放劳动。这时他的儿子习总9岁,正在北京八一小学读书。

1966年,文革开始,习仲勋作为彭(德怀)、高(岗)、习反党集团的主要成员,被揪回陕西,到处批斗,1968年被关进北京卫戍区监护。这时他的儿子习总正在北京101中学读初二,大中小学都停课闹革命了,他也就无书可读了,在社会上游荡,曾经短期参加过联动(说几句题外话,文革开始阶段,最先造反的是高干子弟为主的红卫兵,被称为老红卫兵(简称老兵),现在人们熟知的那些文革恶行,如随意抄家、打死打伤人命、打砸抢烧破四旧、毁坏文物等等,大部分都是这些高干子弟老红卫兵干的,他们的斗争矛头主要指向反动学术权威、地富反坏右这些死老虎,并不符合毛主席的文革战略部署。1966年10月中央工作会议批判资反路线之后,造反派红卫兵(在北京,主要代表人物就是五大领袖)成为中央文革支持的主要对象,斗争矛头指向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就是老红卫兵的爸爸妈妈们,老兵们马上由造反派变成了保爹保妈派,1966年12月成立“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斗争矛头直指中央文革,甚至对毛主席也有大不敬之词,这些高干子弟行事肆无忌惮,曾经六冲公安部,最后被中央定为反革命组织,大部分成员被抓,仅仅关了三个月,就被毛主席下令释放,但是联动在社会上被普遍唾弃,成了过街老鼠,1967年5月29日以联动为核心,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了“红卫兵万岁”红卫兵一周年纪念大会以后,联动作为组织停止活动。文革后,造反派红卫兵被清算,而老红卫兵、联动分子们,或者作为干部第三梯队被培养接班,或者依靠权力背景经商致富,今天,大部分人都是高官、富商。),因为他的黑帮父亲,没有很积极的活动。1968年,习总受父亲问题牵连,被关进少管所黑帮子弟学习班审查半年多。1969年,作为知青,到延安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1974年,习总一个黑帮子弟被批准入党(这时文革已经进行了八年,老百姓已经没有了革命热情,很多人都看明白了,文革派不得人心,将来天下还是老干部的)。1975年,习仲勋解除监护,仍回洛阳耐火材料厂任副厂长,习总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了清华大学,清华期间,他上下铺的室友就是今天中组部常委副部长陈希。

文革结束后,经叶剑英提议,1978年4月,习仲勋复出,任广东省委第二书记,12月任第一书记。在广东期间,他提出中央给广东更大自主权,仿照四小龙经验,搞出口特区。1979年,中央正式批准广东建立经济特区,广东的改革开放启动。1979年4月,习总清华毕业,担任父亲好友、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的机要秘书(副团职干部)。1981年6月,习仲勋任中央书记处书记,1982年9月任政治局委员、书记处常务书记,成为总书记胡耀邦的主要助手。1982年,中央提出建立干部第三梯队,在中组部成立青年干部局负责考察提拔青年干部,习总就被列入这个梯队,重点培养,1982年任河北正定县委副书记、书记,由军队转到地方工作。(再说句题外话,习仲勋文革复出后,对中国政治的残酷性有深刻认识,并不愿意子女继续从政,觉得大儿子习总为人厚道,不易树敌,只让他一个人从政,其他人都去经商,而且都要取得外国国籍,留下后路。现在习总的大姐夫邓家贵为加拿大国籍,二姐夫吴龙为澳洲永久居民,弟弟习远平为澳洲永久居民。)习总在河北三年,河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对习仲勋并不感冒,不愿照顾他的儿子,而福建省委书记项南表示欢迎他来工作,1985年,调任厦门副市长,1988年在厦门换届选举中,习总得票未能过50%,落选副市长,随即调任宁德地委书记。

