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普京永久模式”

在大多数国家的选举季,核设施疑似发生泄露将会登上新闻头条。相互竞争的总统候选人将会拜访该地区,与吓坏了的选民交谈,并审视政府的表现。

然而在车里雅宾斯克(Chelyabinsk)——今年9月出现的一朵巨大的核放射云似乎就源于该地区——唯一有希望出现的是反对派候选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他可能被禁止参加将于明年3月举行的总统选举。

一周前在车里雅宾斯克的一次集会上,纳瓦尔尼断言,“在一个正常的国家里”,候选人会纷纷来到这座城市,结果人们疑惑地看着他,沉默不语。纳瓦尔尼问道:“现在正在进行一个竞选活动,对吧?你们没有感觉到,是不是?”

实际上,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首次当选总统18年后,人们对选举的态度表现不一,既有麻木漠然,也有冷嘲热讽。普通的俄罗斯人大多认为普京获胜以外的任何结果都是不可想象的,而克里姆林宫的顾问们发现,即便是要保持竞争选举的表象也是有挑战性的。

然而,明年3月的选举正成为俄罗斯政治未来的分水岭。在预计普京获胜的表象之下,人们围绕总统的未来、可能的宪制改革、甚至普京对日常事务的控制程度进行着紧张的活动和猜测。

政治分析师尼古拉•彼得罗夫(Nikolai Petrov)表示:“问题不是选民选择谁在今后6年领导这个国家,而是普京是否、何时以及如何将权力交给继任者。”

迄今为止,普京让所有人都在猜测。普京与纳瓦尔尼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在近一年前就开始了竞选活动,尽管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将会因一项刑事定罪而被拒绝正式登记为候选人——他坚称该定罪是捏造的。实际上,普京截至本文撰稿时还没有宣布他是否打算参选(此文英文版发表于12月4日。普京已于12月6日宣布参选——译者注)。

彼得罗夫表示:“普京在过去几年里已经转变为一个不同的政治形象。”他说:“普京现在是一个‘领袖’(vozhd,现代俄语中主要用来指代共产主义领导人——译者注)。”vozhd这个词自苏联独裁者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以来已经鲜少使用了。

彼得罗夫认为,普京的超高支持率主要基于他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的威望,这是他通过地缘政治权力游戏获得的,包括吞并克里米亚和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


列宁、斯大林、普京的画像

他说:“选举中不可能超过这么高的支持水平,所以任何选举结果可能都会看起来像是下了一个台阶。”

大选不乏候选人,包括民族主义煽动者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共产党领袖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y Zyuganov)以及36岁的社会名流塞梅•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但是,在没有普京的明确意向声明的情况下,莫斯科充斥一种传言,即普京可能会安排继任者在明年3月的大选中参选,要么是他的忠实副手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要么是他在过去一年里让其担任州长职位的某位鲜为人知的前保镖。

然而,这种情况现在看来极不可能。克里姆林宫必须最晚在明年1月初正式宣布候选人,因此现在没有时间推出其他候选人。政治咨询集团当前政策中心(Centre for Current Policy)主任、克里姆林宫前发言人阿列克谢•切斯诺科夫(Alexei Chesnakov)表示:“普京只是在尽可能地拖延,因为短时间的竞选会让他有最大的灵活性。”

但是在普京连任之后,情况将会发生重大变化。接近克里姆林宫的人士和独立观察家们都认为,明年克里姆林宫将开始修改宪法,以确保普京未来的长期权力——在当前规则下,连任后他的任期将是最后一届。

莫斯科回声(Ekho Moskvy)电台总编辑阿列克谢•韦涅季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上月在消息服务Telegram上写道:“我绝对相信,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在2024年还是不会放弃权力。那意味着……有必要改变权力设置,并将主要权力移交给总统职位以外的某个机构。”

