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我所理解的教育

我离开学校那件事情已经非常久远了,在此简单描述一下。

上个世纪末,我小学初中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最终以470分左右的总分进入了上海市松江二中。松江二中应该是全国最美的市重点高中,《乘风破浪》里本煜拎包出狱,看见李荣浩开奔驰载着自己老婆扬长而去的那条林荫大道就是松江二中取的景。470在当年的中考成绩中算高分了,进入区重点高中没有问题,但离开市重点还差几分,我是因为长跑获得过区级比赛的第一名,有加分,所以通过特招进了松江二中。

结果一进了二中,我就变得有点中二。当年青春文学开始流行,我心想要和那些少年作家们一决高下,几乎整整一个学期在写《三重门》,荒废了听课。学期末我自以为天资聪颖,临时抱佛脚也没问题,不想高中的佛脚比较粗,抱不动,很多学科没有及格,不幸留级。

留级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从全村人的骄傲一下子变成了村渣。很多同学不能理解,但这绝对很羞耻的好嘛,你能想象一觉醒来,你女朋友从你的同学变成了你的学姐,但人还是同一个那种感受吗。

第二年高一,我觉得学校的教育不是很适合我,希望在家自学外加海阔天空闯荡一番,松江二中宽厚包容,给我办了一年的休学,告诉我如果在外面混得不好,一两年后还可以再回来。所以我至今依然很惦念我的母校。

事实上我也不能再回头了,你能想象一觉醒来,你的同班同学已经在上大一,而你还是高一的那种感受吗。

离开学校后,各种压力和议论自然很多,我也一度迷茫。那可是上个世纪的事了,移动还不能给联通发短信呢,退学这种事情当然是天下之大不韪。一度有人说这是“读书无用论”“白卷英雄”回魂。我当然也觉得很委屈,谁说读书无用了,我在学校外学的还不比在学校里的少呢。我庆幸退学是因为我获得了的更好的学习环境啊。

这种警惕“读书无用论”的焦虑虽是误解,其实不无道理,“文革”带来的知识层断裂对民族之伤害有目共睹,但这明显是跑题了,当时真正的焦点在于“应试教育”和“个性发展”之间的矛盾冲突。教育和学习这两件事本身没什么可讨论的,强的民族教育一定强,优秀的人必然爱学习,这是定论。但一刀切的应试教育与每个学生之间不同的性格特长之间如何调和,才是问题本身。

事情过去了将近二十年,我去过了不少地方,也经历过很多事情,可以简单谈谈自己对于现在中国教育的看法。

现行的教育制度包括高考制度,肯定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也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但没有一个制度是可以照顾到所有人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有着基本的公平。不谈每个省或者不同民族的录取分数问题,好的大学基本上是对所有家庭敞开的。应试教育有很不足之处,更不应被歌颂,因材施教的时代也迟早会到来,但它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一定会存在的。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去羡慕美国、英国的教育体系,而应该庆幸在中国。我们国家各种阶层壁垒还没有完全清晰,只要你够努力,还是有很大概率去冲破次元壁,去到更高的地方。我们会看到很多灰心自嘲的段子,大意就是只要你够努力,你就会发现……还是那么挫之类的,这些你真心当段子笑一笑就可以了,别真的觉得努力读书努力工作无用,还是去打王者荣耀吧。在中国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进好的大学,学更多本事,最终改变生活,改变家族命运的可能性,一定比在发达国家要大得多。无论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从事什么工作,你只要努力读书,最终成为科学家、院士、教授、公司高层、成功商人、政府高官,优秀艺术家等等等等,都是有着不小概率的。在社会阶层已经非常分明的发达国家,跨越阶层要困难很多。社会新闻里粗鄙丑陋的富二代不是这个社会的全部,别一天到晚嘲笑富二代是土鳖了。和十几年前不同,我现在所接触到的富二代已经越来越强,普通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经济条件更优越的家庭难道不会这么想吗?他们从小双语三语上课,更好的学校更好的私教,看小孩子喜欢钢琴就有演奏级钢琴老师每天带着你一个人,看你喜欢画画就是美院的高材生一对一教你画画,并时不时拜访一些大家,家庭传授给你更好的眼界和素养,这些人能力也强,心态也好,根本不是纨绔子弟画风,你一问他们的父母,大多也不是权贵出身,都是白手起家富一代,就是一定的教育和个人努力,加上机遇,改变了他们父母的命运。更可怕的是,这些优秀的二代,他们的后代会更有资源,你孩子的追赶就会更难。

