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血腥计生悲歌——帮凶、弃卒、泪水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谁不实行计划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这类计生标语曾在中国城乡间普遍出现,如同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说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上述这些不是威胁,而是来真的。

在1979年下半年开始施行的中国一胎化政策,虽已在2015年结束,并全面开放二胎,但在这期间上演的各种强制堕胎、强制结扎、高额罚款、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使多种悲剧一再上演。有学者估计,“一胎化”政策造成至少4亿婴儿被强制堕胎,另外还有许多妇女因粗暴引产而死亡,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浩劫。

尽管历史走过这触目惊心的一页,但造成的伤痕仍未愈合。日前新浪图片《看见》栏目发表一篇名为《村里的计生员老了》的报导,讲述云南大山里的基层计生员退休后,生活陷入困境、晚景凄凉的故事。他们又老又病又穷,却得不到世人的原谅,也未看到他们效忠的政府的关注。

弃卒

《村里的计生员老了》出现的第一位乡村计生员,是干了27年计工工作的严文献。曾是“昆明市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的他,和全国承担村级人口计生工作的数百万人一样,没有编制,退下来后没有任何津贴和补助,现在以种洋芋为生,但干起农活已力不从心。

同样种着洋芋,也快干不动的刘山,则当了10年的计生员。当年是计生突击队长的刘山,承认他没少拆乡亲的房,但他也认为,他并没将人逼到绝路:“我们拆人家房子时,还是会给他们留一间遮风挡雨的小棚。看着一家人抱着小婴儿住到牲畜圈里,和牛、羊、马挤到一起。”

十年间,他成了“昆明市计划生育先进个人”,而想方设法报复的村民,在将被拆的房子的桌底下埋藏了土炸弹,妻子那些年一个人在家始终担惊受怕。

干了三十年计生员的张卫国,从受尊敬的村医,变成没人愿意打招呼的人。与其他落魄的退休计生员相比,他得到较好的工作──村支书,但村民对他的态度非常冷淡。他每次去村里,都要摆出“霸气”的步态,这是他过去做计生工作时为自己壮胆的习惯。

得罪乡亲的他,口粮田曾一夜之间全被踩平,鸡成批死亡,爹娘被人骂,儿子被人打。张卫国觉得十分委屈:“我们干过基层计生员的,要把自己内心的酸甜苦辣,一桩一桩摆,三天三夜都摆不完。”

曾是赤脚医生的梁长富,做了15年的计生员工作,最终主动请辞,改当兽医,但仍旧是不受欢迎的人物。他走村窜户时随身带着有红十字标志的医疗箱,上面有“优生优育”四个字。不用的时候,梁长富就把医药箱放在进家门的贡桌上。他说,自己杀生气太重,每天都要敬柱香。

最后一名老计生员伍和强,则选择远离村庄而居,房子仍是土砌的,目前靠领低保生活。伍和强不愿搬家的原因除了没钱外,也是因为自己得罪太多村民。村民不愿与他来往,有些妇女见了他还要往他身上吐口水。

做了计生员近三十年的他,难过的说,有些事真有轮回,当年超生的一个孩子,却考上大学生村官,现在就管这村子。“那娃是个好娃啊!也不记仇。年初时,我生病了,他又来了,专门送我去医院。你说,当年,如果我早点发现他妈妈怀了超生娃,肯定拉去做人流。那现在还哪来这么个好娃娃啊。后来,我们拆了他家的房子。我心里过不去啊,连村委会,都没脸去呐!”。

这篇报导还说,伍和强其实特别喜欢孩子,每每在路上遇到娃娃,他都会停下来笑一会儿。

谈起那些年,“那都干了些什么事哟……”伍和强吸着自做卷烟,沉默半响,突然对着镜头捂着脸哭起来。

生不逢时

伍和强的眼泪,是他人性尚存的表现。那些年,全中国的计生人员都干了些什么?