1987年1月,胡耀邦下台,在决定他下台的那次民主生活会上,元老、同事、下级对他群起而攻之,在这次会议上唯一为胡耀邦说话的只有习仲勋,他指着逼胡下台的人们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这场戏吗?这不正常!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说完,就离开会场。胡耀邦下台后,习仲勋也离开了书记处常务书记的职务,转任人大第一副委员长。十三大召开前的人事安排中,曾有人提议由习仲勋任人大委员长,但是邓对习很不满,宁可安排资历远远逊色的万里任委员长,习只能屈居万里之下。1990年10月,习仲勋离职休养,定居深圳。2002年5月去世。

几点补充。

1,文革前,受小说反党事件牵连,老习离开中央到洛阳,是去洛阳矿机厂,文革后期解除监护再去洛阳,是去洛阳耐火材料厂;

2,能入党、推荐上清华与自己努力有关,更与当时县委申书记有关,申书记是陕甘边南梁游击队的后人,记情;

3,令当过河北1号高扬的秘书(此处记忆出错,是副书记高占祥);

4,85年后,老习就退出书记处了,只担任政治局委员,算半退休状态;

5,厦门是市长落选,这与福建官场排外惯性有关,也与当时普遍对二代从政不满有关,那段时间,好些二代在选举中受挫。再加上习之前的安黎在厦门,口碑很差,所以,习落选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6,老习安排子女经商从政拿外国籍的细节存疑,港台很多关于国内政坛的地摊文章有时细节太栩栩如生了;

7,同样,关于民主生活会的细节也太丰富了,不可信。胡写信辞职是民主生活会前,不是民主生活会逼其辞职,当然,会上批胡很严厉。在本狐看来,胡该批,他根本就不是那个位置的合适人选。当然,会上批的在不在点上,那是另一回事。若真是会上替胡说话,乡愿而已。若自称从未犯过左的错误,或者从未“整”过人,要么是吹牛,要么共产党员修养不到家,讲这话,辩证法没学好;

8,十三大原本的常委人选有万里,但在最后关头,取消了,作为补偿,D安排一个正国级安慰一下老部下受伤的小心灵,老习就吃亏了,在当时,他好像是文革前老资格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唯一不是正国级的了。不过也不奇怪,西北帮倒台,最大的受益者就是D,压着坚决不给高麻子平反的也是他。

下篇

习仲勋晚年说:“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整过人,一辈子没犯‘左’的错误。”说一辈子没整过人,恐怕有点绝对了,在我党绞肉机的政治中,没有整过人的人恐怕不存在。但是习仲勋有人情味、有担当,很少整人,在党内确实是公认的。他的好人缘,也遗惠给了他的子女。2000年,江泽民视察深圳,一下飞机,就去看望习仲勋,对他说,你培养了好儿女。习仲勋退出了政治舞台,他的儿子还是有人照顾。

1990年习总升任福州市委书记,1993年任福建省委常委,1996年,任福建省委副书记,1999年,任福建代省长,这次又出现选举事故,得票未能过半,由时任主管组织工作的政治局常委胡四赶来福州处理,第二次投票,才过关。厦门远华案中,福建官员大批落马,福建省委书记陈明义被调离降职,省长习总未受到任何牵连,没有和那些腐败官员们同流合污。2002年10月,习总调任浙江代省长,11月任省委书记,他在浙江工作了近五年。这期间,习派最主要成分——之江新军进入了习总的视野。2007年3月,习总调任上海市委书记,这时在曾庆红的运作下,习总取代李克强成为总书记接班人。2007年10月十七大上,当选政治局常委。以后的事情,大家都熟知了,2012年初,王立军事件,拿下薄熙来,扫清了习总接班的最大障碍,7月,法拉利事件真相曝光,令计划被赶出中办,11月十八大,习总当选总书记、军委主席,全面接班。然后就是反腐风暴,一路拿下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孙政才六大政治隐患,实现高度集权,向一人政治的目标高歌猛进。

习总说完了,下面说说习派。习总虽然在福建工作了十几年,但是福建政治环境复杂,习总自己的处境并不太好,要低调做人,并没有培植多少亲信。到了浙江这五年,才真正放开手脚做事。十七大后的五年,又要低调行事。习派真正成军,只是十八大后这五年。

