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警察及斧头帮 ——北京门头村湛江被迫害纪实

从北京西直门向西,是一马平川。当看到巍巍群山时,就到了住在门头村的湛江的家。从湛江家向北一公里,就到了曹雪芹家。

曹雪芹死了,他那断壁残垣的家被修成了王公贵族的豪宅;湛江还活着,他家祖祖辈辈生活过的美丽村庄被毁了,他那坚固温馨的家被挖沟断水、堆土堵路、半夜砸车、蒙面斧头帮破坏摄像头、汽车被毁、湛江被伤、门窗遭殃。

2011年4月26日凌晨1点20分左右,斧头帮终于对湛江下黑手了!湛江的脸被花了,颈部被铁棍击伤,骨折,可能会导致终身残疾。
一个月,湛江家的五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挖沟断水

3月23日,开发商的打手之一,村霸左宝旺雇了一个小型挖掘机,在湛江家周围挖沟,挖断了水管,水管冒出的水迅速将土沟变成了水沟,水把沟填满了,又在低洼处找出路。左宝旺指挥挖掘机在湛江家房后挖了一个口子,水从这里涌到了湛江家的墙边。

报警,警察来了。左宝旺说是施工。湛江让他出示施工许可证,左宝旺说没带。警察说:人家是施工,我们管不着。

下午,湛江和吴丽红到海淀区建委查询在此地的施工许可证。没有查到。

第二天,挖掘机继续挖沟。万般无奈之下,湛江给朋友们打了电话。20几个朋友从四面八方赶到湛江家,湛江把汽车停在自己家门前,堵住了挖掘机的出路。

报警。警察来了,是香山派出所副所长张龙。他态度蛮横地问:“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到这里来扰乱公共秩序吗?人家是正常施工。”我的妈呀!到温家宝家门前是“扰乱公共秩序”,到湛江家门前也是“扰乱公共秩序”!?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你凭什么说他们是正常施工?拿出施工许可证来!”“挖掘机敢到温家宝家挖沟吗?”“要是给湛江家配上两个警察站岗,挖掘机就不来了,我们也不来了。”“你看不见这水哗哗地流着,不浪费吗?你看不见湛江家的墙被淹啦……”

大家一边说,一边用摄像机、照相机、录音机记录着。看到这个阵势,警察张龙副所长的态度好了许多。他打电话向领导汇报:“人家不小心挖断了水管……来了一帮人……好,知道了。”打完电话,对左宝旺说:别挖了,把这管子堵上,把沟填上。

围观虽然当时起了作用,但更残酷的报复还在后面呢。
第二个故事:堆土堵路

3月29日,早上一出门,看到在家门前有一座垃圾山拔地而起。

报警。警察来了,问:“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湛江说:“我不知道。这些垃圾至少是2辆车拉来的,这一路上有好几个摄像头,一定会有记录的。”

警察说:“这摄像头是人家小区的,你不能随便看。”

湛江说:“不是我看,是请你们看。”

警察说:“我们也不能随便看。”

城管的队长邢队长说:明天派人运走。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垃圾山至今屹立在门前。警察说话跟无赖一样,城管队长说话跟放屁一样。这些人,为什么连一点点的诚信都没有呢?还有资格做人吗?权力都在他们手中,公平和正义在哪里?
第三个故事:半夜砸车

4月13日,垃圾山依然屹立的第16天,早上一出门,发现门口地面上放着一把斧头,湛江的汽车后玻璃被砸了一个大洞。

警察又来了,来了又走了。因为湛江不知道是谁砸的汽车,不能提供破案线索,警察也无法破案。
第四个故事:蒙面斧头帮破坏摄像头

湛江只好购买了摄像监控设备,在自己房屋上安装了4个摄像头,显示屏上清清楚楚地看得见从各个方向来的人。但是,自己的家却不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里。为什么?因为,警察不许他把摄像头安装到对面的大树上,说:那棵树是公家的,不允许私人使用。

