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门腐败内幕揭秘

提起佛教,一般人认为住在寺院里穿着僧服剃着光头的出家人所讲的就是佛教了;提起佛经,一般人认为寺院里的出家人免费赠送给在家信徒的佛经就是佛经了.其实不然,佛教和商品一样有真有假,除了高智商人群(专家和学者阶层或象佛陀这样的大修行者),一般人难以辨别。
   当今世界佛教可分两大派系:一派以斯里兰卡为核心,分布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东南亚地区(包括中国云南的傣族地区)以及美国等欧美地区.这一派系是原始正教或真佛教。这一区域的沙门继承佛陀亲口所说的经典和修行方法,严守戒律,过着日中一食、持金钱戒,甚至托钵乞食、树下一夜的生活;另一派系以中国为核心,分布于中国、日本、新迦坡、蒙古、尼泊尔等东亚地区和美国德国等欧美澳地区.这一派系是大乘邪教或伪佛教,实为古印度婆罗门教耆那教和中国道教巫术诸外道之改头换面,是妄图毁灭佛教的邪教。这一区域的沙门将原始正教贬低为小乘佛教,自称大乘佛教。他们将真佛经(四部阿含经,尤其前三部)弃置一边,不屑一顾,借着从古印度取回和送来的伪造的佛经(其中大部分是古印度婆罗门教之变种__密教邪教徒编造,因经中穿插着咒语,其目的是打着佛教的招牌,借助于伪经毁灭佛教__南传上座部佛教;另有一部分是古代中国人伪造,因经中有中国传统文化词汇,显现中国人的思维,不可能是古印度人伪造,至少是古代西域人伪造),大肆宣传,不择手段拉拢信徒,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以搞名搞利为目标,给这一区域社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作用。
   首先,大乘邪教徒以伪经为基础,编造了各种佛事和法会(如水陆法会等),以此诱惑在家有钱信徒来做佛事,办法会,从而大规模敛财.早在1500多年前,南朝齐梁时哲学家、无神论者范缜针对这种伪佛教的现象已作了揭露,正如他在《神灭论》中所说” 又惑以茫昧之言,惧以阿鼻之苦,诱以虚诞之辞,欣以兜率之乐”.
   对在家信徒,他们不讲真佛法,不讲述出家人的主要戒律(如金钱戒及包括偷盗。抢劫和诈骗之不与取戒等,如果在家信徒知道金钱戒及不与取戒等,他们将不会给出家人金银财宝,也不会花钱请出家人作佛事办法会),专讲假佛法,鼓吹金钱供养,假称在家人”修福”,出家人有钱为“福报”,此举实为骗术,以此使自己方丈室里床褥下面的钞票和银行卡上的存款额以天文数字上升;再加上放生、卖香和工艺品、修建庙塔捐款等,大肆敛财.一个方丈或住持或活佛所骗取的金钱少则几百万元,多则十亿二十亿元(银行个人账户),他们当中有的坐着宝马(如哈尓滨极乐寺住持净波经常开宝马住五星级宾馆玩乐),住着别墅(黑龙江五大连池钟灵寺住持在海南买高档别墅,冬天去海南度假,出家前是穷鬼),包养二奶(有的包养十几个),同性恋者寺庙里养了很多俊男(金钱诱奸同性正常少年),供其享用,有的方丈竞然把女人养在寺院的方丈室里,肆无忌惮.
