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树村:又罢工了

一到四月,差不多每年一次的南非市政工人罢工就开始了。今年这次主要在南非的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市政工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收垃圾的。至少在约翰内斯堡,垃圾是每周由市政工人来收一次的。人是制造垃圾的动物,没有人来收垃圾是不行的。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大号垃圾桶,似乎是从市政府买的,一米多高,能放好几袋子垃圾,一个家庭一周的正常垃圾产出基本上差不多够了。房子太大,或者人口多,也有使用两三个垃圾桶的。一个地区,每周都有一个日子来收垃圾,于是,到了这一天早上,家家户户都把垃圾桶摆了出来,放在院子门口,街道边上。到下班的时候,垃圾桶就应该被垃圾车收走了,家家户户再把空垃圾桶拿回来。有的人懒,早起不来,在前一天晚上就要把垃圾桶摆出去。要是忘掉了,或者耽误了,那么,就只能等到下一周了。垃圾实在太多,自己家的垃圾桶装不下,也可以把垃圾放在垃圾袋里面,只要不是特别多,也会被收走的。过多的垃圾,就需要自己安排专门的公司运到垃圾处理点了。

市政工人罢工的结果就是到了每周规定的时间,没有人来收垃圾。这次约翰内斯堡市政工人罢工一共持续了一周多,也就是说,有的地方志耽误了一次收垃圾,比如我家,有的地方耽误了两次收垃圾。对满了垃圾的垃圾桶很多人也不拿回来的,于是,一周多的时间,家家户户门前都摆着垃圾桶。这是人口稀疏的城郊。人口密度大的市中心就更热闹了,因为垃圾多,垃圾箱里面已经摆放不下了,垃圾们就被散乱地堆在了路边,臭气可闻,很是耽误临街店铺的生意。老鼠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冒了出来,尽情享受着差不多一年一度的狂欢。这种情况每年持续的时间不等,大多数三两天就可以解决,也有拖延很久的时候,印象里最严重的一次,约翰内斯堡北面某个郊区长达三个月没有人收垃圾,非常壮观。

罢工大多数时候就是为了加薪的事情。南非很多公司、单位都是在七月份调整薪水,每年年初开始的薪资谈判就非常热闹。南非的通货膨胀率比较高,常年维持在3%以上,个别年景能超过10%,对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质量影响巨大,所以每年的薪水调整是必需的。一般的,按照正常的理解,加薪应该略高于通货膨胀,大多数的劳资谈判最终也都是在略高于通货膨胀的水平上达成协议。当然具体表现形式各有不同,有的是简单加薪,有的是调整福利,有的部分是临时性的,有的部分是长期的,实际谈判很复杂。

工会在薪资谈判里面的作用巨大,有的地方工会会员有可能得到更好的加薪待遇,也刺激了普通人加入工会,不过有的地方不是工会会员的也能享受到会员同等的条件,加入工会的积极性就不高了。我在的大学也有工会,不过因为非会员同样也能享受到会员得到的待遇,所以很多人并没有加入工会的兴趣,至少我周围的几个同事,一个都没有。这样其实对工会也是不利的,因为很可能筹措不到足够的资金。去年加薪的时候,学校开出的条件比工会提出的差距有点大,谈判没达成,学校按照自己给出的方案执行,工会就提出抗议,在午饭时间组织了两次示威,同时还发牢骚,说工会会员人数太少,经费不足之类的,据说之后的确多了一些会员,不过我周围几个还是没参加。今年的谈判可能还是不顺,因为顺利的话,到现在加薪方案应该已经公布了,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我们也闹到罢工的地步。

所以呢,那些大的工会,都会可以把会员得到的待遇与非会员得到的分开,比如非会员得到的条件会略差一些等等,来保持吸引力。南非普通劳工有相信工会的传统。在反抗种族隔离的时代,南非的各级工会与非国大一起,领导了各式各样的反种族隔离抗争,打击了白人统治下的经济秩序,导致白人政府在大资本的压力下开始和谈,实现了政权的和平过渡,可以说为反种族隔离斗争取得胜利做出过巨大贡献。不过,民主政府执政后,南非大多数工会组成的南非工会联合会已经属于执政联盟的一部分,可以说已经成了执政党的一部分,但是抗争却仍然继续。南非是一个贫富差距非常大的点,基尼系数高达60,收入差距极大,普通劳工的收入的确很低,持续改善普通劳动力的待遇的要求一直存在,有一个政治上很强势的团体为普通劳工说话,对稳定社会应该是有好处的。所以,民主政府上台十多年了,南非工会仍然站在了与雇主对立的最前沿,罢工也就成了常用手段。

