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根稻草

新的个税草案出来了,每月又要多交几百块的税,我等it男真是悲催啊!

虽然见多了因拆迁炒房暴富的人,整天搓麻打牌叫鸡;见多了用不到市价1/4买经济适用房的体制内人士;见多了用种种手段不用缴税的生意人,,,,

虽然没他们有钱,可是我觉得我在做实事,我比他们更有价值;去年我的一个徒弟去了facebook,然后告诉我,出来吧,安心做技术就行了,不用操心别的。可是我觉得自己英语不好,而且在国内也可以做技术,我们的成果马上就要出来了,和国外最高水平也相差不大。

可到今天才发现自己是sb;这个国家不需要我们,它不是劳动者的国家,它是食利阶层的国家,它鼓励炒房炒地炒一切可以炒的东西,它纵容各种灰色黑色的不道德行为,但是每个守规矩的辛勤劳动的人却会被zf敲骨吸髓。

一点点积蓄因为飞涨的房价和父亲高额的医药费而用光,一点点收入却被zf惦记来惦记去。

走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顺便说一句,昨天在天目山过马路的时候,老婆要直接横穿过去,我拉着她要她走斑马线;老婆说我是个死脑筋,没有斑马线就不过马路了嘛!两个人有一会颇不开心,现在看来适者生存,我是该被淘汰的那个。

add:

重新看了一下,税加了,但是没想象中的多。昨天发帖前看的链接 数据引用不对。

原文就不改了。
——————
理工科小资的白领时代已经结束,收割白领时代已经开始!

看了季侯:最后一根稻草,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普遍意义的现象,那就是理工科黄金时代已经结束,收割理工白领的时代已经开始。

在说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说说一个一些理工科很自豪的现象,就是所谓“理工科比文科更爱国”,事实上,这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不是什么爱国问题,并不是因为理工科天然更爱国。

第一、由于专业壁垒,理工科往往处于最后收割的阶层。互联网曾经有一个黄金时代,原因只是因为官员们还没有建立起对新生事物的管制体系。比如淘宝网的崛起,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人行和银联对网上交易发展的速度估计不足。利用索伦的魔眼还没看到的机会,给了互联网的早期it人一种错觉,就是似乎只要他们勤奋工作热爱学习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

第二,就是理工人士往往在象牙塔中生活,大部分是与专业技术打交道,技术是最公平公正的。而与社会打交道的律师、记者以及ngo们往往处于反骨的重灾区。其实解放前也是如此,大家可以注意到,去延安的大都是文艺青年而非科技工作者。革命工程师的回忆大都是城市解放前夕,毅然与特务斗争不去台湾。

然而理工科的黄金时代其实已经结束,索罗的魔眼无所不照。维持一个固化的阶层的利益,是需要多数民众的奉献的。房价有一天会下跌,那一定是物业税在财政的贡献度已经可以抵扣房价收入了。

现在,中国多数个人的未来将取决与你与体制的远近,依靠体制和权力赚钱容易的多,比如一个车子,可以产生n条赚钱无本产业链,从驾校拿驾照,拍卖牌照费,到油价过桥过路停车费,最新的还有环保局发尾气检测环保合格标志费,比起it人每天穷折腾.net,java,nosql拉网上广告冒着随时被关停的风险几个辛苦钱容易的多。

曾几何时,曾经有很多有为青年纷纷放弃政府工作下海,其实大家都知道,政府工作大部分都是事务性的程序性的工作,并不是释放个人能力和为国家贡献的最好平台,然而事实证明,这种追求在生产中创造中寻求个人价值的大方向在中国是很难行通的,目前中国最火热的就是考公务员,最近的新闻的就是六位女硕士成为城管执法队员。

其实公务员报考也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常态,“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我们曾经以为我们是要建设一个新社会,其实我们不过是在重复中国的历史周期。
——————
如果只求稳考公务员不错,想求成功建议自己拈量,别轻信八卦

公务员都天天大吃大喝搞腐败,工资基本不动、房子基本靠分,诸如此类,和皇帝老儿用金斧头砍柴基本是差不多的。

实权处级以上,确实很好,问题是你先想好,你有几分机会坐上去,有这本事和机缘,坐上CEO位置的平民子弟少了吗?一个拿钱还要担心被政敌抓住把柄就万劫不复,一个光明正大的分红收期权。至少也是各有千秋。


企呢,除非你爸妈手眼通天,或是你搭上了某位大人物的线,不然呢,建议除了极少数企业外还是别想得太美。除了工作稳定性比私企稍微好些(这本来也就不是什
么值得羞耻的事,或者反过来说,拿这点来有意无意攻击国企及国企员工的人,才应该羞愧),普通员工的收入也就是普通而已。

—————

赞成,就想混个房车的白领的去体制,想混到厅局级的就免了!

