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尴尬人难免尴尬事的红十字会

就在中石化广东分公司天价酒事件尚处在舆情汹汹之时,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又被爆出一顿午餐消费9859元的新闻。从数额上讲,近万元的午餐费和广东石化斥资168万元买茅台相比,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但照样灼伤着公众的眼球:因为红十字会是接受并使用捐款的慈善组织。因此有人揶揄道:此乃善款膳用。更有人说,四川大地震时,因万科的老总王石提议公司员工理性捐款而谩骂其“为富不仁”的人欠他一个道歉。

昨日,有媒体进一步调查称:作为一个非纯粹意义上的公益组织,中国红会的经费基本来自于政府,其接待费超标严格意义上说属于行政违规,而与滥用捐款没有关系。也就是说,红十字会的员工实际上是公务员,他们大吃大喝吃的是纳税人的公款,而非直接吃募集来的善款。

此种解释有一定的道理,一些挂名社会团体或的组织如文联、作协、黄埔同学会、法学会以及红十字会,确实靠财政拨款运转而非自筹资金。当然,公众会说,公款大吃大喝当然也不对,但在各地“三公”支出多是一笔糊涂账、人们对公款吃喝见怪不怪的当下,比直接用善款吃喝的道德风险要低得多。如此解释,似乎缓解了这个事件对红十字会品牌的负面影响,但却进一步凸现了类似红十字会这种组织的尴尬身份,可能会带来更为深刻的质疑。

人们不禁会问:既然是一个等同于政府部门的团体,那么其募集善款和使用善款必定是靠权力在起作用。而公权力一旦进入本应由中立的社会组织运作的领域,它们很容易形成垄断,并借权力排斥或打压竞争者。如此,善款的使用效率将如何?使用中权力会不会导致腐败?在权力面前社会监督难度是否会增加?其实,只要回顾一下明星李连杰发起的“壹基金”从寄红十字会篱下到自立门户的坎坷路径,再看一看其他民间慈善机构生存之艰难,答案不言自明了。

我们设想一下,红十字会如果不是这种准政府部门的慈善组织,而是“壹基金”或比尔盖茨基金,出现管理人员挥霍浪费的丑闻,基金会将面临着道德、法律和经营的三重风险。道德上被公众挞伐自不必说,而随着媒体的调查和捐款人的施压,审计和政府法律部门必然跟进,而最要命的是,一旦出现信用危机,这类慈善组织被公众抛弃,很可能就经营不下去。

而一个其成员按公务员管理、工资由政府财政支出的慈善组织,这类风险对它来说,只能神马都是浮云。同理,中石化广东分公司的天价酒事件之所以引起众怒,除了碰上成品油不断涨价的时间节点这个原因外,关键它是一家国有垄断企业。说国有当然只是理论上的,多数如笔者这样的国民,与中石化的利润分配没半点关系。如果中石化不是亦官亦商的身份,而是一家普通的、靠自由竞争生存的公司,高管花钱买天价酒的新闻爆出,愤怒的只能是持有其股票的股民,其企业形象或许能受影响,但这种负面影响只能通过市场经济的方式体现,比如股票下跌,董事会一生气炒了高管的鱿鱼。

可一旦因权力而形成垄断的国企,即使买了它股票的人,也只能如普通百姓一样仅仅生气而已,这生气根本影响不了人家经营的业绩,反正人家手里攥着发改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小马
    2011年4月29日08:44 | #1

    丑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