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过蔬菜收购,有点发言权

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发现这里没有一个人真的做过这一行的。这个问题,我想我有点发言权,因为我就做过蔬菜收购。这样说吧,我的角色就是从农民手中集中采购,然后租车运到蔬菜批发市场,直接批给下家。当然其实这些下家大多数也是批发,很少是直接零售的。

对于现在报纸所说的“9倍”,我用自己做过的生意说明一下,可能让你们有个了解。2010年12月,中央电视台报道四川彭州的莴笋8分钱一斤,没有人去收。刚好我当时就在那里,正打算收购莴笋。记者没有告诉你的是,所谓的8分钱是指长在田间的莴笋的价格,如果你请人收割,呵呵,那1毛钱1斤,再加上包装,你上车的费用就是1毛9分钱1斤。然后还有运费,当时我拉到某个比较远的地方卖,运费是350元一吨,那就是1毛8分钱1斤。所以我还没有进入批发市场,蔬菜的价格就已经是3毛7分钱了。还有批发市场的入场费和档口费、地磅费等,总共3分钱左右,也就是说,我的保本价是4毛钱,而当天在这个市场,莴笋的平均批发价也不过在5毛钱左右(即从像我这种第一手商人手上拿货的价格),由于这批货的品种问题,我这车货还是亏了2千块钱。我提醒大家的是,这种市场波动可以跟期货市场相提并论的。根本就不是你们想象中,我们这些批发商稳赚,心黑。我冒着巨大风险,从远方拉蔬菜到市场卖,难道我赚百分之十几的利润有问题?我总不能义务为人民服务吧!

至于今次报纸吸引眼球的“9”倍,只能说有些人的用心。今次宣传的品种是大白菜,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从去年底到现在,所有做大白菜的批发商都是亏钱的,没有一个赚钱的。去年下半年,韩国出现泡菜危机,国内有一种说法,种大白菜一定赚钱,所以农民疯狂种大白菜,当时收购价飙高。很多收购商囤积,同时,很多农民也在囤积。请注意很多农民也参与了囤积,所以,导致今年以来大白菜的价格变烂。其实除了大白菜以外,没有一种蔬菜是这样烂的。

哪怕去年年底蔬菜很高的价格,农田收购价与零售价,都没有到过“9”倍,报纸单拿这个特殊的例子说事,我觉得只是有意而为。希望各位有分辨的能力。

最后我说一说我做这一行的感想。

可能是传统教育或者是阶级感情关系,我们周围的人对农民都有一种感情,觉得他们纯朴,总是在交往中或者生活中给予他们更多的同情或支持。如果你亲眼看到过他们在就快装车的蔬菜上喷保鲜剂,为了多称一些重量而把蔬菜泡水,从来不吃卖给城市人的蔬菜和猪,可能你们就会有些改变了。你们可能很难想象农民的“聪明”。我想说的就是,今天中国的农民可能已经是历史上过得最好的阶段,他们很多人甚至比城市人还过得好,最起码他们还有块地,自己吃的东西没问题(当然给城市人吃的,呵呵,你懂的),种东西还可以拿到补贴。所以,坐在电脑前的各位,你们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情吧!

在蔬菜交易中,农民也是市场的一份子,他们当然应该承担风险。难道商人能亏钱,这些农民就不能亏钱?谁说农民种菜就一定要赚钱的呢,在城市里,大家开个店或者投资都会亏钱呢,那国家为什么没有给城市人补贴?

我现在正纠结着,还要不要做这一行!!如果像葡萄说的,国进民退,那我就不做了。大家想想两油,想想移动电信,农超对接蔬菜就一定便宜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