公务员都天天大吃大喝搞腐败,工资基本不动、房子基本靠分,诸如此类,和皇帝老儿用金斧头砍柴基本是差不多的。

其实大吃大喝有害身体,其实白领每天喝酒其实不是享福是受罪。大家不要拿贪官作为你加入体制的常态,你也就能在本地舒舒服服混个中上而已,加班少一点,跳槽少一点,学习少一点,工资差不多,退休舒服点而已。

实权处级以上,确实很好,问题是你先想好,你有几分机会坐上去,有这本事和机缘,坐上CEO位置的平民子弟少了吗?一个拿钱还要担心被政敌抓住把柄就万劫不复,一个光明正大的分红收期权。至少也是各有千秋。

其实我一开始就说了,卖包子也能发财嘛,超级牛人先不要去,先混个CEO,拿个期权,搞个几亿,然后进入政协也是一条好路。

进入体制只适合当CEO指望不大的每天研究j2ee循环有for,while几种写法技术白领,假如你脸皮厚门路广会塞钱善交际酒量大每年拿单几千万,作为超级销售员还是继续在民营企业奋斗到CEO好。


企呢,除非你爸妈手眼通天,或是你搭上了某位大人物的线,不然呢,建议除了极少数企业外还是别想得太美。除了工作稳定性比私企稍微好些(这本来也就不是什
么值得羞耻的事,或者反过来说,拿这点来有意无意攻击国企及国企员工的人,才应该羞愧),普通员工的收入也就是普通而已。

没错,国进民退,天下大势,你20岁刚毕业去民企混混可以,如果你厌倦了跳槽不断学习不断加班不断,不想以后听刘欢唱重头再来,建议早去体制。

摘录一下,我国著名it企业员工的心声:

联想员工亲历联想大裁员:联想不是家
被裁的员工事先都完全不知情。在面谈之前,他们的一切手续公司都已经办完,等他们被叫到会议室的同时,邮箱、人力地图、IC卡全部被注销,当他们知道消息以后,两个小时之内必须离开公司。

后回到办公位的时候,陪她收拾东西。到午饭时间了,她说,先去食堂吃饭吧。但我不忍心告诉她,她的IC卡现在已经被注销了。所以我劝她去外边吃。负责另外
一个人的责任经理却直接说出来了,还有人告诉她,人力地图也已经注销了,当时邵隽明显非常失落,感觉突然和公司一点牵连都没有了。她在联想工作三年了,可
就在两个小时之内,联想就不再有她的任何痕迹。被公司抛弃了。就这么抛弃了?转眼功夫,就不再是曾经引以为豪的:“联想人”啦?
有好几个原来的大牛人,甚至是当时重金从外面聘请的博士后,也就那么走了,没有一点商量余地。就连服务器研究室的主任都走了。这整个方向不要了,这是谁的错?不知道,但只知道受伤的是最底层的员工,难怪有个清华刚毕业的女孩,哭得一塌糊涂。
武庄非常惨,他的老婆在怀孕,而他自己刚刚买房子。我不敢替他想象未来,因为我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这次裁员的重点,是新来的员工,和呆了好多年的老联想。工作10年的,奔50的人,也照样该走就走了。我真想和他们谈谈心,50岁的时候被公司抛弃,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触。我不敢想。

我想请每一个白领掂量掂量自己,特别前面还有收入几千的批评收入几万的人“没信心,不学习,不提高”,你的信心从何而来?

国进民退,国企和体制是中国大势所趋,做官是中国2000年的智慧结晶,正如前面网友说的“白领不要太把自己当个葱”,工人农民的收入都超过了你,你所谓的智慧专业在大势面前如螳臂当车。

更何况民企就那么好?为私人老板加班卖命就那么值得?为什么不把你的时间留给你和你的家人?实现你为国家和个人的双赢!

——————-

混房车那么好混?我说啊,羡慕嫉妒恨是人之常情,拿金斧头当

真事就是自己骗自己了。

如果家里原来没什么大积蓄,同样是要基本靠自己奋斗的,当公务员实现买房车的目标,唯一的好处是贷款期可以借得比较长一些,因为相对而言你的工作稳定性高,但代价就是你工薪暴涨,几年就提前还清贷款再买一套大屋换辆豪车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在看上去公务员基本有房有车,原因主要有二,一个公务员多是本地人,从父母那儿都有继承至少一套老房的,即使以旧换新压力比白手起家也要轻得多;另一个公
务员里刚出校门的年轻人比例低,早几年房价还没有飞上天时,年纪大一些的为了结婚刚需,也趁早下手了,现在就显得赚了。剩下大家都知道,现在如果房贷压力
不大,宝马奥迪之类另说,买辆国产车其实对白领们大多都没啥遥不可及的,无非是算算对自己性价比高不高。

