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我对朱镕基功过的看法

Abcde网友就王霄网友《朱镕基功过之一瞥》一文中部分观点谈论的意见我很赞成。中国政治改革的主要目标,的确应该是改革现有的党国体制而非所谓官僚制度。因为官僚制度从来就不是一个专制国家的主要政治改革方向。不仅如此,abcde网友还谈论了他对朱镕基先生的评价意见。对他的这一观点我也比较同意。

平心而论,朱镕基先生任上的最主要的政绩的确就是这两点:一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挽救了濒临崩溃的中国经济;二是力主加入世贸组织并彻底废除和改革了原有的那些落后而错误的经贸制度,是中国经济和对外贸易进入了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所以我认为,朱的确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的经济、金融和贸易领域最有建树的一位领导人。

很多人评价一个人喜欢从具体小事情上看,这也对,但对于国家领导人而言,仅仅停留在一些诸如他说过什么话,批评过什么人,甚至发火摔过什么物件等街谈巷议的小故事上来分析者个人及其历史政绩是绝对不行的。因为,既然你是说一个政府首脑的政绩,那就得用涉及国计民生以及相关制度改革的政策措施上做得如何来加以评价吧?所以,我就大致分析了一些相关问题并择其大者说一说吧。

我认为,朱镕基先生的主要功绩就在上面那两条中,具体数据我就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清楚。其他功绩(应该说政绩更妥些)虽然也有一些,但都是次要的或者从属的。尽管如此,朱先生的这两个功绩也算得上中共建政以来最突出的了。我说他算得上是前无古人,虽有过誉之嫌,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吧?谁都知道,现任这个班子直到现在还在因循守旧,大吃朱的老本哩!他们不仅在制度改革上一无新的建树,而且各种制度性的潜伏着巨大危机的问题也都已经堆积如山了。

但是,是人都会有错失,何况一个大国的政府首脑?为了让网友们能够看到一个更加立体的朱镕基,这里我只想专门评说他的政绩败笔。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嘛。性格属于粗线条的朱的政绩败笔肯定不少,小问题更是很多,但如果归总起来,我认为主要也有两个:一是农村改革几无进展,甚至倒退,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二是放任本属福利性和公益性的教育医卫事业市场化,社会保障投入太少,严重损害了国民的利益。国企改革和下岗忽视工人利益也属于后者。

朱镕基从1991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主抓经济(第二年为政治局常委兼第一副总理,1998年任国务院总理)直至2003年从总理位置上退下来,在位12年时间。在这期间,中国的农业出现了极度衰退的危机状况。

根据当时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2001年发布的《“九五”期间中国农民收入状况实证分析》报告披露的数字,1995—2000年间,在农民家庭经营收入中,来自种植业、林业、工业和运输业的收入平均每年增长速度分别由1990-1995年间的18.03%、13.73%、25.31%和 21.70%下降到-6.21%、 -1.08% 、-3.11% 和-2.6%。在每年的农用生产资料价格都在迅速上涨的情况下,我国种田农民的本来就微薄的收入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每年竟然能下降6.21%,这是多么让人感到震惊不已的数据啊!

情况还远不止这么糟糕。在朱镕基当任副总理期间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期,农村“三乱”(乱收费,乱提留,乱摊派)也已经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政府公开收取的收费项目已经多到连征收人即基层政府自己也数不清的地步。除了国家规定的农业税、特产税、屠宰税、耕地占用费、提留、统筹等以外,还有各级政府、各个部门出台的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生产性收费、服务性收费,以及各种集资款、摊派款、“搭车”收费款等,而且征收的部门多、标准多、依据多,农民既数不清、也道不明,不胜其烦。陈桂棣和春桃合著的《中国农民问题调查》一书主要就是披露这段黑暗的中国农村历史。(奇怪的是,现在的朱镕基显然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当年的政治错误所在!)为了摊派,上房揭瓦,下地拔苗,进圈牵畜,基层政府的干部什么不敢干呀!那时的农民生活艰难,苦不堪言,真的如陈桂棣书中所言,只缺一个陈胜吴广就揭竿而起了啊!

可是,朱镕基先生却始终未能认清中国“三农”问题的日益恶化的根子就在于我国的那些有关“三农”的制度都是错误的,如土地集体所有制度、行政化的村民自治制度以及不准农民组建自己的合作社维护自己的权益,相反还容忍和鼓励农村供销社之类的假合作经济组织伙同所谓龙头企业一起去继续盘剥农民的利益。那时,他所亲自主导的一个所谓粮食顺价销售运动,实践证明,简直就是一场计划经济在农村复辟的闹剧。他自己也曾经被某些地方基层政府骗得气得几乎吐血。可农民的利益呢?一如既往地因其推行的错误的政策而遭到剥夺和伤害。