1991年5月1日到8月10日,山东省聊城市所辖的冠县和莘县进行一场野蛮血腥的“百日无孩”运动,这期间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全都不许生,杜绝任何婴儿正常分娩。

据相关报导,当时被强制流产的从怀孕7个月以上、即将临产的孕妇,或是近40岁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的妇女等,都难逃“百日无孩”运动。有些强制引产出来的婴儿还活着,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头上马上被打一针,小腿乱蹬几下后死亡,有产妇看到这场面就疯了。

因一时流产、引产数量太大,死婴被集中丢在县医院几口已干枯的深井里,据当地居民说,那几口井多年后还留有强烈腐臭味。也因婴尸处理不当,经常有野狗叼着婴尸在街上跑。“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但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长年深入调查中国一胎化政策的普立兹新闻奖得主方凤美,在她的著作《独生:中国最激进的社会工程实验》(以下简称《独生》)提及一名流亡美国的前福建省计划生育官员高女士向她描述自己的工作内容。

高女士称,她曾告发一名已有九个月身孕但没有准生证的妇女。“在手术室里,我看见孩子的嘴唇在动,手脚也都在动。医生把毒药打进孩子的脑部,然后孩子就死了,被扔进垃圾桶。”

她还关押过许多超生孕妇的亲戚,逼那些妇女去自首。她说,关押她们年迈的父母最管用,“很少有人想到老母亲因为自己而关在牢里,还能不为所动。”这些被关押的人,一天被收取六块钱人民币的伙食费,同时他们不能打电话,也不能寄信,有时一关就是几个月。

高女士估计她至少要对1500多名婴儿的死负责,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死于怀孕晚期。在讲述这些恐怖往事时,她反复强调自己别无选择、只是在履行职责。

中国媒体还报导过,2000年在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乡计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将一阿婆从厕所粪坑救起来的超生男婴,当众往地上摔,孩子痛得四肢抽动,他们仍残忍的用脚踢,最后按在稻田地里用水淹死。

祸根

中国为什么要实行严厉的一胎化政策,并进行这么长时间?而计生工作方式为何能如此残忍、不顾一切只为达成目标?

方凤美去年12月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中国厉行一胎化,只因1980年邓小平有个目标“20年后(2000年)GDP要跃升4倍达1千美元”,专家估计达不到,因此决定反过来把分母缩小。而这样的策略竟是出自军方科学家。

她指出:“当时文化大革命才结束4年,中国社会学者、人口专家不敢讲话,声音无法进入讨论,只有国防科学家最具话语声量,国防工业又男性居多,以为‘一胎化’执行后,若人口下降比率过多,调整数字、让人民再把小孩生回来就好,他们没想过社会不是说改就改”,“最后决定一胎化政策关键学者,竟是火箭工程师出身的宋健(时任国务委员,后主导三峡大坝兴建)。”

尽管一胎政策已结束,但仍被认为结束的太晚。方凤美表示,地方上有个说法是,大城市靠卖地收钱,小城市靠孩子收钱。对有些地方来说,取消一胎政策,就会失去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

《独生》提到,地方官员在决定要对违规者开罚多少钱有极大的自由度。金额可能是一个家庭年收入的两倍到十倍不等。2010年有名计生官员甚至对一个违规者征收五百万人民币罚款,当事人提出抗议时,这名官员据称还提高罚款金额,并扬言说:“你就是砧板上任我宰割的一块肉。”

除了可观的罚款,对从事计生工作的人来说,他们还可得到直接的好处──奖金。不同地方都有类似的奖金系统,例如福建省计生官员的奖励多寡由他们达成的绝育和堕胎手术数量决定,奖金最多可达到底薪的一半,所以大家才特别热衷抓人,连医生也很乐意多做堕胎手术来增加奖金。高女士声称:“有的女孩子根本没有怀孕,也被迫动了手术。”

有奖金,当然也有处罚。1990年中央政府设立全国性的问责机制,从官员、计生专家,到一般行政人员,只要未达到辖区生育指标,就要面临减薪、降职、甚至免职的处分,最关键的是不得提拔和晋升职务,这就是中共所实行的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

在利益的驱使下,各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计生悲歌一再上演。2012年的冯建梅强制引产事件,她与死婴同躺床上的照片引来外界震惊。照片往往比文字来得更有说服力,这起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强制引产问题,与诸多国际媒体跟进报导,迫于外界压力,有两名官员被撤职,另有五人受惩处。