   大乘邪教徒利用伪经和利己的邪见(如在家人不能说出家人过错或在家人不应知道出家人的戒律或佛教内部矛盾自己处理或末法时期佛教混乱是不可避免的或出家人修行好坏与学历无关或出家人不通过已受大戒比丘授戒而自学戒律及听比丘诵戒为”盗戒”等等),以恭敬三宝为由,在精神上麻痹信徒,使信徒对他们绝对服从(师父讲的都是对的),磕头恭敬,甚至女人肉体供养行淫等。一时间,大乘邪教区贪僧、无赖僧、淫乱僧(同性、异性及两性恋)和假僧(养老、养病、求生存、政治避难、逃避法律制裁及梦想发大财者,寺院剃度或自己剃度均有)遍布各寺,无所不为,甚至无恶不作,令人触目惊心:
   其中制造暴力事件(爆炸事件和动用枪支)寺庙有广州光孝寺(1999爆炸案,明生为现任方丈,全国政协代表,中国头号黑道异性淫乱假和尙)、广州六榕寺(2004爆炸案)及河南少林寺(永信为方丈,美授予名誉博士学位,中国头号杀手假和尙),打人致死的寺院如五台山显通寺,伤人杀人最多的寺院如少林寺,打人致残案如开封相国寺和苏州灵岩山寺,动用黑社会势力夺权的寺院如抚顺善缘寺(当家师涉黑)、南昌佑民寺(知客涉黑)、河北正定临济寺(点座师涉黑)和广州光孝寺(方丈涉黑)等;
   住持带比丘尼携巨款”潜逃”的寺院有辽宁辽阳龙凤寺,在寺院以接受”金钱供养”为招牌骗取巨额资金携美女”还俗”的僧人有:广东云门寺教务长(现作期货生意)、苏州寒山寺监院(潜逃前已买别墅)和辽宁辽阳广佑寺住持传慈(据称是黑社会头目)等;
   行赂买方丈位置的寺院如汕头灵岩寺、福州西禅寺、贵阳弘福寺和少林寺等,拉帮结派的寺院有深圳弘法寺(湖北人,本涣为方丈,中国头号贪财假和尙)、菩陀山普济寺(江苏人,戒忍为方长,中国头号经忏假和尙)、五台山塔院(四川人)和陕西法门寺(蒲田广化寺人,学诚为方丈,中国大陆头号政治假和尙,台湾星云第一、净空第二,海外达赖第一)等,
   集体斗殴的寺院有陕西法门寺(八十年代)、辽宁海城弥陀寺(2005)、辽宁凌源凌云寺(2006)、成都昭觉寺(2008)、五台山显通寺(2007)、吉林梅河龙泉寺、鞍山千山龙泉寺、丹东凤凰山朝阳寺(方丈为圆林,中国十大”高僧”之一,中国头号跳大神儿假和尚)和苏州灵岩山寺等,白天僧人在寺院搞淫乱的寺院有辽宁辽阳广佑寺(臭名昭著的假和尚月照曾在此任住持,就任方丈当天被公安部抓走;在其任住持其间,举办一次水陆法会,一次骗取一亿多元)和南昌佑民寺(住持是一诚的弟子,一诚是中国佛协会长)等,
   参与贩毒的寺院有哈尔滨极乐寺和洛阳白马寺等,对行脚僧不负责造成其自杀的寺院有上海玉佛寺(觉醒为方长)和菩陀山普济寺等,外来僧入寺长住需交红包的寺院有陕西法门寺、福州西禅寺和苏州灵岩山寺等,称住持为”老大”的寺院如宁波香山教寺等,寺院僧人公开和世间女人乱搞男女关系的寺院有厦门南菩陀寺(圣辉为方丈,中国佛协常务副会长,全国政协代表,中国头号为求名利拜原中国佛协会长世间人赵朴初为干爹、作世俗人干儿子不知耻辱的假和尙,已辞职),
   普通僧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上的寺院有上海玉佛寺、海南南山寺(新诚为方丈,中国头号同性淫乱假和尙)、菩陀山普济寺、广州光孝寺、杭州灵隐寺和深圳弘法寺等,住持或方丈由于争名夺利被杀的寺院有沈阳市慈恩寺、南京市灵谷寺等,因盗窃和泻漏国家机密等被判刑入狱的僧人有辽宁省辽阳广佑寺前任住持月照(已出狱)和苏州报恩寺方丈弘法(一开始判死刑,后”改判”有期徒刑)等,举不胜举.
