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助献血取消30天后

  【财新网】(见习记者 马丹萌)到3月底,国家卫计委要求各地取消“互助献血”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届时是否会出现“血荒”?

  在2月10日起执行通知的北京市,不少患者反映不能及时输血,并通过各种渠道求助。春节后,“输血难”似有所缓解,但门诊患者用血仍难保证。

  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毛羽告诉财新记者,库存量的确会有季节性不同,但北京市从未出现过“零库存”的情况。对于是否存在血荒,据了解,一些患者的感受和官方解读有所不同。

  何为“血荒”

  “血荒是什么概念?要血没血,没有库存。”毛羽对财新记者表示。

  毛羽说,即使是在今年2月10日取消互助献血之后,北京市也一直保持有库存,足以保障城市运行和突发事件急救。

  “紧平衡”一直是主管部门对血液供需情况的主流评价:血库未出现“零库存”,并不存在“血荒”。

  但在患者看来,需要治疗用血的时候,不能及时输血,“无血可用”就是“血荒”。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下称北大人民医院)患者家属杨海(化名)告诉记者,其妻子身患白血病,今年以来,妻子及其他病友的输血“指征”均一降再降,他认为,这侧面反映出“血荒”的存在。

  杨海的看法在患者之中颇有代表性。他说,在去年,每次他妻子化疗后,血小板降至50至60个计数单位时,医生就会开具互助申请单,他们当天登记,隔天找到人献血,顺利的情况下,第三天能输上血,此时血小板通常降至20个计数单位左右。

  今年1月2日,北京市血液中心贴出通知,患者血小板计数(PLT)需达到20以下才可申请互助献血;而在2月10日取消互助献血之后,输上血的时间进一步延后。他的妻子血小板一度从9降至5,再降至1个计数单位时才输上血。

  常人的血小板在125至350个计数单位。《内科输血指南》指出,患者血小板指标在10-50个单位之间,均属需要酌情补充血小板的范畴,低至5个单位,则应立即输注。

  财新记者此前曾报道,在北京市卫计委叫停“互助献血”后,一度出现血液、尤其是一些特定血型的血小板短缺。诸多依赖输血救命的患病家庭四处找血,每天都担心“无血可用”。(参见“北京血荒续:血型短缺此起彼伏 优先保障急救、 北京互助献血遭叫停 患者急需救命血、特稿|失血的春节”)

  门诊患者仍难保障

  据财新记者最新了解,春节之后,北京市缺血的现状稍有缓解。北大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王峰蓉向财新记者表示,由于春节期间是采血低谷,而北大人民医院血液科节假日照常运转,“局部供需矛盾显得比较突出”。在春节假期过后,根据血库向他们反映的数据,除AB型血小板满足率在75%至100%,其余血小板的申请均能得到满足,“近期,尤其近一个星期,我们血小板申请需求基本都得到满足,临床治疗很顺畅。”

  但门诊患者依然难以得到保障。

  “我现在了解到的是,住院的患者,血小板低到个位数能输上血,门诊患者,根本没人管。”杨海说,在取消互助献血后,他的妻子已经在准备进行骨髓移植,因此用血还相对有保障,而门诊病人即使血小板低至个位数,也未必能输上血,他认识的多名门诊患者已经离开北大人民医院。

  财新记者此前曾报道一名白血病患儿的父亲“求血”的故事,根据最新了解,这名父亲已经在孩子血色素低至3.6克(常人为12克)、血小板仅有7个计数单位时,带孩子回了老家,“不能看着儿子把命搁在我们的首都啊!很无奈!”他说。

  多名医生向财新记者证实,门诊患者的输血需求的确很难得到完全保障,这与门诊患者的输血“指征”难以把握及血站供血原则有关。

  王峰蓉指出,门诊患者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住院患者出院后在门诊定期随访,医生对这些患者的情况较为熟悉,对他们的输血时机也更易把握,可以提前申请;另一类则是全国各地聚集而来的“新患者”,医生对他们的输血时机“难以预估”。

  她向财新记者强调,尽管输血指征在中国出台过一些“标准”,如血小板降至20个计数单位以下、或血色素在6克以下就应当输血,但不同患者的个体差异很大,比如一些年轻患者在血色素低于5克时依然可以耐受,一些年长的、患有基础疾病的、或急性出血的患者,可能降至8克时就无法耐受,真正的输血节点很难“一刀切”。

  此外,北京市临床用血质控中心主任宫济武告诉财新记者,输血科有自己的供应原则,在供血偏紧时,会将患者病情按轻重缓急“排队”,一些病情并非危急的患者的确可能被“往后推”,“人民医院用血量大,供血对他们一直有倾斜,但即使如此,也有可能倾斜不到部分人。”

  长效机制能否建立?

  毛羽透露,通过加大本地无偿献血力度和外地调配,今年春节前后的采供血情况与往年差别不大。对于2月10日后北京市从外省市具体调入的血量,他表示不便透露。但毛羽向财新记者指出,目前外省调入血液比例约占总供血量的10%。

  财新记者通过梳理2013至2016年北京市历年血液供应情况后发现,当前这一比例远高于往年,在此前多年中,外省调入血比例从未超过5%。

  有北大人民医院医生向财新记者表达担忧称,短期内通过加大调配力度的确可以缓解供血紧张,但恐怕还需要加快研究更长效的缓解机制以保障日后的用血。

  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吴德沛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院长胡豫也在“两会”期间联名提案,建议通过多种方式缓解临床用血紧张,该提案受到同行关注,目前已征集到几十个签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8年3月13日13:41 | #1

    怎么可能零库存, 赵家人特供的备货永远都会留着的.

  2. 匿名
    2018年3月13日14:00 | #2

    匿名 :
    怎么可能零库存, 赵家人特供的备货永远都会留着的.

    有十四亿台移动式供血器呢

  3. 衰客倒那摔溢血
    2018年3月14日00:00 | #3

    从文革起,老同志就定期输年轻战士的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