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老广:介绍下湖党

最早96年普京和几个朋友相约在列宁格勒城外的共青湖边一起建别墅,把这个湖圈起来了。地当然是靠过去的党团关系圈的地,为了永久占地,普京和他朋友还成立一个小公司叫Ozero,俄语就是湖的意思,后来大家称为他们称为湖党。湖党最早是8个人,除了普京其他都是新富起来的土豪,普京是唯一从政的。他们在普京发达后,都更加地飞黄腾达起来。随着普京的发达,其他人不断加入,湖党越来越大。所以有狭义湖党,广义湖党之分。我们先讲狭义湖党,介绍下普京以外的7个人是谁。

1,斯米尔诺夫

他是俄罗斯改革弄潮儿,也是湖党早期领袖。他80年代末就下海和东德建了列宁格勒第一个合资公司从事房地产,其实那个时代下海的俄罗斯人都是带任务的,和我鳖80年代下海的人要么是底层没啥出路的,要么是高层极有路子的,动不动就是我关系在安全部。

斯米尔诺夫很早和普京就认识,在普京从东德回来后,利用普京的斯塔西关系,从事对德贸易。他还通过普京垄断了列宁格勒的汽柴油零售。列宁格勒堪称是俄罗斯的上海,你想象下控制了上海的加油站大概能赚多少钱,当然那是俄罗斯的上海需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斯米尔诺夫是最早在共青湖盖别墅的,但后来他的别墅在一场大火中烧毁了。重建时,就在96年拉好友普金等人一起在共青湖边盖别墅,一人一栋,把湖圈起来。为了独占此湖,八个人注册一个公司就是Ozero,斯米尔诺夫是Ozero法人。湖党以此得名。2000年普京当总理后,他先建了个公司吃普京手里的政府采购。普京当总统后,被任命为俄罗斯核工业公司Tenex的老板,Tenex目前控制全球35%-50%的全球铀贸易市场。

2,亚库宁

湖党里年纪最大的,在共青湖,他的别墅和普京紧邻。曾任俄罗斯交通部长,是俄罗斯最大的公司俄铁老板。他是列宁格勒大学应用化学系毕业,在KGB时期就认识普金,后来常驻美国,在美国还立过功,因为啥立功不清楚。

他91年在列宁格勒下海,帮列宁格勒招商,当时列宁格勒负责招商工作的就是普金。两人当时就一起合作,普京指定他进入波罗的海海运公司和欧洲饭店两家公司的董事局代表列宁格勒利益。普京、亚库宁、湖党的科瓦利丘克和富尔先科兄弟等人还因为不当使用联邦资金在92年被议会调查过。普金担任总统后,亚库宁成为交通部长,很快就成为俄铁老板。俄铁拥有俄罗斯全部铁路资产同时拥有大量土地资产,是不比俄油差的肥缺。

伟大的俄铁,当然经营就那么回事了,运营成本就更别提了,高得不得了。吞并克里米亚后,俄罗斯经济不好,对俄铁补贴力不从心,俄铁作为国企,居然以利润少为由就停了一大批货运线路,造成很多企业停产。人家告到阿尔卡季同志那里,但他哪里管得了亚库宁同志的事。让亚库宁去开会,亚库宁理都不理。 他在湖党里年纪最大,15年70岁时被沙皇解职,表面理由因为他儿子申请英国国籍被爆料,还一个原因是俄铁的窟窿实在填不满了。

亚库宁俩儿子一个是英国投资公司VIYM的总裁,还是俄罗斯投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同时还是亚库宁91年担任董事的波罗的海海运公司总经理。另一个儿子是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大亨季姆钦科公司的管理人。

3,科瓦利丘克

普金账房管家,俄罗斯银行最大股东(30%股份)也是总裁,他也是俄罗斯传媒公司“国家传媒集团”的所有者。科瓦利丘克是理工男,列宁格勒大学物理系博士毕业,列宁格勒大学约弗物理技术学院副院长,当时的院长是诺贝尔奖得主阿尔菲洛夫。