   另外,打着寺庙招牌大搞同性淫乱僧有照元(辽宁佛协会长)、道吉(辽宁)、大圆(辽宁凌源,道吉徒弟)、照福(辽宁兴城)、新诚(海南佛协会长)、怡藏(浙江佛协副会长)、戒明(陕西佛协会长,已故)、心照(贵州佛协会长)、宗性(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永醒(香港菩提协会会长)、园藏(安徽佛协秘书长)、照光(浙江湖州)及宁波阿育王寺住持、四川大竹净土寺住持和九华山百岁宫住持等等(以收养徒弟或收养儿童或供少年儿童读书为名或夜间去娱乐场所,寺院收留或网上猎取等方式.这些同性淫乱僧特别得女信徒和宗教官员的信赖,因为他们在女大款面前,没有色心,同性淫乱又十分隐蔽,在宗教官员面前表现特别听话,为了生存升官发财,他们又不择手段,对比之下,异性淫乱僧易被发现,竟争力差);
  
   大搞同性淫乱的寺院有哈尔滨极乐寺、沈阳长安寺、辽宁锦州北普陀寺、河北刑台普济寺、天津大悲禅院、青岛湛山寺、成都文殊院、福建泉州开元寺、四川大竹净土寺、浙江湖州栖贤禅寺、浙江省奉化雪窦寺、陕西西安市兴善寺、海南三亚南山寺及贵阳弘福寺等(准确地讲,各大中型寺院,尤其是里面的佛学院都隐藏着同性淫乱者,只不过多少而已);
   对比之下,打着寺庙招牌大搞异性淫乱僧有广州光孝寺方丈明生(十个老婆,其中有两个尼姑,林红玲为大老婆)、青岛湛山寺方丈明哲(四个老婆,女财会为大老婆.中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常任理事、山东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辽宁省丹东灵峰寺监院明寛(两个老婆)、苏州寒山寺方丈秋爽(正妻一个,两个儿子在北京读书,出家前是穷鬼)、杭州市永兴寺住持(一个老婆,浙大学生)、辽宁省凌海市兴隆寺住持(江苏老家有妻子)、辽宁省锦州玉佛寺住持本如(世间老伴入寺)、辽宁省鞍山千山香岩寺住持(已故,世间老伴入寺)、吉林省白城市香海寺住持正林(一个老婆,寺内长住女居士)、江苏靖江市佛协会长(一个老婆)和绝大多数苏北的比丘(有妻室,先出家后结婚)等等;两性淫乱僧有大醒(辽宁喀咗,道吉徒弟),更有一批代佛讲邪法的假高僧,如慧律(台湾)和海涛(台湾)等以及办学假和尚,如觉光(香港)等,举不胜举.
   此外,很多寺院办了佛学院(如四川的五明佛学院培养了大批传邪法搞淫乱的活魔和魔王,对外自称”活佛”和”法王”,另有北京的中国佛学院,几十年来培养了大批传假佛法的贪财贪权贪色的政治假和尚和学问假和尚),大搞学问,给佛教徒灌输儒家课程如四书五经和哲学历史等世间学校的课程,并以金钱和学历证书为诱饵,招收年轻出家人入读,月收入千元左右,号称培养僧材,弘扬佛法.这些出家人不守戒律(长年累月破金钱戒、多食戒、同性淫戒)等,追求金钱和学历(如果走社会正常升学程序,即中考_高考_大学正规考试_研究生入学考试及出国外语考试等,他们当中99.99%都考不上高中,英语和数学几乎是零分;他们当中现在搞到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的,如果当初报考正规学校读研究生,入学都是不可能的,更谈不上获得研究生学位),他(她)们只会耍嘴片子,实际上成了穿僧服的骗子.没有钱,他们绝不会出家,更不会读佛学院.毕业后,他们当中很多人因为占有佛学知识,而不是守戒律修行好便作了寺院的住持.