失去孩子的冯建梅虽不幸,但与难以计数的一胎政策受害民众相比,她又算是幸运,因为她得到了其他人都得不到的赔偿。

《独生》一书还提到,多数基层计生官员心里都明白自己无论做了什么,都不需要负担刑事责任,因为维持计生指标才是首要任务。只要能控制住限额,做什么都行,就算毁坏房子和财物、抓人去关,甚至没收孩子,都没人会说话。

上述残酷的手段,在其他民主国家是难以发生的。难道只因为金钱,就能让中国的计生工作者全抛开罪恶感?回顾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政后的事迹,可找到原因。

宣扬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中共,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文革”等各种运动,不断公开杀人,号召群众围观,让人民互相撕杀,甚至一同吃“敌人”的肉。有评论说,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杀人的历史。

中共发起的政治运动,煽动亲人反目,鼓励告密,使人人为敌。被破坏的传统文化,被败坏的道德,人们的是非善恶标准被颠覆,足够邪恶的人,反成了“先进人士”。云南大山里的那些退休计生人员不乏有“先进个人”、“先进工作者”。

而促成这一切的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却成了被人民挂在墙上崇拜的“神”。在去年12月26日毛泽东的124岁生辰,仍有数万名毛泽东拥护者来到毛的家乡湖南韶山毛泽东广场庆祝“毛诞节”。许多中国人仍未意识到,毛泽东与他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正是他们苦难的根源。

在《看见》刊出的照片中,就有个具讽刺意味的画面。退休计生人员梁长富透过上香,安抚自己良心的贡桌上,放着一张快和医疗箱同宽的毛泽东像,旁边还有一尊毛泽东的小型人像,贡桌墙上还贴着一张疑似毛泽东的大幅画像。与真正的神有关的,却是放在贡桌角落,一张比毛像还小的地藏菩萨像和一尊弥勒佛的小神像。

忏悔与委屈

曾有中央级的退休计生官员向方凤美坦言,中共政府必须要向这些遭强制堕胎的妇女道歉。对这位已罹患癌症的官员而言,在生命接近尾声时的忏悔,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后一点弥补。

而上述那位流亡美国的高女士,1989年曾在美国国会一场听证会上,为中国的强制堕胎作证。据《独生》介绍,她是透过反堕胎说客的帮助来到美国,这些说客意图敦促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给联合国人口基金,而高女士的证词是他们游说内容的一部分。但美国拒绝为她提供政治庇护,因美国法律只提供政治庇护给遭到迫害的人。最终高女士在赞助人的帮助下取得在美国工作的权利,但没有绿卡及美国护照,也不太会说英语的她,只能从事帮佣,也无法离开美国。

她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而她的居住权前景仍不明朗。她眼中含泪向方凤美问着:“到头来,我努力做了正确的事。我一定要永远被惩罚吗?”

充满血腥的一胎化政策结束了,伤害却从未远离,无论是受害妇女、来不及出生成的胎儿,或计生员,都是中共体制下的受害者。云南大山那些老病穷的退休计生员即是一例,在尝着自己造下的苦果的同时,又为自己感到委屈。

计生工作可是当年重中之重的工作!老计生员张卫国对《看见》如此强调。他说:在职时,天天被人骂,退下来后,也没人理他们。乡村教师、乡村医生的待遇后来都解决了,就他们什么也没有。

张卫国还说,有时跟一些老计生员凑在一起聊天,大家也觉得委屈:“我们当年为计划生育工作奋斗,把青春献给党和人民,现在年纪大了,退下来后,什么待遇也没有。”

然而,张卫国不晓得的是,同样把“青春献给党”的红卫兵和老兵,也多落到悲惨的下场。

曾为中共政府打过战的老兵,因未获得公平安置,几十年来只能不断上访维权,但仍旧得不到解决。

而打着“革命热情”热烈投入批斗、武斗、大肆破坏文物的红卫兵,有些成了红卫兵乱葬岗里的冤魂,多数幸存下来的人在没有利用价值后,一个“知识青年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命令,就把数千万红卫兵赶到农村和边疆当“知青”,遭到军代表和农村干部的欺凌,尤其是女知青更大量被奸污。

