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三畏:毕竟“血酬”终成灰

陈小鲁先生备极哀荣,收获的”千古”加起来不知该是多少个亿,它们都来自高端。他的去世成了一个公共事件,各种评说褒贬两极,反应出这个时代的利益和观念的分裂。广大吃瓜群众和D端/人口见证了一场不在权力中心、不盖D旗的豪门丧礼。读懂小鲁先生的每一个花圈的来路,就读懂了大半个中国。
父辈遗传的权力和地位经过了六十多年的迁延和分化,已经不是当年的格局。去世前的陈小鲁甚至处于需要”说清楚”的被动地位。”限制出境”,”查了个底掉”,”被允许”去三亚过年。这对红色后裔,是何等的屈辱。三亚风景虽好,但那只是退养之地,正如301的总部在北京,三亚的301只是一个分院。
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小鲁先生撒手西归了。一时间,三亚成了权贵舞台的副中心。在位的和不在位的,在大位的和在小位的,谋权的和谋财的,以及已经边缘化的”红后”和”革后”同辈们聚首了(我不是说非要肉身到场,送花圈,打电话,带口信都算),丧家吊客,恩仇消泯,”前嫌”尽释,一派和谐。革命人终究是一家。

二十世纪初叶,陈小鲁的上一辈还在四川省乐至县复兴场张安井村。那里是川中的一片贫脊之地,也说不上人文斐萃。少年陈毅去成都读书,跟那时多数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上的工业学校,如果以后的国运平安,个人顺利,他应该是一个工程师,或者工程技术领导者。
但是,他转而去了法国打工,在那里接触到革命思想,参加反政府活动,被押送回国,成为职业革命家。在艰险的革命战争中,他几次险些送命,他的前两任妻子的性命被搭上。在红军撤退时,让他留守,眼看牺牲在即,他写出了一生最壮烈的诗句,”此去泉台招旧部,旂旗十万斩阎罗”。
比起真正牺牲的战友来,他的革命运气只能说是太好了,他没有死,不需要去泉台招旧部,手下又聚起千军万马。在推翻民国政府的战争中,他功勋卓著。建政以后,他是华东军区司令员,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上海市长,政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他被封元帅衔。他成为新中国最重要的原始股东之一。
而今,他们那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已然全部去世,红色江山已经传到了他们的下一代。他们的革命理想——无产阶级翻身得解放——已经基本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除了周恩来和毛泽东等少数情况,一般都多子多福。除非常罕见的例外(例如罗瑞卿的某个儿子),他们都没有辜负父辈的希望,继承了父辈的遗志,把社会主义革命推向了新时期。

履历表明,陈小鲁 先生具有领导才干。早年,他是学生领袖,文革精英。他过余活跃,令周恩来担忧,把他送到部队保护起来。他28岁成为团政委。前些年,他开始反思权力和人生时说,当时在陪队分明是受到照顾,因为人家看到毛出席了他父亲的追悼会。他后来以师级军人转国务院的机构,仍然是一个政治新星。但1992年,他离开政治中心,发展经济去了。这符合红色家族”一人掌权,其余挣钱”的新时期分封原则。
这样说大概是不错的:到陈小鲁先生去年前,他可能是红色后裔中”最为普通大众所知”的一位。那当然,这也只是最近几年的事。开始,可能是被动亮相,因为和安邦的联系;接着,小鲁先生有公开为文革中的表现道歉之举;再接着,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此外,网上流传着他的自述传记。如此等等。由此成为公众人物。
他的公共表现显示了他的涵养。大约三年前,报纸上出现一个揭露安邦神奇发迹史的报道,其中正面点到陈小鲁的名字,基本上没有留情面。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谁都知道中国报纸的德性,专捏软的,但也不是见软就软,一是没有利益没捏,二是没有指示不捏。至于对陈小鲁这种家族背景的人物,即便他已经不在权力中心,也不能说是软的,即便有人许给报纸多大的利益,再借给它几个胆子,也不敢自动去捏的。
他没有暴跳起来。我们不去管那个报道的真实性,我是说,他那个阶层的人,这点脾气可以有!应对指使这个报道的背后的力量,他背后做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这应该不妨碍他臭骂一顿出面踩他的报纸。但是,他没有。而是留待以后慢慢讲。考虑到他的出身,即便这是落毛凤凰的的不得已的姿态,也还是算一种修养吧!不过,由此也能想见那时他内心多少有些压力了。
陈小鲁另一个令我尊敬的是,他留下了一部《回忆录》。这也不涉及我对他的回忆录内容的评价(我想哪天应该写一篇”读后感”),仅仅因为他留下自己的历史的见证的历史这一点,就值得尊敬。虽说陈小鲁的回忆录多少也是时事所逼。但是,中国的权贵,无论是小鲁先生的父辈还是他的同辈,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留下回忆录,无论这回忆录是”最后的陈述”还是”最后的辩护”。谁率先留下文字录记录,谁就是主动把自己亮出来,只能任人评说了。
所以,他们都喜欢把自己神奇崛起的秘密带进坟墓。老百姓就有一个想知道他们有多少钱财的中国梦,但是,实际上连他们如何”创造”财产的故事都不能知道。红色家族在中国的存在,犹如山脉在黑夜中,你可以想像,但不可以看见。中国百姓更了解的是美国的总统、州长及其一切显赫家族,包括他们的财产,对于同在一片蓝天下的本国贵族,即便天天看他们的照片和图像,也很陌生。

