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与三个哈佛同学吃晚饭

作者:Tagesschlaufer

上个礼拜六,朋友P从北京到上海见客户,顺便叫出我、Z和R去玉佛寺和上博,晚饭在Z家中吃。吃饭时聊了很多关于中美教育差异的话题,似乎都比较有意义,值得写文章记录下来。

Z非常看不惯中国大学跪舔美国人。清华办了苏世民学院,全校除了这个学院,其他各个院系大楼都可以串门,只有苏世民学院别的学院是进不去的。北大也是一样,相应地办了燕京学堂,给他们最好的条件,不仅一分钱不收,还倒贴钱。让他们住在最好的房间里,有餐厅、咖吧、健身房、游泳池等等。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很大,从不会挤来挤去。Z从哈佛交换回来,对我说,他处处都不适应。北大的拆拆建建二三十年来就没有停过,好好的餐厅全部拆掉重新建,一到饭点,食堂里人头攒动,吃饭都得站着,还得担心对面一个人猛过来打翻一碗汤。好好的图书馆也要拆,而且不是拆掉,而是把图书室清空,拉个围栏,再派一个保安把翻越围栏进去自习的学生通通赶出来,一到考试前,一张桌子要坐六个人。

Z很看不惯北大糟糕的宿舍条件,去到留学生宿舍,问中国人能不能申请留学生宿舍,管理员理都不理。第二次换了一个管理员问,还是理都不理。第三次他用英语去问,他的英语很好,一口纯正美音,对方十二分殷勤地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然后让他出示护照。他一说是中国人,对方就尴尬非常了。问他明明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说中文。我们这里只对非中国护照的持有者开放。Z很愤怒,说你们这样做,要是在美国,可以告上法院。明明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凭什么实行种族歧视?有一次一个美国留学生好奇中国人住的宿舍是什么样的,让Z带他参观一下,一进宿舍,那美国人大喊:“What the hell!”其实Z的宿舍,Z妈妈经常从上海飞过去打理,是弄得很清楚的。但中国人狭窄逼仄的生存空间还是让美国人震惊——一层只有一间厕所,澡堂原本连个遮帘都没有,后来有“爱国”的香港学生要求和内地生一起住,以体验生活。住进来以后向学校投诉澡堂没有遮帘才装的。要是没有香港人,这浴帘是很难装起来的。

另一面的R已经在哈佛读了两年半了,头脑变成有点像美国人,不是上海人的。他说,我认识记者,你把你的这个故事给我,等你毕业了,我让记者去曝光。中国现在就是大家都不敢做出头鸟,所以都受欺负。我们要一起去做,才能把现状改变。我们中国现在是强了,但为什么还都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租界心态?而且不是外国人歧视你,是中国人自己歧视自己。

一面的Z妈妈急忙说,你们千万不要去做这种事情,你们这些人读书是会读的,社会上的事你们不懂。北大能够运行,根本靠的不是你们。燕京学堂有那么多老教授投票反对,为什么没有用?因为北大也不是靠这些教授的。如果校长还有一点情商,他就知道要怎么做。有钱人可以花几十万、甚至百来万到北大去买MBA,招这些人进来,虽然到处抽烟、大声喧哗、吐痰,北大是赚钱的;招你们本科生进来,北大是赔钱的。但你们本科生要不要呢?要的,北大学生是通过了这个星球上最艰难选拔的学生,没有你们这些学生,那些人不知道北大的门槛是这样高的。

Z妈妈接着说,虽然可以凭借社会经验理解这一切,但心里终究是心疼的。凭什么北大学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最后在这个学校里却没有人来尊重你们。你们在外面会有人尊重,但在学校里,没有。哈佛校园里,她看到每个学生都是笑着的。北大除了泊星地、最美时光咖啡厅里的那些外国留学生笑得出来,路上凡是见到中国学生,都是愁眉苦脸,一脸的焦虑相。哈佛教授像看护幼苗一样看重每一个学生,期末课程评估,教授会拿糖果到教室里分,争取得一个好一点的风评。北大的课程评估什么也影响不了,20个学分的政治课,每年评分都是最低的。但19大以后竟然把六门政治课都改成了闭卷,日后政治的比重只会越来越大。我最痛恨政治课,只庆幸自己在19大之前基本修完了。哈佛的学费一年五万美金,北大现在是五千人民币,如果北大也收一个20万的学费,北大学生的地位立即就上去了,因为你变成了来购买服务的。但这样又会把多少人挡在外面呢?