老兵、红卫兵、计生员,都只是中共统治历程的牺牲品、弃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3:12 | #1

    生多点好不好啊?好啊。。
    生多了养不起怎么办?不知道啊。。
    生多了送美国去好不好啊?所有人都笑了。。。因为谁都要不起
    Keeping faith: memoirs of a president (Jimmy Carter)– page213
    I outlined the problem with the most-favored -nation legislation that it would create an imbalance if we included his country and not the Soviet Union. Deng informed me that there was no equating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on emigration question,and added “if you want me to release ten million chinese to 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i’d be glad to do so.”And of course .everyone laughed.

  2. 2018年1月11日13:14 | #2

    干你娘的王八蛋!
    计生有什么错?生多了你养吗?生出来一生流离失所成为资本家赖以剥削的剩余价值?
    在新特资本主义下,资本家剥削阶级永远把持写生产资料世代享乐,那些鼓励生育的都是为了给剥削阶级培养剥削的无产者!

  3.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3:38 | #3

    “共和国卫士”们哩,爬出来吠两声啊

  4.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3:45 | #4

    怎么其他国家没有多生了的孩子是负担的说法,就你国有?生下来就流离失所,难道不是这个政府不作为王八蛋么?

    楼上两个傻逼,给政府洗地洗得脑子都白了。你们恐怕忘记了现任老大的政策是鼓励多生。有能耐你当他面骂他干你娘的王八蛋啊。

    孬种!

  5.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3:52 | #5

    别光关注云南那些老掉的计生员,也关注一下云南巧家那烤火身亡的4兄弟嘛。反节育派对他们如此不屑一顾,是因为无法为他们的死找到背黑锅的人或政策(计生员、计生政策)吗?是因为他们死得不够政治正确(无法被你们用来批评计生)吗?

  6.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3:58 | #6

    匿名 :
    怎么其他国家没有多生了的孩子是负担的说法,就你国有?生下来就流离失所,难道不是这个政府不作为王八蛋么?
    楼上两个傻逼,给政府洗地洗得脑子都白了。你们恐怕忘记了现任老大的政策是鼓励多生。有能耐你当他面骂他干你娘的王八蛋啊。
    孬种!

    恩恩,没有负担,您尽力生,民主国家都是生下来全包,从尿布到棺材,从工作岗位到全世界免费旅游,欢迎您到白宫再去把小平同志的建议提一次,你看川普要不要骂干你娘。。。。民主国家一定会无条件无底线接收移民的。。。但是川普在建墙,在取消DACA,在取消资助“非法移民庇护城市” ,还在准备取消H1B。。。。您要是没能耐,民主国家都不待见。。。。
    生下来没资源养育,丢政府让其他纳税人出钱养是吧。。。

  7.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4:27 | #7

    匿名 :
    怎么其他国家没有多生了的孩子是负担的说法,就你国有?生下来就流离失所,难道不是这个政府不作为王八蛋么?
    楼上两个傻逼,给政府洗地洗得脑子都白了。你们恐怕忘记了现任老大的政策是鼓励多生。有能耐你当他面骂他干你娘的王八蛋啊。
    孬种!

    多生孩子是负担的说法,可不是兲朝首创独创和特有的。恰恰相反,这种观念来自西方,如果你需要证据的话,可以到网上搜一下你们的造假大师易富贤的一篇文章:《西学东渐与本土交融——全球视角考察中国计生政策实行背景》。
    这是理论。如果你还需要联系实际的话,可以再到网上搜一篇文章:《农村家庭生11子 称存钱不如存人 母亲带娃堵市政府》。文章里说:“2007年,何洪家七八个人有低保,去年何洪被抓后,全家11个人(最小的小孩被送走了)都有低保,现在一个月有1140元低保。另外,他们家现在每个月还有临时救助:种稻谷的时候,帮他们买种子化肥;收稻谷的时候,帮他们买打谷机……他们家之前死了一只黑色的猫,甚至要政府部门买一只一模一样的猫。”
    对了,之前反节育派傻逼们说好的“自己生娃自己养”呢?自己生一堆养不了,赖到政府头上,让纳税人出钱养,这不是负担是什么?反节育派咋不去帮何洪养他那一家子赖皮呢?

