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疯人院》第N季

4月19日,在中国上演了一幕真实版的“飞越疯人院”:在武汉一家精神病院当了4年多“精神病人”的徐武,像电影情节一样用床单绞上窗户铁栏后逃了出来——他要到广州去为自己正名。观众们还没坐定,六名武汉警察已跨省而至,迅速掳走了徐武。

这一次,徐武恐怕插翅也难飞了。根据中国精神病人收治的现行法规,医院遵循的原则是“谁送的,谁接出去”。也就是说徐武的人身自由是掌握在送治人手上,警方送他进来,就必须警方同意才能放他出去,就算家属来了也无权接走他。尽管,徐武看起来不像是“精神病人”,他只是多年前因为“状告单位武钢公司”,而莫名其妙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他花了几年时间飞越疯人院,找到广州精神病院证明了自己没病。但是,他最终还是被残酷地推回了原点。因为没有人能保护得了他——当一个人未经司法审判就被断定为“精神病人”时,他早已失去了自救的公民诉讼权,送他进来的人(单位和警察)不可能救他,想救他的家人连自身都难保,为他打抱不平的网友束手无策,为他伸张正义的媒体在精神科毕竟不是权威,南方电视台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徐武在自家大院被强行带走。

令人胆寒的是,徐武不是第一个“被精神病”的人。河南上访农民徐林东被送进精神病院关了6年,江苏朱金红被疑为谋财的母亲送去强制治疗,还有许多在名利纠纷中被扭送进来的弱势者无法“越狱”。他们失去的不仅是人身自由,还有精神自由,他们的境遇还不如囚犯,“囚犯有出来的一日,精神病人在病好之后,也可能被关一辈子”(律师黄雪涛)。

至今,徐武生死未卜,真相依然在逃, 法律还是没有公正地飞进“疯人院”——是谁将徐武变成精神病人?是谁给了医院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特权?又是谁能劳师动众请出警方跨省追捕?“该治不收治,不该收治被收治”的问题要如何解决?正常人被“精神病”的隐患要如何消除?一切未解,就会有更多正常人“被精神病”,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

公安部监所管理局5月26日在武汉召开全国安康医院工作会议时特别强调,安康医院的收治必须符合法定程序,对有触犯刑法行为、经鉴定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须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决定,安康医院才得接收;所收治的必须是法定对象,“对没有发生触犯刑法行为的普通精神病人,安康医院一律不得接收”。

这一消息被误读为“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于是乎,网民的质疑和批评纷至沓来。从网络舆情的主要倾向性观点来看,公安部确实有点冤。一是有的网上去除了“安康医院”这个前提;二是网民的质疑去除了“法定对象”这个核心;三是网民反向推论出“经过警方同意就可以收治正常人”。鉴于此,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当天就予以回应,这一积极的姿态和做法,无疑值得肯定。

但也要看到,网民的质疑虽然有误读在先,却也与当前精神病人收治中的一些怪现状有关。一方面,是不少具有社会危害的精神病人流落在外得不到医治,这些精神病人制造的伤害案,乃至杀人案时见报端;另一方面,则是近年来正常人“被精神病”的个案屡有发生。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使用这一手段来“应对”上访者或批评者。那些恶劣的个案中,不乏一些基层公安部门的身影。

保障法定的收治对象得到良好的住院治疗,和保障正常人不被当作精神病人无端收治,同等重要。这两个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对强制收治标准的规范和适用。

从程序上看,强制收治实则涉及两个主要部门,一是卫生部门,二是公安部门。一个人是不是精神病人,应不应该收治,这首先是个医学问题。不管设立何种“精神病人认定程序”,都必须承认,对病人病情的最终决定权应在医生——而不在警察或是地方官员。如果某位地方官员或某个警方执法人员,就能对精神病人进行判定,这样的制度肯定是不正常的。

在专业领域由专家说了算,这是社会分工日益精细的一大趋势。一个人有没有精神病,是否应该送院治疗,当然应由精神病治疗专家说了算。而谁是“精神病专家”又由谁来说了算,如何确保“精神病专家”都能具备良好的职业操守,这就是卫生部门的工作了。

当然,要注意的是,“是不是精神病”,与“该不该送医治疗”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去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另有研究数据显示,我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显然,并不是所有这些精神病人都应该强制收治。

公安部门对符合条件的精神病人送医强制收治负有法律责任,这种在医学标准之外的法律标准,当属公安部门研究和规范的对象。当然,更核心的问题并不在公安部门与卫生部门之间的协作,而在这种强制收治所关联的利益冲突。部门利益、地方利益和医院利益都是现实的存在,隐藏在民间的庞大的等待收治者,一旦都按标准给予收治(也许用救治更准确),谁来承担这笔费用——当事人家庭还是政府?如果是后者,又该中央财政拨付还是地方政府自筹?

一个“利”字,让《精神卫生法》从1985年起着手起草至今,仍无法达成共识。看来,精神病人收治远不是公安部门和卫生部门的事,还牵涉财政、民政、地方政府乃至更多的部门。25年来暗中博弈并无结果,何不将这一难题放置于全国人大这一议政平台上公开讨论,以寻求各方妥协的可能,加快立法步伐,并终结现实中的精神病人强制收治之乱?
——————–
@新民周刊杨江:抗议:刚才拨通徐武父亲徐桂斌的电话,老爷子还没开口电话那边就传来一男一女两个声音“现在谁的电话你都不要接!”然后就按掉了。再打关机!强烈抗议相关部门非法限制徐桂斌夫妇的人生自由!
——————–
kkorghini:看到凤凰台报道的徐武事件,真是内心感到无比凄凉。这真的是飞跃疯人院吗。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度。无耻卑鄙之徒。如何创造和谐社会?难道就是把所有不同的声音当成精神病吗?这是希特勒的逻辑和理想吗?
——————–
凤凰卫视正播放“飞跃疯人院”,原来徐武变成被精神病是从学法律帮人帮己打官司开始的。
——————–
【蓝鲸快讯】请速围观武汉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孙天文!孙书记5号晚在央视CCTV13最新解读“武钢飞跃疯人院事件”:1、徐武不存在“被精神病”,应徐武父亲要求,公安机关才将其他送鉴定机构鉴定;2、继续治疗徐武是必要的,因为医院就这么鉴定的;3、公安机关正在办这个事,具体情况回去还要再了解。
——————–
【微博事件观察】武汉“飞跃疯人院”事件出现新动向,今天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精神病收治”不得偏离法治轨道》,晚间CCTV新闻频道“新闻1+1”播出《他是徐武,不是虚无》。中国当下最具有政治权威性的媒体强势介入,这一事件下一步向什么方向发展,值得关注。
——————–
武汉市委源出解放初直辖的汉口特别市,还有林彪的中南军政委员会一脉,向来和省里不对付。武钢是在汉央企,自己有几十万人的社区和公检法,省里市里管不了。武汉的汉口是个上海租界加重庆水陆码头,武昌是个北京,各种党政军大院,武钢所在的青山区是个小沈阳,红砖钢城。
——————–
前几天听说,武钢作为副部级央企,与武汉市湖北省关系都不咋地。这次,湖北省高层不高兴被抹黑,就告状到北京去了。不知道,今天人民日报的社论得以发出,与传说中的告状有关系不。另,央视几个栏目貌似纷纷跟进了,好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