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周刊:“四大”急逝的青春

25岁的潘洁生命已逝 来源_饮水思源 BBS

忙季的频繁出差和密集加班,巨大的身心压力与职业病,令不少“四大”人选择在三至五年后离开这个系统

四月是灿烂的季节。25岁的潘洁,却死于四月。

热舞者,琵琶乐手,钢琴十级,跳高冠军,辩论队员……这些曾鲜活的形象在告别仪式上闪回,留予家人与友人珍藏。但对陌生人来说,潘洁只是一名普通的会计行业初级审计员。在连续加班三个月后,她患上脑炎,不治身亡。

2009年11月底,当接到普华永道的工作Offer时,潘洁把这个机会当做梦想的起步。她的梦想是进驻华尔街,或成为一名酒店高级财务总监,可以环游世界。

这个年轻的女孩确实跑了不少地方:2006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赴新加坡交流;2008年的四月,在日本留学,吃不惯生鱼;2009年夏,又去德国读书……

但死亡这趟旅行实在太远,整个青春像行李般被席卷而去,干净得恰如她日夜奋战后“平”掉的财务报表,满目皆零,空空荡荡。

“平啦,回家睡觉。”收到这条令自己“内牛满面”的指示时,是2011年3月29日下午4点,潘洁自年初便接手的一个大项目,终于告一段落。

两天后,她突发高烧,几天之内,辗转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华山医院,经过昏迷、癫痫等阶段症状后,于2011年4月10日晚去世。

青春与梦想的夭亡

微薄上,这条“普华永道年轻女孩过劳死”的帖子,很快成为大众唏嘘的焦点。20世纪80年代,中国媒体曾以旁观者的姿态大量报道过的日本白领阶层“过劳死”现象,如今已在中国人身边蔓延。

虽然医学专家并未将潘洁的死亡原因,直接归结于“过劳死”,但网友们发现,在她的微博上,早就高频次出现加班、身体透支的记录。

这个微博上名为“潘小迷糊”的女孩写到:2010年10月,晚上九点半回家,还要“继续OT(over time,加班)”;2010年11月,连续患了感冒、发烧,她在微博中提了六七次“困”、“累”; 2010年12月,她先后到南宁、柳州、长春等地出差;2011年1月,“肺都快咳出来了……”;2月,“两脚发飘……”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甚至早就产生了“过不去这个年”的感觉。

冬天早晨六点多,天都没亮透,潘洁便从闵行家中出门,赶地铁上班。过了夜晚,次日凌晨两三点,才见她收工——中间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大学校友在地铁上碰见潘洁,没聊几句只见她“靠在车厢上沉沉睡去”。

每年一到四月会计业忙季时,很多“四大”人都处于这样的劳动强度之下。3月31日是中国审计报告截止日。“必须在四月份完成,我们的收入就是客户的审计费,很多时候没有办法跟客户去谈……”潘洁的同事陈薇说。

潘洁便是在项目临近截止时,身体出现不适。潘洁家人称,3月25日,她曾向项目小组负责人请假,却未获批准。直到3月31日工作告一段落,潘洁已来不及休息。对于请假一事,普华永道(PwC)拒绝向记者做出说明。

供职于毕马威上海所的王然解释道:“普华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缺人手的情况,他们的项目非常多,一般来说没办法放走一个人,除非这个委托差不多完工了。”

在业内知名的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PwC排名一直高于毕马威、德勤、安永,居首位。“四大”进驻中国以来,也一直是会计类和经管类学生的就业优选。

潘洁本是旅游管理专业的学生。大三分专业后,她主动旁听会计类课程,为ACCA考试作准备。ACCA是国际认可范围最高的财务人员资格考试,每年考两次,最快也要两年才能考出,对于跨专业学生来说则更加困难。2009年留学德国期间,潘洁终于把ACCA证考了出来。

临近2009年冬天,潘洁回国找工作,参加了一系列投资银行、咨询公司的校园宣讲会。她的梦想是“在BCG(波士顿咨询)和MKC(麦肯锡咨询)里纠结”,但这类顶尖投行与咨询公司每年仅在全国范围内招收数名应届生,可望而不可即。

潘洁最终选择了“四大”之首PwC的Offer,这令她的中小学同学余天寅“很诧异”:“凭她的能力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潘洁所在的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一直有着浓厚的“四大”情结。在校园BBS“饮水思源”上,ID“AlGaAs”说:“‘四大’在我们学院一直受到追捧的,觉得能进‘四大’的都很厉害。”

“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去了‘四大’。”潘洁的大学同学陈薇,也是她的同事,已经在PwC工作了三年多,“那时很有雄心,知道‘四大’苦,但觉得自己年轻,应该去拼搏。”

在由优信咨询(Universum)发起、面向国内90所高校的“大学生最佳雇主调查”中,“四大”的吸引力主要表现为明确的职业提升路径、未来职业生涯的良好支撑、专业的培训和发展、加班工资、重大的责任、良好的声誉等。

“‘四大’是一年一升的体制,第一年和第二年做的东西完全不同。每年都接触新东西,感觉成长很多……”陈薇通过三年拼搏,已是资深员工(Senior),月薪也涨了两倍。

但当她回头看三年前的志向,当年的选择如今俨然已是“围城”。“本来也打算今年差不多该走了,现在更加坚定了,这个地方不适合一个想过安稳日子的女孩子。”陈薇说。

她也苦口婆心劝学弟学妹仔细考虑,作好心理和身体的准备。“总是想把里面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四大”员工过劳死、跳楼的消息年年风传,但年轻学子们还是义无反顾扑向这里。

