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杠少年的世界

“……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伟大奇迹!因为我举世无双,因为我独一无二,因为我是最棒的,因为我是天下的王者!……”

——黄艺博的诗句

五道杠少年黄艺博以“官范儿”成名,我相信这是其监护人精心导演的结果。尽管其父母假扮“委屈”,嚷嚷着要找炒作自己儿子的幕后推手。从媒体披露的对话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不论是两岁看“新闻联播”,还是七岁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每年定期到养老院做慈善,以及发表一百多篇文章“关注民生”云云,这都是善于揣摩舆论敏感点的父母所供给的标签。他们假托儿子之名开博,又帮着“顺一顺”文字,写出了“是想表达自己为了‘中华民族之复兴,续写汉唐之盛世’的修身齐家、济世安邦之信念、气度、襟怀、理想和抱负。”的开博语,并同时推出两组官气逼人的工作照,图注为“少先队武汉市总队长”,(实为副总队长,其父称系“误打所致”)。随后经由微博转发,迅疾酿成网络事件,黄艺博一举成名。

我把这理解为进军政治体系的冲锋号。因为在此时,十三岁少年已经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后备军。

这个被武装起来的小战士,铁嘴钢牙,一身英气——符合中国标准政治英雄的形象,透出一股久违了的坚硬之气,令人不寒而栗。看到这幅霸气外溢的照片,当年侵入我少年梦的英雄穿越时空而来:他们决绝,生下来就是为了成为供人膜拜的英雄而来,不食人间烟火,学习,进步,献身,留给后人永远不能企及的高度,他们的死让所有渴望活着的人自卑。

但我知道,此少年绝非为成为死去的英雄而来,他是要成为当代英雄活在俗世中。父母是让他在做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们看准了这个混乱时代的方向,他们根红苗正的政治出身——军人党员,这个强硬体制的受益者,非常自然地成为其维护者——他们要在该体制有效的生存期内,占据要路津,成为人生的胜利者。在他们有限的人生里,能企及的权力层级明晰可辨,他们把绝对高度留给儿子去攀登。这个小生命自出生起,也许从孕育于天地之间起,就肩负起神圣的使命,他要到中流激水,鱼翔浅底,鹰击长空,他是使命,而不再是生命。生在父母宏大的期待里,他注定与平凡无缘,撒娇、懒惰、左摇右摆、游玩,甚至下流,都与他无缘。

他是一枚无暇他顾、一心朝目的地奔去的运载火箭,他无需选择,犹豫。目标明确,剩下的只有到达的“捷径”,而这“捷径”也已经被父母设计完成。按照黄艺博母亲的说法,在小学毕业前,学校和家长联手编撰了一册名为《阳光男孩子黄艺博成长实录》的书籍,“目的是总结孩子这些年来的成绩,更能作为升初中的一份推荐手册。”看过此书的记者称,书中包括如下内容:黄艺博和武汉市各级官员合影,获得荣誉、接受媒体采访的文字和照片,小学六年的作文日记选,以及同学老师对黄艺博的印象。书的扉页印着一张黄艺博的大照片,上书“武汉少年领军人——黄艺博”。该书首次印刷高达三千册。

做慈善,写文章,是他拾级而上的重要筹码。不用揣测,我们就知道,这都是大人设计好的进步桥段。他只是一个跑龙套的道具,假装诚恳地做了,自有安排好的舆论大肆造势,一颗政治卫星就如此这般地升上了天。在熟练导演的策划下,武汉滑坡路小学上六年级学生黄艺博脱颖而出,成为众多荣誉的拥有者:“全国五星雏鹰奖章”、“全国百名优秀好少年”、湖北省“十佳少先队员”等等,最后官至少先队武汉市总队副总队长。

看《新闻联播》,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再加上《环球时报》,其实是中国许多正派家庭的日常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更应该是正派军人家庭的日常生活。生活于这样的意识形态环境下,日久而有为官范儿和为民意识,并不奇怪。主流媒体的主要功能就是培养受众的天下意识,让他们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世界,且须臾离不开这样的世界。我相信,此少年耳濡目染身心俱变,面相、姿态、做派脱胎换骨,一变而为标准官样,正是宣传机器潜移默化之功。至于被导演拔高的“为民做主意识”,也不难理解,当天下如此简单纯洁时,哪个人会不愿意成为高尚的治理者呢?

黄艺博的父母称关心政治、立志做大事是“孩子的天性”,此话怕只能视作谦虚之语。少年可以胸怀鸿鹄之志,但决不可丧失自己的天性:顽皮,纯真,以及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生命形态。世界在他面前徐徐打开,但他似乎在游戏中才逐渐发现生命的意义。在政教合一的教育体制下,对世界怀着相信的孩子,极容易成为意识形态的合格产品,同时丧失了成为文明人的可能。爱孩子的父母要做的是,要把孩子从相信变成怀疑,跳出党化官化教育的泥潭,最终成为一个懂得人生真义的人。如果做官成为孩子的天性,这绝不是梁启超先生所呼唤的能鼓动新中国之帆的少年,而是权力所有制中国的标准产品。如果把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培育成一株茁壮乖巧的“病梅”,那就意味着一个中国少年的死去。

我们唯一要明白的是,对黄艺博的父母而言,小官星才是他们处心积虑想要的产品,也是他们在这个时代必然能修成的正果。听听窗外高音喇叭里表忠心的少年之音,你就明白,五道杠少年将成群而至。

黄艺博的父母没有料到,自己费尽心机运作后代,竟无端遭到攻击。一些愚钝的家伙没有看到你们的超前眼光,你们培养的是这个时代需要的人才,红色健康,一心向上,举手投足皆合章法,孩子于无形中得末法时代之精髓,霸气、官气,被众人诟病的这两样正是时代领头人所需要的气质。你们本意在于引导示范,为那些因望子成龙而深陷迷茫中的父母提供速成样本。你们大可不必过于沮丧,你们在网络上遇到的大都是生活中的失意者,他们不属于这个太平盛世,他们老是用阴郁的眼神期盼它的垮塌。他们的话仅仅不过是些牢骚话罢了,不值得一听。

武汉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城市,青少年工作主政者在三道杠的基础上,新增了两道杠,本意是要走在全国前边,为少先队增加吸引力,不意却弄出了故事。同一个城市,武钢官员悍然将告状人徐武置于神经病医院。一个飞速主流化的少年,如果有幸看到了这条新闻,他该作何考虑?会写出第一百零一篇文章谈论民生吗?这样的提问肯定是多余的,在共青团员黄艺博关注的主流媒体里,是绝然不会有这一个倔强公民的消息的,更不会有艾未未、冉云飞们的声息。

心怀天下的已被迫沉默。五道杠少年们,当父母把世界指给你们时,你们可要小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