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市场评析-2011-04-25

政策取向方面:偏空

1、 【商务部紧急通知要求缓解蔬菜难卖问题】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上周六表示,商务部已紧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商务主管部门采取多项措施维护菜价稳定和市场平稳运行,同时,要求商务部门与农业等部门建立密切协作机制,千方百计缓解蔬菜“卖难”。
姚坚表示,各地商务部门将会同农业等部门采取措施全力缓解少数蔬菜品种出现的“卖难”问题。一是加强商农合作,促进产销衔接。各地商务部门要主动与农业部门互通蔬菜产销信息,针对不同蔬菜品种的特点和供求情况,采取召开产销对接会、组织流通企业直接采购、网上对接撮合等多种方式,建立长期、稳定的产销对接机制,稳定市场价格,促进供求平衡。
二是细分产销信息,拓宽发布渠道。依托商务部城乡信息服务平台,细分上海、山东、河南等地产销信息,加强信息加工、发布工作。指导发布山东寿光蔬菜生产、销售、价格等信息,开通海南农产品公共信息服务平台,通过网络、手机、报纸、电视、广播等多种媒体,多层次、多渠道发布分品种的蔬菜种植、产量、价格、销量等产销信息。
三是支持菜农投保,建立救助机制。协同有关部门研究提出政策措施,推动菜农投保,引导蔬菜生产流通主体建立风险共担、利益共享、长期稳定的合作机制,防止“菜贱伤农”,切实保护农民利益。
姚坚透露,商务部已迅速派出工作组,赴出现蔬菜“卖难”地区,帮助指导开展工作。

点评:蔬菜流通体系才是问题的根子。

现在这个体系,很令人挠头。

菜价涨的时候,助涨特征明显,白菜从1角涨到2角,终端价格能从1块涨到2块。菜农得了1毛钱好处,老百姓得多掏1块钱出来。

菜价跌的时候,不助跌特征明显。今天看新闻,福建产的大白菜,菜农价4分钱一斤,终端销售价多少?1.2元,整整相差30倍。菜农伤的快吐血,老百姓的菜价才降多少?

为啥会出现这种怪胎?简单来说,一句话:流通环节过长。如果蔬菜实现产销一体化,菜价跌的时候,至少不容易出现“菜贱伤农”,老百姓得到的实惠也更大。菜价涨的时候,菜农享受到更大程度的价格上涨,同时老百姓承受更低的菜价上涨压力。

这一轮通胀周期长着呢,类似的过山车行情还会反复出现。从交通运输成本着手,通过减免高速公路运输费用,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通胀压力。但是,想从根子上解决畸形的菜价波动问题,或许还得依靠建立强大的产供销体系。

2、 【外管局:人民币不存在大幅升值基础】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近日撰文称,中国应采取包括增加汇率弹性和逐步推进资本账户开放等举措,降低外汇储备增速,以应对当前存在的通胀问题。
他并认为,人民币升值预期之所以挥之不去,主要是因为汇率机制僵化和外储持续大幅增加。不过,人民币汇率正逐步接近均衡水平,因此并不存在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的基础。
“储备增速不降下来,将会极大地影响当前的物价和房价的调控工作。”管涛在文中表示,即便是房价调了下来,也不排除资金流向其他市场,造成别的资产泡沫,增加全社会的生产和生活成本,促使人民币汇率变相升值。
央行最新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3月末外汇储备余额为3.0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4.4%,和去年末相比则增长6.93%。
巨额外汇储备已引发监管层担忧。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周二表示,外汇储备已经超过了中国需要的合理的水平,导致市场流动性过多,也增加了央行对冲工作的压力。
而人民币兑美元近期连续收创2005年汇改以来的新高,显示中国或将人民币升值当作缓解输入型通胀压力的重要工具。
管涛在文中并指出,逐步扩大人民币跨境计价结算,即人民币“走出去”,有利于减轻中国对美元等国际储备货币的过分依赖,减少对外风险敞口,但初期这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外汇对外支付,增加了资本流入。
他建议,人民币汇改要克服浮动恐惧症,增加汇率弹性。他认为,即便现在人民币对美元实行有管理浮动,但人民币随美元对欧元、日圆等货币都自由浮动,而这并没有影响中国对外经贸关系的多元化发展。

点评:宏观研究不是个体研究,而是系统研究。某些关键性节点,往往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功效。

上周央行行长说“外汇储备已经超过了中国需要的合理水平”,这才短短一周,俺看到多项政策已经开始酝酿。

一,逐渐减少并清理支持出口、扩大出口、盲目引进外商直接投资的政策。要知道,这可是过去几十年的玩法,往高里说,叫国策。从现在开始,从定性“外储过多”开始,情况将发生潜移默化但却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咱们饥不择食,只要有投资,就欢迎,只要是出口,就鼓励。于是外商直接投资和贸易顺差长期居高不下。未来,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判若两人,但是政策环境的逐步变化或许不可避免。

二,FDI和顺差可以改政策,热钱流动怎么管?一方面,强调“不存在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的基础”来打消市场预期,同时加强热钱流入监管;另一方面,既然钱进来你管不住,那就鼓励国内的钱走出去,放松资本项目项下对外流动的管制。

俺忽然开始明白,为何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我们坚定推行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国际需求不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拓展国际需求也不再是国家政策倾斜的重点。内需,准备依赖内需拉动中国走出下一个十年的辉煌。