在“四大”的底层

如同调查所显示,“明确的职业提升路径”已成为“四大”的刚性标签,每年吸引着新毕业的大学生,加入这个“让人快速成长”的地方。“一年学到的东西是外面三五年才能学到的。”陈薇说。潘洁尚在试用期,便曾同时参与三个项目。

但近年来,尤其2009年经济危机造成项目流失、裁员风波和薪资调整后,“四大”对高校毕业生的吸引力已不复往日。2006年以来的调查数据显示,“四大”作为“最佳雇主”,在国内商科学生心目中的排位稳步下降。

而在另一项面向1-8年工作经验、商科背景职场人士的调查中,“四大“在“理想雇主”榜单上的排位更加失色。仍以PwC为例,2009年排第49位,2010年跌至第66位。毕马威的王然估计,每年“四大”新招基层员工的流失率在20%左右。

忙季的频繁出差和密集加班,巨大的身心压力与职业病,令不少“四大”人选择在三至五年后离开这个系统,转向客户企业的财务、分析师等职位,少数顶尖优秀人才则转向投行与咨询业。

此外,“四大”内部劳动力结构呈现倒金字塔形,像潘洁这种2010年10月才入职的初级审计员,被亲切地称为“小朋友”,是最底层的劳动力,薪资也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丰厚。

综合多位内部人士意见,“四大”应届本科生底薪约为5200元/月,研究生约为5500元/月。经济复苏之后,外企、国企的薪资都在逐步上升,“四大”底薪已失去往日的竞争力。

而一个更具震撼效果的事实是:该行业工资绝对值已经十几年未涨。王然有一位生于1975年、高她十三届的表姐,在上世纪90年代末曾被安达信录用。“(月薪)5000元,我记得很清楚。后来毁约,违约金还是5000元。”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在十三年时间里,“四大”的工资水平已经从绝对高收入跌至中等水平。1996年,上海市就业人员平均年工资为10663元,13年后的2009年,平均工资已增加5倍,达到58336元。与之相对,“四大”开给初级审计员的工资,在13年间仅仅上涨了200元。

“外面传说‘四大’工资高,月薪听上去很高,但我们没有什么其他收入。”陈薇说。

因此,要想获得较体面的收入,或用行话来说,要想“账面”好看,就不得不依靠加班收入和出差补贴。

说到加班费,毕马威的王然不由得叹气:“不是你为公司每加一小时班就有加班费的。”根据毕马威的政策,每月仅付给员工36小时加班费,其余加班时间只能用来换休。

那么,为什么还要拼命加班?

Work life balance

据业内人士观察,会计行业的项目经费、IPO费用、年审费用等都在降低,导致收入缩水。为保证毛利润,只能压缩人力成本,导致项目团队人数减少,单人工作时间大幅增加。

“下面分了几个人,小时数越少,利润率越高。很多时候就不愿你在项目上花更多时间。明明要花十个小时,老板只给你五个小时。这样利润率看上去很好看,那你只能加班。”在此背景下,潘洁动辄工作到凌晨一两点钟甚至通宵,便不足为奇。

“能力越强的人越苦,大家都会要你做事情。”李颖去年跳出了“四大”,月薪降了几千块,“但除以小时数的话,其实差不多。”

自潘洁入职PwC后,陈薇只见过她一次。两人在电梯间碰到,然后各忙各的。陈薇作为资深员工的心理压力更大,而“小朋友”潘洁,免不了要做一些体力活,搬仓库、数轮胎,还要适应机械式的枯燥流程,给凭证归档,为数字拍照,一遍遍核查报表与资料中的数字是否对得上……

这些还好,同学眼里一贯耐吃苦、要强的潘洁,最受不了“忙得天昏地暗把妈妈的生日都忘了”。“呜呜呜呜,什么狗屁的work life balance(劳逸结合)!!!”

“Work life balance”是“四大”公开标榜的企业文化。“可能这是‘四大’最缺少的东西,所以公司拿出来作为强调。”陈薇说。

外界戏称“四大”的企业文化实为“加班文化”,并将潘洁之死指向“过劳”因素,对此,身处舆论旋涡之中的普华永道保持了沉默,在发给本刊一份回复中表示,出于对逝者的尊重和家人感受的考虑,暂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潘洁的不幸发生后,陈薇说,PwC里“不少人有想走的心”。即使外面的职位也未必称心,陈薇还是给自己设了限:顶多再做一年。

而在高校中,新一季的“四大”校园行活动已经启动。毕马威的海报上写道:“比同龄人领先一步锁定您的职业目标,机会就在今天!”

成绩优异、多才多艺的潘洁,一直领先于同龄人。在精彩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后,她却为职业目标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去年11月时,潘洁也曾想找一份“每周有两天让我可以安心回家做饭煲汤”的工作。谁料过年后,睡觉都成了奢侈的事情。在持续忙碌了三个月后,那具在极度疲惫中失去平衡的身体,终于选择了长眠。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薇、王然、李颖均为化名)

南都周刊记者_郑文 陈承 实习记者_李秋萍 上海报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