以下就依次说说习派的几大组成部分:第一,就是之江新军,包括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上海市长应勇、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山西省长楼阳生、江西省长刘奇、湖北省委副书记陈一新、中财办副主任舒国增、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钟绍军、商务部长钟山等人,另外还有已经退居二线的夏宝龙。

第二、闽沪旧部,有中办常务副主任、总书记办公室主任丁薛祥,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中央网信办主任徐麟等人。

第三,陕西乡党,有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天津市长王东峰,北京市委副书记景俊海等人。

第四,旧雨同窗,有101中学同学、中财办主任刘鹤,河北时的邻县县委书记、中办主任栗战书,清华同学、中组部常委副部长陈希,出身清华的陕西省长胡和平,北京市长陈吉宁等人。

第五,内廷近臣,有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以及上面已经列出的栗战书、丁薛祥、钟绍军、刘鹤等人。

第六,军中猛将,这五年军中反腐风暴劲吹,上百名将领被抓,军改后,整个军中高层都换了新血,现任的军委联合参谋长李作成、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后勤部长宋普选、装备部长张又侠、军纪委书记张升民,以及五大军种司令陆军司令韩卫国、海军司令沈金龙、空军司令丁来杭、火箭军司令周亚宁、战略支援部队司令高津,大多数几年前还是中将甚至少将,现在都成为了军中最高级将领,当然忠于提拔他们的恩主,理所当然都成了习家军。

第七、军工从政,这五年有一批从国防工业、航天工业转轨从政的人得到重用,包括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广东省长马兴瑞、重庆市长张国清、浙江省长袁家军、辽宁省长陈求发、湖南省长许达哲等人,这些人以前和习总毫无渊源,但是现在得到集体重用,代表了某种趋势。

第八、起义来归,眼见习总势大,以前江派、团派的人马纷纷来投,这些人大多数当然不会得到重用,但是为了树立榜样,鼓励来归,也会选择几个典型给予加官进爵,现在浮出水面的就有著名的抢笔书记、原江派李鸿忠,以及胡四选拔的原西藏党委书记、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解析团派

西西河这里很多人都对团派不感冒,不过看了一些发言,感觉他们对什么是团派、那些人是团派,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

西方国家、日本、台湾的政党,党内派别都是合法存在的,以台湾民进党为例,1986年建党之初就有五大派系,随着政局的演变,其他派系分化组合,渐渐没落,但新潮流系屹立不倒,有明确的政纲和强有力的派系纪律,成为了民进党最大派系,俨然党中之党。老的派系没落后,民进党新兴派系又不断崛起,党内各派系内部斗争不断,但对外则能保持团结一致对付国民党,维持了民进党的活力。

我党则不然,作为列宁式政党,派别活动、非组织活动是被严厉禁止的。但是毛主席说的好: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正式的派别组织不存在,但是基于相近的思想倾向形成的政治派别,或者基于同乡、同学、同事、战友、上下级这些封建关系形成的利益群体,特别是思想和利益交织形成了一个个非正式的山头。团派就是就是我党各山头中一个较大的派别。

从历史渊源上看,团派可以分为两代,第一代是以胡耀邦为中心的老团派,第二代是以胡锦涛为中心的新团派。这两代团派虽然有些许联系,但是绝对不是一回事。1952年以后,胡耀邦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围绕在他身边工作的干部形成了一个群体,当时团中央有著名的三胡(胡耀邦、胡克实、胡启立)。1980年,胡耀邦担任总书记以后,这些干部不少人进入中央工作,这是第一代团派。这些人大多数在青年时代参与了20世纪40年代我党的学生运动和武装斗争,具有理想主义倾向,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87年胡耀邦下台之后,团派被边缘化,剩下的人转向了改革派的另一领袖赵紫阳,按照当时的政治日程,胡启立将在十四大上接替赵出任总书记,但是随着1989年赵紫阳的倒台,团派彻底退出了政治舞台,不复存在。