  8.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4:37 | #8

    “最后决定一胎化政策关键学者,竟是火箭工程师出身的宋健(时任国务委员,后主导三峡大坝兴建)。”
    ———
    方凤美不能光盯着宋健不放啊,造假大师易富贤这个被一众反节育派傻逼们追捧的“人口学家”,不也是妇产科医生出身的外行吗。他用那么低级的手段炮制出“失独家庭上千万”的谎言(参考《“失独家庭上千万”是个低级错误》),只因他足够“政治正确”,就通吃左右派知识精英、海内外党媒和反共媒体,凭借初二博士大撒币和李克强这对脑残二货的支持,把这个数据修炼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参考《谁给了易富贤造假的贼胆》)。这是什么境界?这是你们反节育派不要脸的最高境界,是你们反节育派欺世盗名的最高境界。

  9.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4:49 | #9

    暴力计生固然不对,但为了反对它,就走向另一个极端,彻底否定计生,而且像造假大师易富贤(《“失独家庭上千万”是个低级错误》)、特色人权斗士杨支柱那样(《“收养费八千美元”背后的反节育派数据造假套路和逻辑》),不惜编造各种荒唐的谎言来反对计生(《反节育派弥天大谎之二: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那就政治正确了吗?

    为什么兲朝有些人总喜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形成“三千万光棍”的另一个主因》)?
    是因为你们的脑子被共匪洗白了(《基本概念都搞错,“智谷趋势”还是更名为“愚人谷”算了》)?
    还是因为你们的脑子经过反节育派谎言的多次碾压,已经变成一块脑残肉饼(《谁给了易富贤造假的贼胆》)?

  10.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4:55 | #10

    匿名 :
    有能耐你当他面骂他干你娘的王八蛋啊。

    你要把大撒币和李克强这对二货加傻逼叫到我跟前来,我还真敢当面把这对乱国祸国的王八蛋骂个狗血喷头。事实上,我已经骂过了(《门当户对,精准扶贫;志同道合,肥水不流外人田》)。

  11. mego
    2018年1月11日15:33 | #11

    我爷爷生了十个,计划生育了我父亲还是生了四个,不搞的话你觉得地球装得下吗?

  12. Mobile Guest
    2018年1月11日07:37 | #12

    猪能不控制繁殖么?多了杀,少了干部带头从幼儿园开始人工授精

  13. Mobile Guest
    2018年1月11日07:39 | #13

    你爷爷十个,你爸四个,你爸和你该姓王

  14.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5:46 | #14

    五毛是下一个牺牲品,下场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15.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5:46 | #15

    mego :
    我爷爷生了十个,计划生育了我父亲还是生了四个,不搞的话你觉得地球装得下吗?

    你们家那么多造粪的, 应该发扬大无畏的无产阶级精神, 自己解决自己吧! 也给需要的人留的粮食!

  16. fish
    2018年1月11日15:51 | #16

    “老兵、红卫兵、计生员,都只是中共统治历程的牺牲品、弃卒。”-某种意义上是活该,谁叫你替共匪卖命呢。

  17.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5:52 | #17

    楼上面一群傻逼,日本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人家怎么养得起的,你TM把当官的贪污的,把国企浪费的,把大撒比撒出去的钱拿回来,再养10个亿都能养得起。

  18.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6:36 | #18

    生不生是自己的选择,中共管天管地管子宫真几巴无耻

  19.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7:49 | #19

    匿名 :
    生不生是自己的选择,中共管天管地管子宫真几巴无耻

    是有点无耻,但是管生不管养,管生不管教的父母就不无耻了?生个黑非洲出来蛮好?

  20. 匿名
    2018年1月11日18:24 | #20

    匿名 :

    匿名 :
    生不生是自己的选择,中共管天管地管子宫真几巴无耻

    是有点无耻,但是管生不管养,管生不管教的父母就不无耻了?生个黑非洲出来蛮好?

