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高院对酒驾入刑的新解释反观中国法律的执行随意性

最高法:并非醉酒驾驶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

  新华网重庆5月10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10日在重庆召开的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已就刑法修正案(八)的时间效力、罪名确定、部分死缓犯限制减刑、对管制犯、缓刑犯适用禁止令等问题出台了四个司法解释,刑法修正案(八)刚刚开始施行,正确贯彻执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张军在谈到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适用禁止令的问题时指出,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在作出判决的同时,禁止其在管制执行期间、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适用禁止令需要特别注意加强监督、指导。从立法精神看,禁止令的目的主要在于强化对犯罪分子的有效监管,促进其教育矫正,防止再次危害社会。人民法院要根据犯罪分子有无再次危害社会的人身危险性决定是否适用。对罪行虽然比较严重,但是几乎没有再犯可能的,就不需要,也不应当决定适用禁止令。宣告禁止令的具体内容和期限要稳妥、慎重,应当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原因、性质、手段、悔罪表现等情况,充分考虑与所犯罪行的关联程度。禁止令应当具有可行性,要考虑对被告人能够监控、便于监控,措施能够落实。禁令内容与行为人日常生活过于密切,难以有效实施的,不能随意作出宣告。

  张军要求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构成条件。他指出,5月1日后,各地公安机关已陆续查获了一批醉酒驾驶犯罪嫌疑人,很快将起诉至人民法院。各地法院具体追究刑事责任,应当慎重稳妥,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要与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衔接。也就是说,虽然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追究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刑事责任,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对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

可见以上高院的解释变成了酒驾被查后,视情节严重状况入刑。也就是说可以开启一个即使酒驾只要没有严重后果,也可不入刑。这样的话这次新实施的对与酒驾的执行变得随意性很大,因为法律中的严重与否是没有量化标准的,自然一些有权有势有钱之人可以在被查处时因为没有严重后果而被“漏网”,这样岂不是变成需要造成“严重”后果才能以刑事处罚?本人开来既然有“酒驾入刑”的法律条文,应该严格执行,只要是酒驾就判刑。这样才有威慑力。如果造成严重后果更应追究“危害公共安全”等刑责。毕竟酒驾是一种严重的危害他人安全的主观责任,既然酒后驾驶一定是有意识的,为了广大公民的安全应该严格按“只要酒驾即入刑”处理。
—————-
自己开始抽自己耳光了
—————-
TG最擅长这个
—————-
其实按高院的解释,应该贩卖军火也不用入刑,只有贩卖军火的拿他贩卖的枪支杀了人才有必要入刑。

这样的解释简直就是狗屁不通!
—————-
天朝的法律早已成笑话。
—————-
发出这种言论的sb就该撤职查办!
—————-
记得老罗说过:“我们的法,法无定法,已经达到了禅宗的境界。”
—————-
其实潜在词就是有关系的就可以不判刑了,为官商服务,大家都懂的。
—————-
查查这个张军吧
有法不依竟然从最高法院开始 实在令人汗颜
一个大国的法律竟然被少数几个人随意解释 想不通
—————-
朝令夕改
我们政府的公信力就是被这么给糟蹋的……
—————-
就是说晓松没事了不会被判入狱了啊?
—————-
天朝的法律早已成笑话。
—————-
按照我等P民的理解:
1.“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是不是就该认为,无论情节重或轻,哪怕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只是被交警例行检查拦下了,只要查出醉架就该入刑?
2.醉架的被抓的,都知道醉酒驾车极易发生不可逆转的交通事故,只不过都抱着侥幸心理,这难道能称为“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么?真的要等到死人了,才情节严重么?
3.TG的法律应该在最后加上那么一条“最终解释权归最高人民法院所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