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社区: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信息

最近市场有传言人民币会在51期间一次性升值10%以化解外部压力,顺便一直通胀。抽时间看了一下央行资产负债表。

说一下个人的判断:不可能

懒得做图表了,反正数据央行网站上面都有。我主要看两个数字,一是外汇占款,因为几乎所有资产都是这一项,一是储备货币,因为这一块是央行直接能够控制的。

最近的几年,储备货币/外汇占款的比例基本在75—90%之间徘徊,大致的规律是元旦春节期间接近上限,以提供足够流动性,而夏天经济活动相对平淡时达到低点。这个比例是央行能够直接控制的,控制效果远远强过通过利率和RRR来干预货币乘数,所以这个数字应该直接反映了央行货币政策的基本尺度。

这个比率在1月份接近92%,我观察的4年来最高值。最新值89%。这意味着央行资产负债表没有任何的缓冲区间来提供10%的升值。

再说另外一个发现吧。07年以来,这个比率年内低点分别出现在8月,10月和10月,而2010年出现在5月,之后反常的一路向上。也就是说,货币政策的基调变得非常较为宽松,基本能够理解成为10年二季度出现的库存调整惊动了高层,货币政策有明显的转向。反映在股市上,就是7月份开始的一轮800点的行情。

再结合另外一个背景,整个2010年中国的贸易顺差不超过2000亿,而外汇占款的增速超过20%。结合过去一段时间外储、顺差和美元汇率来看,外储的高速增长明显有一部分来自非美货币资产在下半年的增值。但这种增值不需要结汇的环节,因此并不必然伴随着新的基础货币的发行。

但看资产负债表上基础货币和外汇占款的比率,非常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2010年5月份之后,为了应对所谓全球经济2次探底,央行进行了主动的基础货币的扩张。这种扩张是有较大风险的,这意味着央行缓冲的空间降低,如果出现美元较为明显的反弹,央行如果需要捍卫汇率,可能需要被动的压缩基础货币。

顺着这条思路,我们现在还在强调输入型通胀显然有掩耳盗铃之嫌。我们缺乏一次性大幅升值的必要条件,除非我们能够先狠下心来把基础货币做相应的压缩。同时支撑汇率继续上升的条件也在减弱。新年开年的情况显然是微观环境正在恶化,同时在、工资——通胀正在形成反馈,这也就意味着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正面效用已经接近于无。

6月底QE2的结束是一个节点。我相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会在6.5附近再次绑住,然后观察美元的动向。而货币政策正在最关键的时期。我相信决策者不会再相信利益集团“调控过于严厉”的游说,而真正能够重新将货币政策回归中性和紧缩。在货币政策层面,还是那个判断,利率工具会逐渐取代汇率工具,并加速正常化。

补充一句,美联储应该会有被市场称为QE3或者QE2.5的东西出来,但充其量只是维持其总资产不至快速下降,而不会再度扩张其资产,因此和QE1\QE2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ir77
    2011年5月5日00:10 | #1

    我看现在只有11年2月份的,新数据什么时候公布?
    还有就是注释表下有注释
    “自2011年1月起,人民银行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储备货币的定义,不再将其他金融性公司在货币当局的存款计入储备货币。”
    根据这一条,如果还跟去年的数据比,那就要考虑到这个对数据的影响,那么楼主的结果是不是应该重新修正一下?
    (194084.48 – 11317.70 )/211301.39
    这样一算应该就是86%,不知道我这么算对不对。

  2. ir77
    2011年5月5日11:27 | #2

    2011年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储备货币统计规则有变更。
    注:1.自2011年1月起,人民银行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储备货币的定义,不再将其他金融性公司在货币当局的存款计入储备货币。
    如果要跟以前的数据比较应该考虑这个变化。
    194084.48/211301.39=91.9%应该调整为(194084.48-11317.70)/211301.39=86.5%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