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车真相!一富商在沈阳一次买15辆路虎做什么?从富人买车观念看中国的“汽车文化”

[提要] 对于中国富人来说,社会地位高低不仅要看财富的数量,更要看其赚钱的方式,“权贵阶层”是胡雪岩式的“红顶商人”们的专有名词,也是许多中国富人梦寐以求的目标。由于文化背景、政治、法律制度、宗教信仰、发展模式、城市特点、地理环境等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影响中国富人买车的因素可谓五花八门。

“一富商一次买15辆路虎,做什么?你以为是炫富?这是税务安排。中国企业所得税高达25%。买车,尤其是豪车,可计入公司成本,而豪车作为固定资产,4~5年摊销,摊销后公司盈利大幅降低。而豪车3年后转手出售所得可不计入公司收入,豪车折旧成本大大小于税务成本。”

  对于中国富人来说,社会地位高低不仅要看财富的数量,更要看其赚钱的方式,“权贵阶层”是胡雪岩式的“红顶商人”们的专有名词,也是许多中国富人梦寐以求的目标。
  此外,中国人传统的“不露富”心理,也让一些真正的大富豪不屑于成为“福布斯富豪”之类的八卦人物,因此很难有准确数字统计出中国“隐形富豪”的数量。不过,急剧暴增的豪华车与超豪华车销量,让这些富豪开始显山露水,并因所在的城市和从事的行业不同,显示出一些地域特色。
  比如说前些年,央视著名主持人倪萍在一次春节晚会上说,“家家户户大年三十都吃饺子”引来批评声一片。因为从地域上来讲,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没有“过年吃饺子”的习俗,甚至一些少数民族根本就没有春节这一节日。
  以倪萍的阅历,并不会不知道这一常识。这句用来调节气氛的随口之语,来自部分北方地区的生活经验,在惯性思维下,已经没有几个人愿意推敲“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这句民谚的区域性。因此脱口而出的倪萍被批无疑是冤枉的,这也说明依据自身经验或以讹传讹做出的简单推断,往往容易出现错误。
  在中国富人狂买豪华车和超豪华车这一问题上,简单地感慨“太有钱了”,或指责他们的炫富心理,或许也是犯了“倪萍式错误”。
  由于文化背景、政治、法律制度、宗教信仰、发展模式、城市特点、地理环境等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影响中国富人买车的因素可谓五花八门。
  作为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北京享有得天独厚的行政资源。每到春节前,急剧增加的外地来京“办事”车辆导致的交通大拥堵,就可以证明这种资源的魅力。
  这种行政资源,是中国社会各阶层追逐的目标。对有志于跻身权贵阶层的商人们来讲也是不可或缺,“生意做大了,离不开政治”。这一点不仅在中国,选举制国家也是如此,政治与商业早已如同连体婴儿难分彼此。
  拥有一辆奥迪A6早已是“红顶商人”们的必备工具,在一个崇尚“低调做官”文化的国度,与“衙门”里的人打交道,乘坐“官车”既不张扬,又能拉近被公关对象的情感距离。
  除必须拥有一辆“官车”外,北京的“红顶商人”们还需要在各种高档场所会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寻找合适的商业机会,以令人羡慕的方式迅速积累财富。因此除奔驰S级,宝马7系这些耳熟能详的豪华顶级商务车外,通常为欧美权贵阶层拥有的超豪华品牌车型,也正成为他们彰显高贵身份的新标签。在超豪华车上牌量上,北京位居中国第一。
  2010年,售价在400万-800多万元人民币的劳斯莱斯汽车,共在中国大陆售出600多辆,而上一年其仅售出76辆。由于劳斯莱斯采用私人订制方式销售,拥有者最后支付的价格可能更高。
  去年在劳斯莱斯全球销量最大的前十名经销商中,中国一举占据4家,其中北京和上海分别位列第一与第二位。中国市场销量占25%,晋升为继美国之后的劳斯莱斯全球第二大市场。目前,劳斯莱斯在中国的保有量大约在1000辆左右。
  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天价豪车的买家身份。但劳斯莱斯透露,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劳斯莱斯车主的年龄要更小,大多是第一次购买劳斯莱斯品牌汽车,主要集中在北京、华东和华南,他们通常拥有十辆、八辆的汽车。
  这一说法与中国汽车市场走势基本吻合,豪华品牌与超级豪华车品牌的增长幅度远高于普通品牌。另一超级豪华车品牌宾利的销量超过了800辆,也同比增长了60%多。
  与“红顶商人”扎堆的北京几乎完全代表华北市场不同,华东汽车市场是指“长三角”地区,上海在这一地区的位置远不如浙江和江苏。上海的豪华车销量大约分别是浙江的三分之一,江苏的二分之一左右。
  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浙江也是中国豪华车销量最大的地区。但与“红顶商人”们相比,民营企业家们赚得大多是辛苦钱,因此他们大多富而不贵。虽然有许多富人购买超豪华车型,但若以城市论,规模相当的上海还不到北京的一半,豪华品牌顶级车型的购买者也要比北京少得多。
  浙江民营企业外贸出口型的不在少数,大公司至少拥有一辆奔驰S级或宝马7系是一种国际通用的商业语言,它不仅代表着经济实力,也代表着一种品位。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不与陌生人说话,看车知人”。如果与一个重量级的生意伙伴洽谈,开一辆品牌稍逊的奥迪A8或奔驰E级、宝马5系,很容易被人当作老板的“跟班”;还可能被认为是经济实力不够,合作告吹。
  因此在浙江,进口的奔驰、宝马顶级商务车型销量要远远大于其它二线豪华品牌的顶级车型销量,但较低档次的车型仍然占据相当大的数量,甚至大于顶级车型的销量。这一点与北京不同,北京也是中国唯一一个一线豪华品牌顶级车型销量大于中档车型的城市。
  购买一线豪华品牌中档车型的富人,大概是中国最辛苦的富人群体。由于与“红顶商人”无缘,又没有殷实的家底,不得不起早贪黑地赚钱。据说,浙江一些地方“黑出租车”不少是奔驰E级,开车者白天是老板,晚上是的哥,不为赚钱,只为拉到有可能带来商机的客人。
  在全国严打“酒后驾车”之后,这群富人当中的一些人又找到了一个新兼职――代驾。我一次酒后无法开车,替我代驾的就是开奔驰E级的装修公司老板,看他一脸疲倦的样子着实让人很容易理解,为何许多富人都将成为“红顶商人”当作追求目标。
  虽然,华南与华东在豪车消费特点上仍保持一致,但广东与浙江不断拉大的消费能力差距表明,这一地区的富人们相比浙江富人赚钱可能正越来越难。
  除北京、华东、华南外,中国富人的数量恐怕要少许多,安徽、河北、河南、辽宁、内蒙、山东、山西、四川、天津这些二三线省市,一线豪华车顶级车型不仅与二线品牌顶级车型销量没有拉开绝对距离,数量也少的可怜,并且没有形成鲜明的消费特点。
  要想在这些地方谈汽车文化,恐怕还为时尚早。有一个真实的事情我至今也没有想清楚:一个富商在沈阳一家4S店一次就买了15辆路虎,都用来做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