胡锦涛在1982年当选为团中央第二书记,1984年任第一书记,很多人由此认为他是胡耀邦的衣钵传人,其实大错特错了。胡锦涛的伯乐和政治导师是宋平,1980年,甘肃省建委的一个小干部、设计管理处副处长胡锦涛,被甘肃省委书记宋平提拔为建委副主任,1982年,随着华国锋的倒台,他任用的团中央第一书记韩英也被免职,原来的团中央一锅端,要重新选拔一批人组成新的团中央,宋平向胡耀邦力荐胡锦涛,当上了团中央第二书记,1984年,第一书记王兆国担任中办主任后,又继任第一书记,升上正部级。

1985年,贵州省委书记朱厚泽进京任中宣部长,胡获得出任省委书记的机会。1988年,西藏党委书记伍精华病重,胡又调任西藏书记。伍精华号称喇嘛书记,热衷于建寺庙,做法事,以争取西藏民心,反而纵容了分裂势力的坐大。胡得到恩师宋平的指点,一反伍精华作为,不再对高僧们百依百顺,1989年3月的拉萨骚乱中,更是以果敢作为得到党内元老的赏识。1992年,宋平负责十四大的人事安排,推荐胡锦涛任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到了十四大召开前一个月,邓突然决定胡一步到位,直接进常委,隔代指定他为第四代领导人。

胡成为储君后,负责党务和组织工作,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干部,而他最熟悉、用起来最得心应手的干部,就是当年他在团中央那三年,一起任职的同事们。由此新团派开始形成,最开始的定义就是曾经和胡锦涛一起在团中央工作过的那批干部,这些人有:王兆国、刘延东、李海峰、克尤木.巴吾东、何光玮、张宝顺、李源潮、宋德福、李克强、刘奇葆、袁纯清、冯军等人,后来团派的定义外延扩大,除了胡锦涛时期的团中央干部,以后30年的历届团中央干部,统统被视为团派,这个有过团中央任职经历的干部,就是狭义团派的概念,现在这些人正部级以上的计有:胡春华、周强、张庆黎、罗志军、巴音朝鲁、陆昊、姜大明、蔡武、韩长赋、秦宜智等人,已经落马的则有令计划和李刚,副部和正厅级的就数不胜数了。狭义团派概念之外,还有广义团派,不仅曾经在团中央任职的干部被视为团派,有过团省委任职经历的也被当成团派,这个就有扩大化之嫌了,很多人自称团派是为了攀附团派这颗大树,以利升官。除了极少数人,比如汪洋、强卫、秦光荣、沈跃跃等人,因为和胡锦涛、李源潮等人关系亲密,确实是团派,其他人就不好归为团派了,比如栗战书曾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当年出任黑龙江省长和贵州省委书记,都出自李源潮手笔,如果现在是李源潮当权,当然他就是团派,不过现在情况倒了过来,李源潮失势,他就和团派毫无关系了。再比如杨晶,曾任内蒙团委书记,现在是李克强的大管家,我倾向于他还算团派。

不过,团派是一个很松散的派系,30年来历届团中央的干部,渊源、政治倾向、利益关系其实各不相同,除了一个曾经共同工作过的地方,一个名义上的共主,并没有把他们维系在一起的强有力的纽带,比如,团派现在官场地位最高、仕途前景最看好的三个人,李克强、汪洋、胡春华,除了和胡锦涛都有很深的关系以外,彼此之间关系并不热络,传说李克强和汪洋之间意见很深,胡春华和李克强也很疏远,将来胡锦涛离去,三个人必然分道扬镳,团派也将不复存在了。

以上就是对团派的简单剖析。

把新团派和老团派作切割,这个是切割不掉的,反而通过你的介绍,脉络更为清晰。

胡乱邦—胡启立这条线在8平方后断了,当时胡启立已经是常委了。胡乱邦–胡锦涛—胡春华,走了一半,既然知道我党的组织纪律,对于团派将团组织视为自留地,安排卡位,怎么解释?习最近批评团团伙伙,说错了吗?

你说486得到宋平指点,对乱邦的民族政策作了纠正,这个贴金过了吧。87,89连续两年拉萨暴乱,可以说责在前人,如果486后来大改积弊,那么2008拉萨暴乱怎么解释?

