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低端人口”

作者: 半醉汉

这两天打开电脑和手机,“低端人口”一词,不断映入我的眼帘。

恕我孤陋寡闻,以前我并没听过、看过“低端人口”这句词语。

这个词语给我的震惊,远远大于新鲜感。

当“低端人口”这个词语,具象地指向是外地来京的各地打工者身上的时候,我微微一笑。因为在近亲扶植和逆淘汰大环境下,终于有人傻的一不小心,泄露了真实的心境。

“低端人口”这个名词,显然是蔑称。明显带有侮辱性、歧视性。

推敲分析一下,既然是“人口”,就不是个体,而是一个群体。而“低端人口”这个词所指的群体,绝不是官员、公务员、知识分子、企事业人员、以及工、农、商、学、兵,也不是指市民。

“低端人口”这个词,首先使人想到的是古时候和旧社会受人压榨的贱民和奴隶、饥荒下无家可归的灾民、战争中走投无路的难民,和旧社会“三教九流”中所描述的被歧视的“下九流”人口。再就是一九四九年后的“地、富、反、坏、右”,及他们的子女。

因为这些人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地位上,都低人一等,受尽歧视迫害。

当然,这都是俱往矣的历史陈迹了。

现在,这个“低端人口”,则是指外地来京的各地打工者及他们的子女!京城这次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针对的就是他们。

我不怀疑京都这次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目的是关心他们的生命安全,是为了消除火灾隐患。也不指责京城有关单位在安置、疏散的工作中,对被清理、整治的人员,在后续安置工作上有不到位的地方。

我只对“低端人口”一词,谈谈感受和感觉。

2017年11月26日,新华网新闻中心正文《北京市安委会相关负责人就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答记者问》报道,有如下“北京市安委会相关负责人”和记者的对话,摘录如下:

问:网上有人传言,这次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您怎么看?答:说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这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没有“低端人口”一说。

就是说,北京市安委会相关负责人断然否定有“低端人口”一说,并指责“低端人口”这个说法,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

若没有,当然好。

就此,我查阅了一些官方公开的一些资料。

遗憾的是,北京官方早就有了“低端人口”的说法。

去年《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有一则新闻,题为《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专家:政策清理低端人口》。

公然在标题上就有“低端人口”。

文字发布后短短几个小时,便理所当然的引起群情激愤。

2017年8月25日的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金融界首页>财经频道>综合>正文中,刘世锦先生有《驱离“低端人口”会导致城市竞争力下降的评论。

都能证明“低端人口”这个说法的存在。

早在2010年,北京的《丰台报》,就有了“低端人口”的说法。

可见,北京市安委会相关负责人就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答记者问中,断然否定有“低端人口”一说,恰恰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

我以为,在文件、报纸上公然出现“低端人口”一词,不会是无知和偶然。这是歧视社会基层劳动群众的自然流露,是这些人灵魂深处产生的固化意识。

现在,在群情激愤之下,顾忌众怒,又断然否定“低端人口”一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知错必改、知过必改,能让人肃然起敬。死不认错,从不认错,只能说明有些人在心底里早已经丧失了做人的起码良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1:23 | #1

    自加入出卖中国的汉奸黄俄党起,他们就放弃了做人的起码良知。

    •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2:15 | #2

      胡说八道!苏维埃专政时,这些低端人口都是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
      只有在走资派投降了美帝的资本主义,做了官僚资本家后,才会有了对无产者的压迫剥削,才有了低端人口一说

  2.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2:56 | #3

    匿名 :
    胡说八道!苏维埃专政时,这些低端人口都是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
    只有在走资派投降了美帝的资本主义,做了官僚资本家后,才会有了对无产者的压迫剥削,才有了低端人口一说

    利用一批人迫害另一批人,是共产汉奸集团的惯用手法。汉奸还是那一群,只是原来被利用的那一批人没有了利用价值,像垃圾一样被扔掉。

  3.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3:54 | #4

    @匿名
    我党的“统一战线”,哪回不是“用完就扔呢?

    连肝胆相照的民主党派都对此体味特深、诚惶诚恐的。

    这么说吧,可以用两个凡是简单掰分一下,
    凡是给猪头舔腚的都属于“高端”,凡是给文跪提鞋的都算作“低端”,OK?

  4.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3:55 | #5

    我党的“统一战线”,哪回不是“用完就扔”呢?

    连肝胆相照的民主党派都对此体味特深、诚惶诚恐的。

    这么说吧,可以用两个凡是简单掰分一下,
    凡是给猪头舔腚的都属于“高端”,凡是给文跪提鞋的都算作“低端”,OK?

  5. mego
    2017年12月3日13:58 | #6

    没有人权的猪狗能高端到哪去?

  6. 匿名
    2017年12月3日17:08 | #7

    在猪圈‘低端人口’这样的歧视性词汇还少吗?!半醉汉,我看是真的醉傻了

  7. fish
    2017年12月3日17:18 | #8

    共匪这帮臭狗屎在上台之前也是“低端人口”,是被蒋公差点消灭在陕西的“低端人口”。tmd,一上台就变脸。

  8. 匿名
    2017年12月3日20:54 | #9

    fish :共匪这帮臭狗屎在上台之前也是“低端人口”,是被蒋公差点消灭在陕西的“低端人口”。tmd,一上台就变脸。

    最近又重读了一遍刘震云《故乡天下黄花》这部小说,对共匪的认知又深化了啊。
    头一遍读得痛快,第二回读来沉重啊。

  9. Mobile Guest
    2017年12月3日13:58 | #10

    低端人口,爹不亲娘不爱,自我毁灭得了😔😔😔

  10. 匿名
    2017年12月4日22:25 | #11

    应该叫低端产业人口,虽然实际上差不多

  11. Mobile Guest
    2017年12月5日10:54 | #12

    包子就是红卫兵,是低端人口,该驱离北京

    • 匿名
      2017年12月7日01:58 | #13

      他只是代表了大官僚资本主义阴暗的一面,只是个标志罢了,看似是个人的决定,其实是整个官僚阶级在两会等集体表决的决定

  12. Mobile Guest
    2017年12月5日11:01 | #14

    毛死人子的私生子毛杂种当家了,像朝鲜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