   为了名誉地位或入佛协作官,很多邪师伪造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以及世间的教授职称,并把魔爪伸向高校大学生和研究生,企图麻痹和奴役知识份子,如明海(河北,中国头号政治避难假和尙)、济群(苏州,中国头号学术假和尙,台湾圣严第一)、学诚(中国佛协)、大安(江西)和永惺(香港)等.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残忍(杀人不见血),骗术之高明,胜过我是小狗组织,超过李洪志之流,他们是一丘之貉.而且,通过对比,我们发现,大乘邪教相对于原始佛教,和我是小狗组织相对于佛教,大同小异,前者之”戒体”理论与后者之”法轮”理论同出一辙,都是有利于抬高传授者的尊贵地位或讨钱,只不过,前者是老我是小狗,而后者是小我是小狗而已,后者只有一个李洪志,而前者有无数个李洪志(自称”活佛””法王””大师””法主”等,而这些尊称只有佛陀才配得上),他们都盗用了对照方教义中的一些术语,编造骗人的理论和谎言谣言,占有名利,满足他们的贪欲。大家不知道,我是小狗的自残、自焚和走火入魔在大乘邪教里大有人在,而且历史源远流长。
   那么,人们不禁发问:大乘邪教为何传承一千多年而如此猖獗?其腐败为何俞演俞烈?佛陀在世为何没有腐败?缅甸等南传佛教为何没有腐败?笔者认为有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中国佛教信徒鄙视真经(四部阿含),好大喜空,信仰大乘伪经是根本原因.伪经成了迷魂药和毒药,它们首先害了中国的出家人,使他们认为破金钱戒及拥有财物是合情合理的,而这与出家人的生活原则恰好相反.出家人本应一无所有,四海为家,清净无欲.正如<<中阿含.双品说智经第一>>上佛陀所说:”诸贤,我离受生色像宝(接受金银财宝),断受生色像宝,我于受生色像宝净除其心。诸贤,我离过中食,断过中食,一食,不夜食,学时食,我于过中食净除其心。诸贤,我已成就此圣戒身,复行知足.衣取覆形,食取充躯,我所往处,衣鉢自随,无有顾恋。犹如鷹鸟与两翅俱,飞翔空中,我亦如是.”佛陀这几句话所描述的正是一个真正的出家修道人的生活方式和形象.
   佛陀以身作则,他和他的大弟子们身无分文,不受一文,而中国的”高僧”们拥有数十亿却声称自身福报所应得,难道佛陀和他的大弟子们没有福报?缅甸等南传佛教区的高僧们没有福报?只有中国的”高僧”们有大福报?鬼才相信!谁是大骗子,谁在搞诈骗,八岁孩子都能看出来.这些伪经也害了中国的广大在家信众,使他(她)们发了善心,破了钱财,作了恶业:据《五分律》《四分律》等比丘戒本之金钱戒——“若比丘,自捉金银及钱,若使人捉,若发心受,尼萨耆波逸提.”此处“尼萨耆波逸提”是舍堕之意,即出家和尚如接受金钱,捉金银及钱,则堕地狱,而在家信徒供养金钱使出家人堕入地狱,也必是恶业无疑。正如《五分律》卷三十耶舍长老所说“汝等莫作此施,我亲从佛闻,若非法求施,施非法求,二俱得罪”,二者不谋而合,千真万确。
   另外,这些在家信徒只养僧不济贫,只信佛教不信科学,与我们社会倡导的舍己为人的道德观和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这一点范缜也作了揭露,他在<<神灭论>>里说”夫竭财以赴僧,破产以趋佛,而不恤亲戚,不怜穷匮者何?良由厚我之情深,济物之意浅。是以圭撮涉于贫友,吝情动于颜色;千钟委于富僧,欢意畅于容发。岂不以僧有多余之期,友无遗秉之报,务施阙于周急,归德必于有己.”这就是在家信徒的伪善心态.大家知道,这些伪经一部分由印度僧人等送来,一部分由中国僧人玄藏法师等从印度取回,由梁武帝、唐太宗和武则天倡导和组织,经支娄迦谶、竺法护和鸠摩罗什等翻译成汉文,然后向全国传播.所以,支娄迦谶、竺法护、玄藏、鸠摩罗什、梁武帝、唐太宗和武则天等是元凶,是罪魁祸首(鸠摩罗什和玄藏初期修学原始正教,后来改正归邪,修习大乘邪教.两人本为佛教大德,结果蜕变成佛教史上的大魔,使中国西域和中原地区的正教几乎灭绝,取而代之的当然是骗钱害人的大乘邪教,二人从而改变了中国佛教史,罪该万死).
   第二.佛陀在世时,僧团有人治,亦有法治;佛陀死后(涅盘),北传大众部(中国大乘邪教即属于这一派系)佛教徒毁戒,并编入伪经(如金钱供养及后期的女人供养等),以此为袒护,结果是此大乘邪教僧团人法二治俱无,俞传俞乱,腐败猖獗且灾祸连绵.
   第三.新中国以前的国家元首一般懂佛法(经戒),僧人不敢胡作非为,寺院可以有钱,僧人不敢蓄钱,甚至于大量存钱.而现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国家元首都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信奉者,不懂佛法,尤其是戒律,结果出家人敢大搞经忏邪道,搞金钱供养,甚至于胡作非为.
