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根收紧温州多家民企陷困境 需警惕资金链风险

乐清老牌企业三旗集团濒临破产的消息余音未了,温州另外一家知名企业江南皮革也因为巨额欠款而倒,随后,又传出温州知名餐饮连锁企业波特曼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消息。“出状况的不仅仅是这三家企业,如果银根继续收紧,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企业主们也将出现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忧心忡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则断言,相当一部分企业面临的财务风险、资金链断裂、深度介入民间借贷、非法集资、虚假诉讼、逃债等问题,将可能使得温州等地类似2008年那样的企业经济案件今年将卷土重来。

  ■知名企业卷入“困难企业”行列

  “眼下,因资金问题陷入困境的温州民企,从企业自身看,可分两类,一类是知名民企,一类是中小企业;而从原因看,不外财务风险、资金链断裂、深度介入民间借贷、非法集资、虚假诉讼、逃债等。”多位不愿意透露姓名谈论此事的温州民企老板昨晚告诉记者。

  已经或者正在暴露出问题的知名温州民营企业如乐清三旗集团、温州工业园区的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公开的信息显示,温州乐清三旗集团因为银行高达1.23亿元的欠款,资金链断裂,其在乐清的多数固定资产已被冻结或转让,然而事情远未就此结束——因为三旗集团的融资担保而背上1600万元债款的基安公司,其部分固定资产和设备也已被法院冻结。这笔意外的债务同时也打乱了基安公司原本扩张产能的计划。

  ■“高利息借贷”加大企业负担

  相比三旗集团,温州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邹建强告诉记者,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的倒闭是因为其法人代表黄鹤赌博输掉几亿元资金,一夜之间倒闭。但和三旗集团一样,江南皮革的倒闭不仅是自己的问题,还直接牵涉到近70家供应商,和一批并未浮出水面的担保公司。据了解,江南皮革的债务超过2.5亿元,目前还在陆续登记中。

  “出状况的不仅仅是这三家企业,如果银根继续收紧,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企业主们也将出现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昨晚表示。他对眼下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现状忧心忡忡。“银根收紧背景下,当一些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越来越难,只能借助月息高达6分、甚至8分的民间借贷,而此时企业利润却还在不断下降,这就无异于‘饮鸩止渴’。”

  ■企业主担忧资金链断裂连锁反应

  “更多的不为人所熟知的中小企业眼下也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随着后金融危机的国际环境和国家宏观调控的新变化,国家收紧银根治理通胀,而在治理通胀见效前,通胀已经并且还在使企业用工、用料等成本普遍上升,相当一部分包括温州民企在内的浙江企业已经或将陷入经营困境。”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如是指出。也正是如此,齐奇断言,“企业的财务风险、资金链断裂、深度介入民间借贷、非法集资、虚假诉讼、逃债等问题,类似2008年那样的企业经济案件今年有可能‘卷土重来’。”

  而昨天的采访中,齐奇的判断也是多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州民企老板所担心和害怕的。“最可怕的就是资金断裂引起的连锁反应。”温州一家眼镜制造商告诉记者。在温州,无论是乐清还是其他地方,民企之间的互相融资担保、民间高息借贷等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经济运转正常的时候,这种灵活的借贷操作体现了“温州速度和效益”,也很少出现企业不守信用、拖欠贷款等情况,但一旦有一家或者几家出了问题,代价和影响便是巨大的。

  财经分析

  温州民企仍处传统制造模式

  周德文、齐奇等人分析,温州民企再陷困境,有宏观政策的因素,也有企业自身缺乏创新的责任。而无论是三旗集团等已经浮出水面的“冰山”,还是更多地挣扎在资金链断裂边缘的中小企业,表面看,是因为货币政策的收紧带来财务成本上升等,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不外两个原因:首先是温州民企仍处在传统制造业低附加值发展模式,也正是如此,银根收紧、成本上调等才会对其产生影响;其次,民企仍难获得正规的体制内的金融融资渠道,民间高利贷、非法集资等仍是他们主要融资渠道,一旦宏观经济出现调整,风险便会集聚。

  也正是如此,周德文表示,解决上述问题,当务之急是创新金融体制,如温州能否尝试通过开展利率市场化先行先试等。而最重要的是,温州民企应该考虑并实现转型,“无论是知名民企,还是中小企业主们,都应该好好地静下心思考出路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