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李庄案第二季

上午9时30分,李庄“漏罪”案开庭。

在这个中国西南部中心城市,今日报章头版头条均为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在渝考察的报导。《重庆日报》标题为“重庆明天会更好,人民生活更幸福”。而都市报选择播报的重点是“好经验”——畅销的《重庆晨报》引用李部长的话说,“破解中国科学发展难题,重庆创造很多很好经验”。由重庆市委机关报署名的通稿中,这位薄熙来的政治局同事在参观打黑除恶资料时说,“打黑除恶,为民除害,就是应该狠狠打,而且要一直继续打”。

李庄,这个一年半后被重庆检方再度指控“妨害作证”的“黑律师”,现在正遭遇“狠狠打,一直打”的命运。

重庆官方3月底宣布接到对李庄“遗漏罪行”的举报。此时,这位曾被判在为重庆“黑社会”辩护时伪造证据的律师,距上个刑期结束只剩3个月。

嘈嘈切切的非议声很快涌现。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反对者以及主张律师权利的同行学者,通过网络平台质疑李庄是再一次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且由于被举报之事发生于外地,重庆并无“管辖权”。重庆检方于4月2日公开响应,引用法规强调自己针对此事确有“管辖权”。

《财经》杂志当时刊出报导,形容此为“李庄案第二季”,称“此案早已超越案件本身,在司法界引发巨大关注,更被指事关中国法治进程”,报导中还引用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社副总编辑刘桂明的文章称,“李庄案已成律师的心结、死结。”

通过自己的博客和微博,贺卫方在4月12日发动了一场瞄准重庆司法界的冲锋。这位曾在西南政法大学就读、讲学的学者,向自己的昔日师友喊话:《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信中,贺卫方再次批评在李庄案审判过程中,“法庭基本的中立性已经荡然无存”,并表达对“重庆法学界某些学者”的失望:“如果说实务界由于身份困难而不得不听命于上峰的话,学者们却完全可以保持最低限度的独立性。对于践踏法治准则的行为,也许你不愿意发表直率的批评,但至少还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自称“写这封信的时候,时时会想到死亡这件事”的这篇檄文,迅速成为网络焦点,而且两天后就等来了反驳。《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之一刘仰发文,支持“重庆模式的真正意义和价值”,逐段指责贺卫方之文“充满偏见”、“自相矛盾”,劝其“别再为黑恶势力辩护了,别再给中国社会尚存的社会正义抹黑了”。

除了贺卫方、刘仰这样的主将外,两方阵营里自然还有各自理念或利益的支持者。自薄熙来三年前开始高调推行“红色重庆”以来,他们之间的吵闹曾因“不争论”而消沉,现在又被重新引爆。去冬以来,吴邦国、习近平等常委的轮番赴渝调研,更被视作喜忧信号。不过,贺卫方的文章发表后,不论是被点名的南方系还是重庆系、京报系,都未将此番论战搬上纸面,其报导基本限于案件消息发布,不涉价值判断评论。乃至于,上周上海财经报纸《理财一周》将那封公开信摘编刊载,竟成为一桩业界新闻。

在接近开庭的最近几日中,为李庄打抱不平的微博用户互相转发着代理律师团成立的消息,指控重庆官方阻挠记者采访,呼吁直播庭审过程、建立司法公信。上周六,在财新网上推荐的胡舒立的《李庄案与程序正义》,为这些强调“法治精神”的人再次鼓劲:“程序正义绝不是可有可无的细节。实体正义不应依靠、也不可能依靠非正义的程序来获得”;“毫无疑问,对于中国法治来说,此案是一方试金石,亦注定是一标志性事件,无论正反成败,均将载入史册。”

在这样的期待中,这场庭审走到了正式登场的一天。今天上午9时许,重庆官办的华龙网用首页头条宣布将提供滚动报道,同时,“为保证庭审过程公开透明,江北区法院特地将审判庭安排在最大的第1审判庭。除被告人家属、律师助理外,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东方早报》、香港《大公报》、《21世纪经济报导》等来自全国各地数十家媒体的记者到庭旁听庭审,加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协会成员以及社会各界群众,到庭旁听人员多达100余名。”

庭审如期。以华龙网发出的“李庄情绪激动”、“庭上玩文字游戏”等消息为主体,午前,五大商业门户中的腾讯、搜狐、网易、凤凰均已许以新闻首页头条,相对保守的新浪虽然撤去了“短命”的专题,但也频频引用现场描述,例如“李庄案证人百万元属投资还是借款成辩论焦点”。而与此同时,在这家网站的微博上,法院外有人拉出横幅谴责“黑心律师”的现场照片正在转发,在李庄的支持同情者看来,这些更证明了重庆官方正在试图重现文革时的专制审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