    反节育派只知道炒作什么”村里的计生员老了”,自己也不反思一下,如果村里没有计生员,会是什么情形?

    他们对云南烤火身亡的4兄弟视而不见, 只因为他们死得不够”政治正确”(也就是无法让计生或共匪政府为他们的死亡背黑锅), 这4条生命对反节育派来说就无关紧要( 没有炒作价值).

    他们也对笃信”存钱不如存人”的何洪一家的现状视而不见, 因为这家人现在倒了霉, 不仅让反节育派脑残们鼓吹的”多子多福”破产, 而且这一家赖皮现在全靠纳税人花钱养着, 成了纳税人的负担.

    以上二例就是村里计生员不负责任的结果. 反节育派傻逼们是不是觉得那些孩子很有人权呢?

  21.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0:26 | #21

    想起了田明建。
    妻子七个月的身孕,这个时候孩子都会踢妈妈的肚子了,顽皮的很呢,结果强行堕胎。

  22.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2:17 | #22

    “血腥计生悲歌“?生孩子本身就是很血腥很痛苦的事情,陕西孕妇马茸茸受不了那种痛苦都自杀了,咋没人写写”血腥生娃悲歌“呢?!

    可像造假大师易富贤这样的”妇产科专家“不仅对这些女性的痛苦毫无同情心,而且昧着良心撒谎,到处宣传反剖腹产、反无痛分娩,至少从2010年来就一直鼓吹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普通医院,剖腹产的比例不应该高于10%“。但实际上世卫组织早在2010年6月就收回了那个建议。

    在这7年多的时间里,兲朝有多少马茸茸这样的孕妇因为造假大师易富贤之流的反剖腹产谎言,因为没有及时接受剖腹产手术而死去?这难道不是另一种“血腥”悲歌?(《害死马茸茸的幕后真凶是谁?》)

  23.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2:32 | #23

    讲计划生育是怎么扯到非法移民的?川普建墙可以,在合法美国居民里面搞搞计划生育试试?因为非法移民拼命生,所以美国就应该搞计划生育?你这脑洞开得也是够大。

  24.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2:35 | #24

    网上的一篇文章你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这种无耻父母在美国早就被剥夺抚养权了。但能跟计划生育,大月份强制引产等而言之么?你想要控制人口数量我理解,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但是主贴讲的是法制不健全造成的对人权的严重侵犯,你在这装什么理中客呢?

  25.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2:37 | #25

    匿名 :
    楼上面一群傻逼,日本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人家怎么养得起的,你TM把当官的贪污的,把国企浪费的,把大撒比撒出去的钱拿回来,再养10个亿都能养得起。

    不是一群。看来看去可能就一个。

  26. 匿名
    2018年1月11日22:43 | #26

    搜了一下新闻,我收回那句剥夺抚养权的话。我觉得这对父母没什么错。如果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小孩子成长负担就不会太重。政府会给足够的费用。这是好事。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或是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在2018年了还会觉得人口是负担而不是财富。

  27.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0:38 | #27

    匿名 :
    搜了一下新闻,我收回那句剥夺抚养权的话。我觉得这对父母没什么错。如果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小孩子成长负担就不会太重。政府会给足够的费用。这是好事。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或是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在2018年了还会觉得人口是负担而不是财富。

    云南镇雄通报3死4伤案:
    李高兵说,因为家穷,三兄弟和父母以及子女一共14口人挤在三间瓦房里

    –您再生多点

  28. Mobile Guest
    2018年1月12日08:13 | #28

    博谈网是什么网站?台湾的还是香港的,言论自由啊

  29.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1月12日10:01 | #29

    消滅漢族人口,共匪這筆賬早晚要被清算

  30. 一文不值
    2018年1月12日21:35 | #30

    匿名 :
    楼上面一群傻逼,日本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人家怎么养得起的,你TM把当官的贪污的,把国企浪费的,把大撒比撒出去的钱拿回来,再养10个亿都能养得起。