3、 【传希腊考虑国债偿还延期五年】

据希腊当地两家报纸22日报道,希腊正考虑延长主权债务期限,旨在使该国债务可持续。
希腊销量最大的报纸Ta Nea报道,政府正在考虑一项重组计划,可能包括延长未偿债务的期限,而且自愿同意借贷方更改偿贷条款。该报称,此举可能在2012年之前实施,但不是在欧央行主席特里谢10月底离职之前。根据该报报道,希腊财长帕帕康斯坦丁努和技术顾问团队可能将负责债务延期的非正规谈判,但消息未阐述消息来源。
据希腊另一家报纸Isotimia的报道,政府可能寻求将未偿还债务的期限延长五年。该报援引政府消息报道称,这在与借款方达成协议后实施。Isotimia称,尚未作出最后决定,商谈仍处于非正式层面。
接受调查的大多数分析师预测,希腊未来两年内将不得不重组债务,而延期债务偿还期限是最可能的方案。

点评:债务重组意味着啥?

某人欠了很多钱,有一天,他把所有债主喊到家里,说:这些钱俺是无论如何不能按时还上了,你们说咋办吧?俗话说叫赖账。术语说,叫债务重组。你得想明白一件事情,债主很震惊,后果很严重。

希腊一年GDP才1800亿欧元,2011年连本带利要还515亿,2012年要还430亿,2013年375亿,2014年402亿,2015年586亿。俺就不信,希腊政府有本事靠自己抗下还债压力。做过企业的都知道,关键是别让现金流断裂。做法很简单,借新钱还旧债。想跨过这道坎,只有源源不断发行新国债,加上节衣缩食控制赤字。但是呢,债务重组恰恰是发行新国债的死敌。一个赖账的人,你肯把钱借给他么?一个债务重组的希腊,将只能继续不断重组下去,因为他的长期融资能力将在质疑声中彻底消融。我们能看清的事情,市场只会看的更清晰。今天宣布重组,明天两千多亿希腊国债就会成为垃圾,无数银行开始计提资产减值,后天就会看到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的国债会像雪片一般被人抛售出来,然后如地雷阵一般,引爆一片欧元区银行。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史塔克23日说“重组将是短视行为,且会带来严重弊端,最坏情况下,成员国重组债务造成的影响会更甚于雷曼兄弟倒闭”。话已经说的够直白了,后果很严重,严重到欧洲央行都感觉无法承受的地步。

俺不相信,希腊放着凑合日子不过,非得弄个鱼死网破。他图啥?俺不相信,欧洲稳定机制愿意攥着钞票傻看,眼睁睁瞅着希腊债务重组。俺不相信,欧洲央行宁可冒着新一轮金融海啸的风险,也不愿意按下印钞机的电钮。

债务重组,或许只是一个江湖上流传已久的传说罢了。

基本面数据方面:中性

1、 【2011年一季度全国船舶工业经济运行情况】

2011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一季度,在中央继续应对金融危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持续作用下,船舶工业保持平稳发展态势,主要经济指标继续增长。2011年一季度,全国造船完工量1446万载重吨,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新承接船舶订单1091万载重吨,同比增长32.1%;截至3月底,手持船舶订单19004万载重吨,比上年同期增长3.2%。一季度,出口船舶完工1220万载重吨,占造船完工总量的84.4%;新承接出口船订单880万载重吨,占新接订单总量的80.7%;手持出口船舶订单16514万载重吨,占手持订单总量的86.9%。2011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船舶工业企业1518家,完成工业总产值1678亿元,同比增长24.1%。其中船舶制造业1291亿元,同比增长22.5%,船舶配套业197亿元,同比增长33%,船舶修理及拆船业171亿元,同比增长23.4%。

点评:看到一点有意思的咚咚。

1季度造船业新订单同比增长32.1%,新承接出口船订单占新接订单总量的80.7%。中国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全球造船业巨头,国际需求是国内需求的4倍!造船业的需求增速,实际上可以看成全球经济景气度的替代指标,近30%增速,说明全球经济复苏的势头不错。

资金及流向方面:中性

1、 【韩国拟加强外汇衍生监管令韩元涨势受阻】

由于韩国监管当局上周表示将调查银行机构外汇衍生品交易,韩元逼近2008年最高位的升势4月25日亚市早盘中止。
美元兑韩元盘中报1080.50,上周韩元升势止于1078,为2008年9月8日和2008年8月28日以来最高,该水平构成阻力。
韩国监管当局和韩国央行表示,将于4月26日至5月6日间对贷款机构外汇衍生交易进行审计。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尹增铉(Yoon Jeung-hyun)4月22日指出,韩国政府将密切监控金融市场,然后可能决定是否加强外汇衍生品合约的规则制定。
有外汇分析师指出,市场相信当局可能加大捍卫韩元防止升值过快,在本周美联储会议之前,市场交易员可能采取谨慎立场。

点评:悄无声息中,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三年前,谁能想象G7联手干预日元汇率?三年前,谁能想象G20会议上,各国对资本管制的态度会发生180度转弯?三年前,谁能想象发展中国家手里的IMF投票权会明显上升?三年前,谁能想象各国之间贸易摩擦和双反调查会如火如荼展开?

贸易自由化、资本流动自由化、汇率市场化是华盛顿共识的三大基石,现如今,短短几年功夫,基石们的面目已经开始模糊。管制和干预逐渐成为各国尝试菜单上的首选,任何游戏规则的变化,都是“势”这个层面发展的结果,而“势”的变化建立在“力量对比”变化的基础之上。

地球村这个旮旯,正在变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