我认识的留学生也不多,但我也知道很多北大里中国人(如果没有外国人带)不能入场的场所。比如圣诞节、新年之类的节日,学校里晚上一片沉寂,但同时也有很多外国人在我们进不去的地方party。比如有些上海人,在大陆沦陷前,或文革结束后,逃到美国入籍,小孩上藤校,来北大读一个一年的硕士,拿大笔奖学金,顺便体验中国生活。说起中国,一脸兴奋:“我这个学期在胡同里租了一个房子,我就像一个真正的北京人一样生活了半年,amazing!”ABC和中国学生确实是不一样的,一眼就看得出来,走路挺着胸脯,头抬得高高的,眼神中满是自信,那是ABC;肩膀微微岣着,一脸焦虑相的,是中国学生。这就是生存空间的狭窄逼仄、长期在内卷化竞争中跌打所造成的。

R说到,如果测一下北大学生和哈佛学生的智商,哈佛一定会被远远甩掉。哈佛之所以好,是因为他的学生prestige,这些人就算不来念哈佛,也一样是未来的精英阶级。不是读了哈佛让人变成精英,而是精英的子女仍然是精英、精英的子女读哈佛。哈佛的本科生,吸大麻、滥交的很多,一到要做报告了,就找一个亚裔的组队,然后什么也不做,就等那个亚裔把所有的ppt做掉,论文写掉,甚至是把讲稿都一个词一个词写好给白人学生上台读一遍了事。因为他们知道亚裔是无论如何要拿A的。幸好是哈佛的招生有严重歧视,如果一视同仁,哈佛起码百分之八十都会变成亚裔。除非美国国将不国,这种事绝无可能发生。

哈佛的美国学生不必说,中国去哈佛念书的家境也都可想而知。不是每个家庭都负担得起一年超过五十万人民币的费用,更何况申请材料中的那些闪光点一个个都是金钱堆出来的。就我所认识的这三个人,基本都是类似于父亲做生意,母亲做大学老师这样的阶层。在上海也是住黄浦江边正对陆家嘴的最好的房子。有自己的发型师、健身教练、牙医、营养师等等。他们就算再强调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也会移民的。我回来把晚上所谈的话告诉一个社会上阶级地位较低的人听。听到中国人被歧视时,他的眼睛中闪烁着怒火,说道:“白人就是这样看不起中国,有的白人甚至觉得中国就不应该崛起,这种白人一定要把它们打趴下了他们才知道我们的厉害。”我极度厌恶,也就不再说了,这或许就是微信鸡汤号上所说的“穷人思维”吧。义和团就是这样来的。试问,中国的崛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中国越崛起,你就越贱。百余年来,也就是这样一种畸形的心态,导致了中国成为一个极易被群氓攻陷的脆弱国家。唯一的办法大概是坚守一条歧视链。美国的白人高于美国的亚裔一等,美国亚裔高于新加坡人一等,新加坡人高于香港、台湾人一等,香港、台湾人高于中国人一等。中国人当中,上海人高于其他沿海人一等,沿海人又高于内陆人一等。这一条歧视链也就是我们要保守的世界秩序,应当努力地往上一层身份爬,而不要试图联合下一等人,以组成一群,去对抗上一等人,这种努力最后必将会给你自己带来灾难。