通过教育可以大概率改变命运和阶层这个窗口期的时间不会很长,可能也就几代人。在这两三代中,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维系最大化的效率与公平。几代人后,社会的阶级基本固化,只要没有剧烈动荡,改变命运就会变得更难了。你要突破自己的出身就要付出远远比现在大得多的努力与运气。而且最终你会发现,不是因为你不够努力,而是因为人家也很努力,人家起跑的时候就有涡轮增压,你一直在自然吸气。这就是可怕之处,大家一样的智商,一样的努力,但人家有着更好的资源,你凭什么超过人家?所以,趁现在,大家都尼玛自然吸气,别人至多有些山寨改装,你赶紧多吸几口,让自己排量大一些吧。

那么,关于退学不退学,扯回来就很简单了。你如果从事文科与艺术,觉得学校束缚了你的发展,在完成基础教育之后,你可以选择离开学校,前提是你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学习,并承受代价。成功的例子也不会多。伟大的羽翼必然追求自由之光辉,但因为受不了管束而退学那纯粹是懒惰。

如果你真要走上自我学习之路,我个人不建议在大学前离开学校。时代不一样了,在我退学的上古时代,吃鸡就是去肯德基吃原味鸡,吃瓜就是路边买个瓜吃,所谓玩手机就是掏出你的诺基亚,把屏幕从绿色的变成橘色的,周围人都惊呼牛逼。比如我,退学后,一周就要去好几次陕西南路地铁站的季风书园买书,回来看书看电影写东西远行采风,采风这两字听着土得掉渣,但基本娱乐生活就是这样的。如果我在今天退学,八成也是要荒废在打游戏和玩手机上。

如果你是其他学科或者其他兴趣,那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更好的大学。中国的教育质量不是最顶级,但整体不算差,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缺失不光光是因为教育的问题。我看到过一组中国学生和欧洲学生的对比,在想象力环节其实大家都没差别,想象力这玩意,不是说你不做作业不管教,它就能出来了,有翅膀的鸟都能飞,笼子是社会环境和生存压力,不是教育方式本身。你若喜欢科学,那就应该在学校接受更高的教育。有些领域中国是不差的,无需妄自菲薄,有好的学校好的导师就可以。据说好几十年前,浙大物理系的学生写信给尼尔斯.玻儿,说想去欧洲留学,结果人家回信说你自己学校就有束星北和王淦昌,都是世界顶级,你来干嘛……至于那些国外领先的领域,就去国外学,正视差距,也无需觉得China必须NO.1。

所以,以后有陌生朋友再见到我,就别说自己也是学我退学的来套近乎了,我不会感到两颗心因此而贴近一点。我和李想,见面从来只聊汽车工业,聊互联网或者其他,从来没聊过咱俩都没上过大学这件事。这事不值得聊。这就好比哪天你崩了自己一枪,上天遇见梵高海明威,说哎哟,我学您的,我们都一样,两位大师肯定会告诉你,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学人长处难,学人不如意处却简单,你可以轻松学会托尔斯泰得个性病,你永远学不会《战争与和平》。

最后送大家两句话。第一,读书改变命运,知识就是力量。学习读书的确未必在学校,但学校和高考,是基本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你要是普通家庭,更应该感谢与遵循。

第二,别以为读了几本书,有了点知识,有了个文凭就了不起了,这只是开始,是人生的标配。每当你觉得骄傲自满时,就去帮正在上小学的孩子辅导一下作业吧,你会宁愿复读十年的。

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

前几天接受了“一条”的访问,聊了不少。我总结一下中心思想,这也是我这些时间的所想所得。

1:指责80后90后抗压能力不强是不公平的,因为经济和生存的压力都比以前大很多,社会发展和历史原因,给了这一代人太多的压力。

2:杂文这东西,无论起初三观多正,写着写着,会发现自己容易变成一个鸡贼的人,往往情不自禁想怎么样煽动更多人的情绪,当我发现自己有这方面倾向的时候,就反思和停止了。

3:很久没写杂文也是因为悲剧的源头往往雷同,除了宣泄情绪也没有其他作用,况且很多微信号和微博已经写得很好。我不认为这个时代里,杂文可以成为作品,希望把更多的时间和感情留给小说散文和电影的创作。

4:为电影做了很长时间准备和学习的,有很强的表达愿望的,转行做导演很可能会成功。觉得当导演好听又贴金,能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增加筹码的,肯定会扑街。

5: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说明我在一项挑战里不能胜任,只能退出,这不值得学习。值得学习的永远是学习两个字本身。“学习”两字,不分地点环境,是一件终老要做的事情。我听到有人美滋滋得意洋洋说,韩寒,我学你退学了。我不理解。我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什么好学呢?为什么不去学我做的好的地方呢?

