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德载物

本来不想趟这滩混水。但后来想想,异数还是应该发一点声音。

时间有限,只写到睡觉去为止,论证不会全面,请看客担待。

首先的观点,一个人没必要总想着自己的优点,总盼着听人夸奖。优点既然本来就在那儿,人家不说也不会跑了;反而是别人批评的时候,哪怕偏颇,也可借此去反思一下,如是纯粹的胡说八道(如李承鹏文),本来也伤不到自己,就更犯不上冒火。一般说来,人恰是在被戳到自己最不愿去正视的痛处时才会大光其火。

我就不啰嗦清华的优点了。只说一句,清华人很多,作为个人来说,多数都是相当朴实且相当踏实而能干的好人。

但是好人也是有缺点的,往往自己看不到,往往被人指出就不高兴、发火。厚德载物是很高的境界,比自强不息难得多,多数人是做不到的。别的学校的人做不到,好歹也没有这样的校训。清华人一样做不到,却往往喜欢拿这个校训来说事儿,这有点讽刺。

我想说,每个优点背后往往都指向一个缺点,我来戳一戳隐藏于这些优点背后的intrinsic于这些优点的问题:

1. 清华人抱团。
团队精神在做许多事情时是必须的,最有效的。但是,清华人的团队精神来自何处,需要反思一下。在某种程度上,是洗脑成功的后果。

清华人(on average)大概也是我所见的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学校坏话的,个中情绪或类似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国民。首先,入校伊始,校方就不断灌输“清华人”这个概念(不幸我现在也在使用),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荣誉教育、忠诚教育。一群最聪明的人凑到一起,共同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好的一群人,不可否认,这种感觉是相当好的,不被教化不容易。此后多少年,每当我批评清华的时候,无不被校友围攻。(因此我确实很同情蒋方舟。)

插曲一则:911时我刚刚毕业离美,在清华园与同学聚会,满桌叫好,同仇敌忾。我反驳两句,寡不敌众,深感悲哀。

2. 清华人实干
这是一个无可否认的非常突出的优点,简直可以说雄霸天下。可仍然,在它的背后,是人文精神的深度缺乏。相比之下,清华人普遍相当缺乏反思精神,且从心底鄙视人文学科,(比如谁要是个“诗人”那多半是被广为嘲笑的)。即使兴办人文学科,也倾向于把它办得技术性、科学性、量化倾向严重,更不消提政策时常是花钱买大牌。另外,技术治国的理想本身,也是和缺乏人文素养联系在一起的——清华人绝大多数不能理解为何技术治国有其深刻弊病和隐患。

工科思维有着功利主义的根本倾向。

3.内部改良
清华人对治国多数持内部改良的观点。作为个人观点,这完全无可厚非。中国需要一大批实干肯干的人去努力从内部改良。但是在这个背后,是对异数的不宽容,对站到体制外的人士的第二本能的抵制。另外,从群体考量,为什么清华人如此普遍地持内部改良的观点,颇耐人寻味。蒋方舟一文骂得偏颇刻薄,在这个问题的根本处却是到位的。

学生干部,当然有很好的。但就是这些极好的干部,真诚的又红又专的,毕竟是个人利益与之统一了。一方面这消除了个人办实事(同时地位上升)的很多障碍,使得事情容易办成;另一方面,在一个恶劣的体制里,不被腐蚀不是一件容易事。单纯的功利主义思维是否会把事情引向反面,我不敢说,但不妨提出来。

另外,学生干部,绝不是“多数是好的”。从我个人经验来说,是很遗憾的,学生干部普遍说来是学生中最会钻营的人,这些人后来到未必一概仕途通顺(毕竟天梯窄),但出国、做生意、搞女朋友,等等方面,心机多数过人,当然最后事业飞黄腾达的比例确实也要高一些。

内部改良是否真能实现,我不知道,但缺乏外部反对派的鞭策,绝不是好主意。我真诚地希望施一公这批人能成功,但是不要以牺牲另一批人为代价,也不要以牺牲自己的道德中干为代价。

(写完后一天再补充两句:

体制内换血,最要留神的是不要没把国家领导层的血还了,自己的血先被换了。而且,这不是靠天才的自制力就能保证不被换的。

清华人最需要反思的一点,其实就在这儿,而这又是清华人极少反思的:所谓校方和场面上的事,和广大同学,不是像说起来那样毫无关联的。血液循环系统是连续有效地运输的,后浪是推前浪的,所有对恶保持沉默的人都是共谋,再老实实干的技术人,在帮助树立这种理所当然的官僚校风上,都是有责任的,却也都是大家不愿意面对和承认的。)

4. 插曲一则:我大学最好的女友之一,与一又红又专、真诚而上进的学生干部结为伉俪。此后在该学生干部的带领下,信了一个转–轮子–的功。男生最后在直博期间被“劝退”,最终以身试法被判7年,女生失踪。校方是怎样“保护”这位最为典型的清华的好学生的,我不得而知。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当年在各大高校中,恰是清华信此功的人突出的多呢?是否与易于被洗脑有关呢?是否与缺乏人文思想背景有关呢?(因为不曾深入思考过那些问题,才那样容易被攻破?)我想,一定也与清华人的朴实有关,但这朴实是怎样被滥用和牺牲的呀!而且在最后关头,洗你脑、“栽培”你的校方,真的保护你么?

事实上,六十年来缺乏自由传统的清华是相当不宽容,不厚德载物的。

最后,我想说,首要的不是中国人,不是清华人,而是要做一个人,归属问题是第二位的。遇到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