他也是90年下海,最早是组装计算机出售。他早就和普京认识,当时列宁格勒有一家名为“海鸥”的德国小酒馆,始建于1987年,是德俄合资公司合资公司,酒馆的啤酒香肠都是德国进口,酒馆不收卢布,付账都是美元,每晚最低消费是20美元,在当时的俄罗斯是笔巨款。普京是这家酒馆的常客,还带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光顾,其中就有科瓦尔丘克。

我们多说下科瓦利丘克现在拥有的俄罗斯银行,因为他是连接湖党的轴心,湖党初期一起围湖建别墅的这八个人,除了两袖清风的普京和土豪斯米尔诺夫外,另外六个人都是俄罗斯银行的股东。俄罗斯银行创建于90年,本来就是苏共拥有,1990年列宁格勒州党委在俄罗斯银行存了5000万卢布开办的俄罗斯银行。列宁格勒州州委会是这家银行大股东,占48.4%的股份,国企“‘俄罗斯影像’生产技术联合体”占43.6%的股份。那时,“俄罗斯银行”银行行长是苏共老党员克鲁琴纳,8.19事变”之后不久,即1991年8月26日,克鲁琴纳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亡,据说就是被人推下去的。这当然是谣言,因为没有官方调查,当然调查也是KGB负责调查。

克鲁琴纳死后,列宁格勒成立了一个基金会负责处理俄罗斯银行的资产清查和改制。筹办和主持基金会的就是普京,实际主管俄罗斯银行重组。这个基金会的股东是亚库宁、科瓦利丘克、富尔先科兄弟、沙玛罗夫、马亚钦、电视主持人前人民艺术家尼可拉耶夫。里面亚库宁、科瓦利丘克、富尔先科兄弟、沙玛罗夫、马亚钦这6个人后来都在共青湖盖了别墅。8个湖党,除普京外,6个湖党是股东,湖党就是斯米尔诺夫+普京+俄罗斯银行股东们。92年列宁格勒党委在俄罗斯银行最早的5000万卢布存款被没收。92年,列宁格勒把拿到的欧洲援助都存入俄罗斯银行,从此俄罗斯银行就成了湖党的小金库。

这些股东里都是理工人才,科瓦利丘克是列大物理系,亚库宁是列大应用化学系,安德烈-富尔先科列大数学系,谢尔盖-富尔先科是列宁格勒理工学院,沙玛罗夫是列大牙医,马亚钦是列宁格勒电工学院毕业,这说明啥,1,理工人才懂金融啊,2,理工博士们够黑。

对了,俄罗斯银行还有3%的股份是普金的堂姐拥有。

俄罗斯银行本来是个小银行,在普京任期内资产暴涨,仅在普京第二总统任期,资产就暴涨了10倍。其中从国企俄气低价获得的资产就占600亿美元。

科瓦利丘克也被称作是俄罗斯的默多克,因为他用俄罗斯银行的资产组建打造俄罗斯媒体集团,拥有俄罗斯最多的电视,电台和报纸。他的玩法很多,有这么几种:

1,04年他花了1亿6600万美元买了5家电视台,两年后,政府按估值75亿美元入股。

2,05年俄罗斯银行子公司花2500万美金买了圣彼得堡一家电视台。然后政府给他发了30个地区的频段,一下就从圣彼得堡的地方台成了覆盖全俄的第五大电视网。

3,当时有个喜欢批评政府的电视台Ren TV, 06年俄罗斯银行就把他买下来。

4, 10年时,俄罗斯银行1亿5000万美元购买了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国有电视台Channel 1 25%的股份,当时Channel 1的年利润是1亿美元。

这么好的投资眼光,这么多玩法,怪不得科瓦利丘克被称作俄罗斯的默多克。

科瓦利丘克的哥哥也是物理学家,被普京任命为俄罗斯科学院下属纳米技术部的副院长,但是他根本不是科学院院士,被科学院反贼抵制,就是不选他做院士,所以后来只好改为代理副院长。