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最多连任两届。为了规避这一限制,普京在2008年让梅德韦杰夫竞选总统,他本人则转而担任总理一职,之后他又在2012年重登总统宝座。这就是在莫斯科广为人知的“王车易位”(castling)策略,但外界认为普京可能无法在2024年故技重施。

俄罗斯政治技术中心(Centre for Political Technologies)分析部门主管塔季扬娜•斯塔诺瓦亚(Tatyana Stanovaya)说:“在2008年,他知道他将会回归,但在2024年,他那时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他知道,如果他再来一次‘王车易位’,他在过渡期的干政可能遭遇抵抗。”

一个正在讨论中的想法是,把普京任内引入的总统顾问机构国务委员会改造成一个类似中国中央政府的强有力的主要治理机构。届时普京成为国务委员会的领导者,将不受任期限制的桎梏。

“总统一职将以仪式性国家元首的形式继续存在,或者直接被废除。”一名了解这一提议相关讨论内情的人士说,“你也可以称之为普京永久模式。”

然而,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种激进的变革对普京而言存在风险。“他的领导风格的演变类似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但尝试照抄中国体制将是一个错误。”彼得罗夫说,“他们可能在研究如何让他在正式退休之后依然保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这也是有风险的,因为与中国不同,俄罗斯并没有经历过非正式领导。”


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

这些紧张的头脑风暴不仅是为了给普京在下一个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保留影响力打下基础。另一个原因是普京在近年来采取的治理方式,尤其是在国内事务上。

“我强烈反对关于我们的总统正把自己打造成vozhd的恶意言论,但过去两三年,他改变了他的工作方式。”一位与普京有长久的家族交情的人士说,“最重要的是,他确实专注于我们国家的全球利益和安全,把国内事务的具体细节留给了其他人。我们的体制结构并没有很好地反映出这一点。”

了解改革讨论内情的人士表示,普京核心圈子中的成员们利用普京对国内政治的日渐疲于理会来推行自己的政策,甚至谋取个人利益。

“最大的几个问题依然由普京决定,但其他许多事务是依靠说服来处理的,”斯塔诺瓦亚说。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长期为推动拆分国有天然气垄断企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一事游说,但普京否决了这一提议。普京还反对其经济顾问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多次推动的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的举措。

但其他与经济有关系的决策几乎是在没有普京参与的情况下做出的。俄罗斯央行行长埃尔薇拉•纳比乌里娜(Elvira Nabiullina)全权处理俄罗斯银行业日益加剧的流动性问题,导致今年俄罗斯最大的两家私营银行在事实上被国家收购。

普京的儿时好友和柔道陪练阿尔卡季•罗滕贝格(Arkady Rotenberg)控制的公司获得了一个富有争议的道路货运收费系统的执照,在小运输公司的成本上升导致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后,普京也没有出手介入。

普京核心圈子中的另外一个成员、执掌国防集团Rostec的谢尔盖•切梅索夫(Sergei Chemezov)最近也取得了一场胜利。切梅索夫的门徒之一、工贸部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Denis Manturov)支持将苏霍伊(Sukhoi)战斗机制造商俄罗斯联合航空制造集团(United Aircraft Corporation)并入Rostec,两名官员称该决策并不需要克里姆林宫批准。

俄罗斯前经济部长阿列克谢•乌卢卡耶夫(Alexei Ulyukaev)因试图反对俄罗斯石油公司收购一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而受到腐败指控,这也反映出普京对国内事务的管控有所放松。一年前在俄罗斯石油公司总部的诱捕行动以乌卢卡耶夫的被捕而告终,该行动得到了谢钦的帮助,谢钦与普京的交情始于两人早年间在安全部门工作之时。

随着对乌卢卡耶夫审讯的展开,这位前经济部长对事件的描述与谢钦早前提供的证词之间出现诸多矛盾,由此引发了人们的公开讨论,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针对乌卢卡耶夫的行动是普京授意的,那么这种公开冲突的迹象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现在,在俄罗斯准备迎接普京的最后一个任期之际,俄罗斯的政治精英们正谋求通过宪制改革保护自己的利益。