6:自我表达是很奢侈的东西,你不能又要完全自我表达,又必须要市场为你的自我表达买单,否则这世界就多么崩坏了。这也是一种自私的体现。表达的出口有很多,比如诗歌,比如写作,比如唱歌,不是事事都有必要拍成人力投入和资金投入不菲的电影。而且据我所知,很多优秀的艺术片导演,其实很为他人考虑成本回收,根本不是人们想的那么任性。不要让信任你的表达的那些人赔个底朝天去喝西北风,这样才能让表达走的更远。当然,如果你自己有钱任性,那就当我放屁。

7:我住在郊区,是因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喜欢田野的味道,喜欢自然的开阔,我喜欢那样的生活。你要是让我住在上海那种顶层豪宅里,天天看着黄浦江外滩陆家嘴,看着这个光怪陆离纸醉金迷的城市,我……我……我他妈也很开心啊。

8:平时睡觉很晚,要是被割草机或者装修的杂音吵醒了,我会很生气,然后睡不着,被小朋友吵醒了,就很开心,然后转身就睡着了。所以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心境很重要。世间一切很简单,就看喜欢不喜欢。

最后祝愿大家新的一年,自由快乐。

我也曾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经常有朋友问我,民间高手和职业运动员到底哪个厉害。作为某些运动的民间高手,又作为赛车职业运动员,我更能说说自己的感受。

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爱好之一,足球。足球我自认为脚法不错且身法灵活,从初中开始,班级联赛拿过全校冠军,在校队踢过前锋和门将,新民晚报杯中学生足球赛拿过区的四强,我护球很像梅西,射门很像贝利,曾经一度觉得可以去踢职业试试。然而这一切都在某个下午幻灭了。

那是十几年前,我二十岁,正值当打之年,一个学生网站组织了一场慈善球赛,我和几个球友应邀参加,他们也都是上海高中各个校队的优秀球员。对手是上海一支职业球队的儿童预备队,都是五年级左右的学生。我们上海高中名校联队去的时候欢声笑语,都彼此告诫要对小学生下手要轻一点,毕竟人家是儿童哈哈哈哈。由于匆匆成军,彼此都记不得名字,决定各喊球场上的外号,比如二中菲戈,附中克林斯曼,杨浦范巴斯滕,静安巴乔。

上半场结束后,我作为金山区齐达内只触球了一次。你们没看错,我他妈只触到了球一次,上半场20分钟,我们就被灌了将近20个球。后来裁判嫌麻烦,连进球后半场开球都取消了,直接改为门将发球门球。我们进球0个,传球成功不到十次,其他时间都在被小学生们当狗溜。

半场结束,我们不好意思再称呼对方的外号,改为了叫球衣数字。队长把我们聚在一起,说,兄弟们,这样下去要输50个球,要不下半场我们就都站在门口堵门吧,力保丢30个球以内。

最后这场比赛没有下半场,对方教练终止了比赛,说不能和这样的对手踢球,会影响小队员们的心智健康。于是活动直接进入到慈善捐款环节。我们上海高中联队的球员们在全场女生复杂的眼神中,排队上台,向捐款箱中火速塞钱,并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退场。

从那次以后,每次和大家一起看球,看到职业队踢了一场臭球以后,身边的朋友们纷纷骂说自己公司的球队上去也能把申花or上港or国安or恒大or国家队等队伍灭掉的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语,心中荡漾起二十岁那个下午,被小学生支配的恐惧。而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

然后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职业生涯。中国赛车有两大历史最悠久的顶级职业联赛——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CRC)和中国汽车场地锦标赛(CTCC),我获得过两次CTCC年度车手总冠军,五次CRC年度车手总冠军。我参加职业赛车的十四年,一共获得七次年度车手总冠军,五次年度车手亚军。如果某天,外星人入侵,每个国家必须选出最强的两个车手去抵御外星人(假设外星人就喜欢边开车边搞事),大家记得一定要选我,不要被我其他工作所迷惑了,误以为我是开明星组娱乐赛的。我一定能替大家把外星人赶出中国。