在”坦率耿直”的性格上,陈小鲁似有乃父遗风(应该说,能够穿过残酷而漫长的对内对外的革命斗争而幸存,便不好用”耿直”去形容他们的性格,但陈毅就是给世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自从他成为公众人物,舆论焦点,他曾经公开讲到自己的事情,包括他的”第一桶金”的来历;他帮谁谁谁的大公司”关说”,解决了大难题;给谁谁谁的公司顾了个问。如此等等,不知道小鲁先生怎么想的,依本人愚见,为小鲁计,当然不说为好。
也许,他们从小生活在另一种逻辑里,在政治至上的年代,政治隔离他们和民间的关系,财富暴增的年代,经济隔离了他们和民间的关系,以致像他这样爱思考的红色后代,也不知道和他们和民众的距离,不知道民众在想什么,或者说,不在乎和民间的距离,不在乎民间在想什么。当然,我们知道,小鲁先生所披露的自己那点事,在他们的层面,按他们的逻辑,确实不是事,既不违法也不违纪,还可能也比别人干净多了。
可是,在公众方面,便只会这么想:原来,他们真的砍柴都用金刀啊。何况按现代国家的法律,小鲁先生所讲的自己那点事,便是货真价实的利用影响力关说谋财。要知道,公众是不知疲倦,不怕麻烦的,你说了一,他们想知道二和三,你说了三,人们就要追问四五六七八九。虽然,像笔者这样通情达理的人,会觉得人家的父辈为革命出生入死,下一辈继承权力和财富是合理的,但一定有人不这么想。

3月1日网上出现陈小鲁先生去世的讣告,告知陈先生头一天晚上去世的消息。这种时效是有用的,因为它抢在了流言传播之前。即便这样,网上也立即出现了”一野副政委的儿子,抓了二野政委的外孙女婿,吓死三野司令员的儿子”的段子。第一印象很重要,讣闻的告诉我们,小鲁先生不是”被吓死”的。但这个段子包含的革命事业的沧桑叙事,还是令人感慨的。
这个讣闻还是一个不错的公关文本。如此简短的内容,还言简意赅地回溯了陈小鲁先生生前的两方面的事情,两件公众的”重要关切”。一是文革初期的”西纠”,二是最后拥有的公司。”西纠”是文革初期北京的一桩直到现在不能让人释怀,也一直在被民间追问的公案。讣告讲到陈小鲁同学在”西纠”的作用,很正能量。这事还有得一说。而陈小鲁创立和拥有的公司”标准系”,随着讣闻投进了公共视野。
很快,网上出现了”标准系”和安邦的关系的”流言”。按”流言”的说法,陈小鲁通过”标准公司”出资,占安邦近百分之三十的出资额。笔者写个这帖子的时候,这个流言正在流传。但我不会轻意上当受骗,实际上,我也不关心小鲁遗下多大的公司和多少的钱财。前面说了,那是人家应得的,本质上是他父亲的遗产。不只是对他个人,对所有类似的情况,我都作如是观。
不过,这流言到底是不是谣言呢?看上去它全是采用的工商信息,如果纯属编造,有途径就不难揭穿。正疑惑间,即3月8日上午,网上又有冯仑先生的文章《陈小鲁:我的董事,教我懂事》,说陈小鲁和安邦的关系,就是”清汤寡水”的关系,而没有金钱关系。冯仑先生既”懂事”,又懂陈小鲁,那么,我选择相信冯仑。

