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中石化“萝卜门”

中石化的公关人员一定不喜欢财经网的编辑手法。这家《财经》杂志的下属网站昨天有一创举,编辑在引述了“天价酒”事件的处理通报后,接上一段旧闻:中石化官方网站4月21日发布报道,举例说明了中石化长期以来的良好节约风气:“我们在备餐的时候,食堂的灯不会全部打开,够用就行”;“大葱的葱白和葱叶会分开使用,萝卜也会分部位进行红烧或凉拌”;“我们对加油站开灯关灯都有详细的规定,办公场所要求人走灯灭”……

这则以“弘扬优良传统,维护国企形象”为题的企业新闻,在被这样发掘出来后,迅速成为网民调侃中石化的上好素材。凤凰网更于昨晚将其推向新闻首页要闻区,配发的标题有“网友调侃:我为祖国喝茅台”、“中石化又被指未批先建超豪华酒店”等。

“萝卜”说果然影响观感。中石化“天价酒”通报会后的第一天,尚算有惊无险(发表负面评论的媒体数量不多,影响力也有限),但“节约”报道一出,解构之风顿起,多有嬉笑怒骂跃然纸上。

《山东商报》刊出4月21日《中国石化报》的头版图样,引用“萝卜”说带来的调侃。新华网推荐时概括为“真不要脸”。《重庆时报》评论员时言平以“迷离的红酒和节俭的萝卜”为题,斥责“享有特权的垄断国企”戏弄民意:“今天,喝完‘天价红酒’后他们可以拿萝卜来糊弄民意;明天,再次弄出个什么‘天价事件’,他们还可以继续拿白菜梆子出来说事儿。”《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说,中石化“萝卜”报道等正面补救,“换来的却是公众更多的奚落与嘲讽”,因而呼吁司法尽快介入:“中石化试图以‘内部违规’来为此次‘天价酒’丑闻盖棺论定,它希望遮挡和掩盖的,是比偶然得以曝光的个案更为严重的事件。”

看来,鲁广余无法扛下所有的错了。昨日《北京商报》不依不饶,将中石化善后措施形容为“归罪一人”、“引发弃卒保车质疑”。今日又有大批媒体跟进。新华社所属之《新华每日电讯》刊文,质问“鲁广余欺骗组织,是谁欺骗了公众”。作者斥道:“如果不是‘内部争斗’使丑闻偶然被曝光,公众会一直蒙在鼓里,鲁广余会继续他的仕途,中石化则一如既往地宣扬他们的‘艰苦奋斗’精神——这多么让人寒心和后怕!”《新京报》和《东方早报》上,魏英杰和潘洪其同发一问:天价酒事件,是“一个人的错”吗?时评家们批评说:“如果鲁广余一个人就能翻手为云覆手雨,那所谓的决策制度、内控制度、上级检查……岂不都形同虚设,连‘一个人’都管不好的制度,难道不应该进行深度反思吗?”

财经媒体总有财经思维,《每日经济新闻》计算中石化“居高不下”的577亿管理费用数据,小标题作“处理结果被指‘挠痒痒’”,并发表评论抨击中石化“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包庇”:“中石化的‘三公消费’还终将被计入经营成本,成为核算成品油价格的一个重要依据,正所谓‘鲁广余喝下一杯酒,成品油价格也得抖三抖’。也许是时候对石油巨头的经营成本进行一番严谨审计了。”

中石化招致的愤恨如此强烈,乃至于,从一字之差就可以看出媒体的议程设置意图——中石化通报稿中的“降职使用”一词,在腾讯新闻首页上变成了“降职留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