一位与普京有家族关系的人士表示,一些内部斗争应归咎于宪法上的缺陷,因为它们允许总统班子和总理领导的政府当中出现相互冲突的权力中心。一项提议呼吁将政府并入总统班子,像美国一样。

分析人士称,无论普京的党羽们目前有何打算,在普京决定如何巩固其权力前,辩论仍将扑朔迷离。

电视记者亚历山大•涅夫佐罗夫(Alexander Nevzorov)最近在一次电台讨论中将普京比喻成一只沉睡的老虎:“他可以打个盹,发出呼噜噜的声响,伸展他巨大的爪子,并睁开他布满条纹的口鼻上的一只眼睛。他还能看着不同的政治老鼠在他眼前跳舞。”

在对预期中宪法修订的期盼中,来自忠于克里姆林宫的共产党的杜马议员弗拉基米尔•博尔特科(Vladimir Bortko)提出了一项草案,主张议会召开制宪会议,这是在议的宪法基本结构的重大变化所要求的。他说,在自由放任的上世纪90年代,由“自由派制定的”基本法已不合时宜。

然而,克里姆林宫的批评家们警告说,尽管普京已经统治了俄罗斯的政治生活长达18年,但他仍然很难以自己的愿望决定俄罗斯的未来。

“克里姆林宫已经取消了地区和区域政治中的诸多制衡,并极大地缩小了各级政治辩论的范围,这令其目前缺乏准确了解基层情况的渠道,”彼得罗夫说。他认为普京权力过大,这让忠诚于体制的年轻政治家们无法建立资源和影响力,而这二者对任何可靠的接班人都不可或缺。

“讽刺的是,这意味着几年后,当继任问题真的变得紧迫时,唯一有准备的将是已构建了一个支持基础并在全国搭建了组织网络的纳瓦尔尼。”彼得罗夫补充道。

纳瓦尔尼自己也已表明,他谋求的是长期。目前,他只能愤世嫉俗地看着克里姆林宫筹备大选。

“莫斯科那些自称为总统候选人的家伙,他们的竞选活动主要是每周写两篇文章,每篇半页纸。他们在媒体的帮手会把这些文章发布出去。政治分析师和专家们于是就开始讨论他们的机会和隐藏信号,”纳瓦尔尼在Telegram上写道。“好一场权力争夺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12月8日22:46 | #1

    当时在城市,经常要清理“倒流”人口。习近平曾撰文回忆说,他和其他被清理的人一起,被关进派出所,一关就是四五个月,还要干重体力活,“海淀一带的下水管,都是我们埋的”。 ———— 黄土高原上的知青岁月——《习近平时代》选载

    一报还一报,
    习主席今冬驱逐低端人口总算是报了当年挖下水管做苦力的一箭之仇,伟大哉!
    习主席才配得上是“习近平永久模式”呢!

  2. 匿名
    2017年12月8日23:12 | #2

    包頭條也打算效仿

  3. 匿名
    2017年12月8日23:17 | #3

    普京无论多么有权利,多么渴望权利还是要经过选票的。

  4. 匿名
    2017年12月8日23:38 | #4

    匿名 :
    普京无论多么有权利,多么渴望权利还是要经过选票的。

    笑,习猪头比俄爹强五倍。

  5. 匿名
    2017年12月8日23:55 | #5

    普京和习脑残懂得自家玻璃心屌丝们要什么,都要体验昔日荣光民族自豪感,屌丝最爱

  6. 匿名
    2017年12月9日05:16 | #6

    俄爹和黄俄孙子 都是喜好被强人统治
    给他们民主 也无用
    老毛早就看透中国人本性了
    蒋秃驴输的不冤

  7. mego
    2017年12月9日15:11 | #7

    别以为讲老毛子的事就安全,普京大帝可是习包子的偶像,小心被扔进牢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