4,沙玛罗夫

他80年代就和普金认识,经普京介绍主持西门子列宁格勒办公室。当时普京自己注册过一家公司,后来就交给沙玛罗夫打理,公司业务是代理西门子医疗仪器。他现在是俄罗斯银行的二股东(12%股份)。俄罗斯银行还拥有俄罗斯第三大银行Gazprombank天然气工业银行的股份,这部分利益由沙玛罗夫打理。

他其实也算是普京的一个管家,一直有他代持普金股份的谣传。

当然这些都不是大新闻,最有新闻价值的是他小儿子基里尔后来娶了普金的小女儿。婚后一年间,基里尔又从普京的另外一个朋友根纳季-季姆琴科那里购买了俄罗斯油气公司Sibur17%的股份,而钱是从老爸做股东的银行Gazprombank借来的。

他本来就是俄罗斯千年难见的商业小天才,能力以外的资本等于0,毕业后就在Sibur当不管闲事的副总裁,3年没上班就拿了4%的股权激励。这笔买卖后,小夫妻俩拥有Sibur 21%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2015年12月,中国石化以13亿美元收购了10%的Sibur股份,把公司估值凿实,基里尔卖给中石化不到1%股份,把欠Gazprombank钱还上了。身为驸马,居然还知道欠账要还,不愧人杰啊。基里尔还拥有俄罗斯水泥公司(Russian Cement Company)5%的股份,并是该公司的董事。

下图是Shibur在05年后怎么一步步从国有银行Gazprombank控股的油气公司变成私人公司的,Gazprombank和Gazpromfund当时都是国有俄气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

最近小沙玛罗夫出轨,和小公主离婚,我看有报道替驸马惋惜,说你看好不容易攀上高枝了,这下凤凰变回乌鸡了。其实人家结婚是青梅竹马,离婚也不过是内部资产重组。

5,马亚钦

他也是科瓦利丘克约弗物理技术学院的同事,也积极参加了俄罗斯银行的改制,曾经是俄罗斯银行前CEO。

2004年,普京连任总统之际,俄罗斯最大的国企“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准备出售旗下著名的“索卡斯”保险公司。普京参加了“索卡斯”出售给谁的决策。俄罗斯能源部米洛夫他们原计划推出将公司卖给战略投资伙伴,可是普京只说了一句话:“把它给‘俄罗斯银行’吧,就这样。”大家听罢就不再讲话了。俄罗斯银行付了1亿美元,拿下了索卡斯,当时估值是20亿美元。买下后,后来亚库宁的俄铁和另一位湖党谢钦的俄油都成为索卡斯的客户。

后来马亚钦就把俄罗斯银行CEO让给科瓦利丘克。自组了一家投资公司Abros当老板,Abros做为俄罗斯银行的下属公司持有索卡斯的51%股份,普京当政期间,有眼力劲不脑残的公司、土豪纷纷成为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户,它已经成为俄罗斯排名第二的保险公司,堪称是俄罗斯的安邦。

6,安德烈-富尔先科

本来是一个科技工作者,和科瓦利丘克同是约弗物理技术学院的同事,也是副院长。下海大潮里,和科瓦利丘克一同下海。普京在索布恰克办公室工作时两人相识,也一起操办过俄罗斯银行改组。

通过普京的关系他94年被任命为德俄合资投资咨询公司Investment Consulting Company的CEO,帮助德国财团对俄投资。普京当总统后,他被任命为俄罗斯工业、科学与技术部部长,后来又担任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部长直到12年,现在是俄罗斯总统助理。

7,谢尔盖-富尔先科

前一位的弟弟,被哥哥带入湖党,圣彼得堡泽尼特足球俱乐部老板,曾任俄足协主席,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下面一个子公司“Lentransgaz”老板。Lentransgaz干啥的,就是俄气的天然气管道运营公司,天然气价格高低无所谓,管道旱涝保收,铁杆庄稼。