还有,也就在那段时间里,除了农村改革政策上的上述失误之外,政府在农业的投入上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比如,在农村“三乱”开始形成和横行之际,国家对农业的投入却一反常态开始逐年减少。比如,国家对农业基本建设的投资占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由“五五”时间10%,下降到“七五”时期 3.6%,“八五”时期又进一步下降到2.8%。到了1995年国家对农业基本建设的投资仅占到国家总投资的2.2%。1999年国家增发的600亿元国债中直接用于农业的竟然为零。这一切使得我国的农业财政支出占国家财政支出的比例远低于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这种竭泽而渔、从已经贫困破败如斯的农村抽血去贴补城市的做法无疑更加深了农民的疾苦。可以说,后任前些年的所谓对农村反哺和支援等措施,其实都是对朱错误农村政策的一种补救而已。因为这种轻徭简赋之类的措施局限性很大,只能缓解农民的痛苦而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导致这些灾难的制度上的原因。

当然,我们不能将所有这些“三农”问题的恶化都归因于朱,因为这是一个决策集团的所为。但朱作为当时的最有经济决策权力的人,为何却在减轻农民负担和发展农村经济问题上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呢?甚至连一项成功而正确的制度改革也没有呢?由此我们可以说,“三农”问题历来是朱施政上的短板。不承认不行的。朱不懂农村、农业,也不愿意去懂农民。(可是,现在的领导人在巨大的土地利益面前不也是这样的吗?)我希望他今后能正视自己也能正视到这个根本的立场问题。

除了“三农”问题之外,朱的另一个大施政败绩就是推卸政府责任,听任涉及亿万国民根本利益上的教育医卫事业市场化,而且在社会保障方面投入太少。朱为人豪爽,对自己僚属也不错。在其任内曾一再给国家干部和行政事业单位职工加工资和增加福利,但是对于不属于那个统治阶层的其他社会阶层民众来说,朱的所作所为相对而言就显得没那么慈祥和大方了。

比如,教育医疗卫生事业本来涉及全体国民(我国土地实行集体所有制的话,社会福利就必须将农民也包括进来)的利益,但是在朱镕基先生的十多年任期内在教育和医疗卫生领域投入的资金却一直少得可怜。

据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曾经以联合名义发文说,国务院两次召开常务会议,我国政府在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讨论并同意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到2000年应达到4%,并还以赞扬的口吻说,在当年举行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和政治局全体会议上,大家研究并一致批准了上述目标。

可令国人绝对没有想到也让朱大丢颜面的是,这两个中国最具权威的权力机构所公开承诺和计划的本来就低得可怜的目标到今天也没有实现。(后来说,要到2005年兑现,但又失言了。最近又说要明年,即2012年一定兑现!)

在朱任内这个数据究竟如何呢?我查了一下,1995年政府对教育的投资占GDP的比重只有2.46%,反而比1980年代下半期还要低很多。而到1998年12月教育部公布《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并再次强调要按期实现这一标准时,这一财政投入指标仍然只有GDP的2.64%,仍低于八十年代末期水平。到2000年,此时朱已经坐稳总理位置三年了,但到这一年底这一数值不仅没有达到4%的承诺,反而还依然低于1986和1990年他上任前的水准。对此,朱镕基先生怎么自我评价?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责任吗?不过话说回来,这肯定不是朱一个人的事儿,而是整个执政集团的责任问题。可是到如今,不仅是朱先生,就是中央任一领导人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就此政府一再公然背诺和失言的事件而向国人道过哪怕一次歉意!

相反,在我国,什么都说的很好听。比如,我国推出义务教育制度,但同时也创造了一种理论,叫做“人民教育人民办”,对外宣传时官员们似乎都很骄傲,也很自豪,但在这个光鲜的口号下面却是国家背诺,政府不承担义务教育费用,义务教育成为了国民自己的责任。说的不好听,这叫可耻。医疗卫生投入也是非常至少,看病难看病贵等社会痼疾也就是从那些年中逐渐形成的。具体数据就不再说了。

除了教育和医卫,我国政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每年在社会保障和福利方面的总支出也是低得可怜,仅占我国各级政府同期总支出的2-3%左右。这与朱所领导的政府长期忽视公共财政政策不无关系。相比之下,根据世界银行《1997年世界发展报告》,1991-1995年的韩国、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和德国的中央政府对各自国家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整体支出已经分别占到各自国家当年总支出的10%、29.9%、30.5%、37.5%、 42.9%和45.3%。对比之后,我们的政府官员难道一点也不感到羞愧吗?

由于教育经费的极度缺乏,这里面出现了多少让教育界人士痛苦和悲伤的事例啊!别的不说,就说拖欠教师工资,特别是拖欠农村教师工资一项,整个九十年代就没有消停过。损害了数百万原本收入就很低的穷教师的利益。到了2000年4月,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的拖欠总额已经高达135.6亿元,覆盖了北京、上海和浙江、西藏之外的27个省区。这简直就是国耻!