    蠢货就是喜欢用人口密度代替人口规模,人口按算术级增加时对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却是几何级增长,现在中国经济并不发达,就已经污浊不堪,计生中固然有许多野蛮行为,但反计生的人不也是十分愚顽吗,计生政策本身是理性的,野蛮是中国社会愚昧的结果,所以计生在落后乡村十分艰难,在文明的城市却相当顺畅

  31. 匿名
    2018年1月12日22:11 | #31

    匿名 :

    匿名 :
    搜了一下新闻,我收回那句剥夺抚养权的话。我觉得这对父母没什么错。如果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小孩子成长负担就不会太重。政府会给足够的费用。这是好事。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或是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在2018年了还会觉得人口是负担而不是财富。

    云南镇雄通报3死4伤案:
    李高兵说,因为家穷,三兄弟和父母以及子女一共14口人挤在三间瓦房里
    –您再生多点

    那就是共产党计生造的祸。几千年全地球人类都不会怕生的多,不会养不起。就是共产党用户口用计生阻止别人谋生才会多生致贫。跟大饥荒共产党禁止农民逃荒把人活活饿死一个套路。

  32. 匿名
    2018年1月13日15:20 | #32

    匿名 :

    那就是共产党计生造的祸。几千年全地球人类都不会怕生的多,不会养不起。就是共产党用户口用计生阻止别人谋生才会多生致贫。跟大饥荒共产党禁止农民逃荒把人活活饿死一个套路。

    嫌人类生得多、担心人类养不起,以及实现计生甚至强制计生这些事,都不是从共匪开始的,而是从西方尤其是美国开始的。你们反节育派那么崇拜造假大师易富贤,怎么能够不认真阅读他那篇文章《西学东渐与本土交融——全球视角考察中国计生政策实行背景》呢?

  33. 匿名
    2018年1月13日15:35 | #33

    一文不值 :

    蠢货就是喜欢用人口密度代替人口规模,人口按算术级增加时对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却是几何级增长,现在中国经济并不发达,就已经污浊不堪,计生中固然有许多野蛮行为,但反计生的人不也是十分愚顽吗,计生政策本身是理性的,野蛮是中国社会愚昧的结果,所以计生在落后乡村十分艰难,在文明的城市却相当顺畅

    反节育派最擅长的就是偷换概念:你跟他们讲人口规模的时候,他们跟你讲人口密度。

    智谷趋势不久前的一篇文章,连抚养比的概念都没弄清,把抚养比(包括少儿抚养比和老年抚养比)跟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混为一谈,居然好意思在那里大放厥词。(详见《基本概念都搞错,“智谷趋势”还是更名为“愚人谷”算了》。

    反节育派里头尽是这种滥竽充数的“人口学家”、“经济学家”。他们的反节育宣传就是21世纪的“放卫星”:想把数据夸大多少就夸大多少,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这些骗子现在得到共匪高层的支持(造假大师易富贤的《大国空巢》就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面的什么发展出版社给出的,他最近的一篇造假熊文《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口?》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面的《中国经济报告》发表的),有恃无恐。兲朝媒体一来传播过易富贤的谎言,自己心里有鬼;二来惧怕共匪审查,自己心里发怵;三来自己也希望废除计生后多生几个。总之媒体界几乎无人敢揭露易富贤。

  34. 匿名
    2018年1月13日15:50 | #34

    匿名 :
    搜了一下新闻,我收回那句剥夺抚养权的话。我觉得这对父母没什么错。如果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小孩子成长负担就不会太重。政府会给足够的费用。这是好事。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或是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在2018年了还会觉得人口是负担而不是财富。

    如果美国加拿大也有十几亿人,你以为政府还会给你费用养孩子吗?看菜吃饭、量体裁衣的道理不知道你懂不懂。自己一大家子又穷又饿,每顿就吃得起一小碗菜,成天看着富人家几个人吃一大锅菜,埋怨自家厨师做的菜太少。你咋不让美国加拿大放开国门,让近14亿兲朝人都移民过去呢!你说的,“人口是财富”嘛,人家美国加拿大咋把自家大门越看越紧,不愿要这些送上门来的“财富”呢?是他们傻?还是你装傻?!

    用装傻的办法,自欺欺人地给人洗脑,是很蠢的办法。不要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们一样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