如果486真的改变弊端,将从胡乱邦将阴法唐调离西藏开始的民族政策调整好,那么2008拉萨暴乱不回发生,同样新疆七五也不会发生。恰恰相反,因为团派自身局限,不敢对胡乱邦的民族政策做出批评和改变,甚至从收买旧上层,到收买少民的政治势力,才造成今天尾大不掉。期间多少阿拉伯资金进入,多少清真寺立起,多少人到阿拉伯宗教留学?甚至前些日子有说五胡乱华是旧史观,改成少数民族南下,到底是学术还是政治就说不清了。

从意识形态上说,从胡乱邦开始,团派就是对西方好感亲近,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公知精英的盛行团派有很大责任,自己旗下的中国青年报就是大公知。自干五是共青团引导的吗?小粉红是共青团引导的吗?习上台还作了文艺座谈呢。

频频西望屡被打脸,回首东顾乱邦在前。所以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河蟹社会就此诞生。当团派如日中天的时候没有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及时调整指出前路,反而一直为一己之私狗苟蝇营,所以被打成团团伙伙被告诫墩墩苗就不足为奇。

从薄熙来种的银杏树被拔说起——闲聊十九大人事安排

台湾联合报消息:清薄王遗毒?薄熙来种的银杏树被拔掉

中国中央巡视组今年二月赴重庆视察,曾批评重庆“带病提拔“,肃清“薄(薄熙来)王(王立军)遗毒“不力。那什么是“薄王遗毒“?

据知情人士指出,在北京眼中,薄熙来倒台之后,在政治上、组织上、社会上应掀起批薄与倒薄的风潮,大会上应调开薄熙来任用的官员,在民间要形成薄熙来是坏人的言论。但重庆当局、重庆官媒被中央认定并没有肃清运动。

第一个“薄王余毒“是重庆市前公安局长何挺。据透露,孙政才被双规与何挺有很大关系。孙、何是山东老乡,都嗜酒,何挺还帮孙政才安顿私生子;何挺被中纪委调查时,还供出孙政才说了对习总大不敬的话。

另一个“薄王遗毒“是重庆市前副市长沐华平。据香港明报报导,沐华平因涉嫌洩漏国家机密被调查,他的女友持有香港身分证,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据中国财新周刊报导,沐华平也支持那家重庆神秘的IT公司“亿贊普“旗下“钱宝科技“註册落户重庆渝北区,疑涉权钱交易。

还有一个“薄王余毒“是薄熙来时期大量种植的银杏树,孙政才接掌时期并没有“大力处理“,重庆人士称,新书记陈敏尔接掌后,银杏树一棵棵被悄悄拔掉;有民众感慨说:“银杏树招惹了谁?竟也成薄王遗毒。“

陈敏尔到重庆两个月时间,在重庆官场掀起了一场大清洗。9月16日香港《明报》报道:5月份重庆党代会上选出的43名十九大代表,有14人被取消资格。9月29日官媒正式公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单,证实了这一消息。比对人民日报公布的最后名单和5月份重庆党代会时公布的选举结果,被取消资格的14人除孙政才外,还有5名5月份刚当选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曾庆红、市委秘书长王显刚、政法委书记刘强、两江新区工委书记陈绿平、统战部长兼渝中区委书记陶长海,以及重庆发改委主任沈晓钟、经信委主任郭坚、市委副秘书长刘文海、大渡口区委书记卢建辉、涪陵区委书记李洪义、开州区委书记何毅、九龙坡区委书记胡奕、璧山区委副书记何平等8名厅级干部。

重庆组织部长曾庆红已经被撤职审查,其职务由刚刚调任重庆市委常委的胡文容取代。这一消息也得到了《重庆日报》证实:9月29日,重庆市城市基层党建工作推进会召开,重庆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胡文容出席会议并讲话。

陈敏尔这一套霹雳重拳在官场中很不寻常,即使考虑到他是习总扶植的接班人选,十九大就要进入常委,这么全盘否定过去,瓜蔓诛连,也会引起相当大的反感,并不利于争取选票。他这么做的理由就是要表现绝对忠诚,压倒他的竞争者。