要带入的话,带入他挺好,跟着老哥,把啥事就办了。现在就玩玩足球、妹子啥的,银子哗哗地往口袋里流,比起其他还在为“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而努力的湖党兄弟们来说,日子过得滋润多了。不明白的话,想象下手里握着上港,当过中国足协主席(这不好,挨骂的货),手上还有负责中石油的管道公司负责收银子。这日子挺好吧,这是湖党里最不成器的主。

以上是狭义的湖党

前面介绍了狭义的湖党。广义的湖党就是普金在列宁格勒起家后到克里姆林宫期间和他结合在一起的。咱也介绍下,这里面有几拨,一拨是原来的列宁格勒帮,共同点是普京在列宁格勒索布恰克办公室时聚集的朋友,比如谢钦,小梅这些当时还没有资本在湖边圈地盖别墅的屌丝,不过他们经常去湖边别墅聚会,所以也是朋友。一拨是后来投靠的,比如被叶利钦留下监国的帕特鲁舍夫、绍伊古以及后来加入的莫漂苏尔科夫这些人。再有一拨是普金发小,比如原来和普京一起练柔道的罗滕伯格兄弟,他们也是经常出没于普京在湖边的别墅。还有一拨是KGB的哥们,他们相识于KGB时期,原来都是KGB中层干部,这些人包括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总裁切梅佐夫,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钦,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老总丘拜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副总裁戈卢别耶,俄罗斯铁路公司老总亚库宁,以及俄罗斯石油管道公司的总裁托卡廖夫。

普金在德国时还一个收获是认识了不少国际友人,就是前斯塔西成员。湖党里有好几个是斯塔西的人,90年代丢了工作,害怕被审判,跑到彼得堡去当国际倒爷。之前他们在东德认识普京,到了彼得堡,普京开始担任负责外事和外贸的市长助理,和他们一起做生意。普金靠他们和德国做贸易,当国际倒爷,把鱼子酱,小麦,伏特加倒到德国,把汽车,医疗器械等等倒到俄罗斯。这些斯塔西里杰出人才融入统一后的德国,比如沃宁,就成为德累斯顿银行驻俄代表,直接用德资来支持湖党企业。当然普京也对得起他们。

列宁格勒是俄罗斯的上海,俄罗斯会做点生意的都在列宁格勒。湖党起家开始做得生意都和德国沾点边。比如德国银行在俄罗斯的上海列宁格勒开分行,能信任的或者是会讲德语,在德国生活过的普京之流,或者是流亡到俄罗斯的斯塔西成员,湖党企业能拿到硬通货贷款。科尔为了感谢苏联让两德统一,给了俄罗斯很多优惠。列宁格勒帮受益最大,这些斯塔西成员后来都成了富翁,也是一曲国际主义佳话。后面我们慢慢介绍。

我们先介绍下湖党里的四大金刚,谢钦、帕特鲁舍夫、绍伊古、伊万诺夫。

1,谢钦

长期担任普京办公厅副主任,是普京身边的亲密战友,也是普京最信任的伙伴。普京任总理时,当过俄罗斯副总理,被称为“普京的影子”,还有个外号叫灰衣主教。现在是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国事,家事一起管。

谢钦是列大出身,葡萄牙语专业,毕业后在KGB工作,被派到安哥拉。在安哥拉,谢钦的对头就是中国支持的萨文比游击队。这也许是谢钦对中国印象不好的原因。毕业后他到列宁格勒外事处工作,在那里就认识普京和湖党的亚库宁。后来他到列宁格勒外贸办,在普京手下工作,后来更成为普京的办公室主任。普京在列宁格勒当时的地位有点像潘汉年,唯一的上海市副市长,主管对外,经济事务。后来叶利钦看中普京把普京调到莫斯科时,普京就带了一个人去莫斯科,那就是谢钦,当然普京当核心后,列宁格勒帮都去莫斯科了。