呜呼,当我们在这里讨论陈小鲁的”经济成就”的时候,他已经听不到了。他变成一撮骨灰好几天了。这些”冷冰冰的数字”,对他已经毫无意义。他的财富的归属(假使有的话),自有革命逻辑和人生命运去安排。上帝的公平显示也在它的结算上。
那么,笔者费不尽的力气敲这篇帖子,最后归纳为一种”虚无主义的财富观”:其一,财富多了,不用藏,怀财就如同怀孕,久了是会被看出来的。其二,财富应该在公平的原则下去创造和拥有。孔子曰,邦无道,富而且贵,耻也。其三,在不公正的条件下取得的财富,终归是人生的负资产,越多越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
    2018年3月9日22:09 | #1

    地已经被洗的发白发亮了, 你还来洗?

    既然说到陈毅,能不能写写那会上海有多少资本家从中国最高的几栋楼往下跳的? 他不过是用枪杆子夺取天下的人中一个, 又为老百姓做了什么好事? 那群成王的人们有几个为老百姓做了什么好事的?白茫茫一片大雪, 那片雪是干净的?

    陈毅自己说了, 不是不报, 时辰未到, 时辰一到, 叫他报销! 报应不爽! 或许还没有来, 只是时候未到!

    • 匿名
      2018年3月9日22:43 | #2

      对!陈毅当年造了多少孽!我爷爷就是三反五反的时候抓进去,家破人亡!

      •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8:31 | #3

        那些跳楼的资本家死得好!

    • 2018年3月10日19:37 | #4

      陈毅老前辈当年整治上海的资本家整的好!毛主席都出席了他的追悼会说明支持他!
      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陈先生死的冤!

  2. 匿名
    2018年3月9日22:14 | #5

    孔子曰,邦无道,富而且贵,耻也。

  3.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0:22 | #6

    还“红色后裔”呢,要是惨死的条狗,俺兴许还会难过一下吧

  4.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4:32 | #7

    成灰?真以为共和国帝制实现了嘛? 现任都能坐稳三任元首的地方,就不怕三代五代十八代,代代相传。现在吹灰,早太多了。

  5.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4:42 | #8

    为陈小鲁难过犯不着,洪洞县里没好人。这帮人挨个枪毙没有冤枉的。
    但是吴小晖、陈小鲁的事可能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代表着习包子跟赵家彻底翻脸了。

  6. 墙外楼皿渚人士
    2018年3月9日22:23 | #9

    包子跟赵家人翻脸?啥意思

  7.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7:05 | #10

    至少知道他的誠實而不是你知道得太多的諉詐

  8.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7:07 | #11

    為他的真直點讚,

  9.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7:14 | #12

    包子跟赵家人翻脸?啥意思

    赵家人指的是邓小平改革后获利的大贵族利益集团。本来领导人的位置应该由赵家内部或者其代理人轮流坐庄。中国的利益应该由赵家瓜分。这就是习近平之前的政治版图。现在习近平企图一家独大独吞所有好处,兼并其他大贵族的利益地盘,这就会面临着赵家集团的联合抵制。从安邦、陈小鲁事件可以看出习包子已经完全不顾赵家其他人面子了。再加上最近取消了领导人任期,这就是包子图穷匕见要跟赵家贵族集团翻脸了。可以把这一事件看成皇帝为了大权独揽要跟贵族议会血拼了。

  10.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7:25 | #13

    赵家人指的是邓小平改革后获利的大贵族利益集团。本来领导人的位置应该由赵家内部或者其代理人轮流坐庄。中国的利益应该由赵家瓜分。这就是习近平之前的政治版图。现在习近平企图一家独大独吞所有好处,兼并其他大贵族的利益地盘,这就会面临着赵家集团的联合抵制。从安邦、陈小鲁事件可以看出习包子已经完全不顾赵家其他人面子了。再加上最近取消了领导人任期,这就是包子图穷匕见要跟赵家贵族集团翻脸了。可以把这一事件看成皇帝为了大权独揽要跟贵族议会血拼了。

    我看这事包子赢面不大。领导人谁不喜欢一言九鼎乾纲独断?这事要这么容易办成前几任领导人早办了。就包子最聪明能力最强前几任都是傻子?以习包子的能力能搞得成个人独裁那前几任领导人都可以羞愧自尽了。