所以,这就给斧头帮留下了监控的盲区:有利于斧头帮疯狂打砸;所以,这就给警察留下了不能破案的合适的理由:录像显示出来的人我不认识,录像上没有显示的我更没法找了。

湛江的家在这条路的最北端,东面、北面是安置村民们的楼房,都被砖墙围上了,到了夜里,安静极了。虽然安装了摄像头,湛江的母亲也无法睡安稳觉了。因为湛江父亲的耳朵已经失聪了,母亲就每天夜里都在大门厅的小床上,和衣而卧,外面有动静,老人家就出去看看。

4月17日,夜里11点58分,湛江母亲听见外面有动静。出门一看,六七个人已经站到了家门口,十几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面包车。这些人看见有人,立即躲藏,有的没处躲就蹲在地上。一个手里没拿武器的瘦瘦的男子说:“就一个老太太,起来吧。”那些人就都赶快钻到汽车里去了。

湛江母亲回到家中,立即打110报警,然后搬了个板凳坐在门口,等着警察。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紧张的心还没放松,就又听见了动静。她以为是警察来了,赶紧又出门。这一次,老太太被惊呆了:眼前的人都蒙上了鼻子和嘴,光剩下两只眼睛冒着寒光,他们大摇大摆地提着斧头和锤子朝湛江家走来!湛江的母亲大喊起来,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蒙面斧头帮走了,警察来了。如果警察按规定的出警时间,5分钟到达的话,一定会和蒙面斧头帮握手寒暄的。可能警察不想和斧头帮的熟人在这种场合见面,所以,等了20分钟,斧头帮走了,他们才来:避嫌?!

湛江的母亲的叫声把湛江惊醒了,他跑出来一看,斧头帮的面包车绝尘而去,闪着红蓝警灯的警车迎面而来。

警察进来了,看录像。这才发现,4个监控摄像画面有一个黑屏了。倒回去看,才明白:一个瘦瘦的男子朝着湛江家走来,走进了监控的盲区,突然就黑屏了。湛江和警察出去看那个摄像头:被破坏了。

湛江的母亲问警察:“我报警了那么长时间,怎么才来?”警察说:“我们很忙,又不能只顾你一家。”

警察的理由很充分。但是我敢打赌,那天夜里,香山派出所管辖的范围内,没有比湛江家的事更大的了。
第五个故事:汽车被毁、湛江被伤、门窗遭殃

每天夜里,湛江和母亲轮流值班。老太太受刺激,每天夜里几乎都无法入睡了,人已经瘦了一圈。

4月26日凌晨1点,湛江的母亲还坐在门外,反正天气已经不是很冷了。老太太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南面的唯一的这条路。

忽然,那辆熟悉的面包车开过来了,在离湛江家较远的地方掉头。湛江家的摄像头看不到这个地方。他们怎么知道的?

湛江的母亲立即报警,说那伙人又来了。此时是凌晨1时xx分。根据录像显示,1时13分,斧头帮出现在镜头里。在湛江的母亲报警之后5分钟,他们才从汽车里出来。在湛江母亲的面前,他们从容地开始作恶。有的砸汽车、有的砸窗户、有的砸门……看起来他们分工很细。看着这个场面,湛江的母亲瘫倒在地。湛江被巨大的声响惊醒后,穿着拖鞋就跑了出来。湛江刚一出门,后背就被击中。早就有人躲在那里,等着湛江出来。他趔趄了几步,扑倒在地。地面上本来就坑洼不平,再加上玻璃的碎渣,湛江立即血流满面。他顾不上,想赶紧爬起来,就在手撑着地面、身子刚刚要直立的一瞬间,脖子后面挨了一棍子。他又扑倒到地上了,脸上的伤口又多了几个。

湛江的身子一动也不能动了。这一次斧头帮都戴着口罩——录像中记录了疯狂的打砸。

打砸结束了,警察来了。估计是斧头帮向警察汇报:执行任务完毕。

录像上清楚地显示斧头帮向湛江的汽车发泄仇恨,狂躁砸车12下,直到只剩下木把了才停止的场面,警察又说了:“你认识这个人吗?你不认识,我也不认识,你让我到哪儿给你找人去?”湛江问:“要是把我打死了,凭着这么清楚的录像你还找不到人吗?”警察说:“那就归分局的刑警管了,我是没处给你找人去。”香山派出所的警察都是口径一致的。