谢钦在为普京工作时,非常低调,而且是公事家事一起管。在学校,谢钦一直给两位公主充当名义父亲,去开家长会,当时还没人认识他。对普京来说,表面上看,谢钦就是李莲英。直到如今,谢钦也很少去俄油上班,总是跟随普京,过问他的一切琐事。如果当时谁要反普京的腐,第一个要抓的就是谢钦。

在决策吞并克里米亚时,没有总理外长参与,但已经没有政府职务的谢钦是决策四人团之一。他女儿嫁给了俄总检察长的儿子,儿子是现在湖党培养的接班人,在俄油供职,任联合计划处处长。1989年生人,硕士学历,14年和15年连续两年获得总统亲手颁发的二级祖国勋章,奖励他“多年来为国家出色服务”,年仅25、6岁。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比一下栗潜心不过是个河北政协委员而已,我党OK多了。

普京前两任总统期间,谢钦一直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2003年谢钦主持了清算俄罗斯最大的私营石油公司尤科斯公司,把尤科斯的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送到西伯利亚。谢钦当时建立了一家叫贝加尔财务集团的公司主持对尤科斯的清算,把尤科斯的资产并入当时还不算大的俄油。当时谢钦已经是俄油的董事,后来被普京任命为俄油的老板。

谢钦在俄油主持了多次合并,把俄油建成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但俄油的经营情况一致不怎么样。同一口矿井,从小霍转到谢钦手里,成本暴涨,产油量反而下降。俄油一直需要政府补贴。克里米亚吞并后,西方制裁,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俄油非要政府增加对俄油补贴,最后俄政府从养老金里拿了3000亿卢布,财政拿了1000亿卢布补贴俄油和俄气。还从天朝要了150亿美元贷款。

拿到这些钱后,谢钦宣布为国家分忧,当年放弃60亿卢布年薪,当然他也不靠这工资活着。

顺便说下,谢钦是反华派,极力反对对中国出售武器。他是俄油总裁,但思路清奇,主张少出口石油,甚至不出口石油,多出口天然气,因为天然气好操纵价格,冬天一来,天然气管道检修下,铁人也得跪,轻轻松松黄金万两。石油吗,中东油霸们太可气了,不如等油霸把油抽光了再玩。

2,帕特鲁舍夫

特务头子,亲手把KGB改组为FSB的灰衣教父,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前任俄国联邦安全局局长,卢比扬卡话事人,吞并克里米亚决策四人团之一。分量不用说了,想杀个谁,不用向普京打招呼。

他也是列宁格勒帮,从列宁格勒船院毕业后加入KGB,普京比他晚一年加入KGB。两人当时都在列宁格勒分部。在KGB时,他比普京混得好。90年普京去索布恰克办公室时,他在列宁格勒KGB经济处当处长,为湖党起步帮了不少忙。当时苏联办公司都需要去经济处敲个章。这在市场经济起步时很关键,一个是确保拿到公司牌照审批,还一个是市场准入。

94年被叶利钦看上,调他到莫斯科在重组的俄罗斯反间谍局任副局长,后来任叶利钦的总统办公厅副厅长兼总统监察局局长。这期间他参与了反间谍局组建为联邦安全局FSB的工作。后来他又担任FSB第一副局长,辅佐局长普京。99年8月被叶利钦任命为FSB局长,从此一直是俄罗斯大特务头子。普京当FSB局长时间不长,而且普京之前在KGB职业生涯不是很顺,最后离开KGB时也就是个副处级干部,加之普京当时兼职过多,其实没管什么事,具体事务一直是帕特鲁舍夫负责。帕特鲁舍夫在KGB一直属于第三梯队,被当成KGB接班人培养。与为了点卢布就去投靠索布恰克的普京不同,帕特鲁舍夫属于在KGB最困难的时刻也没有离开KGB的铁杆特工,在KGB内部威望很高。FSB在他手里复兴,现在的权利比以前的KGB不差。俄罗斯大小特务们都非常服气一手把KGB复兴起来并改组为FSB的帕特鲁舍夫大大。就实际权力而言,他是湖党分量最重的人,不过需要和谢钦调兑好了。