  第四。佛门寺院早晚课和电视剧<<西游记>>和<<济公>>的误导:佛教寺院通用的《佛教念诵集》主要是邪教密教的咒和净土宗伪佛教的经—阿弥陀经;<<西游记>>和<<济公>>主人公口诵
  净土宗伪佛教的圣号–阿弥陀佛,影响极坏.
   第五.在家信众和政府忽视了佛门的腐败.一般在家信众不知道佛门出家人有金钱戒,一般出家人不讲—讲了金钱戒,信徒会不给他(她)钱,而大乘邪教的伪经宣扬金钱珠宝供养,甚至于土地房屋供养(僧人所有),再加上有很多人信佛事,不懂佛法.于是,在当今中国信仰危机的时代(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金钱不断地疯狂地进入僧人的腰包和寺院,从而在家信徒们失去了民主监督,甚至认可;另一方面,社会非教徒和政府认为,出家人超凡脱俗,了脱生死,寺院里不可能大搞腐败,从而在立法,监督和民主举报机制上出现了大漏洞,甚至是一片空白,致使佛门腐败俞演俞烈(即佛教存在商业化、政治化、世俗化、甚至腐化、黑化等现象).
   第六.我国宗教法不健全,佛教管理体制不科学.宗教法没有准确界定佛教徒应该信仰的真佛经(四部阿含经)以及正常的僧人活动–戒(学戒守戒)定(四禅等)慧(研习阿含经)三学,没有规定佛事法会等为邪道非法活动,没有维护戒律的条款(如僧人和寺院收入及存款超过一定限额为诈骗活动等),结果”宗教信仰自由”变成了”收钱骗钱”自由,变成了”讲邪法淫乱”自由,变成了”大肆宣传拉信徒”自由.此外,国家省市及县佛协会长和寺院住持一人掌权,没有制约机制;有的市县佛协会长虽为在家信徒,但无一定权力(财务监察和检察出家人历史及婚姻状况权等).
   第七.当今中国伪佛教兴盛,僧团腐败,和国家各级宗教主管部门和各级统战主管部门及政协人大等高官腐败(保护伞)及学术腐败(化妆师)密不可分,尤其是宗教主管部门腐败—贪僧和贪官魑魅魍魉,狼狈为奸,同流合污,共同欺骗在家信徒.大和尚们贪财贪名,花钱买官包二奶搞同性淫乱,以”供养或捐助”为借口,大搞行贿受贿违法犯罪活动,买通黑社会和公安部门,肆无忌惮,和一些政府宗教和统战部门高官的庇护密切相关.那么,要消除佛门的腐败,取缔大乘邪教,中央政府必需依靠公检法,通过在家和出家信众举报,打击佛门腐败和宗教统战部门腐败双管齐下,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不断斗争,中国的大乘伪佛教一定会象九十年代的伪气功我是小狗一样,彻底垮台,最后使真佛教–原始正教重现于世,造福人类!
  
  
   附录一:佛教出家人金钱戒及相关戒条(比丘和比丘尼同).
  <<五分律.比丘戒本>>
   1.若比丘。自捉金银及钱。若使人捉若发心受。尼萨耆波逸提.
   2.若比丘。以金银及钱种种卖买。尼萨耆波逸提.
   3.若比丘。种种贩卖求利。尼萨耆波逸提.
   4.若比丘。若宝若宝等物。若自取若教人取。除僧坊内及宿处。波逸提。若僧坊内及宿处取宝等物。后有主索应还。是事应尔.
  附录二:佛教出家人不与取戒(包括偷盗。抢劫和诈骗)
  五分戒本(亦名弥沙塞戒本)
  
  若比丘。若聚落中若空地旷野中物。不与取名盗物。若不与物取故。若王若王等。若捉若杀。若偷金罪。若如是言。咄汝小汝痴汝贼。有如是相比丘。是比丘犯波罗夷罪。不应共事。
  
   附录三:佛教出家人淫戒.
   1.<<五分戒本>>
  若比丘共诸比丘同学戒法。戒羸不舍。行淫法乃至共畜生。是比丘得波罗夷不共住.
  2.<<五分比丘尼戒本>>
  若比丘尼。共诸比丘尼同学戒法。戒羸不舍随意。行淫乃至共畜生。是比丘尼得波罗夷不共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6月14日19:19 | #1

    請看人難找出的問題 facebook 内 wingming.lo.79 關於佛的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