经常组织罢工的另外一个可能的动力就是吸引会员。工会是依赖会员的会费生存的。为了得到足够的资金支持,维持对会员的吸引力,那么就需要向会员表现出自己维护会员权益方面的努力。而对于大多数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南非普通劳工来讲,罢工是工会最好的表演形式。如果每年很顺利地和雇主达成协议,那么工会所作的大量幕后工作就不会被普通人所了解,甚至会被指责为出卖劳工利益。于是在南非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劳资双方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谈判,条件越来越接近,但是仍然会有分歧。然后,最后日期临近,协议没达成,罢工开始。罢工一开,谈判继续,双方都进行妥协,于是协议达成。在很多行业,甚至已经达到了没有罢工就没有协议的地步。这个做法,就有点超出正常的维护工人权益的范围了。

很多时候,罢工其实对工人很难说真有帮助。有的行业,罢工以后的烂摊子还是要这些工人去收拾,比如这次市政工人罢工结束后,把那些多余的垃圾收走的还是这些市政工人,平白增加了工作强度。更重要的,罢工期间是没有薪水的,也就是说,罢工期间工人就没有收入,工会也没有惯例进行补贴。所以一旦罢工的事件拖得比较长,那么很多人的生活就会出问题。南非底层民众很少有存钱的传统,当然也的确存不下什么钱,每周或者每月定时拿到的薪水,是各类平常支出的重要来源,一旦这个来源出现了问题,或者忽然大幅度缩水,很多人的生活就会立刻陷入困难。大的工会对于很困难的劳工会有一些帮助,但是拖延太久的话,也会超出工会自己的能力。所以偶尔也会出现,资方坚持不同意条件,最终工会必须妥协,甚至工会自己不妥协,工人自己受不了的事情,不过这个情况非常少见。生产型企业有自己的合同需要履行,几乎是没发生过。

旷日持久的罢工,往往都发生在和政府直接有关的领域。南非境内最大的雇主是政府。南非就业的千多万人口里面,各级政府就雇佣着超过130万劳动力,这里面包括各级政府的职员,也包括公立学校、医院的职工,以及市政服务人员。在此之外,政府还是很多关键企业的大股东。时间很长影响很大的罢工往往发生在这些地方。比如约翰内斯堡的公交车司机曾经组织过长达六个月的罢工;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曾经组织过长达两周的罢工;甚至警察、军队都曾经罢工。很多部门有法律明确禁止罢工,所以医院、警察、军队的罢工实际上是非法的。但是最算没有取得合法的罢工地位,没有人干活总是实际上在发生的事情,而真要同时处理这么多人,在实际操作上也是很难的。

但是南非的工会实际上是执政党的一部分,本身也领导者政府,一些工会的高层同时兼任非国大的高层,在政府中有具体职务的。于是,在南非经常看到的,就是执政党率领普通民众反对自己所领导的政府,很多抗议甚至会导致暴力事件。执政党自己反对自己,不利用执政的便利条件在内部达成协议,非要拿闹到扰民的地步,非常令人难以理解。

问题大约还是出在了执政联盟内部的团结上面。南非的非国大、共产党、工会的三党执政联盟在很多国家政策方面都有分歧,并不是一个整体,各个政党内部也不完全是一个声音。于是,当内部达不成一致的时候,就会有政治势力利用自己所掌握的资源来给对手施加压力,罢工所表现出来的,往往就是工会对主导执政的非国大的政策的一些不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完全政治性的罢工。约翰内斯堡市政工人四月份罢工结束当天,南非市政工人工会主席就宣布要在南非五月十八日全国地方政府选举之前的一周内举办全国范围的市政工人大罢工,口号已经与加薪无关了,而是要求废除前一段国会通过一个改革地方政府法案,要求进一步削弱地方政府的权利,甚至点名要求处理某个可能涉及腐败的部长。这个日期选在了地方选举之前的这么短时间,使用的又是对普通人的生活很有影响的市政工人罢工,就已经是很明显绑架自己会员和国民的利益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了。当然,工会宣称这次行动与地方选举完全无关,甚至仍然呼吁自己的支持者投票支持执政联盟,也就是自己;非国大也表示这个罢工不会对地方政府选举造成影响,不过选民的情绪肯定会受到影响。工会的希望应该是尽快得到非国大的妥协,让这场不应该发生的罢工不去发生,这些,只能等到预定的5月10日罢工日才知道了。

这样的罢工激起了很多市民的普遍反感。在南非,市政费用在政府预算之外,是由每家每户每月都要缴纳的,可以说是市民向政府购买的收垃圾的服务。罢工的时候,市政府即不需要支付工人的工资,也不需要支付那些垃圾车运行需要花掉的油费,可以说相关成本极低。既然大家花钱购买的服务没有得到履行,那么强迫市民缴纳市政费用就明显不合理了。所以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呼吁大家拒绝缴纳市政费用,维护普通市民作为消费者的权益。正巧,南非今年刚刚开始实行新的消费者保护法,强化了消费者的权益,对于购买的普通商品,方便了用户退货的程序,减少了用户退货的损失。而对于服务,也有很多保护消费者权益的举动。所以,在这个法律面前,地方政府可能还真不好解释自己的行为。所以呢,如果真有人带头打这样的官司,强迫收了费用的地方政府必须履行职责,市政工人罢工的时候雇佣私人的垃圾收集公司来干活,应该还是很有趣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