在2008年,普京任命他为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主管俄罗斯安全事务。他有个儿子现任俄农业银行董事局主席。

帕特鲁舍夫在俄罗斯内部属于仇美人士,对美国警惕性很高,天朝需要好好利用利用。

3,绍伊古

图瓦人,国防部长,吞并克里米亚决策四人团之一, 叶利钦的世侄,两家60年代就要好,跟沙皇关系最远,属于带枪投靠。他工民建出身,90还是西伯利亚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任团委巡视员,后来被叶利钦调到莫斯科,91年被任命为紧急状态委员会主委,成为部长级干部,当时36岁。后来这个委员会改为紧急状态部,他继续任部长。这个部就是负责救灾的,所以他在俄罗斯人缘很好,大家就看他干活了。

他的财产也最少,前几年爆出他花1200万英镑建起来的豪宅,这处宅邸最初登记在绍伊古女儿克塞妮娅的名下,2012年又转让给一个名叫叶莲娜·安蒂皮娜的女士,是绍伊古的小姨子。

这次曝光豪宅,俄国p民纷纷表示,绍伊古太他妈清廉了,这比起湖党其他人来,不算事。舆论争议最大的不是贪腐,而是住宅的风格。俄国愤青认为绍伊古心怀故国,这种人当国防部长,甚至当总统,太危险了。

实话说,普京这帮人里,办事最靠谱的是绍伊古,他堪称从其前任谢尔久科夫手里挽救了俄军。

谢尔久科夫也是年轻有为的神人,任国防部长时才34岁。他是列宁格勒外贸学院毕业的,本来是个家具商,给湖党们家里送沙发的。00年普京当总统后,开始从政。先是在列宁格勒税务局当副局长,局长是他岳父祖布科夫兼任。祖布科夫也是列宁格勒帮的,是普京的同事。普京当市长助理时,他是列宁格勒市的外交委员会副主席,后来任列宁格勒的税务局局长。07年-08年担任过总理。

谢尔久科夫00年从政,先当了一年税务局副局长,然后01年接任他的岳父担任税务局局长。他岳父去财政部当第一副部长了。04年谢尔久科夫担任俄罗斯税务部长。在税务部长任上,他名声不错,成了税务官司小能手,总赢税务官司。当时俄军非常腐败,普京想在俄军反腐并且节约军费,就让财务小能手谢尔久科夫在07年当了国防部长。

谢尔久科夫国防部长任上大刀阔斧开展军改,机构改革把总参谋部的行政职能基本被剥离干净了,然后国防部的权威大幅度增强了。以前总参谋部和国防部总打架,军人总长不服文人部长,小谢彻底给你整舒服了。机构改革还算不错的,但作战部队的改革可就呵呵了,尤其是陆军,师改旅彻底失败。一个细节,师步兵不足,改编为旅,然后俄国人发现旅不充实,变成了一个加强营。

谢尔久科夫对作战部队的改编,基本被绍伊古全盘否定了,绍伊古上来就是攒钱,有点钱,就重建1个师,比如近坦4,重建成功已经,近摩步2,也就是塔曼,也是重建的。

谢尔久科夫同志现在是非常极其特别的臭,全俄国都知道谢尔久科夫主持军改发了横财,富可敌国,俄国人动不动就口头禅,啥时候抓谢尔久科夫啊。几乎你看不到有人说他好话

跟绍伊古180度相反,绍伊古是你很难看到人说他不好。这波改革就是谢尔久科夫同志的军改,下一波是绍伊古同志的再军改,绍伊古为了打谢尔久科夫的脸,重建了坦克第1集团军,虽然下面部队都是从第20集团军抢的。