警察把湛江送到辖区内的316医院,之后就不见了。护士说:这脸上的伤口得缝针。医生说:不用缝针,表皮伤。

湛江的脖子完全不能转动了。医生看了CT片说:没事;护士看了片子说:可能是骨折了,赶紧到别的医院看吧。
为什么联手整治湛江

北京市海淀区门头村是风水宝地,从城里到香山的公路在门头村南面,公路两旁是一片一片的果园,春天里姹紫嫣红、秋天里硕果累累。果园北面就是门头村,进村第一家就是湛江家这一大家子,两位叔叔家的院落都紧挨着。

但是,这几年,开发了,果园毁了,盖起了各种各样的小楼。日本鬼子没毁了这个村庄,国民党没毁了这个村庄,但开发商毁了这个村庄。

开发商大大地厉害!开发商是北京京香伟业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闫春荣。

依据乡政府规划,对该村进行绿化带隔离建设,但乡政府和村委会私下将土地卖给开发商,搞商品房开发建设。村民们也都被迫住上了楼房,美其名曰:新农村。这些楼房的建筑质量极差,湛江二叔家在春节前上楼了,现在墙壁裂开了。

凡是拒绝与开发商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开发商的各种手段就使出来了。当然,你如果说开发商威胁你的人身安全了,警察就问你:打伤你了吗?诬告是违法的。许多村民只好忍气吞声住到“新农村”里去了。

湛江是个热爱祖国、热爱家园、充满正气的热血青年。当他看见老实巴交的父母为了拆迁整日愁眉不展的时候,当他看到乡亲们敢怒不敢言的时候,就决定替父母分担责任——只有26岁的湛江就成了维权者。现在,湛江已经33岁了,有了一个2岁半的女儿。

维权等于违法,湛江自然就祸不单行了。过年时,湛江的父亲骑着自行车在北京植物园墙外,被片警刘某某用汽车挤到墙上,摔倒。片警刘某某下车,给湛江的父亲一个纸条,让湛江找他。湛江的父亲战战兢兢地回到家中,吓得了不得,说:我的自行车把警察的汽车刮坏了,他让你找他。湛江对刘某某说:“你别拿我爸爸出气。你要再敢欺负我爸爸,我跟你玩命!”

湛江、韩颖、朱福祥、兰靖远等人都是海淀区拆迁的维权人士。几年来,他们向海淀法院提起了许多诉讼,其中有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及揭露非法占地的问题。网上可以看到多篇湛江发表的维权文章,包括村委会及开发商和乡政府勾结,把村民赖以生存的菜地、果园、林地树木砍伐掉,上报审批一个60亩的郊野公园,可是却建了占地2,400亩的高尔夫球场等,也揭露了官员腐败。
后 记

4月27日上午,朋友们陆续到了湛江家,看到他的样子我们都非常难过。当我得知昨天夜里警察把湛江放到医院就走了,到现在也没有警察来调查时,我就给香山派出所打电话,要求警察前来调查。值班的说,这个案子是虞辉负责,并给了我虞辉的手机号码。

我9点给虞辉打电话,他说一会儿就到。11点给虞辉打电话,他说一会儿就到。11点40给虞辉打电话,他说一会儿就到。我气急了,在电话里朝着他叫喊起来,他把电话挂断。我又给他打电话,我说:如果你10分钟不到,我就把你的电话发到网上去。他又把电话挂断。我再拨号码。关机。

直到下午1点半,3个警察进门了。第一个警察进门就问湛江:你得罪谁了?虞辉对湛江的妻子说:“就他妈的你们家事儿多!”

3个警察的态度让湛江一家人绝望了,父母搀扶着儿子离开了家。家不安全,天安门安全。

后来,湛江和父母就被带到了天安门分局。

后来,海淀分局的领导亲自到天安门分局把湛江一家接回来。

后来,海淀分局刑警队的队长到湛江家调查。

4月28日下午,警察带着湛江到北医三院(不是辖区)诊断:颈椎骨折。医院给湛江认真进行了治疗。

感谢所有关注湛江的朋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