    •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8:23 | #14

      弄成这个局面,胡面瓜本来就该去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11.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3月10日00:30 | #15

    被病死,習特勒的常用招數

  12. 匿名
    2018年3月10日09:35 | #1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岐山读《旧制度与大革命》,警告的就是“变革时反而最容易翻船”。偏偏他和习猪头五年来几乎屁事没做,就专心去搞变革和制造容易翻船的社会形势了。

  13. 匿名
    2018年3月10日10:38 | #17

    现在习和赵家之间早就失去平衡了,政治局内习的人马占了2/3

  14. 匿名
    2018年3月10日10:42 | #18

    新中国最重要的原始股东
    红色血统股东 代代相传
    新封建主义

  15. 匿名
    2018年3月10日11:23 | #19

    匿名 :
    现在习和赵家之间早就失去平衡了,政治局内习的人马占了2/3

    没这么简单。习包子搞独裁除了他自己谁得了好处了?没有任何阶层会支持他。这事就办不成。邓小平威望比包子高多了吧?这事要是能顺利办成邓小平为什么不办?

  16. 匿名
    2018年3月10日18:58 | #20

    习进平反腐反过哪个红二代?恐怕连个传说都没有! 红二代真的个个干净? 这个陈小鲁的屁股就干净? 陈小鲁凭什么给安邦那个温州小混混去站台? 难道是去扶贫的? 冯仑不就是改开时期的第一个骗子之一吗? 他的话有什么公信? 能证明他自己不是个骗子? 证明陈小鲁不是以红二代身份成为了billionaire ? too naive

  17. 匿名
    2018年3月10日20:38 | #21

    那位蓝色匿名的,你他妈的是不是精神分裂?一会说整资本家整的好,一会又称赞邓小平理论好带领全国人民富起来?你不晓得邓开创的正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权贵资本主义时代?

  18. 大屌五毛
    2018年3月10日23:50 | #22

    这个“包皮皇帝”欠割!提起他我就恨得直咬牙!!!

  19. 天下美男靓女总归于盆妈妈
    2018年3月10日23:55 | #23

    我要是有挺重机枪______ 我定要把这个『骚臭包子』打成“马蜂窝”……

  20. 匿名
    2018年3月10日23:59 | #24

    我烤!墙内来的哥们儿咱都这个暴力、这么血腥呢?—— 我就纳了闷儿了,咋滴你们都这么狠“北京的狗不理包子”咧?

  21. 黎明出恭
    2018年3月11日00:02 | #25

    没有啥道理与原因,就是一股“无名火”,憋在心里几难受哟,,,

  22. 匿名
    2018年3月11日08:41 | #26

    我烤!墙内来的哥们儿咱都这个暴力、这么血腥呢?—— 我就纳了闷儿了,咋滴你们都这么狠“北京的狗不理包子”咧?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就是这个道理。

  23. 匿名
    2018年3月11日08:49 | #27

    我烤!墙内来的哥们儿咱都这个暴力、这么血腥呢?—— 我就纳了闷儿了,咋滴你们都这么狠“北京的狗不理包子”咧?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就是这个道理。

    没错,君视臣如土芥,臣视君为寇仇。包子待人民如草芥,人民则视包子如寇如仇。包子这种不学无术的跳梁小丑也妄图称帝?迟早吊死歪脖树。
    另外狗不理是天津的。

  24. OTO
    2018年3月11日09:58 | #28

    “酸溜包牛鞭”———— 今天你吃了吗? 大补啊,,,

  25. 大内丫头
    2018年3月11日10:02 | #29

    窝靠!你咋天天吃这个“包牛”的鞭咧?,那个骚臭包子有病滴—— 你就不怕吃了传染上性病?。。。。。

  26. 龘龘
    2018年3月11日10:05 | #30

    大内丫头 :
    窝靠!你咋天天吃这个“包牛”的鞭咧?,那个骚臭包子有病滴—— 你就不怕吃了传染上性病?。。。。。

    唉,哥们儿,说个内心话——我们也不想这么下作啊,但这么做解恨哪,你不晓得做那道美食——人心里晓得是几痛快、几爽哟!

  27. 匿名
    2018年3月11日10:10 | #31

    我滴个天!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如此看来,习肿书记把你们也逼得太变态了;罪 不在你们——是那个“脓包皇帝”习猪头

  28. 依法独裁
    2018年3月12日00:35 | #32

    天下大乱,机会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