当然,我们也不能将所有这些问题都归结到朱镕基先生身上(另有人分管教育),但朱作为当时的主要政府首脑,他是绝对要担负起他所应该负起的领导责任来的。对此,公正的历史自会书写。

总之,朱镕基是一个既有巨大政绩也有过很多很大施政错误的领导人。他的局限性有他个性和个人修为上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他身在其中并为之服务的那个政治制度存在问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不是民主的,也不属宪政的,而且是权力不受任何监督和约束的。这样的政治制度不改革,领导人只会凭其道德和自律水准向国民负责,国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公民权利以及经济权利等,都会很容易地遭受到错误政策的伤害和侵犯,而且还不容易得到及时地纠正。

尽管如此,我认为朱镕基先生依然是一个可以在青史留名的领导人。但从他至今还对揭露和批判他在“三农”问题上施政失误的陈桂棣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耿耿于怀来看,朱也依然是一个不能正确对待民意的政治强人。这是一个很让人感到遗憾的事情。

(作者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研究员)
———————————————
评价比较客观,不过教育和医疗的失败,不是因为“市场化”了,而是因为不肯放弃垄断
———————————————
老朱还行啊,那本书虽然不认同个,但还是送给经管的学生看,要不是老朱提到这本书,我想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
———————————————
医疗不评论。教育显然不能说失败,就凭当时中国3%,现在还不到10%的大专教育率(数据从刚出来的人口普查来),高等教育还应该扩招。一个人适合受教育的年龄就那么几年,缓几年就缓一代人,影响就是50年。
———————————————
扩招是没错的,而且扩的还不够,错误在于教育产业的垄断,社会力量不能进入,不能形成竞争,结果就是超级烂的教学质量,真正的毁掉了很多人的一生。
———————————————
社会力量进入更烂,吉利大学你去不去?
问题是高级知识分子,就是有能力做教授的,就那么点。
———————————————
有能力的教授想办南方科技大学,很多年就是不能获批
———————————————
有人依托行政垄断的力量借市场化的名义捞钱
———————————————
普及的不是高等教育,而是高等教育文凭。
并不是不该扩招,而是没有相应的措施保证教学质量不下降。
———————————————
两个败绩都有一个大前提
中央政府得有大把的钱
我记得当时的政府是大把举债的
之所以本届解决得比较好 就是因为本届财力雄厚
———————————————
很多人不知道老邓为什么春节要去上海过,要钱啊!
———————————————
因为更南面的钱他要不来
———————————————
有钱名声就好,
没钱遭人骂,
这是应该的,
怪就怪朱镕基当了一个没钱的总理,
挨骂是应该的。
———————————————
他扭转了中央政府没钱的现状
但是那时候刚刚走上正轨 (分税制 入世)
财政收入还不像这些年这么雄厚
———————————————
不知道印钱啊 不知道狂收税啊
用教育 医疗否定朱镕基很可笑
好像朱镕基以前以后的政府在这两方面就做得比他好一样
现在的财政收入上十倍了 老百姓的负担加重十倍 福利还是基本为零
多了更严重的环境污染 更高的物价 更劣质的食品 更腐败不断膨胀的政府
———————————————
中央那会穷啊,不是月月鸟找地方弄钱被鄙视了…
———————————————
扩招为了gdp
记得同济大学的校长在新闻里说,一个学生一年一万,一万个学生之类的
———————————————
10%的大专教育率是因为以前的高校入学率太低了,这个没法改变。
新增就业人口的大专教育率已经很高了,看看现在的高考升学率都70%以上了。
不要老是和美国比,美国什么产业结构,中国什么产业结构。
高考扩招的结果就是现在劳动密集型产业找不到工人而大学生找不到工作,
这还不叫失败??
———————————————
都是血汗工厂,自然大学生没有工作。
———————————————
我觉得朱镕基执政理念有问题
老搞破产
咋就不想到优化组合国企吞私企?
———————————————
如果从找工作这种实用功利性角度看,的确失败点
不过如果从提高公民素质,未必失败
当然,你也可以争辩说现在的大学教育有个P提高公民素质。
从90年代来说,国企破产,政府裁员,那时候的大学生找工作一样是麻烦的很,不比现在强。
我就是90年代中的大学生,还不是只好考研去了的。
———————————————
没有市场化的义务教育,收费是最贵的。

市场化了的高等教育,收费反而比幼儿园还便宜,这是为啥呢?
———————————————
南方科技大学等了多年不批,现在已经招生 开始了
只是没有教育部发的文凭
———————————————
主要是理顺财政金融体系,加入世贸

我觉着,朱总的成就比王安石大,比张居正小。操守倒过来,比张居正好,不如王安石。当然,这点相对不重要。
———————————————
那个分管教育的负责人卸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出书撇清了跟教育产业化的关系
———————————————
陈至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1年5月4日17:22 | #1

    “過”且不用說。文章“功”其一挽救九十年代經濟之說不成立,應該是透支中國經濟,別忘了他人稱赤字總理,雖然死活不承認;其二加入世貿本身是當初的政治任務,爲了臺灣顧及點國家面子,而真正利益和發展倒是其次,只有姓朱的勇於承擔西方的擺明欺詐。

  2. Mobile Guest
    2011年6月4日19:34 | #2

    哎,他真该多做几年!!现在的总理太腐败了

  3. Mobile Guest
    2014年8月15日16:25 | #3

    冒进

  4. Mobile Guest
    2014年8月15日16:27 | #4

    别的不说,他可是一点也不亲民.没见他下来的那个样子吗.好威风哦

  5. Mobile Guest
    2014年8月15日16:29 | #5

    他更合适的职位或许是纪委副书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