具体就不多说了,一句话,绍伊古做事比较靠谱。如果他是俄罗斯人的话,会是非常理想的普京接班人。可惜他是蒙古人。

4,伊万诺夫

列宁格勒人,英语专业。毕业后于75年加入KGB, 与普京同年加入,当时就是好友。他在91年曾当过列宁格勒州的反走私处长。和帕特鲁舍夫一样,他一直在KGB工作。普京98年担任FSB局长后,就把还在FSB工作的伊万诺夫任命为副局长。99年时,普京推荐他担任国家安全会议秘书,就是帕特鲁舍夫现在担任的职务。01年,普京又任命他为俄罗斯国防部长,是谢尔久科夫的前任。他在国防部长时一直和总参谋长克瓦什宁不和。伊万诺夫当国防部长始终磕磕绊绊,而且他野心勃勃,又担任国防部长,让普京对他也不放心。最后在决定二人转人选时,他输给了梅德韦杰夫。普京也很有心机,梅德韦杰夫和伊万诺夫是二人转人选的争夺者,在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后,到了2011年要交班时,普京就任命伊万诺夫为梅德韦杰夫的总统办公厅主任,监督小梅交权。呵呵,伊万诺夫对于小梅来也是如芒刺在背吧。

伊万诺夫这芒刺做的显然让普京很满意,普京再任总统后,伊万诺夫继续担任总统办公厅主任,可以说是普京的令计划,很有野心。

令公子车祸命丧保福寺桥。伊万诺夫也有一个公子和令公子差不多,出过车祸,不同的是没把自己弄死。05年他的长子亚历山大在莫斯科飚车撞死老太。撞死也就撞死了,根本没有进入司法程序,直接回家。

伊万诺夫和令计划相同的一点就是都死了儿子。他这个儿子在14年去世,去世前任俄储蓄银行(最大的商业银行)副总裁,也是小金融天才。和令计划不同的是,伊万诺夫虽然权势熏天,野心勃勃,本来想2018年起码也要试试总理的。然则看重的儿子突然死了,他夫妇俩立刻失去了生活的所有动力,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有心气干活。最后普京在16年免掉了他的办公厅主任,然后新造了一个职务出来给他,所谓“环保问题和交通问题总统特使”。这个职位以前是没有的,实际啥也不干。有这个官身,方便维持他现有的一切待遇,全国各地疗养。看来还是我党干部受党教育多年,觉悟水平高,死了独生子,继续照常开会。其实伊万诺夫有俩儿子,15年还收了个养子,至于那么颓废吗。在俄罗斯通俄案里,那个英国间谍还说伊万诺夫只所以被免职是因为俄罗斯干涉选举败露等等,所以沙皇把他免了,实际不是这回事。

伊万诺夫被称为巴西式的外交活动家。所谓巴西式,就是伊万诺夫敢于承认俄罗斯目前对欧盟和美国外交上的从属地位,并愿意以经济上的重大让步,换取俄罗斯避免国际组织干预,独立处理国内反对派的权利。

上面四个是湖党的四大金刚,普京治国理政需要依仗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
  1. 2018年2月12日11:19 | #1

    普京这个苏联的叛徒,俄罗斯民族的祸害!
    他统治俄罗斯的这些年,俄罗斯从世界第二的位置滑落到了三流国家,经济上靠卖老祖宗的石油过活,科技上靠吃苏联的老底撑着!
    俄罗斯贫富差距巨大,广大的无产阶级工人都被那些共产党叛徒修正主义者给出卖了!
    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
    打倒修正主义反动派!

  2.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5:22 | #2

    俄罗斯和中共国都是活该,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

  3.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5:22 | #3

    鉴于中文世界垃圾遍地,有兴趣的还是看英文吧

    https://www.reuters.com/investigates/special-report/russia-capitalism-shamalov/

  4.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9:21 | #4

    中国看俄罗斯就像看镜子 问题是没有4几个人能从老毛子那里赚便宜 除了阿三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2月13日11:42 | #5

    習特勒黨一回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