他的竞争者就是胡春华了。五年前十八大上确立了胡、孙双接班的格局,今年孙政才的倒台,很多人认为是唇亡齿寒,胡的前景也不妙。我却认为恰恰相反,孙因腐败落马反而衬托出了胡春华的清正廉洁。

官方公布的孙政才六大罪状,证实了海外传媒的报道。第六条罪状: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注解就是孙拥有多名情妇,育有3个私生子,孙透过影响力,为情妇背后的企业提供”一带一路”项目和资金。财新周刊最新的封面报道《亿赞普重庆兴衰》起底了一家2017年4月之前“别人想投还投不进去、想贴还贴不上的神秘公司”亿赞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和其老板罗峰、黄苏支,这是内地媒体第一次揭开了孙政才腐败内幕的一角。

财新的报道说亿赞普在2017年4月以前“别人想投还投不进去、想贴还贴不上“,这告诉了我们孙政才开始被调查的确切时间。2017年3月31日,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何挺被中纪委带走,4月重庆副市长沐华平也被带走。这两人被调查起因都是本人的问题,但顺藤摸瓜,带出了何挺为孙政才找情妇、安排私生子的事情,带出了沐华平为孙情妇背后的企业在重庆落户开绿灯的问题。这一招外围剥笋、中心开花的战术成功的打垮了孙政才。

如果孙政才被拿下,仅仅是因为他工作不称职,而没有其他问题,这才真正体现了核心的无上权威。用腐败问题拿下孙政才,那么要拿下胡春华同样也要有胡腐败的确凿证据。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胡是无懈可击的。五年前,胡春华进入政治局,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日之星,这个消息公布的时候,他的父亲还在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渔洋关镇马岩墩村的田里干着农活,青云直上的高官儿子并没有给这个山区农民家庭的生活带来多大变化。

口才派干部最被人诟病的就是三门干部、缺乏基层历练、坐直升机升官。胡春华20岁大学毕业主动要求去西藏工作,先后两次在西藏工作19年。27岁,副厅,29岁,正厅,34 岁,副部,43岁,正部。基层经历和官场资历在60后中无人可敌。陈敏尔五年前还是副部,现在还只是正部。他可以三级跳,一步进入常委,那么不让胡春华进入常委就显得毫无道理了。

上个月日本《读卖新闻》透露了一份十九大七常委名单:习、李留任,汪洋(人大委员长)、韩正(政协主席)、陈敏尔(书记处常务书记)、栗战书(中纪委书记)、胡春华(常务副总理)。《读卖新闻》只说是消息人士透露,不敢保证绝对正确。不过,我觉得这是各派斗争最可能达成的妥协,可靠性相当大。

这个七常委名单,看起来2022年二十大陈敏尔有望接任总书记,不过比起五年前胡、孙双接班的布局还要不确定。首先陈的年龄太尴尬了,60年生人,比习小7岁,比李和汪洋只小5岁,2022年,他62岁了接总书记,67岁的李和汪退不退下来?要李和汪退下来,只能把七上八下的规则改成六上七下,五年后他自己67岁了怎么办?如果李和汪留任,常委中有三个人比他资历更深,头上还有一个太上皇,这个总书记当得比胡四还要憋屈。如果今上决意2022时改行主席制,继续干下去,那么也就无所谓接班的问题了。

当然,《读卖新闻》的名单,也未必是最终结果,不到最后一刻,发生任何戏剧性变化都有可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7年10月12日13:32 | #1

    该主席制好,要不干到死,要不干死。

  2. 匿名
    2017年10月15日22:02 | #2

    习氏如复辟领导人终身制,则下场必与袁氏无异

  3. 匿名
    2017年10月21日18:15 | #3

    只有發動三戰,才能實施戰時緊急狀態,實行全國軍管,保證自己的權位無限期延續下去。一人之私,帶著14億支豚,奔在自取滅亡,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三戰自取滅亡的奴役之路。

  4. 匿名
    2017年10月21日20:15 | #4

    习近平要是能实现个人独裁,前几任总书记都可以惭愧自尽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