其实真上过清北,又不喜欢装外宾的毕业生,是不会这么聊这个问题的。
比如清北一半以上的理工科院系系管是不能随便串门的,非本系学生进入都要登记身份和具体访问门牌。夜里做实验的本系学生也要刷IC卡才能进入。
人文社科的系管也不是每个都开放随便进,比如T大明理楼门口保安是会选择性地盘查非本系人员的证件的。
所以其实想黑苏世民学院,选这么个角度显得特别外宾,显然是为了让吃瓜群众秒懂才编的故事。其实T大校内搞的创收型培训贼多,像样的食堂都会有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插队买饭。这个时候T大后勤集团有个传统,就是食堂大妈会用不留情面的音量喊:“排队排队,这么大人还不如学生懂事儿”
但是这种故事怎么讲呢?讲了不就不能在媒体上煽动别人情绪了么……
T大留学生宿舍条件正好是博士生宿舍条件的2倍(就是把博士生的双人间给一个留学生住),但是对留学生收取80元每天的住宿费啊,每年都有日韩留学生哭着叫着要跟自己的中国同学一起住,要求“不被区别对待”,其实就是嫌贵……
但是这种故事怎么讲呢?讲了不就不能在媒体上煽动别人情绪了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2:26 | #1

    在新加坡读书,宿舍一天100人民币。。

  2.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5:05 | #2

    比如有些上海人,在大陆沦陷前,或文革结束后,逃到美国入籍,小孩上藤校,来北大读一个一年的硕士,拿大笔奖学金,顺便体验中国生活。说起中国,一脸兴奋:“我这个学期在胡同里租了一个房子,我就像一个真正的北京人一样生活了半年,amazing!”ABC和中国学生确实是不一样的,一眼就看得出来,走路挺着胸脯,头抬得高高的,眼神中满是自信,那是ABC;肩膀微微岣着,一脸焦虑相的,是中国学生。这就是生存空间的狭窄逼仄、长期在内卷化竞争中跌打所造成的。

  3.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5:24 | #3

    不这样的话, 怎么样控制学生呢?

  4. 傻逼文章
    2018年2月12日07:43 | #4

    前半部分:北大酸啊,歧视华人,天理不容。下半部分:美国高校鄙视链天经地义。拜托你自己的思想要讲究连贯性一致性

  5. 匿名
    2018年2月12日15:59 | #5

    文理分科方便工具化驯养,以前的响当当燕京大学,圣耶翰大学多没了,大大跟薄熙来都另愿骨肉分离送子女去美国,也要天朝人灌输精神鸦片.

  6. 匿名
    2018年2月12日22:53 | #6

    @匿名

    薄瓜瓜已经在美成了执业律师。

    哈佛大学毕业的习明泽现在成了她爸爸的好助手,帮助她爸爸监控网络舆情和镇压异议人士,出谋划策当好内参内助。

  7. 匿名
    2018年2月13日00:11 | #7

    没有后面的评论就好了,这样子我们就能看到一堆『白痴』们亏爹喊你砍北大砍清华了。

  8. 匿名
    2018年2月13日01:22 | #8

    作者不是北大的学生,是个蚁族的小粉红,故意挑拨离间。

  9. 匿名
    2018年2月13日01:37 | #9

    什么乱七八糟的?浪费我时间。

  10. 匿名
    2018年2月13日12:03 | #10

    说的大实话,

    只是底层圈猪们听来觉得无比刺耳伤了自尊心,

    于是便是使出惯用伎俩,在文中找出那么一句,否定之,继而否定全文,然后得到心里自我安慰,

    便可安心继续吃猪食了

  11. 匿名
    2018年2月13日14:00 | #11

    不反共空谈什么大学教育不是搞笑吗

  12.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2月13日11:39 | #12

    豬圈之中的大學

  13. 匿名
    2018年2月14日03:05 | #13

    在英国读书,宿舍一天170人民币。。。

  14. 匿名
    2018年2月15日05:37 | #14

    在北大六年,一直不知道还有需要洋人带才能进入的场所。北大的宿舍是挺寒酸的,无论是元培的人还是法硕住的地方都一样,李思思(春晚主持的那个)不也要从公主楼住起么。但是不乏有钱有权的童鞋在周边租房,住燕北园的也不少啊。哈佛院内的房子不也一样难搞么,很多人不也住周边么?办emba就是圈钱,国际通行,世界哪个名校不是如此,用富人沽名钓誉的钱来支持本科研究生的学位教育,有什么毛病?

    零零种种吧,能有如此窄角度的,不知道是世界上哪个哈佛学生?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