我经常遇到来自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和各种民间高手的挑战。这还不是在街上互相飙车,而是在我坐上他们车的时候,挑战就开始了。有些司机师傅认得我,常对我说他们去参加比赛的话,应该成绩也不错,不输于我,因为他们在街上开了几十年,红灯起步抢位钻缝也经常力压百万级豪车。说着说着,司机师傅情不自禁就开始飙了起来,我都是吓成了皮皮虾,司机就大笑起来,小兄弟,你职业赛车手这个胆子不行嘛哈哈哈哈。许多次去外地参加活动,那些GL8师傅一看我坐在车上,也是开的飞起。因为司机们普遍有一颗想虐我的心,导致我现在基本上参加任何活动都自己带驾驶员或者索性自己开车,主办方安排的司机后排请落座。除此以外,通过私信和朋友委托,直接向我下战书的也不少。

想听到火星撞地球大战的朋友们可能要失望了,我从来没有和民间高手街道大神正面pk过,因为这不是一个次元的事情。赛车和打乒乓不一样,赛车有一定的危险,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不能随便和民间高手比试谁开车水平更高。

可能有人要笑话了,你丫怕是输不起吧,我只能告诉你,你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千万别被“高手在民间”这句话催眠了,更别被电影和武侠小说忽悠了,在山里劈了五年柴,在瀑布底下打了七年水,用筷子夹了十年苍蝇,然后就去挑战散打职业运动员,会死人的。人们乐意看到顶级格斗高手被民间摊饼大叔利用平时做煎饼所积累下来的技术所打败,也普遍愿意相信这样的故事,更津津乐道于捡到一颗仙丹,看了一本奇书,三天速成干翻一代宗师,归根结底还是这样的故事能爽到大家,产生一种“高人不过尔尔,说不定我也可以”的满足感。可能在某些手艺活方面,的确高手在民间,但我相信那也是经过了大量的学习与准专业训练,绝不是一朝一日可以练就,另外一方面,竞技体育以及科研科技等领域,所谓民间高手更不可能与专业人员抗衡。

我做过多次的赛车驾照培训班的主教官,遇到过不少有趣的学生。我能感受到他们有着非常高的心气,家境也不错,有一定的驾驶基础,开着超级跑车或改装车来学赛车执照。他们在理论课的时候已经跃跃欲试,对教官讲述的内容也略不耐烦(这种性格其实挺好,符合优秀车手的冲劲)。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也时常透露出自己开车很快,是他们全镇之光。我还遇到过直接站起来说“我从来没遇到过对手”的学生。一般我们都是很保护学员的这种自信的,因为反正他们的自信心会在未来几天里被摧毁,从他们坐上助理教练开的车过第一个弯的时候。

有很多一开始抱着砸场的目的,中途又变成了小白兔的学员,后来在职业赛车里都获得很好的成绩。因为他们拥有敢于挑战的心,但也拥有自我认知调节的能力和学习的欲望。最关键的是,他们之后无一不是经过了大量的练习,从新手赛开始,一步步成为了优秀的职业车手。

所以,想挑战我的朋友,赛事是向所有人开放的,你可以先参加赛车培训,然后去参加新手赛。polo杯新手赛之类的不算很贵的,有了好的成绩可以去好的车队,而我就在赛场上,只要你有很高的本事,通过正规赛事渠道,可以光明正大公开虐我千百次。

最后说说我挑战其他行业世界冠军的经历。

经历了那场被小学生团灭的球赛以后,我觉得,可能我更适合一个人的运动吧,比如打台球。

于是我打了很多年的台球,球技日益成熟。作家圈公认的台球高手石康,在经过无数个夜晚的鏖战最终输给我以后,远走美国,一去不返。身边能和我抗衡的人越来越少。我潇洒的出杆,奇妙的走位,折服了身边的朋友,他们给了我一个外号:赛车场丁俊晖。然而,我还是更喜欢一年多前,一个球馆老板叫我的那个名字,松江新城区奥沙利文。

就在前几天,我去和潘晓婷打球。我是这么想的,虽我实力不如她,但凭借着我职业赛车练就的抗压能力,多年起起伏伏带来的强大心态,至少还是有一丝机会的。况且她也是人类,总是会失误的吧。