八十年代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不想在
国家机关或是国企工作的日子恐怕是不会回来了,而纯文科生尤其是律师们来代表人民和正义统治国家的前景似乎还很遥远,当然了,这种现行体制肯定会让有些人
很失望的。没错,现在的公务员们绝对不是过去宣传中的那种大公无私的公仆,不过呢,按次优选择原理,比起过去一千年由只会嘴皮子功夫的清流文人们垄断行政
权利,实在是合理、有效太多太多倍了。

—————-

作为公务员奋斗也光荣嘛,总比为私人老板光荣吧?

这种阴阳怪气一而再的出现,实际用意是建议职业方向还是挑拨社会矛盾,我想没几个河友看不出来。


通公务员还有没有福利房可分,靠嘴是喷不出的,白领有没有成功发展买大屋换豪车的,同样靠嘴是喷不灭的。私营企业是不是千差万别,混为一谈有没有意义,各
人都可以观察事实,我只建议真在考虑自己职业前途的朋友,选择考公也许是个不错的计划,稳定是它最大的好处,但相信楼主人人可以又清贵又多金的胡扯,那就
几乎肯定要失望的。

———–
您的共产主义思想太浓厚,中国5000年本来就不是平等的

做官本来就是2000年中国人智慧的结晶而已,我们现在不过是回归常态。

美国也这样,美国就能各阶级平等,没有社会矛盾了?

现在美国华人很多都去高盛,而不是去it了吧?

天下西西,皆为利来!

你把白领的个人利益和你的大局混为一谈。我一开始就说了,不要我跟你谈职业方向,你跟我谈社会矛盾。国企和公务员现在好,那就是好,正如以前外企和民企也好过一样。

但是历史和趋势证明,民企将日薄西山。即使现在在it的民企业,中小民企不也完蛋,it从业都在向淘宝、盛大等几个大企业靠拢上吗?即使在外国,比如日本,大企业也好于中小企业。

工人下岗的时候,会区分你是爱看西西河还是爱看凯迪?政治立场不过是男人闲余的八卦,职业方向是关系到你一生和家人的大事。请不要将个人的政治立场来误导为生存奋斗的白领。

杨元元,放弃了两个公务员机会,最后自杀了!

我很疑惑,当时批评她放弃公务员机会所以不值得同情的,跟今天听不得说公务员好的,不会是同一批人吧?

当时我很感慨,因为同时在另一个版面大家在大赞邓文迪。

大大小小的邓文迪昂首走进新时代,杨元元们灰溜溜的被历史淘汰。

白领们手不能挑肩不能抗脸皮薄没有工人下岗重头再来的豪情没有邓文迪们的厚黑应变,请大家不要再用自己的政治立场来误导白领们了。白领也是人,白领也有家,请不要将个人政治立场建立在误导牺牲白领的个人利益上。

作为公务员奋斗也光荣嘛,总比为私人老板光荣吧?

这种阴阳怪气一而再的出现,实际用意是建议职业方向还是挑拨社会矛盾,我想没几个河友看不出来。

很简单,我就是希望大家不要从职业革命家来讨论问题,耳从个人利益来讨论问题。

你信不信,

我要是一开始呼吁大家去私人老板体制自由对个人成长更好,有人会出来说国企更好,把富士康、华为自杀拉出来。

我要是说国企收入高,白领应该去国企,他会出来说国企其实很黑暗上不去。

我要是说公务员考试被操纵了,他会出来说胡扯,公务员考试很公平。

我要是说公务员好大家去考公务员,他会出来说公务员考试很黑暗除非你老爸是厅长,白领爹不是李刚别去考。

我要是让大家进入体制内,他说体制很黑暗,白领情商不高不会拍马屁进去就是李涯进了情报站。

我要是说体制很黑暗不利于光会干事的不能成长,他又会说胡扯体制内是按功劳评价人的,这个体制是能者上的。

我要是说杨元元放弃公务员不吃闲饭个人奋斗精神可嘉,他会说不当公务员是傻蛋,公务员多稳定啊

我要是说劝白领当公务员,他又说公务员没成长,不如去外面个人奋斗。

我要是说法学院学生应该去当律师赚钱,他会说律师黑暗不如当法官为人民服务。

我说法官检查官好法学专业应该进入体制内,他又说要去体制外当律师。

所以我实在难以招架职业革命家,所以我一开始就多次强调,我的建议都是针对从个人利益出发的,人类和平那是世界小姐关心的事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