因为她是世界冠军,让她开球我基本就没有上场机会了,所以我们约定,输了的开球。潘晓婷把球摆好,说,你开球吧。

九球天后为我摆球,我松江奥沙利文,还不得好好表现一番。对于这次的较量,我做好了应对的方案。我会多做防守,迫使潘晓婷尽量打远台进攻,等待她的失误,我再一剑封喉,用我的智慧和心态,弥补实力上差距。想到这里,我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慢慢起身,抄起杆,一个大力开球。

那个夜晚,我基本上只在干一件事情,就是开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3:59 | #1

    韩二骗子又找了新的代笔团队了?自从韩大写不动之后,韩二直接去混了娱乐圈,这次是要回归?

    •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4:07 | #2

      应该还是路金波这个傻逼后台操作的

    • 2018年1月12日15:30 | #3

      韩寒这个大骗子怎么还不死???!
      整篇文章臭不可闻,完全站在那些资二代官二代等剥削阶级立场上讲话,文革时期才是社会流动性最大没有阶级壁垒的人民民主专政时期!
      就连韩二棍都承认,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今天,阶级矛盾和壁垒已经不可调和!

  2.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4:09 | #4

    看来路金波这个傻逼又蠢蠢欲动了

  3.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4:22 | #5

    一股子浓浓的盆友圈文章臭气,韩什么时候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4.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4:51 | #6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去羡慕美国、英国的教育体系,而应该庆幸在中国。” —傻逼

  5.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5:48 | #7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去羡慕美国、英国的教育体系,而应该庆幸在中国。”洗脑文

  6.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1月12日07:49 | #8

    作為兲朝豬,很慶幸,豬一頭

  7.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5:55 | #9

    应该还是路金波这个傻逼后台操作的

  8.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6:56 | #10

    确实是出租车司机水平的小学作文

  9. 匿名
    2018年1月12日19:01 | #11

    韩寒因为“韩三篇”而被一些民主人士当作背叛民主理想的叛徒,结果招来“代笔”的质疑,被民主人士和左派联合起来口诛笔伐。

    可是为什么造假大师利用撒谎手段为反节育派的“人口大业”开路,被揭露之后却没有哪个反节育派感觉自己受到背叛呢?是因为反节育派早就把造假当作了“争取人权”的手段、所以见怪不怪吗?很有意思的现象。

    《“失独家庭上千万”是个低级错误》
    《反节育派弥天大谎之二: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
    《谁给了易富贤造假的贼胆》
    《害死马茸茸的幕后真凶是谁?》
    《“收养费八千美元”背后的反节育派数据造假套路和逻辑》《建议“智谷趋势”更名为“愚人谷”》
    《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形成“三千万光棍”的另一个主因》
    《基本概念都搞错,“智谷趋势”还是更名为“愚人谷”算了》
    《一切独裁者都不容异见讲理:我这是被墙外楼禁言了吗?》
    《门当户对,精准扶贫;志同道合,肥水不流外人田》

  10. 我爱我家
    2018年1月13日06:14 | #12

    教育? 教育就不是 父母出去打猎搞吃的 导致一小群孩子没人看管,村里老人和闲人帮忙看着,村民打猎回来大家一起分食物的事儿么?

    教育成了传统之后,村里的老人和闲人觉得“哎呀,这事儿太好了”不用打猎还能分到吃的,腿脚不好还能多活好长时间,为了巩固这种状态,开始在“看着”孩子的“工作”上多加点自己的“佐料“让这种传统变成“倾斜性的制度 ”村里越来越繁荣 村里的老人和闲人的地位越来越受尊重 然后就变成村长,最孕育出了村长制。

    每个村都必须有村长成了传统 慢慢的循环下去,我们就得到了 曼纳庄园。

  11. Blackstar
    2018年1月13日10:04 | #13

    为了圆一个谎,就要撒更多的谎;撒谎越多,越容易被人识破。
    如今的“韩寒”还敢长篇大论,还敢通过撒谎来圆谎,真的有点低估大家的智商了。

  12. Mobile Guest
    2018年1月13日18:54 | #14

    什么情况。这些留言不像是五毛也不像是墙外楼的民主派啊?估计都是 些韩黑吧?

  13. 匿名
    2018年1月15日21:07 | #15

    韩二又出来晒代笔团队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